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1】 还真的吃醋啊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1】 还真的吃醋啊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告白?开什么玩笑?”

    也不怪蒙小妖不相信,就连裴伊月自己都觉得那天是她喝多了出现的幻听,可是他从京都跟到了北城,再次出现他又重复了那样的话。%d7%cf%d3%c4%b8%f3

    真的是见了鬼了。

    蒙小妖急忙走到她身边,凑近了问:“他该不会又想对你做什么吧,出这样的招也太损了。”

    “他想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让他得逞,他现在完全相信我是真的失忆,只要我小心提防着他,不会有什么事,我只是觉得我一直这样躲着,不主动出击,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他的把柄,只要一天不揭穿他的真面目,我就一天不会安心。”

    同样的话蒙小妖也想说,只要还没有揭穿他,她又怎么敢放心大胆的跟傅里生活。

    “妞,你说,要不我们把总部捅出去怎么样?”

    闻言,裴伊月眉心一紧,警告的看着她,“绝对不行,这样有多危险你不是不知道,散布在各地的人有多少你我心里都有数,捅出总部只不过是出卖了他的一个窝,对他并不能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他一定会把这件事算在你的头上,我提醒你,这样的想法一定不可以出现,不管最后到了什么地步,你都不能做这样的事。”

    “我知道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别这么严肃的看着我,看得我发毛。”蒙小妖躲避着她的视线,太久没见过她这样的眼神,一时之间她还真的有点不太适应。

    裴伊月蹙着眉,似乎有点不太相信她,“这件事必须严肃,记得我的话,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去做这么蠢的事,听到了吗?”

    裴伊月从房间里走出,就见客厅里云雾缭绕的。

    她记得白洛庭只有在有心事的时候才会抽烟,今儿这是怎么了?

    她走过去,一把掐过白洛庭手里的烟,狠狠的碾压在烟灰缸里面,“我讨厌烟味。”

    “好,那我以后不抽了。”白洛庭拉过她的手。

    裴伊月和蒙小妖的出现似乎打断了白洛庭和傅里两人正在谈论的话题,气氛安静了一瞬,傅里说:“好久没见杰少了,晚上要不要把他也约出来?”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说:“好啊,但是你最好别说我也在,不然我怕他不愿意出来。”

    经历了一整天的打击,叶彦杰怕是真的不愿意出来了,白洛庭好笑的看着裴伊月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你把他打击成这样,怕是他一个月都不愿意出门了。”

    ——

    晚上,魅色包厢,出乎裴伊月的意料,叶彦杰不但来了,而且还一直缠着她,非要问她是怎么做到这么牛逼的,还说是不是她昏迷的那一年遇到了什么仙人,传授了她这套功夫。

    裴伊月被他吵的直想撞墙,安希颜一把把他拽开,扯着手把他弄到自己身边,“美人儿,你想知道小乖的事问我不就好了,我一定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想知道什么,说吧。”

    看着安希颜不怀好意的笑脸,叶彦杰一阵恶寒,蓦地甩开他的手:“你他妈给老子滚远点,少跟我拉拉扯扯的。”

    安希颜的厚脸皮的程度就连叶彦杰都自愧不如,被骂了一顿,他却不怒反笑,“别这么凶吗,好歹我们之间也曾那么的亲密无间过不是?”

    “亲密无间?”蒙小妖不太懂这个词的意思。

    叶彦杰和安希颜之间的那点事并没有传的人尽皆知,安希颜刚要开口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叶彦杰突然呼出一拳,直接朝着安希颜的脸招呼了过去。

    安希颜一把接住他打来的拳,并没有让自己帅气逼人的脸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他跳了一下眉梢,坏笑道:“打坏了可是要肉偿的。”

    蒙小妖:“……肉,肉偿?”

    “妈的,这丫变态。”

    叶彦杰这么一骂,似乎暴露了什么,蒙小妖和傅里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半晌,蒙小妖噗呲一笑,“不是吧?你们两个该不会……”

    “不是。”

    “没错。”

    两个不一样的回答更是证实了蒙小妖的猜想,她狂笑不止,伸手指着他们说:“你们,你们谁是攻啊?哈哈哈哈哈。”

    “当然是我了。”安希颜不要脸的自鸣得意道。

    闻言,蒙小妖笑的更凶了。

    傅里认识叶彦杰这么久,居然从来不知道他有这癖好,他很淡定的没有笑,而是有些同情的看着他,“杰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不开的,之前你身边那么多女人,你怎么会……”

    “你才想不开呢,这还不是他们兄妹联手坑我?行了,别特么说这事了,说起来我就烦,谁再提就滚出去。”

    裴伊月和蒙小妖出去上个洗手间的功夫,突然听到楼下有些吵,两人探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有人在吵架。

    一群人围着一个,这似乎有点群殴的意思。

    裴伊月有点好奇,这里又不是一般的小场子,居然会有人在这闹事?

    包厢里,安希颜看裴伊月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有些坐不住了,“这丫头上个洗手间怎么也这么慢。”

    算算时间,她们的确去了很久,白洛庭朝着门外看了一眼,而后起身走了出去。

    安希颜见他走了,赶忙跟上,一来二去的,几个男人全都走了出去。

    一楼吵到的大厅和走廊之间,一群人吵吵闹闹,白洛庭寻着声音走下来,就听见裴伊月的声音在人潮中脱颖而出……

    “你们有完没完,他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们还得理不饶人了是不是?”

