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60】 恭喜她被逼婚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60】 恭喜她被逼婚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蒙小妖和傅里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吗?”

    突然飘来的话,裴伊月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她看向白洛庭,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干嘛这么看着我,又不是我跟别人结婚了。”

    裴伊月慢慢的回神,“不可能吧,那天晚上她没说她结婚了呀。”

    “是第二天领的证。”

    前一天还在为苏梅换肝的事不开心,一副要与全世界决裂的样子,第二天就跑去跟傅里结婚?

    还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白洛庭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说:“证是傅里自己决定领的,我只是出面帮了个小忙。”

    听完这大喘气的话,裴伊月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傅里这个做法的确挺爷们的,但是对蒙小妖来说真的好吗?

    “那小妖呢,她说什么了?”裴伊月问。

    “她说什么不重要,反正这已经是事实了,我是在问你,要不要去跟她说一声恭喜。”

    裴伊月皱眉看了他一眼说:“恭喜什么,恭喜她连民政局大门都没进就变成了已婚妇女?还是恭喜她被逼婚?”

    女人的思维难道真的跟男人不一样吗?蒙小妖跟傅里在一起那么多年,白洛庭还以为让他们结婚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到她这就变成逼婚了呢?

    车停在了裴俊海家楼下,还没等下车,白洛庭目光眺远,轻轻皱了下眉。

    裴伊月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变化,说:“我给小妖打个电话问问,说不定她这时候正想着怎么跟傅里离婚呢。”

    白洛庭伸手按住她想要打电话的手,之后命令司机掉头。

    裴伊月奇怪的问:“去哪啊,我都到家了。”

    白洛庭动了动眼睫,有些支吾,“我突然想起傅里跟我说他们也来了北城,既然你这么好奇,你还不如当面去问。”

    闻言,裴伊月眼睛一亮,“真的?”

    “嗯,如果蒙小妖真的想跟傅里离婚,你也可以顺便劝劝她。”

    公寓楼下,濮阳凯第一次没有动用身边的人,学着跟正常人一样在自己喜欢的女人家楼下默默等候,可是事实证明这样的方式有多愚蠢。

    电话响了,他掏出电话看了一眼,而后接起。

    “k,濮阳烨去了北城,昨天傍晚动的身,抱歉,我没想到他会悄悄过去,才得到消息。”

    濮阳烨来了,所以裴伊月一天都不在,难怪。

    “k,他这次回北城身边没有带太多的人,您觉得我们要不要……”

    “不要。”

    闻言,电话那头的人稍稍愣了一下,“可是……”

    “上一次动手他已经有所警觉了,这次我跟他都在这,更不适合下手,他最近很奇怪,去查一下他都在做什么,其他的等我回去之后再说。”

    挂断电话,濮阳凯站在楼下朝上看了一眼。

    这次裴伊月来北城,白洛庭没有第一时间跟过来,他已经觉得很奇怪了,如果不是他临时改变主意,这两天正是他要动手调整旧政人员的时候,可白洛庭却偏偏在这时候放下裴伊月自己留在了京都。

    现在得知他来了这,他又马上赶了过来,有这么巧的事吗?

    “欸,怎么是你啊?你来干嘛?”

    闻声,濮阳凯回头,就见安希颜盯着他,他淡淡的点了下头说:“我在等伊月。”

    昨天上了头条新闻,今天他居然还敢来,这人,心怎么这么大?

    安希颜蹙起眉,不怎么高兴的说:“你别找她了,昨天的事够闹心的了,你这是想害死她呀。”

    “昨天的照片我也很意外,但我只能说那是被有心人故意设计的,照片我已经处理掉了,不会给她造成影响的。”

    濮阳凯当然知道如果昨天的照片闹大会给裴伊月造成不好的影响,一般这样的新闻出来,受到伤害的只会是女人,而他,并没想过要让她承受这些。

    他这次来是因为他单纯的想来,他的确想跟她拉近感情,但从没想过用不正当的手法。

    闻言,安希颜咬着牙伸手指了指他,“原来真的是你干的,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能捣乱呢,我眼看着就查到这人的地址了,你这么把照片一撤,所有事都前功尽弃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那个女人的线索,现在被你给破坏了,万一她下次在找小乖麻烦怎么办?”

    濮阳凯真的没想过这么多,听完这话,他忍不住动了下眉心,“你说的女人是……”

    话还没等问出口,安希颜转身接起了只响了一声的电话,“小乖,你还没回来啊,这都几点了,你别忘了咱们是来看爸的,不是让你来约会的。”

    “什么?魅色?我知道啊,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去那了?”

