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9】 这肮脏的身份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9】 这肮脏的身份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得到消息赶来医院的时候,蒙小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检查。

    人要按照医生的叮嘱在医院住上几天,虽然没有生病,但穿着病人服看起来还是那么的令人不舒服。

    傅里到最后都没有接手这场手术,他没办法亲手在蒙小妖的身上动刀切除她的肝脏,他做不到。

    白洛庭陪裴伊月一起来的,走进病房,首先看到的不是坐在病床上的蒙小妖,而是站在一旁,脸色比病人还要差的傅里。

    连白洛庭都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脸色,裴伊月着实吓了一跳。

    “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在吵架吧?”裴伊月问。

    她可以理解傅里的心情,换做是她,她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做这么危险的事,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一场手术,而且还是要拿走她的器官。

    蒙小妖笑了笑说:“没有吵架,他就是有点不放心,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要做手术,我当然要来看看了,你胆子可真大。”

    “你们聊,我去买点日用品。”傅里说完转身就走。

    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在逃避,他接受不了蒙小妖这样的决定,但是,他又制止不了。

    傅里走了,白洛庭看了她们两个一眼说:“我跟去看看,你们聊。”

    面对太有主见的女人,白洛庭深深的了解其中的痛苦。

    看着他们都走了,裴伊月转身往床上一坐,“你真的想好了?”

    蒙小妖张开手,给她看了看身上并不合身的衣服,“你觉得我这样看起来像是没想好?”

    裴伊月瞥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哎,难怪你家傅里会是那个表情,你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为他考虑,新婚燕尔的老婆要去割肝,这搁谁身上能受得了?”

    听她说的血淋淋的,蒙小妖忍不住笑出声,“哪有你说的那么吓人。”

    “怎么会不吓人,平时刀子划伤手都会疼,现在可是要切你的肝,虽说你这是救人,但是就连作为医生的傅里都看不下去了,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

    “他又不是因为这个。”蒙小妖咕哝的说。

    “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那个?你就继续骗自己吧!”

    对于这场手术,蒙小妖的心里其实也是怕的,只因为傅里不支持她,所以她也不敢跟他说。

    她当然知道傅里为什么不高兴,毕竟在她做这个决定之前,一句商量的话她都没有说过。

    “对了妞,那个余小美是怎么回事,她真的开车撞你了?”

    裴伊月裙子一撩,膝盖上还留着一点点擦伤的印记,“喏,我都受伤了,你说是不是真的?”

    闻言,蒙小妖嫌弃的咧了咧嘴说:“这也算伤?”

    裴伊月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膝盖,“为什么不算,都流血了。”

    蒙小妖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够了,你以前的伤哪个不比这个严重,只是擦破点皮居然也说自己受伤,我真是服了你了。”

    裴伊月装出一脸的可怜相,“我也是很辛苦的好不好,你知道我装的时候有多白痴吗。”

    “嘘嘘嘘,你还是小点声吧,万一被人听见怎么办。”

    看了一眼门外,这两个大男人应该不会这么缺德的站在那偷听吧。

    “妞,这个女人的死你觉得是谁做的?”

    裴伊月漆黑的眸子一瞟,神秘兮兮的说:“如果我说是我做的,你信吗?”

    “你?”蒙小妖诧异的看着她,摇了下头,“不信,先不说你没那耐心做出这么多事,就算你有耐心,你也没机会啊。”

    裴伊月勾了下唇,鬼魅的笑意让蒙小妖有些不安,她凑近了些问:“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不会真的是你做的吧?”

    裴伊月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裙摆,“是,也不是,人虽然不是我亲手杀的,但是她的死的确跟我有关,或者换句话说,这一切都是在我计划当中。”

    “你的计划?”蒙小妖有点懵了,她的什么计划,为什么她一点都没听说?

    裴伊月轻挑着眉梢,笑了笑,而后趴在蒙小妖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蒙小妖静静的听着,可是越听到后面她的脸色就越惊恐,直到裴伊月说完,蒙小妖终于忍不住惊叫。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利用了他?”

    裴伊月随意的端了端肩,“是啊。”

    “你还敢说是,万一被他知道了该怎么办?”蒙小妖快被她吓死了,她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打从这次见面以来,她已经做了太多让她惊悚的事,现在她已经不再拘泥于隐藏自己的身份,蒙小妖就怕这样下去她早晚会控制不住自己。

    “妞,我知道你心里恨他,但是你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了,这实在太危险了,这次你的确成功了,可万一下次……”

    “不会再有下次。”裴伊月打断她的话,仍旧笑的一脸无所谓,“这样的事做一次就够了,多了就会被怀疑,我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你知道就好,我真怕你上瘾了就停不下来。”

    她太活跃了,不只是人活跃,就连思维都比两年前要活跃上许多,蒙小妖感觉自己快要不认识她了。

    “放心好了,我有分寸。”

    ——

    连着两天了,每次裴伊月出门都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她。

    她坐在车里朝后看了一眼,这人跟踪的手法倒是不赖。

    “停车。”

    闻言,阿恒一个激灵,“裴小姐不是要去医院吗,还没到呢。”

