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小妖的身体很好,一个星期之后医院终于决定了手术的日期。

    苏梅醒了,当她听说蒙小妖要割下一半的肝脏来换给她,她强烈拒绝,傅西林根本没有办法劝说她,她以死相逼,声声都说着不会要自己的女儿来做这样的事。

    病房里吵闹的厉害,蒙小妖站在病房门前,听着苏梅虚弱又极力高亢的声音。

    傅里搂着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要不要进去?”

    蒙小妖抹了抹脸上的泪,抬头看向傅里,“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没有生你的气。”

    几天了,傅里虽然每天陪着她什么都不说,但是蒙小妖感觉的到,他在生气,因为她没有跟他商量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傅里,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从手术室里出来,你能不能别怪我。”

    傅里心疼的摸着她的头,隐隐蹙起的眉心已经很久没有松开过了,“手术成不成功是看主刀医生,你的保证有什么用?”

    “那,你能当我的主刀医生吗,我相信你。”

    “不能。”傅里拒绝的很干脆。

    闻言,蒙小妖失落的低下头,而后就听傅里又说:“这辈子除了帮你接生,我都不会跟你一起进出手术室。”

    一声低笑,蒙小妖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哽咽的说:“好啊,反正我们都已经结婚了,等我出院,我们就要个孩子,倒时候你要是不给我接生我就让他叫别人爸爸。”

    这个时候说着关于未来的话无疑是最让人心酸的,手术的风险傅里比谁都清楚,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他把那又哭又笑的人搂进怀里,轻轻安抚,“这可是你说的,我会等你出来,不过现在你好像还需要做一件事。”

    病房里苏梅的声音已经接近无力,不管傅西林怎么劝,她都不肯同意这场手术。

    蒙小妖擦掉脸上的泪,推开门走了进去,那一瞬,苏梅的声音倏然停止。

    傅西林回头看到是蒙小妖,有些惊讶。

    蒙小妖的眼睛通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苏梅脸上的泪还没干,母女俩相互对视,这里似乎已经容不下别人了。

    傅里看了傅西林一眼,朝他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去把门关好,病房里顿时陷入了寂静当中。

    蒙小妖想要走近,但是她的腿犹如千斤重担,就连提起来都困难。

    苏梅脸上的泪一串串落下,她开口说:“对不起小蒙,你回去吧,我是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你还年轻,你不可以为了我做这么大的牺牲,你听话,回去。”

    蒙小妖强忍着眼中打转的泪,却忍不住嘴角微微的颤抖,“我不救你你就要死了,你是想早点摆脱我是吗,我就让你这么心烦?那你当初又什么要生下我?”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小蒙,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当初我不应该一个人离开,是我自私,我忍受不了那样的生活,我想过带你走的,可是我知道你跟你爸爸的感情,你是绝对不糊扔下他一个人的。”

    苏梅脸上的懊悔是那么的真实又深刻,看着这样的她,蒙小妖真的没有办法在忍住自己的冷静。

    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悄声无息,她开口,带着怨恨,更带着无尽的哀伤和心痛,“所以你就扔下我,甚至连说都不说一声。”

    苏梅摇着头,她想要解释,但是她却连说服自己的理由都没有。

    蒙小妖走过去,站在床边看着她,“这场手术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去死,你欠我的还没有还,你想就这样解脱,就跟当年一样?没有这么好的事,我要看着你后悔,让你每天面对我的时候心里都在默默忏悔你当年丢下我,你不配当我妈妈,可是……可是我却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苏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蒙小妖哭花的脸。

    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在蒙小妖的心里,她想要的不是她的躲避和远离,她始终都想要回到她的身边,只是碍于面子,她不想自己开口罢了。

    苏梅张了张嘴,喉咙里的话却哽咽的说不出来。

    “我的话说完了,明天的手术会照常进行,你不要再说不接受手术这样的话,否则会让我觉得你连我的肝都嫌弃。”

    转身时,手突然被拉住。

    蒙小妖没有回头,眼泪却流的更凶。

    苏梅颤抖的声音哽咽道:“好,我答应接受手术,不过你也要答应我,等手术结束之后,跟我回家,我的女儿,不能再离开我。”

    ——

    第二天,蒙小妖看着苏梅打了全身麻醉之后被推进手术室,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感觉到害怕。

    她害怕这场手术失败,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因为她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隔了这么多年,她甚至没有再叫苏梅一声妈妈,如果她就这么走了,她这辈子也不会心安。

    手术室门前,蒙小妖一把拉住正准备推进去的病床,趁着苏梅还没有完全失去感觉之前,她用力的握住苏梅的手说:“一定要出来,我们都要好好的,我等你回来……妈。”

    苏梅麻醉药的药效上来了,隐约听见她的话,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她笑了笑,最终还是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口,就慢慢的昏睡了过去。

    护士看了蒙小妖一眼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要求自己走进手术室的呢,快点进来吧,麻药需要时间。”

    蒙小妖点了下头,松开拉着病床的手,看着护士推着苏梅走进去,她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你们这是打算给我送终吗,一个个沉着脸。”

    傅里郁闷的走过来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胡说什么呢,别乱说话。”

    蒙小妖禁了禁鼻子,笑着说:“放心好了,我生命力很顽强的,别说只切一半的肝,就是把我整个肝都切下来我也能活着。”

    “怎么越是不让你乱说你就越是说,你是成心想让我担心是吗?”

    蓦地,蒙小妖脚尖一踮,攀着他的肩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等我,我很快就会出来。”

    “嗯。”

    这时候就算傅里有再多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他到现在都不是很愿意她做这样的事,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进去。

    蒙小妖侧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吭声的裴伊月,她跑到裴伊月面前,看了白洛庭一眼,而后拉着人,故意躲远了点。

    白洛庭无语的笑了一下,“能不能别整天防我跟防贼似的?”

    蒙小妖赏了他一个白眼,没搭理他,转而看向裴伊月,小声说:“一切要小心,实在不行就让速回来帮你,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有事的,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妞,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尽量离他远一点吧,最起码,最起码等到我能帮你的时候再出手。”

    裴伊月笑着点了点头,说:“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做完这个手术,以后要你帮我的时候还多着呢,快点进去吧,我会在这等你出来。”

    蒙小妖进了手术室,当手术室的灯亮起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裴伊月紧张的握起两只手,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地方。

    白洛庭拥着她的肩轻轻拍了拍,“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手术进行了一个小时,裴伊月坐立不安的靠在墙边,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是一条信息,号码是陌生的。

    看着那条信息,裴伊月眉心狠狠一蹙。

    ——“最近小心一点,有人在查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