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裴伊月捧着一束花走进,蒙小妖觉得有些意外。

    “我又不是病人,你买花干什么?”

    裴伊月走过来把花往她怀里一塞,“不是特意买个你的,只是个幌子。”

    蒙小妖抱着花愣了一下,“这叫什么话,不是特意买给我的也就算了,什么叫做是个幌子?”

    裴伊月四处看了看问:“傅里不在?”

    这么谨慎,连傅里都不能知道?看来这个幌子不小。

    “他去给我买吃的了,没这么快回来。”

    裴伊月轻轻点了下头,“哦,你的手术是什么时候,你妈醒了吗,知道你要给她捐肝的事了吗?”

    闻言,蒙小妖奇怪的皱起眉头,“你不是要告诉我‘幌子’的事吗,别转移话题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说这事?”

    蒙小妖:“……”

    “妞,要不是我认识你这么久,我真的会觉得你不是你了,你以前可是什么都不会瞒我的。”

    裴伊月笑嘻嘻的拍了拍她的手,“逗你的,我哪敢瞒着你,我要是不说你还不得憋死?”

    裴伊月从蒙小妖怀里的那束花里抽出一支,在手里摆弄着,把刚刚发生的事大致全都讲了一遍。

    总部进新人,这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生的事,但是裴伊月已经离开两年了,人人都以为她死了,一个新人,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蒙小妖不安的看着裴伊月,“妞,这件事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会不会是k派人来试探你的?”

    这个问题裴伊月倒是没有想过,不过一想起他一脸耿直的指责她时的样子,裴伊月不觉得他像是装出来的。

    余小美的死无疑是濮阳凯亲手做的,他那么紧张他腰上的那把刀,想必余小美死之前他也在场,并且还做过什么。

    半晌,裴伊月摇了下头,“应该不会,到现在为止他应该还是相信我的,不然他早就揭穿我了。”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再一个陌生人面前承认你就是‘黛’啊,万一他回去到处乱说,那你岂不就暴露了?”

    裴伊月凉凉的笑了一下,看着她,“哪这么容易暴露,先不说他是一个新人,就算是一个认识我的人今天跟我碰了面,他回去说也未必有人会信,更何况濮阳凯本来就知道我还活着的事,他如果说了,只是自己送命而已。”

    想想,这话似乎也有点道理,蒙小妖松了口气,但对她还是不时特别放心。

    “妞,我马上就要动手术了,这段时间恐怕帮不了你了,我知道你想做的事有很多,但是你现在这样不也很好吗,那些事就让白洛庭去做吧,他是华夏伯爵,他一定有办法的,你不要再去管这件事了,你只要一直失忆下去,k是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

    闻言,裴伊月纠正道:“不是他不会再对我做什么,而是我不会再给他机会对我做什么,濮阳烨跟他两个人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肯让着谁,k是何等厉害的角色,濮阳烨若是能抓到他的把柄,又怎么会等上两年,这个世上只有我能拆穿他的真面目,濮阳烨就算再怀疑也终究只是怀疑,只要濮阳凯什么都不做,濮阳烨根本没办法对他做什么,况且他的身份在这,单凭怀疑,没人可以动的了他。”

    裴伊月的话在理,但同时也掺杂着种种的危险,她要自己去做这件事,不管成功与否她都要跟濮阳凯面对面接触,蒙小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面对濮阳凯,她真的能永远保持心平气和吗?

    ——

    池家别墅,佣人全部被池怜惜支走。

    看着眼前穿着t恤牛仔裤的人,她狠狠的拧起眉,压低了声音怒道:“我不是说让你离开华夏吗,你为什么会跑到京都来,你不要命了?”

    头上的帽子稍稍往上掀了掀,露出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瞟向四处,看到没人注意她,施幼琳这才稍微大胆一点看向池怜惜。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会有人想到我在京都,你不是也没想到吗?”

    池怜惜气的眉尾直颤,“你是不是疯了,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你别连累我。”

    事已至此,施幼琳已经就剩下她一个靠山了,如果这座山倒了,那么她们只能一起死。

    想到这,施幼琳突然大胆了些,她摘掉帽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房子,“你们家很大嘛,如果我留在这的话……”

    “你想都别想!”池怜惜蓦地打断她的话。

    施幼琳看了她一眼,“干嘛这么紧张,安希颜已经回国了,我留在京都也没什么不可以,上次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不也没人深究吗。”

    “他们没有深究那是他们的事,我要的是万无一失,施幼琳,你马上给我离开这,你要是敢拖累我们家,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现在的施幼琳已经没什么威胁是能让她害怕的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她又没有什么损失。

    突然,门开了,池怜惜的父亲池天南从外面走进来,把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施幼琳跟自己说这里安全,但是她躲了这么久,哪里是说不怕就不怕的?

    她蓦地转过身,手里的帽子胡乱的往头上一扣。

    “……爸,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池怜惜脸都吓僵了,僵硬的嘴角让她的笑看起来很刺眼。

    池天南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施幼琳,“这是谁啊?”

    闻言,池怜惜恨恨的看了施幼琳一眼,而后挽过她的胳膊说:“这是我大学同学,好久没见了,她过来看看我。”

    池天南没太在意,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哦,既然是同学就进去聊吧,别在门口站着,有你这么招呼客人的吗?”

