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裴伊月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白洛庭可以查到濮阳凯,可以查到余小美,但是他绝对查不到余小美是总部的人。

    不知道在他身边还有多少这种被安插的人,真是越想越不放心。

    “喂?岚姬,我是小月,你忙吗,濮阳烨最近很忙,都没时间陪我吃饭,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好吗?”

    裴伊月亲自邀约,曾岚姬就算再忙也会腾出时间跟她吃饭,两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之后裴伊月穿戴整齐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楼下,濮阳凯很濮阳拓海坐在餐桌前,裴伊月脚步稍稍顿了一下。

    她不好奇濮阳凯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反正他早晚都会回来,他取消了所有的事,最近应该很闲才对,只不过,看到他就会让她想到余小美,内心的小暴躁有些控制不住。

    “你起来了?听说你们昨天也回来了,我还觉得奇怪呢。”濮阳凯脸上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但是在裴伊月看来却那么的虚伪。

    裴伊月走过去选了一个稍微离他远点的位子坐下,笑了笑说:“哥哥要回国,所以我们就提前回来了。”

    安希颜回国不是临时决定的吗?她怎么说是因为他要走所以才回来的?

    濮阳拓海奇怪的看着说谎的人,裴伊月扭过头朝他眨了下眼睛。

    濮阳拓海好笑的摇头,“你这丫头。”

    濮阳凯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但也没问。

    裴伊月随意的吃了几口东西,没什么胃口,“华夏王叔叔,我中午约了朋友一起吃饭,就不回来吃了。”

    “好,那你一个人出门小心点,有什么事记得给小烨打电话。”

    “我知道啦。”说话间,人已经跑了出去,只留下一道尾音。

    裴伊月让蒙小妖查余小美,自然也查到了她家的住址,裴伊月大大方方的走进小区,看她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小区保安自然不会拦她。

    找到余小美的家,连门都没敲直接撬了锁。

    她没有乱翻也没有乱找,而是在茶几上留了一张显眼的纸条,上面写着她今天约曾岚姬去吃饭的酒店,当然,上面还写了她会在场。

    作为女人,她无疑是恨她的,也正因为恨,所以她一定会来……

    ——

    江浩听说曾岚姬中午要跟裴伊月一起吃饭,破天荒的说要跟她一起来,以前曾岚姬不管跟谁约好的饭局叫他他都不肯来,这次,江浩的理由却是说要谢谢裴伊月。

    的确该谢,要不是她教他的这几招,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把曾岚姬哄回来。

    这木讷的脑子总算有开窍的时候。

    相比上回一起吃饭,江浩真的改变了很多,他会主动夹菜给曾岚姬,也不会嫌弃她挑肥拣瘦。

    裴伊月时不时的打趣他几句,他也不恼,只是闷不吭声的笑着。

    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对曾岚姬很上心。

    吃完饭,三个人从酒店出来,江浩说要送她,裴伊月婉拒之后一个人离开。

    横穿马路,突然一辆车飞奔而来,曾岚姬正准备上车,眼角一瞟,突然大叫:“小心!”

    裴伊月早就看到那辆车了,并且也知道开车的人是谁,听到叫声,她佯装惊慌的转身,一个大步退后,直接跌倒在地。

    车从她的衣角擦过,停都没停直接开走了,看的出来,那辆车的确是冲着她的命来的。

    曾岚姬吓坏了,急忙跑过来扶她,“小月月,你没事吧?”

    裴伊月摇了摇头,“嘶~”

    看了眼膝盖,都出血了。

    “你受伤了。”

    曾岚姬真的不敢相信,要是让白洛庭知道她跟他老婆出来吃个饭还让她受伤,他非得掐死她不可。

    “我去追,一定追的上。”说着,江浩转身上车就追了出去。

    车已经开的没影了,肯定追不上,但裴伊月也没拦他。

    曾岚姬后怕的不得了,她扶着裴伊月站起,“什么人啊,我怎么感觉他是故意开车撞你的?”

