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6】 你可别连累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6】 你可别连累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声口哨,极具挑逗。

    裴伊月魅惑的眸子轻轻一瞟,不怀好意的笑脸更是惹的那些人兴奋。

    叶彦杰眼皮直跳,他怎么有种预感,她不是来找车,而是来找事的呢?

    他今天可是一个人都没带,这要是出了什么事……

    “把你们老大叫出来。”裴伊月蓦地开口。

    “小妞,找我们老大干嘛呀,要不要先跟哥哥说说,说不定哥哥也能帮到你呢。”男人谄媚的跟在裴伊月身边,那一脸色眯眯的笑意,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叶彦杰大步上前,提着那人的领子就把人给丢到了一边:“滚,给老子把丧狗叫出来。”

    男人被叶彦杰这么一甩,趔趄了好几步才站稳,刚想发火,却发现这人是叶彦杰。

    他们跟叶家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但若是叶彦杰来找茬,他们也是会正面对峙的。

    只不过,没有他们老大在场,他们还是会有点肝颤,毕竟叶彦杰没有找事,而是开口找他们老大。

    裴伊月走到一辆九层新的跑车前,围着它转了一圈,敲了敲引擎盖,而后转身靠坐在了上面。

    她从身上的小包里拿出一袋鱿鱼丝,打发时间似的嚼着,漆黑的眸子扫过山腰上的车,还真是多到让人眼花缭乱。

    裴伊月还真是有点佩服丧狗了,这人没什么能耐,但却能将手底下的人日益壮大,还敢跟叶家抗衡,这么多年,他这老窝怎么就没叫人端了呢。

    一旁,叶彦杰心里有点没底,看着靠在人家车上吃着鱿鱼丝的人,他更觉得他应该多担心一点,这女人看起来咋有点没心没肺的呢,当是来这春游啊,还吃上了!

    “我看我还是打电话叫点人来吧。”叶彦杰在裴伊月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拿着手机就要往外拨。

    裴伊月不紧不慢的瞅了他一眼,“等你叫来人,咱们两个估计都成死人了,算了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过不去的。”

    “……”嚯,两年不见,这口气大的,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说,你这两年该不会是被宠坏了吧?”

    哗啦哗啦的塑料袋声,裴伊月又掏出一根鱿鱼丝塞进嘴里叼着,“唔,可能吧。”

    叶彦杰抽了几下嘴角,“大姐,咱们现在可不是在看电影,一会要是闹起来那可是真刀真枪的,你可别连累我,咱们没带人,跟他们打太亏,你一会悠着点。”

    闻言,裴伊月眯起眼,嫌弃的看着他,“难怪这帮人不怕你,合着你就这点胆儿啊?”

    “我……我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你不吃就让他们吃呗,这亏总得有人吃不是?”

    两人说话间,丧狗已经跟着刚刚那个小弟从远处走了过来。

    裴伊月扬了扬下巴,“就是那个人?”

    “嗯,就是他。”叶彦杰心里郁闷,他怎么觉得在她面前,好像他变成了小弟?

    昏黄的夕阳在裴伊月的脸上折射出一道光晕,微卷的长发遮住那张邪魅肆意的脸,她吃东西的动作不停,直到丧狗走来,她也没有其余的动作。

    叶彦杰丧狗是认识的,但是这个女人……

    “杰少,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着,又想跟我赛车了?”

    哗啦哗啦。

    裴伊月将手里的鱿鱼丝的袋子仔仔细细的折好,放回高级小包包里,一声冷笑,丧狗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裴伊月头微垂,整理着自己的小包,说:“好啊,就赌我现在坐着的这辆车,不过在赌之前我还有个条件。”

    丧狗觉得有些好笑,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跟他赛车还要加附加条件的。

    “什么条件,你说来听听。”

    “把你山腰上的所有车全都给我开下来。”

    闻言,不仅是丧狗,就连叶彦杰都觉得她疯了。

    他们单枪匹马的杀过来,人家凭什么把车全都开下来?

    丧狗愣了几秒,突然笑道:“然后呢,你让我把车全都开下来,该不会想说你要跟我赌所有的车吧?”

    “不,我对你的那些破车没有有兴趣,我只是觉得,你吧它们开下来,总好过我把它们都炸了。”

    低垂的头慢慢抬起,迎着越来越暗的阳光,丧狗脸上嘲讽的笑意逐渐淡去。

    那惊恐又不可思议的目光仿佛是见了鬼,跟叶彦杰见到她时的恐惧相比,他似乎更加害怕,害怕到连都变了色。

    没错,叶彦杰的害怕是因为她死了又出现在他面前,而丧狗,他怕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这个曾经几次让他遍体鳞伤的女人,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姑,姑,姑奶奶。”

    叶彦杰:“啥玩应儿?”

    “我没这么老吧?”裴伊月笑得一脸甜美,却只有丧狗自己明白其中的恐怖。

    眼看着丧狗变了脸色,叶彦杰一脸懵逼。

    丧狗这家伙连他都不怕,为毛被一个女人吓成这样?

    他看了裴伊月一眼,见她仍是笑着,也没做什么太过恐怖的表情。

    真是怪了。

    裴伊月笑嘻嘻的看着丧狗,明知故问道:“你认识我?”

    丧狗一怔,苦着脸说:“姑奶奶您可别逗我了,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您怎么又想到来我这了?”

    “怎么,这里我不能来吗?”

