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2】 查尔逃出来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2】 查尔逃出来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k,依兰已经进手术室了。”

    “她倒是聪明。”

    为了摆脱再次跟他见面,她居然甘愿选择去做手术,濮阳凯可不觉得她跟她妈妈的感情可以好到这种程度。

    濮阳凯眼不抬,始终看着电脑里的人物资料名单,“上一次在s国被抓的那些人有消息吗?”

    “没有听到风声,国防大牢全都被濮阳烨的人占据了,我们的人探不进去。”

    闻言,濮阳凯轻轻点了下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那么着急想要找到我的把柄,如果真的被他知道了什么,他一定不会这么安静。”

    蓝佑赞同的点头,“也对,这些人毕竟都是精挑细选出去的,而且他们都知道背叛的下场,应该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精挑细选。”濮阳凯玩味的喃哝。

    蓝佑知道他这是在嫌弃那些人,可是没办法,想要再找到一个跟黛一样让他认可又出色的人,恐怕再也没这个可能了。

    电脑屏幕停止在一个人的资料上,濮阳凯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这个女人从s国逃跑似乎有断时间了吧,当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女人?

    蓝佑走过来看了一眼,看着施幼琳的资料,他轻轻点了下头,“好像是的,s国总统一直在通缉她,也不知道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怎么这么会躲,居然躲到现在都没有被发现。”

    濮阳凯眯了眯眸子,“一个被从小收养长大的女人,恩将仇报起来还真是什么狠手都敢下。”

    闻言,蓝佑下意识的认为他是看好了她的心狠手辣,想要据为己用,他问:“您是想把她带回总部吗?”

    “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从来都不屑。”

    蓝佑忘了,k招收的人向来是以忠心作为衡量,施幼琳连把她养大的总统府都能闹的鸡犬不宁,这样的人要是来了总部,也只会是个祸患。

    “您的意思是,想要找到她,把她送回s国吗?”蓝佑猜测道。

    濮阳凯目光淡淡的盯着屏幕上的资料,“我需要s国的这个人情。”

    这回蓝佑明白了他的想法,可是这人失踪了这么久,就算他们想找也未必找得到。

    “可是我们要去那找她,除了s国她可以去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就这样找,等同于大海捞针。”

    濮阳凯看了蓝佑一眼,淡淡的视线仿佛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疑惑。

    “知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杀害总统母亲之前都做过什么?”

    蓝佑奇怪的皱起眉,k问他的话从来都不是平白无故,他仔细想了一下说:“来华夏跟濮阳烨相过亲。”

    “之后呢?”

    “之后濮阳烨没看上她,然后就遇到了黛。”

    濮阳凯点了点头,“再然后呢?”

    再然后发生的事就已经不在华夏,当时蓝佑只是大致了解了一下s国的情况,详细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再然后濮阳烨就去了s国。”说到这,蓝佑真的不太清楚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濮阳凯接过话,继续道:“濮阳烨离开s国之后,婚事基本上就已经定了下来,没过多久,施幼琳自己安排了一场戏,找人强/奸了自己,诬陷是黛做的,之后月华夫人找召开记者会打算公开黛的身份,警察却把黛给带走了,名义是教唆人强/奸,受害人是施幼琳。”

    听着这详细的一切,蓝佑诧异他是什么时候了解的,他当时应该还不知道跟濮阳烨相亲的人就是黛,他是早就盯上了月华夫人的女儿了吗?

    “k,这些事您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濮阳凯没有回答蓝佑的话,他的沉默也让蓝佑明白自己的多嘴。

    濮阳凯的确是关注了s国的一些事,在s国带人来相亲之后,施幼琳被拒绝,紧接着濮阳烨又相亲第二次。

    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跟他第二次相亲的人是谁,施景郴只有一个女儿,被拒绝了之后哪里还会冒出第二个人来跟濮阳烨相亲?

    直到后来他听说跟他相亲的第二个人是月华夫人的女儿的时候,他惊讶了,因为他知道月华夫人的女儿是谁,可是,一个死了两年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去相亲?

    他以为这是月华夫人的一个计策,收个养女什么来完成这次的婚约,他暗中观察着s国的动静,却一不小心知道了这一切。

    蓝佑回头想想,还事不太明白他说这些话的意思,“k,我不太懂。”

    濮阳凯微声叹了口气,毫无表情的脸犹如冰封一般,任谁都撬不出一丝情绪,唯有她。

    “施幼琳做的这一切很明显全都在针对黛,现在她被通缉,随时都会被人抓回去,如果你是她,你会怎么做?”

    蓝佑想了想说:“会逃跑,或者,同归于尽。”

    没错,同归于尽,这就是濮阳凯想要听到的答案。

    他微微垂了一下眸子,说:“上次在北城,照片那件事始终没有查出是谁做的,被拍下那样的照片是我突然出现造成的意外,但如果我没有出现,那辆车必定会给她造成伤害,这样明显的针对,你现在觉得会是谁?”

