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3】 不正经的女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3】 不正经的女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蒙小妖处于惊恐的状态之中不可自拔,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毫无准备之下跟他见面,并且还当着傅里和白洛庭的面。

    裴伊月为什么出手帮他解围,蒙小妖心里清楚,但是事后想想,她这么做难道就不会叫他误会?

    万一他因此纠缠不休怎么办?

    真是脑子进水了当时才没有拦她。

    “人跑哪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见她急的团团转,傅里走过来拉住她,“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不定他们已经睡了。”

    睡?她哪能睡得着啊!

    “现在还不到十点钟,哪能睡这么早,刚刚濮阳烨的情绪不太对,你说他们会不会吵架?”

    吵架?

    傅里觉得不会。

    他看着蒙小妖,眯了眯眸子,“刚刚情绪不太对的人好像是你吧?”

    闻言,蒙小妖脸色一僵,狡辩道:“我?我哪有?”

    “没有吗?”

    她刚刚的反应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不对劲,更别说傅里了,蒙小妖动了动眼珠子,“我刚刚就是被妞给吓到了,突然间的去帮一个陌生人解围,还当场掰断了一个人的手,后来又说这个人是华夏男爵,我哪见过这么大场面啊,吓着了吗!”

    这谎话说的还真是没有一点科学依据。

    这世上有几个人敢指着华夏伯爵的鼻子骂?她连伯爵都不怕,居然会被男爵吓到?

    傅里没有拆穿她。

    他拿过她的手机放在一旁,“好了,电话打不通就明天再打,她跟二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

    大院。

    白洛言拨了几次电话,始终没人接听,他看了一眼手机,默默的叹了口气。

    叶彦杰刚才来问了他一些关于华夏男爵的事,这大晚上的,白洛言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濮阳凯感兴趣,索性就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原来还是他们碰面了。

    裴伊月帮濮阳凯解围,当白洛言听到这话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惊恐的,但回过头来一想,似乎又不太可能。

    如果濮阳凯的身份真的跟他们预料的一样,那么,裴伊月跟他就应该是认识的,可是先不说裴伊月现在失忆了,就算她没有失忆,死过一次的她也不应该会去帮濮阳凯做什么。

    老爷子从楼上下来想喝杯水,却见白洛言坐在客厅一脸沉思。

    “言小子,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在这想什么呢?”

    闻声,白洛言敛回思绪看了过去,“爷爷,没想什么,这就打算睡了。”

    老爷子瞅了他一眼,走过来坐在他面前,“去给我倒杯水。”

    白洛言起身泡了杯热茶,时间有点久,老爷子也不催促。

    过了一会,白洛言端着热茶走回来,“爷爷有话想跟我说?”

    如果只是喝杯水,白洛言相信老爷子不会坐过来还指使他,白洛言平时虽然闷不吭声的,但老爷子知道他是个精明的。

    他喝了口茶,问:“你们两个臭小子,瞒我的事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

    “我们瞒着您什么了,我听不懂。”

    白洛言装傻时眼珠子乱瞟,白晋鹏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听不懂?听不懂你那眼珠子乱转什么?你们两个小子,当我老糊涂了是吧?当年你回来跟我说月丫头死了,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现在她突然又活了,还是一句解释都没有,今天白天的时候她跟阿杰比划的那两下子,一看就知道是行家,说吧,你们还瞒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老爷子的精明是无法深测的,这两年他从来都没有提过对裴伊月出事的疑惑,但这并不代表他从没怀疑过。

    被老爷子揭穿,白洛言的表情不太自然,“爷爷,我们不是成心想瞒着您,是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月现在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一切都是我们凭空猜想,在没有实际的证据之前我们也不敢保证这些事都跟谁有关。”

    “那月丫头呢?以前我怎么没听说她能一招就制服一个男人?阿杰那臭小子平时是不学无术了点,但也不至于是个废物吧?你告诉我,如果今天是你跟阿杰比试,你能像丫头一样一招就搞定阿杰?”

    白洛言沉默了一下。

    他能打过叶彦杰,但是像裴伊月一样一招制胜,他并没有这个信心。

    老爷子何等慧眼,光看着他的反应就知道他没有把握,他哼笑一声,“看吧,就连你都未必能做到的事,那丫头却能接连两次得手,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人?”

    老爷子最终想要知道的问题就是这句,裴伊月是什么人,他想了一天都想不明白,华夏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又能做到悄声无息的不被任何人知道,这样的隐匿到底是为了隐藏什么?

    “爷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小月也已经忘了过去的事,您有何必执着?”

    “这不是执着,她虽然忘了过去,但是你能保证她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两年前她出事也跟她的身份有关对不对?我记得当时你放弃了多年来一直坚持的第一小组,你追了那个杀手那么多年,谁都觉得你会不得手不罢休,可是你却突然做了这样的决定,言小子,还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爷爷既然有了自己的想法,又何必来问我这些?”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我说的事了?”

