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白洛庭小心翼翼的将裴伊月放在床上,不怒不笑的神色看上去有些严肃。

    裴伊月偷偷瞟了他一眼,也不吭声,反正现在受伤的是她,她总不至于挨打吧?

    “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不担心你?”

    白洛庭郁闷的叹了口气,看着她故意躲避他的视线,他真的不知道该那她怎么办才好。

    裴伊月低着头,嘟嘟囔囔的说:“那我吃个饭也能被车撞,怪我喽?”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他怎么敢怪她?

    “不怪你,怪我,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伤,不过你要答应我,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到处乱跑,你现在受了伤,好好在这养着,我要出门,晚上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裴伊月点了点头,“好吧,我等你回来,哪都不去。”

    她的确是不需要再去哪了,因为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她知道白洛庭是想要去找余小美的麻烦,但是恐怕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有人会比他先出手。

    ——

    总部。

    暗房里,狼狗的叫声伴随着女人声声凄惨的哀嚎,让守在门前的人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在这么下去,她会不会死啊?”

    其中一个人受不了这种惨叫声,忍不住透过缝隙看了一眼。

    血淋淋的一片,他都分不清自己看到了什么。

    站在另一旁的人身形不动,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她就算死了也是自找的,能被关进这里喂凶熬,犯的错肯定小不了,要想不被罚最好就是恪守本分,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是黛,更不是每个人都跟黛一样在k面前嚣张也能被维护。”

    “黛?黛是谁啊?”

    闻言,神色不惊的男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她是魔鬼。”

    敛回视线,他继续道:“她是一个永远不会被超越的女人,算上整个总部,都不会再有人能像她一样让k重视,更没有人能跟她媲美,她的狠辣是你这辈子都学不会的,她可以连自己都杀死,只为了脱离整个牢笼。”

    “连自己都杀死?那就是说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一个死人,你干嘛把她说的这么神叨叨的?”

    男人冷冷的翻了个白眼,“你可以笨,但我劝你不要太蠢,你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算了,要是被k听到,我保证下一个喂凶熬的人就是你。”

    那人被他吓的一哆嗦,赶紧闭上了嘴,可是寻思一下,他还是忍不住想问,“那这个黛,到底死了没有?”

    沉稳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话,两人身子一侧。

    “k,蓝先生。”

    濮阳凯看了一眼刚刚提到“黛”的那个人,深邃的眼带着一抹冰冷,“开门。”

    简单的两个字,吓的新来的一抖,他哆哆嗦嗦的去开门,尽量不让自己瞥见里面的状况。

    打开门,一阵血腥味飘了出来,濮阳凯看了他一眼说:“去把狗关起来。”

    这狗可是吃人的,他哪有这胆子?

    他站在门前,惊恐的不知所措。

    “还是我去吧。”另外一个人开口道。

    濮阳凯没做声,蓝佑微微叹了口气说:“怕死就管好自己的嘴,下次再乱说话就割了你的舌头。”

    走进暗房,凶熬已经被戴上了铁链,它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大舌头耷拉老长,流着口水的嘴上带着肉眼可见的血迹,看到濮阳凯,它兴奋的摇了摇尾巴,像是在等待夸奖。

    濮阳凯没有碰它,只是看了它一眼,“好孩子,干得不错。”

    说完,看向牵着它的人,“把它带去洗干净。”

    暗室里,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样貌,她的身上全都是血,血下掩盖的是一层层的溃烂和伤口,没有凶熬的纠缠,她终于得以喘息。

    微弱的呼吸仿佛随时都会停止,濮阳凯冷眼看着,凉凉的说:“蓝。”

    “是。”

    一声令下,语气却是那么的冷漠,就好像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只令他不痛不痒的蚂蚁。

    蓝佑随身带着一直针筒,走过去,在她血肉模糊的手臂上一针扎下,动作不算温柔,但是相比刚刚恶犬的撕咬,这点疼她真的感觉不到。

    过了一会,逐渐失去意识的人慢慢的清醒了过来,她开口,因刚刚嘶吼太久,嗓子已经沙哑到听不出原来的声音。

    “为……什么?”

    新来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听到让他离开的命令,他不敢走,也不敢走近,他站在门前,看着不成人形的余小美,忍不住的打寒颤。

    濮阳凯踩着地上的血,走近地上的人,居高临下的晲着她,“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吗?”

    这话是问的,可是他却没打算听她的回答,就算他想听,恐怕她也说不出来。

    “我最讨厌妄想背叛我,却还不懂得收敛,肆意而为的人,而你,恰恰就是这种人。你以为你勾引濮阳烨的事我不知道?就凭你也想去勾引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之前没去管你的那点小心思,但并不代表我允许你去做接下来的事!”

