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5】 你说可不可怜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5】 你说可不可怜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裴伊月这边的事情还没解决,安希颜突然打电话来说要走。 ..

    酒店,裴伊月靠墙站在一旁,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为什么呀,你明明说好了可以多陪我几天的,为什么突然就要走?”

    安希颜也不想走,看到她这样,他就更舍不得走了。

    他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哎呦,瞧瞧这小脸苦的,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月华夫人下令让我回去,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想在这陪你,乖了,我就回去一段时间,一定会再来看你的。”

    “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裴伊月心不甘情不愿的,他留在这好歹算是她的一个心灵寄托,要是连他也走了,她再做什么真的是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虽然,她也没跟他商量过什么。

    “下次就是下次,就是很快会再见面的意思,你一个人在这边小心一点,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安希颜走的当天晚上,白洛庭没有回来,濮阳凯也没有回来,空荡荡的王宫就只有她跟濮阳拓海两个人。

    濮阳拓海这个华夏王当的真的很逍遥,自己的儿子和侄子都不回家,他一点也不着急也不担心。

    看着裴伊月愁眉苦脸了一晚上,濮阳拓海突然说:“老胡,给丫头那个冰淇淋吃吃,看她心情不好,要吃点甜的。”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胡管家拿来冰淇淋,她也没有拒绝,只是吃的无味。

    夜深人静,最适合的就是聊天谈心,平时看华夏王嘻嘻哈哈的,裴伊月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叹气。

    一声叹息敛去了她的视线,她问:“怎么了华夏王叔叔?”

    濮阳拓海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么晚能有一个人坐在这陪我,感觉真好。”

    这话听起来多少有些孤独,不过也是,这么大的王宫,就只有他和胡管家两个人,是挺无聊的。

    “濮阳烨平时都不回来吗?”

    濮阳拓海再次叹了口气,然而这一次却比刚刚那一声要重上许多。

    “其实你应该看出来了吧,小烨和小凯的感情并不好,小烨总觉得小凯心思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但是小凯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我了解他,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那您还真的错了,他就是那样的人!裴伊月低头咬着冰淇淋,心里嘀咕。

    “小凯的父母是我的亲兄亲嫂,当年的一场事故让他们全都送了命,我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可是谁能想到,这两个小子却相互看不上眼。以前小烨没回来的时候,小凯还会每天都回来陪我吃吃饭聊聊天,可是自从小烨回来之后,他不但不回来住,就连小凯也不喜欢待在这了,就剩下我这么一个孤寡老人,你说可不可怜?”

    裴伊月应和的点了点头,“嗯,挺可怜的。”

    如果她不知道濮阳凯背后是什么样的人,她可能也会觉得他很可怜。

    从小没了父母的滋味她最了解了,但也因为了解,裴伊月就更恨他。

    他自己没了父母,所以也要让别人没有父母吗?当年的他也不过才十几岁,怎么就能做到如此心狠。

    濮阳拓海的话也就是发发牢骚,可是裴伊月却从中听出了一种不太平。

    要说濮阳凯不喜欢白洛庭,她倒是知道理由,但是,白洛庭看不上他,这又是什么原因?

    他是在怀疑濮阳凯?

    濮阳凯不愿意回来裴伊月一点都不奇怪,以前他陪着华夏王,那是因为他觊觎王位,为了讨好陪陪一个老头又能怎样,况且还是自己的亲叔叔,但是现在不同了,他都把儿子给接回来了,地位又比他高,他当然用不着再继续阿谀奉承。

    蓦地,濮阳拓海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裴伊月思绪游走,吓了一跳,冰淇淋差点掉在地上。

    “小丫头啊,你可不可以答应叔叔,以后你跟小烨结婚了一定要经常回来住,不然就我一个人,真的很惨的。”

    “……”

    她就说嘛,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悲情了起来,原来是想忽悠她劝服白洛庭。

    裴伊月弯起眉眼,乖巧的点了下头,“嗯,我们一定会经常回来陪您的,您放心吧。”

    ——

    凌晨十一点,白洛庭还在政府大楼里没出来,他坐在大椅上,眉心紧锁,面前的烟灰缸里积满了烟蒂。

    “你说他取消了所有计划?”

    白洛言刚刚得到消息,曾岚姬也来了,三个人的脸色极度相近。

    曾岚姬郁闷的叹了口气说:“他突然从北城回来,又突然有这么大动作,你说他是不是欲擒故纵,故意扰乱我们?白大哥,你那边还是派人盯紧一点。”

    白洛言点了下头,“我会的。”

    白洛庭手里的金属打火机一开一合,清脆的碰撞声在这静夜中尤为清晰。

    曾岚姬不耐烦的皱起眉,“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这声听的我真闹心。”

    曾岚姬说完,白洛庭最后将打火机的盖子一盒,哒的一声,之后再没有重复这个动作。

    他起身,“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闻言,白洛言怔了一下,“休息?”

    白洛庭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放心吧,他不是欲擒故纵,而是听到了风声,撤回了所有的下一步动作。”

    曾岚姬和白洛言全都听不懂他的话,曾岚姬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听到了风声而不是故意掩人耳目?”

    白洛庭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说:“你的秘书找到了吗?”

    “这时候说她干什么?”曾岚姬最烦他这样了,说说话就跑题。

    白洛庭撩起嘴角笑了一下,“你找不到她的,因为她在濮阳凯手里,换句话说,她之所以会发短消息威胁我,是因为她早就想好了退路,而他的退路就是出卖我们去讨好濮阳凯,我们调查濮阳凯的事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现在余小美失踪,濮阳凯突然有这么大的动作,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闻言,曾岚姬脸色一僵,“你的意思是,余小美出卖了我们,她把我们的消息卖给了濮阳凯?”

    ——

    房间的灯始终开着,裴伊月之所以这么晚还不睡,是因为她在等蒙小妖的消息。

    傅里现在每天都跟蒙小妖在一起,让她帮忙查这些事,怕是不太方便。

    ——嗡嗡!

    裴伊月手机收到一封邮件,是蒙小妖发来的。

    里面大致统计了k最近要做的事,之后又有一栏写着今天下午之后突然全部取消。

    至于余小美的消息,出乎裴伊月的意料之外,她居然跑去了濮阳凯那里,还进了总部。

    能进总部的人绝对不只是过路人这么简单,难怪她会给白洛庭发那样的消息,总部的人想要背叛总部,不找到一个好一点强一点的靠山,她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胆子。

    k果然是k,调动人手的能力还真是的让人佩服,居然能把人安插到曾岚姬的身边,鬼使神差的居然又让她接近了白洛庭。

    这个余小美,美人计不成就做的这么极端,还真是招人恨!

    突然,房门开了,看着走进来的人裴伊月愣了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她衣衫整齐的坐在床边发愣,白洛庭也有些惊讶,“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

    裴伊月悄悄退到手机里的邮件,起身走了过去,“怎么样了,事情解决了吗?”

    白洛庭摸了摸她的脸,“哪有这么容易?”

    “那……怎么办?”裴伊月想说要不要她帮忙想想办法,可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没什么怎么办的,放心好了,会解决的。”

    “怎么解决?你都解决一天了,不是也说没这么容易吗?”

    两年前她替他想的事情太多,两年后,他真的不舍得再让她为了这些事情操心,他拉过她的手说:“我只是说不容易,又不是不能解决,乖,很晚了,睡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