    闻言,蓝佑愕然一瞬,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跟到这来。

    “我现在就去查。”

    ——

    医院。

    裴伊月在收到那条匿名消息之后,紧锁的眉心始终没有松开过。

    她不知道信息是谁发来的,真假的程度如何,如果是真的,他所说的这个人又是谁,是谁在查她,为什么查她?是k?

    “你怎么了?”白洛庭似乎看出了她有心事,开口,她却没有反应。

    白洛庭拉住她的手,裴伊月倏然回神,若无其事的朝他笑了一下。

    “在想什么呢,都出神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小妖。”

    “放心吧,她会没事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手术时长要比傅里预计的久了很多。

    时间过去的越久,傅里就越是不安,看到傅里都不淡定了,裴伊月更是坐不住了。

    “傅里,你不是说四五个小时就能结束吗,这都多长时间了,小妖为什么还没出来?”

    蒙小妖只是取肝,又不是要在里面等到苏梅把肝移植好,这么长时间,就算是移植都快结束了吧。

    傅里看着手术室的门,满脸都是急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最多四个小时就能完成。”

    裴伊月和傅里全都急的在手术室门前打转,白洛庭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拉住裴伊月,看向傅里,“你们两个冷静一点,不会有事的,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要是真有什么事一定会有人出来的。”

    傅里应付的点了下头,心里的担心却仍是不减。

    裴伊月转身拉住白洛庭的手,急切的问:“那为什么她还不出来?”

    “会出来的。”

    又过了两个小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终于从里面出来了一个护士。

    傅里蹭的起身上前,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久,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不好意思先生,手术出了点意外,捐献者在取肝的过程中出现短暂的休克状态,不过现在已经稳定的,人马上就会出来,但是需要住进观察病房,以防再次出现休克。”

    闻言,傅里紧紧的捏着拳,护士匆匆离开,傅里满脸惆怅的苦色。

    傅西林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好了,护士不是说了她没事吗,人马上就出来了,你别愁眉苦脸的。”

    蓦地,傅里肩头一耸,甩开傅西林的触碰,怨恨的目光投去,他恨道:“现在你满意了?如果小妖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恨你一辈子。”

    监护病房不能有家属陪同,傅里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人,白天还是满脸朝气,这会儿却是脸色苍白的躺在着。

    他不懂她为什么一定要承受这些,她明明可以不用去管这一切的。

    “二少,你们先回去吧,看样子她应该不会这么快醒,这里我留下就行了。”

    裴伊月本想说不走的,白洛庭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倏然一紧,“走吧,明天我们再来。”

    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白洛庭淡淡的朝她使了个眼色。

    “好吧。”

    回去的路上,裴伊月无精打采的靠着白洛庭的肩膀喃哝的问:“小妖不会有事对不对?”

    “嗯,她会没事的。”

    “可是,不是说手术我危险性很小吗,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喜欢医院,她也不喜欢。”

    听着她弱弱的声调,白洛庭安慰的将她搂进怀里,“没事的,她会醒过来的,医生说她只是在手术途中短暂休克,傅里也说这样的休克是手术时常有的事,别担心了,睡一会吧,你累了。”

    裴伊月的确累了,这会儿估计已经是凌晨了,她闭上眼,脑子里回想的又是白天的那条信息。

    到底是谁发给她的?

    均匀的呼吸声缓缓传出,阿恒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问:“伯爵大人,现在是回王宫还是别墅?”

    看了一眼睡在怀里的人,白洛庭轻声说:“回别墅。”

    在王宫的这么多天,他总感觉她睡得不踏实,只有在别墅和在北城的那几天她睡的才是真的安稳。

    她不喜欢王宫吗,还是说她在害怕什么?

    以前白洛庭有很多事都猜不透她,现在他还是有这样的感觉,她跟蒙小妖明明才认识没多久,为什么她会这么担心她的事,是因为她们以前是朋友?

    可是,她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

    第二天,濮阳凯站在房间的窗前,接起了蓝佑打来的电话。

    “k,查尔逃出来了。”

    闻言,濮阳凯淡淡的闪了一下眸光,“他人在哪?”

    “就在我身边,他说想见您。”

    “电话给他。”

    电话转手,蓝佑的声音换成了查尔开口的微沉,“k。”

    “你是怎么出来的?”

    能从国防大牢里出来的人,要么是改邪归正,要么就是任务加身,濮阳凯想知道他是选了哪种。

    “我是逃出来的,k,我有件事想跟您说,濮阳烨身边有个很厉害的女人,当初在s国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被濮阳烨的人抓住的,而是这个女人设了圈套将我们全都围困,我跟她交过手,我只能说她的手法凌厉到可怕。”

    “女人?”濮阳凯平静的语调终于出现一丝波澜。

    “没错,就是一个女人,跟她交手时她带着帽子和口罩,她好像不想被人看到她的样子,我怀疑她是濮阳烨刻意养在身边的。”

    闻言,濮阳凯狐疑的眯了眯眸子。

    濮阳烨的身边有女人?

    不,这根本不可能。

    除非,是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