    余小美不知道蓝佑给她打了什么东西在身体里,那种抓狂般的浮躁感让她连想要平息一下都做不到。

    破破烂烂的手突然抓住濮阳凯的裤脚,她努力的想要抬起头,却只能看到他的腿。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我没有背叛你。”

    砰的一声,濮阳凯一脚将她踹开,用力的程度就好比她当时想要开车撞死裴伊月。

    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划出了长长的血印,余小美身子撞上墙根,巨大的撞击让她忍不住吐了口血。

    濮阳凯站在原地,愤怒的脸终于落入余小美的眼底,“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但是你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开车去撞不应该撞的人。”

    濮阳凯脚步缓缓上前,蹲下身子,猛地揪起她的头发,“知道她是谁吗,你敢伤害她,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余小美惊恐的瞪大了眼,她当然不知道她是谁,她只知道她是濮阳烨的女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生气?

    看着她不明所以的目光,濮阳凯不介意让她死的明白点,他说:“她是我的,从以前开始她就一直是我的,没人可以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她是我一手养大的狼,是我以后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我杀你是为你好,如果有一天她想起自己是谁,那么,你会死得更惨,因为,她是黛。”

    余小美早在最开始的那一瞬就放弃了挣扎,然而当她听到濮阳凯说她是谁的时候,惊恐的目光仿佛比面对凶熬时还要惊恐。

    门前突然传来一声惊叹,随后那人猛的捂住自己的嘴。

    濮阳凯蹙眉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警告的目光吓的那人连忙转过身去。

    濮阳凯收回视线的同时,缓缓起身,蓝佑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不用他说什么,蓝佑连忙说:“药效只有两个小时。”

    闻言,濮阳凯没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人,“断气之后把她给我丢去远一点的地方,不用太隐蔽。”

    进来总部的人自然明白这些人的手上都不会太干净,但是,杀害自己同僚的事,他还是不敢想象的。

    看着余小美躺在地上等死,新来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濮阳凯他们走远了,他慢慢的走进去,轻声问道:“你,你还有什么遗愿吗,你有家人吗,需要我带什么话给他们吗?”

    “黛还活着,原来她就是黛,遗愿,我的遗愿就是马上杀了我,我不想在熬下去了。”

    出于对这个“黛”的好奇,他忍不住问:“你说原来她就是黛,这个她是谁啊?”

    余小美无光的眼底盯着地面,许久,眼仁轻轻动了一下,她看向眼前的男人,说:“你想知道吗,你杀了我,我就告诉你。”

    闻言,男人吓的一抖,赶紧摇头,“不不不,我不能这么做。”

    余小美全身上下已经疼的没有知觉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蹲在面的男人,“你不是想知道黛是谁吗,我现在不求活,只求能早点解脱,你帮我,我就告诉你。”

    男人不想进总部之后杀的第一个人是自己的同伴,但是听着她的话,他又觉得杀她是帮她解脱,然而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好奇,他真的很像知道被人说成是“魔鬼”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从腰间摸出一把折叠的匕首,打开,递到了余小美的手里,“我只能帮你到这了,我真的下不了手。”

    余小美攥紧了刀柄,一点一点的移向自己的胸口,“她是总部的神话,只可惜我有眼无珠,居然没有认出她,唔……”

    刀刃嵌进胸口的那一瞬,余小美瞪大了眼,男人一惊,赶忙问道:“她是谁啊?”

    “她是……s国……伯爵的……未婚妻……”

    男人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清楚的,但是余小美却已经断了气。

    看着眼前死掉的人,他努力的回味着她最后的那句话。

    s国,伯爵的未婚妻……

    蓦地,他惊恐的捂着嘴,忍不住看了一眼门外,这话如果被别人知道,怕是要死上一百回了,还好她说的声音小。

    男人吞了吞口水,却仍是想不通大名鼎鼎的杀手黛为什么会突然成为s国的人,还成了华夏伯爵的未婚妻,不是说她死了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裴伊月坐在床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屋里的冷气微微缓缓的,很是舒服。

    胡管家一会进来给她送点吃的,一会送点喝的,再不然就进来关心一下她的腿疼不疼。

    裴伊月知道这肯定是白洛庭交代的,他根本就是不相信她会老老实实的待在这,生怕她偷偷溜出去,可是她真的没打算偷跑。

    该做的事她都已经做过了,而且她也问过胡管家了,在她回来之后濮阳凯真的出门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管家叔叔,我想睡一会,你把这些东西全都拿出去吧。”

    闻言,胡管家一乐,“睡觉好啊,受了伤睡觉伤口好的最快了。”

    胡管家赶忙收拾了床上的东西,给裴伊月腾出个地方,“小月小姐睡吧,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打楼下的电话叫我。”

    “唔,要说需要的话,我现在还真有一个。”

    胡管家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问:“您需要什么?”

    裴伊月眯起眼睛笑了笑说:“我需要您跟濮阳烨说,让他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腿都受伤了,到处走多疼啊。”

    胡管家脸色微微一僵,尴尬道:“呵呵,少爷也是关心您,好了,我不来吵您了,你睡会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