    白洛言被老爷子逼的没办法,起身道:“我没有承认什么,这一切都只是您自己的猜想,很晚了,我先去睡了,您也早点休息。”

    看着白洛言就这么走了,老爷子气的磨了磨牙,“臭小子,一个个的就知道瞒着我。”

    回到房间,关上门,白洛言默默的叹了口气。

    裴伊月的身份两年前他没有说,两年后他同样不会对任何人说,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很难在走进她的心里,但只要能守着她,他就心满意足了。

    ——

    第二天中午,床头的手机嗡了一下。

    裴伊月伸出一只手,无力的摸索,摸了半天才把手机拿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机,不是她的,本来是想放回去的,她却无意间瞟到发信息的人名字是“曾岚姬秘书”。

    曾岚姬的秘书?那不就是那个穿的不正经的女人吗?

    原本还疲惫的眼倏然睁开,她看了一眼半掩着的门,确定白洛庭不会进来,被子一蒙,盖住头,整个人躲在被窝里点开了信息栏。

    ——“伯爵大人,我有话想跟您说,今天下午一点,我们老地方见,这是我最后一次请求您,请您一定要来。”

    最后一次请求?难道她之前也发过这样的信息?

    想到这,裴伊月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狐狸精!”

    裴伊月恨恨的戳着屏幕,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信息给删了,随后砰的一声,手机从被子里飞了出去,随便它掉在哪。

    白洛庭洗过澡进来,就见裴伊月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他走过去,又看到自己的手机被仍在地上。

    他奇怪了一下,倒也没多理会,他坐在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毫无防范的对上裴伊月怒视的眼。

    白洛庭扬了下眉,忍不住笑道:“这是怎么了,谁惹到我家宝贝儿了?”

    “你。”

    “我?我做什么了?”

    裴伊月不说话,瞪了他一眼,自己趴在那赌气不理人。

    白洛庭好笑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好,我错了,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生气都是我错,饿了吧,起床带你去吃饭。”

    从以前开始白洛庭就一直这么宠着她,她的那点小脾气在他面前似乎毫无用武之地。

    午饭裴伊月没有跟白洛庭去外面吃,而是把他带回了裴俊海这。

    两年不见,白洛庭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伯爵,他从裴俊海的女婿变成了未来女婿,裴俊海一时间有些不太习惯。

    这两年他们没有见过面,白洛庭因为裴伊月的事一直生活在落寞当中,他不敢见裴俊海,也没脸来见他,可是当他听说裴俊海早就知道裴伊月还活着的时候,白洛庭悔的肠子都请了。

    白曼冬知道却一句话不说,裴俊海也知道,但是他却一直躲着不见,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安希颜把裴伊月拽到一旁,昨天晚上的事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盘问。

    “昨天晚上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裴伊月低头抠着手指,“睡了。”

    “睡?你平时跟个夜猫子似的,会睡这么早?”

    是真的睡了呀,不过是跟白洛庭一起睡的。

    想到昨晚的战况,裴伊月不由得脸红了一下,“诶呀,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你管我睡没睡。”

    见她这么不耐烦,安希颜气的咬牙,“好啊你,现在有了靠山了,我这个当哥的管不了你了,行,你以后的事我都不管了。”

    “小气鬼。”裴伊月一把拉住转身就走的安希颜,她知道他只是吓唬吓唬她,可是没办法,谁让这是自家亲哥呢。

    “我跟你说还不行吗,就是那个濮阳凯,之前跟我告白来着,说不让我嫁给濮阳烨。”

    “啥?这家伙脑子坏了吧,凭他也敢跟姓白的抢你,他不知道你以前就跟姓白的结过婚啊?”

    裴伊月装出一脸无奈,倚着身后的墙,痛苦的摇了摇头,“哎,怪只怪你妹妹太受欢迎,人家根本不在乎,我能怎么办?”

    安希颜嫌弃的在她脑袋上推了一下,“少自恋。”

    “跟你学的。”

    裴伊月这会儿要是愁眉苦脸的,安希颜说不定真的会担心,不过看她居然还会跟他闹,他真的分不清她是装的还是真的一点都没问题。

    他扯了一把靠在那没个正经的人,“你昨天死活都要跟他走,是不是他生气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有啊。”

    “没有?”安希颜不相信的眯起眼,漆黑的眸子透着审视,“昨天看他那样就是不高兴了,濮阳凯说的那些话是个男人就受不了,你敢说他一点都没跟你生气?”

    “唔,可能有一点生气,不过被我给哄好了。”

    “活该,你说你没事去管那闲事干什么,还嫌自己麻烦不够多?”

    裴伊月好想跟他说他们一直担心的那个人就是濮阳凯,但是她知道安希颜的性格,如果他说了后果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他跑去跟濮阳凯拼了,第二个就是让白洛庭跟濮阳凯拼了。

    她倒是不怕他们去拼,她只怕这件事牵扯的后果会太严重,想到这,裴伊月每每动摇的心都会坚定一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濮阳烨昨天已经跟说过我了,我也跟他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多管闲事,你就别说我了。”

    安希颜嫌弃的呲了呲牙,“你的保证只有傻子才会信,那姓白的就是傻子。”

    话音还没等落下,就见安希颜口中的“傻子”走了过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