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8】 白花送给死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8】 白花送给死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两天后,余小美的尸体被人发现,她的死状很惨,像是被什么野兽叼食了皮肉,但致命的却是胸口的刀伤。

    法医鉴定,这一刀是她自己刺的,而身上的那些溃烂也不是死后造成的,而是在死之前。

    这几天裴伊月一步都没有离开过王宫,白洛庭可以肯定这件事跟她无关。

    如果他没猜错,余小美真的是拿了他们的资料投奔了濮阳凯,那么这件事会不会跟他有关?

    他曾几次纠缠裴伊月,现在知道她因为余小美而受伤,下这样的狠手也不是没有理由,可是,他缺少的是证据,而且他知道,就算是濮阳凯做的,他也不会轻易留下证据让他查到。

    电视新闻里播放了余小美的死讯,尸体的部分被马赛克当掉,但还是可以看出血迹斑斑。

    “她是自杀吗?”

    安静大厅难得所有人都在,裴伊月的声音打断了这一瞬的安静。

    白洛庭轻轻拥过她的肩,“还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没这么简单。”说话的同时,白洛庭的视线越过裴伊月,看了一眼濮阳凯。

    这么明显的视线摆明了就是在怀疑他,而且毫不掩饰。

    濮阳凯看见了却当做没看见,裴伊月回头看了他一眼。

    以前都是他利用她杀人,现在居然也轮到她来利用了,那个两年前在她眼中无所不能的k,看来也不过如此。

    裴伊月转身再次靠近白洛庭怀里,忧心道:“你说警察会不会怀疑我啊,前几天你才发声明说她开车撞我,现在她就突然死了,万一他们说是我报复仇杀怎么办?”

    闻言,白洛庭忍不住笑了一下,还没等开口,濮阳凯在一旁接口道:“放心好了,就算那些警察是白痴,想要抓你也要看看你的身份,况且,还没人敢来王宫抓人呢。”

    裴伊月佯装了解的点了点头,“哦,这样我就放心了,这几天我在这养伤,一步都没有出去过,管家叔叔可以为我作证的,不过你们觉得杀人的人到底是谁呢,地上那么多血,好残忍啊。”

    闻言,濮阳凯隐隐的缩了一下眸子,搭在腿上的手默默的收紧。

    残忍……

    他以前一直不觉得这两个字有多么的讽刺,但是现在,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他却觉得那么的不舒服。

    白洛庭为了这件事仍旧是早出晚归,而濮阳凯,他停止了一切最近闲得很。

    裴伊月一觉睡到上午十点,白洛庭早就走了不知道多久了,扶着白色的楼梯下来,她哈欠连天。

    桌前只坐着濮阳凯一个人,一大片的白色玫瑰花他正在一支一支的修剪。

    裴伊月四处看了看,而后回头看向胡管家问:“华夏王叔叔今天不在家吗?”

    “先生今天有事,跟伯爵少爷一起出门了,小月小姐要吃早餐吗?”

    闻言,濮阳凯坐在桌前笑了一下。

    裴伊月转过头,“你笑什么?”

    濮阳凯抬头看了她一眼,白色的蕾丝连衣裙,睡眼朦胧的小脸,跟外面的阳光、桌上的鲜花真的很配。

    “没什么,就是觉得别人都快吃午饭了,你才起来吃早饭。”

    “不让啊?”裴伊月瞥了他一眼。

    也不想想她这没天良的睡眠时间是谁给她养成的习惯,还敢笑!

    她回头看向胡管家,“管家叔叔,我想喝苹果汁。”

    “好,我这就去榨,要不要再来块蛋糕?凯少爷刚刚才买回来的。”

    不想吃他买的东西。

    但是想想,吃的又没得罪她,不吃白不吃。

    裴伊月点了下头,“送我房间去吧。”

    “在这吃吧。”濮阳凯再次开口。

    裴伊月和胡管家都愣了一下,而后他又说:“你都在房间里关了几天了,我瞧着你的腿也好的差不多了,别总是把自己关起来。”

    王宫的桌子很长,这里经常以宴会的形式来招待一些高官大臣,裴伊月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桌子,没做声,直接走去了远一点的地方坐下。

    胡管家拿着榨好的苹果汁和蛋糕走过来放在裴伊月面前,她闷头吃着,时不时的看上一眼濮阳凯手里的动作。

    真是搞笑了,一双专门杀人的手居然也会摆弄花,不讽刺吗?

    濮阳凯很有耐心的将花一根一根的剪到最适合的长度,而后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整套动作下来既不慌乱,也不突兀,像是一件经常做,又做习惯了的事。

    “白花不都是送给死人的吗。”

    裴伊月嘟嘟囔囔的话让濮阳凯手一抖,差点剪刀手,他看了她一眼说:“这是玫瑰花。”

    闻言,裴伊月皱了下眉,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花,“玫瑰花不是红的吗?”

    “……”

    濮阳凯舔了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这能怪谁?他从来都没教过她这些,他教她的只是怎么杀人,怎么生存。

    “你没收过花吗?”

    裴伊月想了一下,好像除了齐安死皮赖脸的送过她花之外,她真的没有收过。

    她撅了噘嘴,该死了濮阳烨,为什么从来都不送她花?

