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4】 臭丫头要上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4】 臭丫头要上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车一路飞奔至唐苑,裴伊月将车停在路边,透过车窗,看着眼前熟悉的公寓,她真的很怀念这里的一切。

    从车里出来,她直接朝着公寓走去,一阵马达的轰鸣,没等裴伊月回过神,身后突然出现一只手将她猛地一扯。

    灰色的车从面前闪过,停都没停,就像故意冲出来的。

    裴伊月没顾得上深究,连忙转身看向身后救了她的人。

    “谢……”话没出口,倏然顿住。

    为什么是他?

    濮阳凯单手拥着裴伊月的肩头,紧蹙的视线随着刚刚那辆车远去。

    裴伊月眉心一紧,连忙躲开他的手,“谢谢。”

    明显的疏远只是让濮阳凯的手稍稍僵持,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尴尬的手负很自然的向身后,他说:“刚刚很危险。”

    的确很危险,但是他出现的这么巧,只会让裴伊月觉得更危险。

    裴伊月佯装一脸娇嗔的怨气,伸手指着车开走的方向抱怨道:“就是,也不知道驾照都是哪考出来的,这么开车也不怕出人命!”

    “你没事就好,下次过马路小心点。”

    不是他做的吗?裴伊月心里狐疑。

    他找人来撞她,再来救她,是想测试她?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事先知道这件事,可如果不知道,他会出现的这么巧吗?

    “堂哥怎么会在这?”裴伊月想不通,索性也懒得去想。

    濮阳凯看着她,直言不讳道:“不放心你,所以就来了,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吗?”

    那天晚上的话?啥话?那些奇奇怪怪的告白?

    裴伊月嘴角狠抽几下,“呵呵,呵呵,堂哥真爱开玩笑。”

    转身要走,就听濮阳凯缓缓道:“我不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那就更不行了,自己是什么人自己不清楚吗,杀了她一回,现在来跟她说喜欢她,脑子落在总部了吗?

    裴伊月再次挤出一张深邃的笑脸,她回过头,“堂哥是有事才来北城的吧,我不耽误你了,你去忙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蓦地,一直手抓向她的手臂,让她无处可躲。

    以前裴伊月没发现,他的眼睛跟白洛庭很像,都是那么的深邃,可是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她爱的,一个是她恨的,注定没有综合可言。

    濮阳凯看着她,目光就如两年前她所熟悉的一样,不由人拒绝,“我说了,我是为了你来的。”

    裴伊月蓦地甩开他的手,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堂哥,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了,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他就那么想要华夏王的位子?为了地位如此不折手段,居然一而再在的说出这样的话。

    濮阳凯很有耐心,他并没有打算太过急功近利。

    闲暇的手插进西装裤的口袋,他淡淡扬了下嘴角,“好,我不说了,但是你也不能赶我走,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是出于对你的保护,我也应该跟着你。”

    她自己跑出来就是不想被人跟着,好不容易甩掉了安希颜,却跟来了他,他还不如安希颜呢!

    “好吧,你愿意跟就跟吧。”

    走进唐苑,裴伊月直接上楼,门锁的密码也是按的行云流水,一贯而成。

    濮阳凯狐疑的看着她,“你好像对这很熟?”

    裴伊月隐隐的动了动眼睫,“不熟,濮阳烨说这是我跟他以前的家,密码和地址都是他给我的,我想过来看看,顺便找找以前的记忆,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推开门,裴伊月走了进去,濮阳凯却站在门前似乎犹豫了一下。

    屋里的一切都没有变,还跟她当年走的时候一样,桌子上的零食全都换成了新的,四处一尘不染,并没有像安希颜说的那样全都是灰。

    看来,是有人过来打扫过。

    白洛庭这个男人,真的很细心。

    身后,濮阳凯跟了进来,关门的声音很轻,就像他的人,看起来毫无存在感但却有着明显的动作。

    “你很想想起以前的事?”

    裴伊月在屋里来回的晃,这摸摸,那瞅瞅,“也没有很想,就是比较好奇,好奇两年前我为什么会出事,两年前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跟濮阳烨结过婚,两年前的事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两年前,是不是有人真的想要害我。”

    她想知道的这些全都是濮阳凯不想让她知道的,看着眼前随手可碰,又随意到一点都不害怕他的人,他真的希望她就这样一辈子都不要再想起那些事。

    “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去执着那些,重要的是以后和将来,你的人生还很长,往后的日子一定会比过去好。”

    闻言,裴伊月转过身,一张笑脸无比的灿烂,“你跟我哥说的一样,他也说不要让我想起以前的事,他说我以前的人生都是被坏人纠缠,但是我想,就算我现在忘记了一切,那些所谓的坏人就会真的放过我吗,如果不会,我还不如想起一切跟他硬拼到底。”

    如果不是配上这一脸的笑容,濮阳凯真的会以为她的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但是他了解她,如果她真的想起了一切,她是觉得不会这样跟他面对面的说话。

    坏人,原来在她的心里,他是这样的一种定位。

    “一个人的好坏在你的心里是局限的吗?别人口中的坏人,你难道就不想亲自证实一下他是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需要证实,我哥不会骗我,只要是我哥说的话,我都信。”

    “万一他是道听途说呢?”

    裴伊月端了端肩,“那就只能怪这人倒霉了。”

    ——

    “你这丫头,一下午跑哪去了?”

    裴伊月一进门就被安希颜堵在门口,裴俊海好笑的摇了摇头,“小颜一直都在担心你,你下次出门还是跟他说一声吧,免得他坐立不安的。”

    裴伊月推开挡在面前的安希颜,走进去坐在裴俊海身边,“别理他,他就这样,天天大惊小怪的,就像我会丢似的。”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担心你还不是怕你出事,我带了那么多人跟着你,你倒好,说甩了就甩了,那我带他们来干嘛,带他们来观赏北城风光啊?”

    裴伊月被他吵吵的头疼,她打了个哈欠说:“好累,爸,我的房间在哪,我要去睡会。”

    “前面第一间,那是雨菲的房间,你今天睡那吧。”

    裴伊月一溜烟的跑了,摆明了就是在躲安希颜的唠叨。

    安希颜呲了呲牙,“臭丫头真是要上天了。”

    见这兄妹俩吵吵闹闹的,裴俊海忍不住笑了笑,“要是每天都能看到你们这样就好了。”

    他们这次是来看他的,就说明随时都会走,裴俊海没问过他们会在这留几天,他不敢问,他怕问了之后时间太短自己会失望。

    安希颜是个机灵的人,又怎么会听不出裴俊海的话里是什么意思,他说:“天天看到怕是不可能了,这臭丫头转来转去又转回姓白的身边,往后我就是想见她也不能是随时随地,不过你要是想见我的话倒是方便,来s国就行了,但是我觉得你好像更喜欢小乖。”

    这话,裴俊海可不可以理解为自己的儿子在吃醋?

    裴俊海忍不住笑了笑说:“大小伙子居然也会跟自己的妹妹争宠,我哪里有对你们兄妹分过彼此,我只是比较心疼她,毕竟我挺对不起她的,现在她又把以前的事全都忘了,我就更觉得好像是瞒了她什么。”

    “你想太多了,她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反正我觉得比以前好,最起码,她自由了。”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还没睡醒就接到蒙小妖的电话。

    电话里蒙小妖急三火四的问:“妞,你来北城了?你都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跟k在一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