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8】 可能我是天才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8】 可能我是天才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到底对丧狗做过什么?”叶彦杰终究还是忍不下去了。

    裴伊月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说:“我也想知道。”

    白洛言为叶彦杰那堪忧的智商摇了摇头,白洛庭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说:“她没干过什么,就是用高跟鞋踩穿过丧狗的手腕,哦对了,还给他打骨折过。”

    如果白洛庭能多点丰富的表情,加点激情的语气,叶彦杰一定愿意接受他的这番话,可是,他这淡漠的表情和平静的语气算什么?接受了不可能被接受的事实?

    白洛言倒是没有怀疑他的话,毕竟这样的事的确是她能做到的。

    老爷子微微怔了一下,他看向裴伊月,像是想要求证,然而后者却是一脸无辜的端了端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叶彦杰蹭的一下站起,不相信道:“开什么玩笑,老白,你能不能别耍我?”

    白洛庭抬头看着他,“不说你要问,说了你又不信,那你要我怎样,小月记不起以前的事,你想让她自己说给你听怕是不能了,不过我有个更好的办法让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办法?”……

    大院的训练场里突然热闹了起来,原因是他们听说这里有人要近身搏斗。

    这里是训练场,不是军营,向来不允许搏斗的,可是今天却有这样的好戏看。

    一群人围观而来,就见叶彦杰站在太阳下,一脸不情不愿的提不起精神。

    白洛言站在一旁,笔直的军姿不论何时都挺拔如旧。

    老爷子越想越不对劲,他捅了捅白洛言,说:“你们可别乱来啊,那丫头羸羸弱弱的,两年前受伤说不定身子还没完全好,阿杰要是下手没个轻重弄伤她怎么办,那臭小子就会出馊主意,自己的媳妇儿也舍得。”

    同样有着同样担忧的人还有白曼冬,她走到叶彦杰身边嘱咐道:“你给我悠着点,别下手没轻没重的,你要是敢伤了那丫头,我跟你没完。”

    叶彦杰一脸苦逼相,他招谁惹谁了,这主意又不是他想出来的,他也很想知道白洛庭那家伙抽什么风,没事让他跟他媳妇儿打,打一个女人,也太特么跌份了吧!

    白洛庭带着裴伊月从前院过来,裴伊月身上的裙子换掉了,但脚下的高跟鞋却还穿着。

    她身上的衣服是白洛庭的,白色的衬衫,迷彩军裤,看起来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袖口被挽了好几层,宽大的衣摆被塞进裤子里,皮带已经扣到了最紧,但还是松松垮垮的。

    老爷子一回头,立马扶额。

    人家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小姑娘,转眼的功夫居然被折腾成了这样,他真的是看到眼睛疼。

    这里实在是没有裴伊月能穿的鞋,所以没办法,她只能穿着高跟鞋出来,衣服不合身还能还凑合,但鞋不合脚就不太方便了。

    叶彦杰看到裴伊月大变身,突然忍不住大笑,“哈哈哈,我说老白,你这是要跟我来真的?你让她穿成这样是想把我笑的爬不起来,然后认输吗,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训练兵全都忍不住被叶彦杰的笑声打动,一阵阵哄笑让裴伊月忍不住撇了撇嘴。

    她都说了不换衣服也行,可是白洛庭不听,非要她换,现在好了,穿成这样给人笑。

    白洛庭当然知道她不换衣服也行,可是她今天穿的是短裙,免不了动作大了会泄底,他怎么肯能会让她这么做?

    “笑够了没,笑够了就说比什么吧。”裴伊月被他晓得不耐烦,声音微冷,恨不得先给他一脚。

    叶彦杰笑的直不起腰,“哟哟,还比什么,你说你会什么我就跟你比什么。”

    裴伊月两手在腰上一插,“好,那就比说好的搏斗,先拿下对方的算赢。”

    这得多大的口气才敢说出这样的话,头顶上的阳光火辣辣的,仿佛晒久了都会让她白皙的小脸掉一层皮,可是她那坚定冷艳的样子,似乎要将这火热的天气全部压制。

    一时间,只听风声从耳边刮过,静无声息。

    “好,来就来。”

    叶彦杰一拍大腿,他还就不信了,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裴伊月正要上前,白洛庭突然拉住她的手说:“用全力,速战速决。”

    裴伊月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用不着全力,否则他会被抬出去。”

    “……”叶彦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大言不惭的话,他要是不把她制服,他的脸要往哪搁?他杰少的面子岂不是要扫地?

    裴伊月走近他,眯起眼睛笑了笑,“来吧。”

    看着她那一身奇怪的装扮,叶彦杰叹了口气,“你小心点啊,我要是伤了你的话……”

    扑通!

    地上一阵灰土崛起。

    叶彦杰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裴伊月灵巧的身形一转,单膝抵在他的后腰上,一手向后掰着他的手,另一只手直接从后扳起了他的下巴。

    这个动作的寓意很明显,她不需要任何武器,只要腿和手全都稍加用力,叶彦杰的腰会被压折,手臂会被掰断,最重要的是,他的头已经保不住了,然而,对方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傻眼了。

    静,落针可闻的静。

    好恐怖,好诡异,好惊悚!