    一直以来阿恒都特别害怕裴伊月,不说别的,就说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不和谐,万一她小气起来,在伯爵大人耳朵边说点小话,怕是他要卷铺盖走人了。

    他小心翼翼的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人,裴伊月眼眸一抬,漆黑的眸子跟他在后视镜里相遇。

    “我知道没到医院,我去买束花,你在这等我一下。”

    原来是买花,差点吓死他了。

    阿恒把车停在路边,“可是这附近好像没有花店啊。”

    裴伊月随手子了一条弄堂说:“这条路进去里面好几家花店呢,车开不进去,你在这等我好了。”

    “要不要我跟您一起去?”伯爵交代他的话是寸步不离的将她送到医院,这半路买花实属意外情况,他要怎么衡量这句“寸步不离”?

    “不用了,这么一点路你还怕我走丢啊?”说话间,裴伊月已经下了车,甩上了车门。

    裴伊月说的没错,这条小路进去的确有几家花店,但是她的目标却不是花店,走向另一条大街,人来人往中她能感觉到跟着她的人还在身后。

    没了车,那人生怕把她跟丢,脚步越来越近,一眨眼的功夫,人终究还是不见了。

    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男人回头,吓了一跳。

    “呵,胆子这么小还敢跟踪我,想死吗?”裴伊月凉凉一笑,倒是看不出任何戾气。

    她真的是“黛”吗,那个被人说成是魔鬼的杀手?

    王寻有些不敢相信,自从他从余小美的嘴里听到那些话之后,他已经跟了裴伊月两天了,但是不论他怎么看都不觉得她像是他们口中的人。

    站在人群中,裴伊月并没有打算“大显身手”,而且这人看起来这么弱,也不值得她动手。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王寻一下,问:“是谁让你跟踪我的?”

    “是我自己。”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还挺硬气,我们认识吗?”

    王寻看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些属于“黛”的痕迹,可是最终他看到的只有一张单纯又无可挑剔的笑脸。

    他皱起眉,“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还知道,有人因为你无辜惨死,你是魔鬼。”

    裴伊月轻轻挑了一下眉梢。

    说她是魔鬼,她并不介意,但是他说有人因为她无辜惨死,这一点她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

    “哦?既然你认识我,那你说说看,我是谁,我害的谁无辜惨死了?”裴伊月的话虽然在笑脸的衬托之下,但仍是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王寻有点不太服气,在他看来裴伊月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最多算是长得好看,又有点小聪明的女人,根本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

    他瞥了裴伊月一眼说:“你自己是谁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以为你现在是伯爵的未婚妻就能摆脱你以前肮脏的身份?”

    话说到这了,裴伊月仍旧不急不恼。

    打从他开口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猜到他是总部的人了。

    把她叫成魔鬼的人并不多,而且他还说认识她,她最近可没有害过谁,为一一个跟她有点关联的人只有余小美。

    裴伊月淡淡垂眸,冷声一笑,“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要摆脱这肮脏的身份,你今天来,该不会是想要给余小美报仇吧?不过你可能找错人了,这人又不是我杀的,你就算要报仇,也应该去找杀她的人,或者,给她递刀的人。”

    闻言,王寻脸色一僵,下意识的捂住挂在腰上的匕首。

    裴伊月凉凉的撇开盯住匕首的视线,精明的眼底让王寻一下子慌了神。

    “你,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能不怕吗?王寻又不是来找死的,他更没想过要跟她碰面,他只是好奇,所以才想跟踪她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然而现在他看到了,虽然她什么都没有做,但王寻还是感觉到了阵阵阴寒由她的目光传送到他的脊背,让他后背发凉,头皮发麻。

    裴伊月端了端肩,“我承认什么了?”

    “承认你是黛。”王寻迫切的想要从她的口中听到回答。

    裴伊月笑了一下说:“黛是是什么,我听不懂。”

    “你胡说,你明明就是黛,为什么不承认,k是为了你才惩罚的余小美,这一切你都知道。”

    “我不知道。”裴伊月继续装糊涂。

    王寻气的直咬牙,“你这个女人,居然到现在都还想否认,你不是被人说的很厉害吗,你不是战无不胜的‘黛’吗,依我看,这全都是你自己编出来的,你连承认自己是谁的勇气都没有,你根本不配被人提及,我要回去告诉所有人说你还活着,而且活的很窝囊。”

    王寻以为自己的这番话可以刺激到她,可是没想到裴伊月却不怒反笑,“新来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勇气敢来威胁我,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不想当凶熬的食物,就老老实实的待着,我不反对你去告诉别人我还活着的事,只要有人愿意信你,你说什么都行,但前提是你有命说。”

    看着裴伊月转身离开的背影,王寻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他告诉自己:她是在吓唬我,这个女人,居然敢威胁我,我就不相信你能把我怎么样!

    身旁经过的人来来往往,王寻并没有发现其中站在他身后很久的一个身影。

    一身黑色的t恤,头上的帽子压得很低,一头长发披肩,却用帽檐遮挡着自己的脸。

    她在裴伊月离开之后转身,嘴里喃哝的说:“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