    “不,不用了,她马上就……”

    “谢谢叔叔,怜惜,我能在这住两天吗,我跟我妈说要来看你,她可高兴了。”

    一听这话,池怜惜咬着牙根,整个人愤恨到发抖,“还是……”

    池天南本来都已经走进去了,听到这话他再次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原来你们关系这么好,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

    池怜惜已经不敢回头接话了,施幼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大大方方的转过身,朝着池天南笑了笑说:“我大学那会儿都是住校的,很少出来,所以从来都没有来府上拜访过,真的很抱歉,是不是我突然说要住在这让您为难了,没关系,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施幼琳装了这么多年的大家闺秀,饶是池天南在精明,又怎么能看出她是装的?

    见她这么懂事又能说会道的,池天南连忙道:“没事,既然你跟怜惜是同学,那就留下来吧,怜惜每天一个人也没什么事,正好你留下来也能陪陪她。”

    “谢谢池叔叔。”

    池怜惜帮她,是因为她当施幼琳是一颗棋子,可是现在她却被一颗棋子算计了!

    她心底怒火中烧,蓦地一把拉住施幼琳的手腕,“爸,你忙吧,我们好久没见了有很多话想说,我先带她上去了。”

    楼上,池怜惜砰地一声甩上房门,施幼琳不急不躁的走在房间里四处参观,仿佛没听见这么大的动静一样。

    “施幼琳,你够狠,我帮你你却反过来坑我,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如果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你是谁,你以为你还逃得掉?”

    施幼琳晃晃荡荡的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瓶高级香水轻轻往手腕上喷了喷。

    她眼睫不抬,透过镜子池怜惜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张漫不经心的脸。

    “你要是敢说刚才就已经说了,何必等到现在才来威胁我?池怜惜,你放心好了,我说过不会连累你就一定不会连累你,我今天来是来给你送消息的,我只要求在你这安安心心的躲几天,你干嘛这么急着赶我走?难不成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

    有一种狗皮膏药就是那种一旦黏上扒都扒不下来的,池怜惜终于见识到了这种狗皮膏药的厉害。

    她缓缓走进,盯着施幼琳的背影,目光及其阴森。

    “你刚刚说是来送消息给我的,什么消息?”

    施幼琳抬眸看了一眼镜子里的池怜惜,笑了一下说:“我今天的确是来给你送消息的,不过从刚刚你对我的态度来看,我突然觉得你跟我不是完全站在统一战线上的,要不你先告诉我,你跟裴伊月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闻言,池怜惜冷笑一声。

    这会儿她倒是聪明了起来,但是,谁是车谁是帅,这是在游戏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的,现在才想改,似乎有点晚了。

    “我说了,我的事用不着你管,别忘了,现在是你在求我帮你,而不是我求你。”

    施幼琳转过身,单手架在梳妆台上,“你的事不想让我管,我的事你却样样都要知道,池怜惜,你难道就不会觉得不公平?”

    “公平?”池怜惜冷冷的哼了一声,“别忘了你现在是通缉犯,跟我讲公平,你是脑子坏掉了吗?”

    施幼琳套不出话,索性绕了个弯子又问:“你不想说也可以,那你最起码告诉我你为什么讨厌她吧。”

    “因为她抢了我的东西,这个理由够吗?”

    池怜惜从没打算跟她坐在同一条船上,但是现在的她的确需要施幼琳的帮助,她是上天送来的一份大礼,借她的手来做她想做的事,何乐而不为。

    这话有多敷衍,施幼琳不是听不出来,但她也能分清楚现在的状况,在这个时候得罪她,她又不傻。

    “好吧,就当你的这个理由说服了我。其实我已经来了京都好几天了,今天终于让我逮到机会跟踪裴伊月,可是没想到我却有意外的收获。”

    能让她在这种时候觉得“意外”的事,池怜惜相信一定不是小事,她坐在一旁看着她,“你发现什么了?”

    “不是发现,而是听说,听她和一个男人亲口说的,说什么‘黛’,说什么摆脱身份,还有,k帮她杀了余小美。”

    “余小美?”池怜惜惊讶一声,惊恐的看着施幼琳,“你没有听错,你确定是余小美?”

    施幼琳点了点头,却有些茫然于她的诧异,“怎么了,你认识这个人?”

    “我不认识她,但是最近的新闻全都跟她有关,这个女人开车撞了裴伊月,之后濮阳烨发了新闻声明,全城通缉余小美,过了两天她的尸体就被人在山上发现了,死状及其凄惨。”

    这样的事任由谁第一次听说都会惊恐或者害怕,但施幼琳却淡定的看着池怜惜,好像她听说的只是一句家常。

    看着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池怜惜隐隐皱了下眉,“你在想什么,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听到了,可那关我什么事,我现在只想知道裴伊月到底是谁,还有这个k,为什么要帮她杀死这个余小美,难道就因为她开车撞了她,所以他要替她报仇?”

    池怜惜第一次知道一旦一个女人嫉恶如仇起来竟是这么的可怕,这样的事居然都激不起她的反应。

    施幼琳突然皱了下眉,垂着眸想着什么。

    “怎么了,又想起什么了?”池怜惜问。

    “我记得裴伊月在s国的这两年,全家人都很不愿意提到她的过去,她的过去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替她隐瞒,如果她真的能利用别人杀人的话,那她活在世上岂不是比我还要可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