    这么大张旗鼓又换衣服又叫嚣,裴伊月还以为是多难的事呢,结果她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她起身,拍了拍手,尴尬的看了一眼安静中的所有人。

    叶彦杰趴在地上愣了几秒,突然起身,“不算,再来一次,刚刚我还没准备好。”

    这话裴伊月倒是不在意,但老爷子却看不下去了,他皱眉道:“你这小子,丢不丢人?”

    丢人啊,所以他才想要扳回颜面。

    见裴伊月不理他,叶彦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再来一次,刚刚是你偷袭,这次我肯定不会输你。”

    裴伊月想说,你就是再来一百次也没用,她刚刚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实力,可是结果证明,他根本没有实力,再来,那不等于她欺负人嘛。

    “再来你要是又输了可就更丢人了,你确定要再来?”

    叶彦杰使劲点了下头,关乎面子问题,他怎么可能就此作罢?

    “好吧,那这次你先来。”裴伊月大方道。

    一旁的训练兵都已经惊呆了,回过神之后却想不起刚刚裴伊月到底是怎么制服叶彦杰的,因为她的动作太快,快到让人应接不暇。

    虽然叶彦杰输的难看,但是他们倒是全都想再看一次。

    叶彦杰嘴上不承认,但也被她给惊了一下,裴伊月说让他先来,他也没装叉叉的说什么女士优先。

    他凝神屏息,倏然出手,忽闪的拳风扬起了裴伊月鬓间零散的发丝,当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的时候,裴伊月只是微微侧首便躲过了他的拳,左手握住右手手腕,一个借力的肘击打向叶彦杰的肚子。

    叶彦杰一声闷哼,顿时没了力气,裴伊月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留,一把擒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以手刀的形式横在了他的喉间,再次一击毙命!

    这一次叶彦杰输的心服口服,但是对他来说还是太惊悚了。

    裴伊月毫无保留的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瞬间格斗,然而她的最后一个动作却让白洛言隐隐的动了一下眉心。

    她刚刚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她最拿手的,他现在算是知道以前死在她手里的人为什么都是一刀毙命,完全看不出抵抗的痕迹。

    因为,根本没有抵抗可言。

    叶彦杰虽然不是给格斗高手,但也算不上菜鸟,连他在裴伊月面前都没有一点还手的机会,更不要说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政治人员了。

    老爷子看着这一幕,险些惊掉了一口假牙,为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丫头这么厉害,不进军队简直白瞎了。

    裴伊月松开对叶彦杰的钳制,动了动嘴角,回头看了白洛庭一眼,“我能回去换衣服了吗,好热。”

    裴伊月下手没有多用力,但是那一下子的冲击还是带了力气的,她是想轻点下手来着,但是没办法,从小到大她但凡出手就是要命的,像现在这样“玩玩”她还真是头一回。

    叶彦杰捂着自己的脖子咳了几声,不敢相信的看着裴伊月,“我说你是什么时候练就这么一身功夫的,你该不会是假的吧?”

    看完了这场戏,恐怕也就只有他会说她是假的了。

    裴伊月笑了一下说:“打从我醒过来自然而然就会了,可能我是个天才吧。”

    “你怎么不说你可能是个妖怪?”

    叶彦杰真的是被她给震慑住了,他回头想了一下,突然看向白洛庭,“你该不会早就知道你媳妇儿会这手吧?那丧狗被她虐过?”

    刚刚白洛庭说什么断了手,又骨折的,叶彦杰压根就没往心里去,现在回想,他真的是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白洛庭伸出手,把裴伊月招到自己面前,轻轻摸了摸被太阳晒的有些泛红的小脸,“刚刚那么手下留情,就不怕打不过他?”

    叶彦杰:“……”这他妈还叫手下留情?靠!

    裴伊月看着白洛庭笑了一下,未免叶彦杰会在太阳底下原地爆炸,她选择不继续刺激他。

    “好热。”

    白洛庭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转身拥着她往回走。

    叶彦杰站在他们身后突然喊道:“喂,别走啊,我还没认输呢,我还要跟你比别的,我就不信我什么都比不过你。”

    裴伊月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好啊,我也没玩够呢,等我换完衣服再回来。”

    房间里,裴伊月拿起床边的衣服正准备去换,却被白洛庭一把捞进怀里。

    裴伊月跌坐在他的腿上,奇怪的看着他,“干嘛?”

    白洛庭拿过她手里的衣服丢在一边,拉起她的手细细揉捏,“身手不错,只是我不懂,为什么你对阿杰就手下留情,对我就下手那么重?”

    裴伊月眨巴着眼睛,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白洛庭手臂在她腰上一紧,不由她躲避他的视线,他提醒道:“上次夜闯我的别墅,招招都是狠的,临走还咬了我一口。”

    这已经是白洛庭第二次提起这件事了,上次被她给躲了,这次,估计够呛。

    既然躲不过,裴伊月也不怕承认,她下巴一扬,说:“谁说我上次对你使全力了,我也是有所保留的,不然我们再比一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

    白洛庭的实力在哪,裴伊月不能确定,但是她知道,他一定比叶彦杰强,而且不止强一点点,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跟他比一场,家里谁的地位高就用身手来决定吧,嗯,很公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