    咔擦一声,白洛庭就算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推开人群急忙走进,眼眸狠狠一缩。

    白洛庭怎么都想不到她在这跟人吵架居然会是为了维护濮阳凯,更没想到她会为了濮阳凯而跟人大打出手。

    裴伊月单手压着被她掰断的胳膊,气势汹汹的看向其余的那些人,“现在还有人想找麻烦吗,要是有就一起上,我随时奉陪。”

    蒙小妖站在一旁,虽然没说话,但很明显跟他们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她们看到濮阳凯在这也很意外,但更意外的却是他被一群人围住不让走。

    如果他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如果他只是华夏男爵她们也不会多管,但是,他是k,他是随时能命人炸了这整个会所,让这群围着他的人死无全尸的k。

    裴伊月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但她知道,他一定是跟着她来的。

    她回北城是为了探亲,而不是为了闹出人命,更不想因为她而再有无辜的人牺牲,她出手是不得已,也是必然,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能让他对她更加信任。

    只是裴伊月没想到白洛庭会在这时候出现,看着这一幕,联想着她被告白的那天晚上,让白洛庭不多想真的很难。

    濮阳凯安抚的拉住裴伊月的手腕,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柔软,“算了,我只是来找你的。”

    一听这话,蒙小妖惊恐的看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这时候要假装不认识他,但是这对她来说真的很难。

    恐惧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流露,她想跟裴伊月说什么,但又不敢开口。

    突然。

    “怎么又是你啊?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安希颜大咧咧的走过来,一把从他的手里把裴伊月拽到身边。

    裴伊月愣了一下,回头,就见白洛庭面色阴郁的站在那。

    完了,他们怎么来了?

    他看到了,但却任由安希颜先他一步走出来把自己拉开,而他却仍是站在那一动不动,他肯定是生气了。

    濮阳凯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裴伊月的身上,见裴伊月回着头,他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对上白洛庭眼中的阴鸷,濮阳凯丝毫不显懦弱。

    他说了,他要追求裴伊月,这并不是玩笑。

    濮阳凯正准备伸手去拉她,谁知她却一下子挣开了安希颜的手,朝着白洛庭走了过去。

    白洛庭阴冷的视线在濮阳凯的身上没有收回,也没有去看走到身边的人。

    裴伊月拉住他的手笑了笑说:“你堂哥刚刚被人欺负,你怎么才下来啊,我都解决完了。”

    蓦地,白洛庭反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之大竟是让裴伊月趔趄了一下。

    “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多管闲事吗?”

    裴伊月愣了愣。

    她也不想管闲事,但是为了北城人民的安全,这个闲事她非管不可啊!

    “可是他是你堂哥。”裴伊月自认没理可讲,只能抓住这一点来说。

    白洛庭看向她,“只是因为他是我堂哥?”

    好家伙,还真的吃醋啊?你是不是sa?

    裴伊月身子往前一倾,搂着他的腰,靠在他的怀里,撒娇道:“那不然呢。”

    看着她敢当着濮阳凯的面做这样的动作,白洛庭暂时先饶过她。

    蒙小妖见裴伊月走了过去,赶忙跟上,傅里拉过她的手,就感觉她的手心冰凉,而且还带着一层冷汗。

    “你怎么了?”

    蒙小妖摇了摇头,害怕过度,又加上事发突然,她真的没有心理准备,更不知道该怎么缓和自己的情绪。

    傅里再次覆上另一只手,将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手中,“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蒙小妖再次摇头,她背对着濮阳凯,死都不敢回头看一眼。

    “我没事,刚刚洗手忘了擦。”她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傅里只是摸到了她手凉,她可不想被他摸到她在发抖。

    “你认识他?”

    突然的一声,吓的蒙小妖一抖。

    白洛庭的声音清冷,听上去根本不像是询问,反而更像是肯定。

    蒙小妖慌乱的摇了下头,“不认识。”

    叶彦杰在这片还是有点威望的,那些人一看到是他,强硬的气势瞬间软了下去,他随意的驱赶了几声,那些人该散的也就散了。

    蒙小妖的反应让傅里忍不住看了濮阳凯一眼,她的胆子平时大到可以上天,现在却突然间怕成这样,要说其中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他根本不相信。

    不过看濮阳凯的样子,又像是真的不认识她,傅里疑惑的看了白洛庭一眼,就见他凝着怀里的人,目光同样的意味深长。

    “我们别站在这了,有什么话上楼说吧。”气氛有点诡异,看着这里人来人往的,安希颜不由不招呼着一群怪里怪气的人。

    裴伊月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除了刚刚帮濮阳凯解了围,之后就寸步不离的粘着白洛庭。

    “我就不去了,我只想跟她说几句话。”

    她?

    裴伊月慢慢的回过头,就见濮阳凯眼睛盯着自己。

    她呲牙笑了笑说:“堂哥有话就说吧,在这说一样的。”

    濮阳凯脸上没什么表情,不像是高兴,也不像不高兴,他说:“你跟濮阳烨还没结婚,不用这么急着叫我堂哥,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亲戚关系。”

    闻言,裴伊月嘴边的笑意微僵,让你说你还真说啊,真要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