    裴伊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气鼓鼓的说:“我不喜欢花。”

    “看来是真没收过。”濮阳凯毫不客气的拆穿。

    他起身上楼,没过一会又走了下来,手里多了几张花花的彩纸。

    看着他将那一支一支的玫瑰花包成一束,裴伊月头一次对他有所改观,如果他不是做了那么多坏事的k,他应该会是个贤良淑德的好男人吧。

    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濮阳凯拿着那束花走到裴伊月身边,“给。”

    裴伊月嘴里的蛋糕还没咽下去,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嚼吧嚼吧含糊的问:“给我干嘛?”

    “送给你,你不是没收到过花吗?”

    “我才不要呢,给死人的花你送给我,当我死了?别在我面前弄这些白不拉几的东西,会让我想到余小美的,我害怕。”

    胡管家在一旁看着,看到濮阳凯把花送给了裴伊月,他还真的是提了一口气,生怕裴伊月一个不留神真的收下了。

    听裴伊月说不要,胡管家赶忙走过来说,“凯少爷,伯爵少爷说小月小姐自从看到新闻之后就一直睡不好,您这花我还是拿到大厅插起来吧,就别让她拿回房间了。”

    胡管家多圆滑,濮阳凯一看就知道他是来解围的。

    他没多说什么,把花递给胡管家,而后再次看向裴伊月,“那个女人的事真的吓到你了?”

    “废话,一个想要杀你的人突然死了,搁你你不害怕?”

    濮阳凯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胆子居然变得这么小。”

    裴伊月眼眸微微一缩,转过头,“以前?你以前也认识我?”

    濮阳凯想说认识,但是看了一眼始终站在一边的胡管家,他笑了一下,没说话。

    吃过饭,裴伊月准备出门。

    她已经安分了几天了,现在余小美的事情也过去了,她没必要再把自己关着。

    “你去哪?”濮阳凯见她要出门,走过来问道。

    裴伊月笑眯眯的说:“出门溜达溜达。”

    “我陪你一起吧,正好我也闲着,最近的事情风声还没过去,你一个人出门不安全。”

    裴伊月不领情的说:“没什么不安全的,我只是要去找濮阳烨吃午饭而已,你要是想去就一起去吧,濮阳烨已经叫他的司机来接我了,就在外面。”

    闻言,濮阳凯脸上的亲和渐渐敛起,他深刻的感觉到裴伊月对他的态度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变成了现在的放心大胆,为什么每个女人都要为了濮阳烨而背叛他,为什么她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要选择濮阳烨?

    裴伊月得意洋洋的正准备走,濮阳凯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她下意识的拧眉,冷冽的目光在那一刻没有做到收敛,濮阳凯眼眸一缩,仿佛看到了一个他曾熟悉的她。

    “疼!”裴伊月反应够快,叫了一声。

    濮阳凯一怔,松开她的手,“对不起。”

    裴伊月苦着小脸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脚步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你不想让我叫你堂哥我都已经不叫了,你还想要干嘛,你别再这样了,濮阳烨会生气的,我跟濮阳烨的婚事都已经定下来了,我不会再改注意了,你要是觉得看到我会让你为难的话,我今天晚上就跟华夏王叔叔说搬出去,我住在酒店也可以。”

    让濮阳凯跟一个会耍小孩子脾气又倔强的女孩讲道理,他没那个把握能说的过她,“好了,是我不好,我以后不逼你了,你不用搬出去,你要是搬出去了所有人都会不放心,你去吧,我不跟着你。”

    妥协吗?

    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会让k对她妥协。

    微微扬起的嘴角在濮阳凯看不见的地方泛起一抹凉凉的得意,她只想说,这个世界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

    医院。

    蒙小妖刚下飞机就直接来到了这,手术室的灯亮着,人已经进去两个多小时了。

    苏梅病情突然恶化,傅里接到傅西林电话的时候,苏梅已经陷入了昏迷。

    合适的肝脏还是没有找到,医生说手术只能暂时维持,但是肝脏在恶化,如果不尽快移植肝脏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小蒙,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她是你妈妈,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

    “爸!”

    从蒙小妖认识傅里以来,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听他这么大声说话,她低着头,始终沉默不语。

    “爸,你知道苏姨是不会接受小妖的肝脏的,我知道你想救她,但是你就不怕苏姨醒过来之后恨你吗!”

    傅西林真的很担心苏梅,那深陷的眼窝一看就知道是几天没睡好而造成的。

    他眼底泛着血丝,痛苦不堪的说:“恨,那也要活着才行,我宁愿她恨我,我也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开,如果我的肝脏能救她的话我一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但是我不行,只有她可以,小里,你是医生,你可以保证这场手术的成功对不对?如果你怕小蒙有危险的话,这场手术可以由你来做。”

    “这不可能!”傅里蓦地甩开傅西林的手,“你想保护苏姨那是你的事,小妖现在是我的妻子,我有权利保护她,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

    说着,傅里一把拉起蒙小妖,“跟我回去。”

    傅里拉着她走了还没有两步,蒙小妖脚步缓缓停住,“傅里。”

    蒙小妖什么都没说,只是叫了他的名字,但傅里却像是感觉到她下句话会说什么,狠狠的皱了下眉。

    他回头,看着再次沉默的人,“小妖,你答应过我的。”

    蒙小妖低着头,“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看着她就这么死了,她欠我的还没有还,我还没有恨够她。”

    她的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得不到傅里的回应,她抬起头,眼眶微红,“傅里,我想救她,就算我没了一半的肝也会活的好好的,但是她……”

    哽咽中,傅里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别说了,我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