    蓦地,裴伊月一把抓住曾岚姬的手,一脸惊慌的说:“岚姬,我看到开车的人了,我见过她,就是那个穿得很少的秘书,就那个在濮阳烨身边出现过的女人。”

    “秘书?你是说余小美?”曾岚姬愕然惊叫。

    裴伊月膝盖擦破了皮,有些站不稳,她颠了下脚,“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我敢肯定一定是她。”

    曾岚姬拧起眉,一点都没有怀疑裴伊月说的话。

    按照白洛庭的说法,这个余小美的确是对他有意思,他几次的拒绝难免会让她把怨气撒在裴伊月的身上,她来报复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了,先别说了,我陪你去医院,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放心好了。”

    ——

    医院。

    裴伊月的腿刚刚包扎好,腿开没拿下来呢,白洛庭突然就闯了进来。

    巨大的撞门声把裴伊月吓了一跳,随后走进来的人还有江浩。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

    白洛庭的眉头都能夹死个人,裴伊月捧着自己的腿,委屈的撇了撇嘴,“很疼。”

    白洛庭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看向医生问:“她的腿严重吗,有没有伤到骨头?”

    “没事,只是擦破了点皮,小姑娘怕疼而已,不用担心。”

    闻言,白洛庭松了口气的同时,怒视的目光瞪向曾岚姬,“谁叫你带她出去的?”

    “喂,又不是我……”

    “不怪岚姬,是我约她出来吃饭的。”曾岚姬只是她准备的一个目击证人而已,没理由受到他的指责,裴伊月扬着头,委屈巴巴。

    看在她受伤的份上,白洛庭哪里忍心凶她?

    “有没有看到是什么人?”白洛庭不痛快的问。

    “小月说她看到开车的人是余小美。”

    闻言,白洛庭的反应就跟曾岚姬最初听说时一样,他看了裴伊月一眼,就见裴伊月使劲点了点头,“我看见了,就是她,一定不会错。”

    江浩走过来,曾岚姬起身问:“追到了吗?”

    江浩摇了下头,“没有。”

    原本白洛庭并没有打算深究余小美的背叛,可是现在她既然敢不知死活的做出这样的事,他就没办法继续放任不管。

    “我要发声明,我要发新闻,我要让京都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女人撞了我跑了。”

    裴伊月边说边晃了晃白洛庭的手,“你去帮我发,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找华夏王叔叔帮我发,你是华夏伯爵,她想撞死我,你要是不管,我就不嫁给你了,我回家。”

    不嫁?这玩笑可不能开。

    “好,我这就叫人发声明,全城缉捕。”

    伤害华夏伯爵的未婚妻是大罪,就算闹得动静再大都很正常,裴伊月正是知道白洛庭不会拒绝她,所以才想出这样的主意。

    回到王宫的时候,裴伊月故意在进门之后叫唤了一声。

    她这么一叫,濮阳拓海和濮阳凯全都看了过来。

    看着她被白洛庭打横抱了进来,腿上还缠着纱布,濮阳拓海连忙走过来问:“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受伤了呢?”

    白洛庭看了濮阳凯一眼,刚要说什么,就听裴伊月气愤的说:“有人开车要撞我,我差点被撞死,就怪濮阳烨,没事招惹什么女秘书,现在好了,连累到我,恨死他了。”

    不知怎么,白洛庭觉得她的话说的有点刻意,之前她也没把余小美的事怪在他身上,怎么一回来就开始告状了呢?

    “什么女秘书?”濮阳拓海奇怪的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顺着裴伊月的话将计就计,说:“没什么,就是曾岚姬的一个秘书,之前替她跟我交涉了一段时间,前几天不知怎么就失踪了,今天突然冒出来开车撞伤了小月,我已经叫人发了声明,也通知了警局。”

    “你这小子,好端端的弄什么女秘书,肯定是对你心怀不轨不成,把怨气撒在了小丫头的头上。”

    “就是。”裴伊月怨声载道的附和。

    濮阳凯本来是想关心几句的,可是听到他们说起女秘书,他瞬间敛回了口中的话。

    深邃的眼底隐藏着一抹淡漠的阴鸷,余小美,这个蠢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