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5】 都抱在一起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5】 都抱在一起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就不懂了,为什么她一回到北城就会成为新闻的头条,这样闹鬼的新闻,北城人民也敢发,他们就不怕吓死?

    两张照片全都清清楚楚的拍下了她的脸,可是这内容却让她有些想要杀人。

    砰砰砰!

    “小乖,你醒了没,给我开门。”

    裴伊月懒洋洋的起身,手里还拿着新闻页面的手机。

    打开门,安希颜把手机往她面前一递,“你这个死丫头,昨天到底都干了什么?”

    照片里濮阳凯搂着她,两人的样子看起来及其亲密,裴伊月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可事实是她什么都没做过。

    下一张照片是两人一起走进一栋公寓,有了前面一张做铺垫,这张照片还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见她不吱声,安希颜更是急了,“你昨天该不会是特意约了这个人去那吧?”

    裴伊月用看白痴的眼神撇了他一眼,而后转身又坐回了床上。

    “我又没疯。”

    “你这跟疯了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在于一个是自愿,一个是被人陷害,老哥,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怎么可能会约濮阳凯去我跟濮阳烨以前的家,我就算要偷情也得走远点吧,不嫌膈应吗?”

    闻言,安希颜紧拧着的眉心稍稍松了松,“说的也是。”

    他走进来坐到她身边,再次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新闻,“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昨天的确是在唐苑楼下遇到濮阳凯了,当时一辆车冲过来,他拉了我一把,然后就有这张照片了。”

    闻言,安希颜冷笑道:“呵,我还真不信有这样的巧合,一般的巧合不是人为还是故意,你觉得他是那种?”

    “……”有区别吗?

    “查出这些照片是从哪发出来的,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裴伊月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妹妹我的清白就靠你了,不然,我怕我要以水性杨花的名声被遣送回国了。”

    照片是人为的,这一点绝对没错,但,是谁做的,裴伊月却不敢妄下定论。

    不过她心里也基本有数,濮阳凯那么巧出现,而后就被人拍了这样的照片,说实话,她也不相信巧合。

    一上午过去了,裴伊月接到了蒙小妖的电话,接到了濮阳凯的电话,却唯独没接到白洛庭的电话。

    这家伙是没有看到新闻还是不关注她?

    或者说他看到了,然后生气了?

    随便吧,事情查清楚了再跟他解释也不迟。

    冷饮店,濮阳凯似乎并不习惯这种地方,但这里是裴伊月约的,他还是来了。

    “喝点什么?”裴伊月随意的问道。

    她手里端着一杯简易的冰饮,咬着吸管,很明显没想过在这多待。

    “不用了。”

    濮阳凯拒绝之后好像并没有解释的打算,裴伊月放下冷饮杯,抬眸看了他一眼,直言不讳的问道:“今天的新闻是你弄的?”

    “不是。”

    裴伊月轻轻挑了一下眉梢,“你确定不是?”

    “我说了不是。”

    她不相信他,这一点濮阳凯看出来了,他没有因为她的怀疑而不悦,也没有因为她的再次确认而有任何恼意。

    如此平静,裴伊月到底凭什么信他?

    一声冷笑,裴伊月端着冷饮站起,“是不是都好,我会自己查,不过我希望以后这种新闻能免则免,我昨天跟你说过,我的周围有很多我不记得的坏人,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说不定我还会死第二次,世界如此美好,我还没活够呢。”

    说完,裴伊月再次咬住吸管,狠狠的吸了一口,腮帮子被她含的鼓鼓的,只甩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之后施然离开。

    回到家楼下,裴伊月从军用车里出来,就见楼下蹲着一个人。

    她撩起嘴角笑了一下,经过他身边,脚步停都没停。

    “欸,小嫂子,你没看见我呀?”叶彦杰蓦地上前,一脸郁闷的打量着她。

    裴伊月斜眼看了他一眼,怪里怪气的说:“哟,这不是我未来嫂子吗,你怎么在这啊?”

    叶彦杰嘴角横抽。

    “你……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什么未来嫂子,恶不恶心?”

    裴伊月笑了一下,没做声,抱起胳膊慵慵懒懒的站在那,“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我哥的?”

    “废话,当然是来找你。”

    叶彦杰一秒钟都不想被人把他跟安希颜联系到一起,安希颜给了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他简直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

    裴伊月挑了挑眉梢,他来找她想必是为了新闻的事,白洛庭一天都没消息,叶彦杰却来了,他可真会找近水救近火。

    “今天那新闻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真的背着老白劈腿了吧?”

    看着叶彦杰审视的眼神,裴伊月选择送了他一个白眼。

    她朝着身后的那些人摆了摆手,那些人心想,都到家门口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所以就放心大胆的离远了些。

    “今天的新闻纯属子虚乌有,照片的确是真的,但事实却不是那样。”

    “都抱在一起了还说不是。”叶彦杰小声嘟囔,摆明了不相信。

    “抱在一起是意外,是巧合,被抓拍有多难?我说了不是,我就算有心劈腿也劈远一点好不好,好死不死的找濮阳烨的堂哥,我又不傻。”

    “你是不傻,你多尖呢,巧言善辩说话一套一套的。”

    “你……”怎么就那么像抽他呢!

    突然,裴伊月一敛脸上的怒气,换上一抹深笑,如此快速的变脸让叶彦杰有些承受不了。

    “叶彦杰,听我哥说你在北城挺牛的,你们家是黑道,北城上上下下就没有你搞不定的,是真的吗?”