    “不是不是。”丧狗赶紧道。

    他哪里敢不让这位神仙来,又不是嫌自己命长。

    裴伊月由始至终都靠着车坐着,一动都没有动过,她再次抬头看了看山腰上的车,没等说话,丧狗赶忙道:“姑奶奶,您是想要车吗?您看好哪辆我送你。”

    “嗤。”

    不屑的声音让丧狗有些尴尬,但他也不敢说什么。

    裴伊月望着远处,凉凉的说:“一辆灰色的迈巴赫,昨天有从你这被人借走吗?”

    这里这么多车,借没借走丧狗也不是很清楚,他回头看了看那些小弟,有一个人走过来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而后就见丧狗一脚踹了过去。

    见状裴伊月已经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她看了叶彦杰一眼,眉梢一挑。

    叶彦杰愣的回不过神,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么容易。

    “姑奶奶,昨天我手底下的人的确是接了个活,用的就是你说的那辆车,这手底下的人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了。”

    裴伊月抱起胳膊,瘦弱的小身板在一群男人面前却显得无比的高高在上。

    “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不过我要知道雇佣你的车的人是谁。”

    丧狗身边刚刚被踹的小弟一脸委屈的走过来,“我也不认识,就是一个女人,说要借我们的车还顺带着借了我们一个小弟,那小弟说了,他就是按照那个女人的要求把车开了一圈,其他的什么都没干。”

    “什么都没干?”裴伊月轻嚼着这几个字,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这样的笑脸在叶彦杰看来没什么,但是给丧狗看,他却觉得如雷贯顶。

    他再次给了说话的小弟一脚,怒道:“好好说,昨天车借出去到底干什么了,谁开的车,把人给我叫出来。”

    话落,一个怯懦的身影畏畏缩缩的走近,“是,是,是我开的车。”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裴伊月,因为他早就认出了她是昨天的那个人。

    丧狗见有人出来承认,一把扯过他的领子,“昨天你都干什么了?”

    被丧狗一凶,那人头垂的更低了,他不敢说,也不敢去看裴伊月。

    “你认识我吗?”裴伊月看着那人问道。

    小弟没敢抬头,只是微微侧过身,“不,不认识。”

    “那你见过我吗?”

    这回,他连话都不敢说了,只是点了点头。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裴伊月也不需要在跟他继续废话,她懒懒的站起身子,走过去。

    “昨天让你开车撞我的女人是谁,怎么联系她?”

    “我,我不知道,我没见过这个人,她是自己找来的,而且是先付的钱,我们一直跟着你,最后到一个小区前你的车停了,她也下车了,他让我开车,我没想过撞你,所以就从你身边开过去了。”

    他的怯懦来自于丧狗对她的恐惧,能让他们老大怕成这样,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再加上今天的头条新闻,如果她不是大人物,又有谁会闲着无聊去炒作一个路人的新闻?

    啪的,丧狗一巴掌拍在的小弟的脑后,“你他妈是不是白痴?”

    小弟被拍的一脸懵逼,他苦着脸回头,“我也不知道啊。”

    裴伊月冷眼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一个女人,而且是找丧狗借车,如果真的是濮阳凯做的,他用不着这么麻烦跑来找丧狗,但如果不是濮阳凯,这个女人又会是谁?

    她才刚刚回来北城,有谁对她的行踪这么了解?

    裴伊月隐隐蹙起眉心,瞥了丧狗一眼,“行了,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今天这事没这么容易完,今儿的头条是拜你们所赐,该怎么解决你们自己看着办,要么就、给我找到这个人,要么就想办法把新闻平息下来,这应该不算为难你们吧?”

    这还叫不为难?丧狗一脸吃屎的表情。

    他们顶多算是一帮不入流的混混,又不是专门跟记者打交道的,就算他们去记者面前帮她澄清,他们也得信算啊,可是谁会没事信一个流氓混混说的话?

    “姑奶奶,要不,您给我们指一条明路?”丧狗提着胆子说。

    闻言,裴伊月浅浅的笑了一下,“路是自己走出来,是明路还是死路,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你觉得我很闲?还要给你们指路?”

    从头到尾叶彦杰在这都只是个陪客,而且还是一个懵逼的陪客。

    看着裴伊月就这么走了,一没大声,二没动手,就这样轻轻松松把话给套出来了,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回到车里,叶彦杰看了她一眼问:“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

    裴伊月的口气听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结果,可若是不在意结果,她又为什么要来呢?

    叶彦杰表示自己的智商有点理解不了。

    “你跟丧狗是怎么认识的?”叶彦杰实在是好奇,丧狗那家伙一口一个姑奶奶,叫的他真的跟孙子似的。

    闻言,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我跟他认识吗?”

    “这叫不认识吗?”

    裴伊月敛回视线,掏出手机摆弄着,“认识我的人多了,你不也认识我吗,可是我不认识你啊。”

    叶彦杰刚想说什么,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裴伊月接起电话,“哥。”

    “小乖,你人在哪,你怎么又把我派去跟着你的人甩掉了,你就不能听点话吗?”

    “我跟叶彦杰在一起,现在正准备回去呢。”

    “他?”安希颜虽然诧异,但也没再说什么,“好吧,我刚刚查过,这条新闻是被人匿名发送到杂志的。”

    匿名还是光明正大,这对裴伊月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她淡淡的说:“我也查到了,昨天撞我的那辆车是有人从混混手里雇来的,我找到这个混混,他说是一个女人,如果没猜错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施幼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