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目怒的冷视将气氛拉至冰点,裴伊月不做声,半晌,就听头顶传来一声微凉的声音。%d7%cf%d3%c4%b8%f3

    “的确没必要叫。”

    闻言,裴伊月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男爵大人高高在上,又岂是我们能高攀的,小月跟我的确还没有结婚,但她是我未婚妻这件事是没人可以改变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提醒我,等过几天我们回去我就会联系月华夫人,我们婚约的信物似乎要提前交换一下了。”

    在濮阳凯的眼里,裴伊月也许只是一个带有身份的女人,就如他说的,她的婚约可以是跟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他忘了,关于婚约的信物,他并没有。

    他想从白洛庭的手里剥夺裴伊月的所有权,但从最一开始他就少了她未婚夫的这个身份。

    蒙小妖从没料想过会有现在这种情况,之前裴伊月说k跟她告白,她还以为他是为了什么目的,可是现在,她怎么觉得他好像是认真的呢?

    她回头看了濮阳凯一眼,就见他眼眸微转,刚好对上她怯懦的视线。

    蒙小妖一怔,心砰砰砰的狂跳。

    “堂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跟濮阳烨是有婚约的,你是他堂哥,早晚也是我堂哥,我只是提前叫叫,你不用这么在意。”

    得罪濮阳凯,裴伊月并不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她还不想跟他闹僵,最起码现在还不行。

    白洛庭不怕他是因为他不知道濮阳凯的能力,但是她不一样,她清楚的知道他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叶彦杰一晚上都在赞叹她的身手,但是他不知道,她这一身能耐都是被濮阳凯逼出来的,而她的枪法,更是他手把手教的,跟他抗衡,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冒这个险。

    濮阳凯淡然依旧,他看着裴伊月,眼中始终含有暧昧的成分,“我说过,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还有时间考虑,我不会强迫你。”

    这还不叫强迫?

    裴伊月有点无语,又觉得有点可笑。

    曾经她那么死心塌地的在他身边,如果他能拿出十分之一的关怀,她现在都不会觉得他的感情是这么突兀。

    她没办法不觉得他是因为她的身份才如此费尽心机,但即便他再费心,对她来说都是白费,因为,她不会再回头了。

    说好的不醉不归,最后却是不欢而散。

    裴伊月原本是要跟安希颜回去的,可是她又害怕白洛庭一个人会遇上什么难以预料的事。

    濮阳凯在这,而且刚刚两个人又那么的不欢快,如果他想对白洛庭做什么,裴伊月只怕他是防不胜防。

    当着濮阳凯的面,裴伊月上了白洛庭的车。

    车是白洛庭自己开来的,车里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气氛仍旧不是很和谐。

    一路上裴伊月没敢说什么话,只是盯着车外,提防着是不是有人跟着他们。

    车停在唐苑楼下,一路的安宁终于让裴伊月松了口气,正准备下车,白洛庭突然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扯,直接封住她的唇。

    裴伊月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抵了一下他的肩。

    感觉到她的挣扎,白洛庭直接扣住她的头,加深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霸道的亲吻仿佛带着一种不安,虽然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埋怨过她什么,但是她看得出来,他并不开心。

    回应的手臂攀向他的脖子,深邃的吻因为她的迎接而变得更加缱绻,车内的空气因暧昧的气氛而逐渐开始膨胀,情到浓时,白洛庭翻身将她反压在椅座上,轻撩她的裙摆,有些急不可耐。

    在这做这样的事,裴伊月没有经历过,她缩了一下身子,看了眼窗外。

    白洛庭看出了她的担心,笑了一下说:“怕了?”

    裴伊月咬着嘴角,小声嘤咛道:“会被人看到的。”

    “回家。”

    白洛庭扔下这两个字,直接打开副驾驶的人钻了出去,回手,将那已经被她折磨到瘫软的身子抱了出来。

    硕大的步伐诠释了他此刻的急切,裴伊月有些想笑。

    她搂着他的脖子,脑袋在他的颈间蹭了蹭,“你生气了对不对?”

    “知道我为什么生气?”裴伊月这么问,白洛庭也不否认。

    “因为你堂哥。”裴伊月小声说。

    “以后离他远一点。”白洛庭的确是生气了,相比两年前,他更不懂的掩饰自己的醋意。

    说话间,白洛庭已经抱着她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白洛庭想要把她放下去开门,裴伊月搂着他的手突然紧了一下。

    白洛庭动作顿了顿,看着她,裴伊月笑了一下,稍稍转身,伸出一只手去安密码。

    看着那一连串的数字按下,白洛庭隐隐的皱了下眉。

    当初这里的密码是她设的,白洛庭好几次埋怨她为什么会用这么毫无规律的八个数字,他记了好久才记住。

    裴伊月来这之前白洛庭才把这里的密码发给她,她为什么会按的这么熟练?

    推开门,裴伊月转回头时白洛庭已经敛回了脸上的狐疑。

    走进卧室,灯没有开,迎着微弱的月光,他蹲在床边细细的凝着她的脸。

    “濮阳烨,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裴伊月看不清他现在是用什么眼神看着自己,但是她能感觉的到,今天的事在他心里并没有这么容易过去。

    她不想瞒着他,但是她又怕说出来之后他会更沉不住气。

    她从最开始假装失忆来骗他,到现在不得不继续假装失忆来骗取濮阳凯的信任,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她知道濮阳凯就是k的那一刻,她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什么事?”

    裴伊月俯身搂住他的脖子,喃哝的说:“能不能不要跟你堂哥闹的这么僵,我可以保证我不会跟他有什么,我喜欢的人是你,只是你,但是看你跟他这样,我有点害怕。”

    白洛庭似乎已经预感到她的话会跟濮阳凯有关,他没有太过惊讶,只不过当她说她害怕的时候,眉心却在隐约间动容了一下。

    他轻轻拥住搂着自己的人,抚着她的背,“怕什么,有我在。”

    “我知道你在,可我还是害怕,你答应我别跟他有正面冲突好不好。”

    “好,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离他远一点,尤其像今天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他的死活跟你无关,我不想让他连累你。”

    裴伊月点了点头,突然松开手去翻自己的包,而后就见她从小包里拿出一串金属一样的东西。

    屋里太暗,恍惚间白洛庭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直到裴伊月把手里的东西放进他的手里,那一刻,他的心骤然停了一瞬。

    “给你。”

    刚刚白洛庭跟濮阳凯说,要找施月华交换婚约的信物,原来,他想要的东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她听懂了,她也甘愿跟他交换。

    握着手中的那条项链,白洛庭心中苦涩交替,原本两年前他就应该把她接到身边的,两年前,他就不应该对她放手。

    “鬼丫头。”

    听着他情不自禁的喃哝,裴伊月轻声笑了笑,“这是我妈让我带来的,我以为你不想要呢,所以就一直放在我这了。”

    白洛庭抬起头,伸手一勾,勾住她的脖子,直接将她的唇压在了自己的唇上。

    轻盈的笑声从裴伊月的口中过度到白洛庭的嘴里,白洛庭放开她的唇,额头相抵,“我们把失去的这两年都补回来好不好?”

    “好,但是要怎么补?”

    “用行动来补。”

    那一晚,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旖旎的浪潮声声迭起,暧昧的喘息仿佛掩盖了彼此之外的一切。

    电话铃声交替响起,又交替落下,没人接电话,急的只能是打电话来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