    “那行吧,晚点我自己过去,对了,濮阳凯在楼下等你,昨天的照片真的是他删的。”

    裴伊月坐在车里,听完这句话,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腹黑的老狐狸,难怪不让她下车。

    “随便吧,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谁删的无所谓,你晚上一定要来哦,跟爸说一声抱歉,我明天再陪他。”

    切断了电话,裴伊月微微转了一下身子,面朝着白洛庭,“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

    裴伊月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坐回了身子,歪着头靠在了他的肩上,“算了,没什么,没什么人比你重要。”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突兀,但白洛庭还是很愿意听。

    临水公寓。

    这里已经是傅里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他再也不会觉得这里的一切事物新奇,因为两年来他已经熟悉了这的每一个角落。

    两个女人在房间里嘀嘀咕咕,两个男人在房间外面窃声不断。

    “二少,你这次过来京都那边没问题吗?你最近不是去s国就是来北城,华夏王估计又要头疼了。”

    白洛庭手里捏着一根烟,轻轻的在烟灰缸里弹了一下烟灰,“这本来就是他的事,他是华夏王,还想整天都清清净净的,哪有那么好的事。”

    白洛庭不是在濮阳拓海身边长大,他虽然能理解他的用意,但并不代表他的心里没有抱怨,可是抱怨归抱怨,他还是认了这个父亲,只不过他没想到他这个在外人看来高高在上的父亲居然是个不着调的,每次他都被气个半死,而那老头就自鸣得意的坐在一旁看热闹。

    他回去两年,他这个华夏王当的别提多舒爽了,什么事都不用他操心,整天就知道摆弄摆弄他花枝招展的衣服,没事出席出席名流宴会,真的是把他给逍遥坏了。

    傅里动了动嘴角,忍不住笑了一下说:“有你主持大小事务,华夏王的确清闲了很多。”

    “只是很多么?他是根本就没事做了好吗?”

    房间里,裴伊月盘腿坐在床上,看着蒙小妖似笑非笑的问:“听说你跟傅里领证了?多少年的爱情长跑终于水到渠成了?”

    “渠成什么呀,我又不是自愿的。”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说:“来这之前我还真以为你是被逼婚,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也没那么心不甘情不愿吗,不然你又怎么会跟他一起回北城?”

    蒙小妖还想在她面前装装委屈诉诉苦,谁知却被她一语道破。

    她低着头,微微抿起的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意,“还不是怪你家伯爵,要不是他傅里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啧啧,想谢谢我家伯爵大人就直说,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不过我倒是没看出来傅里是个这么有魄气的人,居然先斩后奏,而且还能让你不炸毛,心服口服的跟着他。”

    最开始认识傅里的时候,裴伊月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她承认当初她看错了他对蒙小妖的心,但有一点她看对了,那就是这个人心思极重,就连白洛庭都不一定会干出这种直接领证的事,他却做得出来,还好这份心是对蒙小妖,要是换做他是敌人,那要多费多少心思。

    “妖,你妈的手术你想好了吗,傅里怎么说?”

    说到这事,蒙小妖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好,傅里不让我去。”

    这个结果跟裴伊月预料的一样,她点了点头,没说话。

    “可是妞,如果我不捐肝给她,她又找不到合适的肝源,那该怎么办?”

    这些话蒙小妖不敢跟傅里说,她知道傅里是担心她会有危险,他是医生,知道每场手术都有失败的可能性,他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她结婚,一是想让她留在他身边,二就是不让她有捐肝的念头。

    裴伊月为难的挠了挠头,“这个,这么大个华夏,难道除了你就再也没人有合适的肝脏了?”

    “有是有,但是哪里那么好找?连我都不捐,其他人非亲非故的,又凭什么捐出来。”

    裴伊月听出来了,蒙小妖的话虽说是在犹豫,但实际上她的心思已经坚不可摧,她想捐,因为对方是她的妈妈。

    “妖,你知道,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跟傅里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不是你,我们谁都不会站在你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题,肝是你的,妈妈也是你的,救不救,捐不捐都由你说了算,我们给你的顶多只是意见,但真正的决定还是在于你,傅里是医生,他对这些应该都很了解,你可以试着跟他谈谈。”

    “我哪里敢跟他谈,他为了我连家都不要了,我要是敢跟他提捐肝的事,他肯定把我绑起来。”

    见她一脸为难的嘟囔,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我倒是没看出来傅里有这胆子,他敢把你绑起来,就不怕你原地爆炸把他炸的尸骨无存?”

    这个难题蒙小妖知道也没人帮得了她了,她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昨天的照片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k……他在一起,而且还那么亲密。”

    “如果突然冲出来一辆车来撞你,有人拽了你一下这也叫亲密的话,那这世上真的没什么是不亲密了。”

    这话是解释,但蒙小妖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真的只是这样吗,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为什么会突然来北城,还有,照片里面不是你跟白洛庭家的楼下吗?”

    说到这事,裴伊月还真的不得不埋怨她一下,她翻了个白眼说:“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你那天叫我去酒吧,我怎么会遇见他?”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蒙小妖呲了呲牙。

    “怎么没关系,那天晚上把你送回酒店之后,他突然在大马路上跟我告白,要不是我知道他是什么人,我怕我真的信了。”

    “告白?他?开什么玩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