    这样实事求是的夸奖叶彦杰要是不承认那还真是枉费了他生在叶家,他昂首挺胸的得意道:“那是必须的。”

    “既然你这么厉害,帮我个忙呗。”

    裴伊月求他帮忙?叶彦杰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什么忙,尽管说。”

    看着叶彦杰自鸣得意的样,裴伊月忍不住在心里发笑。

    她本可以自己解决这件事的,但是她要是就这么出面,就难以掩饰她失忆这回事,正好叶彦杰是现成的,不用白不用。

    “你知不知道你们北城什么地方聚集的车最多,就是那种可以雇黑车的地方。”

    “车场呗。”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是那种很烂的车,是有好车的地方。”

    “好车?”叶彦杰寻思了一下,“哦,那就只有丧狗那了。”

    没错,裴伊月说的就是丧狗那。

    裴伊月笑了一下问:“丧狗是谁啊,你跟他熟吗?”

    叶彦杰嫌弃的呲了呲牙,“我怎么会跟那种人熟,他就是一只死不要脸的癞皮狗,专门坑蒙拐骗,啥事都干,这两年更是不得了了,我想收拾他很久了,他就是不踩界,害的我连机会都没有。”

    裴伊月知道他们黑道是盗亦有道,但是,她没有!

    “你能陪我去找一下这个丧狗吗,昨天的事我怀疑跟他有关,我想去求证一下。”

    叶彦杰这愁着找不到收拾丧狗的机会呢,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

    他刚想说好,下一秒又狐疑的皱起了眉,“不对啊,昨天明明是你跟别的男人被拍下搂搂抱抱的照片,跟丧狗有什么关系?”

    两年不见,这家伙脑子倒是比以前好使了。

    “昨天是我被拍下了照片,但我说了,那是意外,昨天有辆车差点撞了我,濮阳凯出现拉了我一把,之后就成了一看到的那样,你现在能带我去找丧狗了吗?”

    叶彦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自己默默的回味着她的话,“所以你的意思是,昨天开车想要撞你的人是丧狗的人,濮阳凯救你是意外,照片是假的,是有人故意设计你拍下这样的照片?”

    裴伊月点了下头,“没错。”

    “靠!那特么还用查吗,那肯定是濮阳凯自己干的,你去找丧狗干什么呀?”

    “……”

    是谁说他比两年前聪明的?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家伙蠢成这样,下辈子都不一定能缓过来。

    裴伊月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大哥,我知道你是混黑道的,但凡事咱们都要讲证据吧,濮阳凯好歹也是华夏男爵,你难不成要我当着他的面,指着他的鼻子,一口咬定事情就是他做的?”

    叶彦杰稍稍凑近了些,盯着她,“所以,你也在怀疑他?”

    “我没怀疑任何人。”

    “你明明就在怀疑他。”

    裴伊月一巴掌推开他的脸,转身朝着他的车走了过去,“我说了我没怀疑任何人,别那么多费话了,赶紧带我去。”

    ——

    京都。

    白洛庭之所以没有陪裴伊月回北城,是因为他发现某人在这几天有计划做大动作,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全部部署居然扑了个空。

    正所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居然给了濮阳凯一个跟裴伊月单独相处的机会。

    办公室里,白洛言面色同样凝重,“小庭,他是不是发现我们的计划了,不然怎么会在这时候去了北城?”

    濮阳凯突然去北城是为了裴伊月,这一点光看今天的新闻就已经很清楚了。

    他本以为濮阳凯对裴伊月只不过是利益上的利用,可如果真的是利用,按照他的性格根本不会放弃这边的事突然离开。

    这一刻白洛庭担心的不是他暗中计划的那些事,而是他对裴伊月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大哥,这边的事暂时交给你,我要去趟北城。”

    “这个时候去北城?”白洛言有些不放心,“如果他就是故意引你离开怎么办,在那边他更容易对你下手。”

    他们现在分不清濮阳凯是临时放弃了计划还是故意引蛇出洞,白洛言的担心是必要的,但白洛庭却不能任由他在那继续纠缠裴伊月。

    他对裴伊月不放心,毕竟现在的她不是两年前的她,他没有信心让现在她对自己死心塌地,毕竟,她有点太活跃了。

    “放心吧,他就算想对我做什么也不会亲自下手,他没那么蠢。”

    白洛言仍旧不是很放心,他微微蹙眉,“要不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这边让老鬼他们看着,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好,我去叫人订机票。”

    ——

    景山赛道。

    阔别两年,裴伊月还真是有点怀念这样的山路跑道。

    山腰上的车好像更多了,真不知道北城人怎么就这么闲,每天来这堵车输给丧狗就那么有意思?

    “就是这了,不过这里车这么多,你要怎么找?要不你把车的型号告诉我,我叫人来一起找。”

    “不用。”

    裴伊月利落的话音毫不拖泥带水,叶彦杰愣怔的看了她一眼。

    这会儿天还没完全黑,一抹夕阳残留,带着几分氤氲的光,将从车里走出来的人照的格外耀眼。

    高跟鞋踩在不平稳的石子路上,那抹纤瘦的身子竟是不摇不晃,步步如履平地。

    叶彦杰赶紧跟上她的脚步,周围三五成群的人全都盯着那一身浅色连衣裙,像画中仙一样的美人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