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2】 瞧瞧这是谁啊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2】 瞧瞧这是谁啊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来到安希颜入住的酒店,裴伊月从包包里掏出一个信号干扰器打开。

    安希颜盯着她手里的小玩意儿问:“这什么东西?”

    裴伊月把干扰器放在客厅,随意道:“防止别人监视我们的东西。”

    “啧啧,行啊,我还以为你一个人在这要像待宰的羊羔一样生活呢,看来你也知道保护自己。”

    “那是。”裴伊月回头朝他笑了笑,而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哥,你刚刚说施幼琳来了华夏,你找到她的行踪了?”

    “没有。”

    闻言,裴伊月奇怪的看着他。

    安希颜坐在他身边,长腿往桌面上一翘,“就是因为没找到,所以我才怀疑她是不是来了华夏,她那么恨你,做出这么多事全都是为了针对你,我觉得她应该会来,毕竟你在这。”

    裴伊月摸着下巴,赞同的点了点头,“嗯,好像有点道理,不过她要是真的这么想不开来找我,我还真是同情她。”

    “的确值得同情,但是她自己也知道她做出那样的事没人容得下她,我就怕她会孤注一掷,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

    裴伊月学着他的样子把腿敲在桌子上,她呵呵呵的笑了几声,说:“她要是有那胆子就尽管来,看我不捏死她。”

    瞧她这大言不惭的样,安希颜真的有点担心,“你捏不捏死她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告诉我,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刚刚在王宫那是什么气氛?还有,华夏王都没说什么,你干嘛替对你下手的人求情?”

    “你不懂,我这么做当然有我自己的目的,不过哥,我现在去北城看爸合适吗,会不会把他吓着?要不你先去给他通通气?”

    见她一脸认真,看样子是真的怕把裴俊海吓到。

    安希颜伸手搓了搓她的脑袋,笑了一下说:“用不着通气,也吓不到他,他一直都知道你还活着。”……

    ——

    搂着那丫头睡了几天,白洛庭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她才能睡着,独守空房的日子就会让他忍不住想起这两年的时光,即便他知道她离她不远,他还是不愿意再回忆这样的感觉。

    他就不懂了,以前明明是他的地位高过安希颜,为什么才两年的时间,在这丫头心里他就比不上她哥了呢?

    白洛庭越想心里越憋屈,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

    突然,桌子上的手机闪了一下,点开一看,是裴伊月发来的一条信息。

    裴伊月:“睡了吗?”

    白洛庭:“还没。”

    裴伊月:“都快一点了,为什么不睡?”

    白洛庭:“那你为什么不睡?”

    裴伊月:“在想你,睡不着。”

    看着这句话,白洛庭忍不住扬起嘴角。

    裴伊月:“你在偷笑对不对?你是不是也想我想的睡不着?”

    白洛庭:“嗯,想抱着你,什么时候回来?”

    裴伊月:“我明天要跟我哥去北城,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说不好。”

    看着屏幕上的话,白洛庭隐隐皱了下眉。

    他们原本是说过几天才去的,怎么突然改成明天了?他还想空出几天时间跟他们一起去,可是明天的话……

    手机再次闪了一下。

    裴伊月:“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白洛庭犹豫了半天,“不了,我还有点事,晚两天我再去找你,安希颜知道我们以前的家在哪,你们住在那安全些,一会我把密码发给你。”

    信息发过去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白洛庭正纳闷是怎么回事,裴伊月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白洛庭连忙接起,“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姓白的,都几点了你还给小乖发信息,你要是睡不着觉自己去冲冷水澡去,别拉着她一个劲的说,她才来这么几天,瞧瞧她的大黑眼圈,都快赶上熊猫了,还有,别发什么密码过来,我们不去你那住,你那万年都不住人,肯定全是灰,你想让我去给你收拾屋子啊,想得美。”

    一听到安希颜叽叽喳喳的声音,白洛庭完全没了兴致,“说完了吗,说完了听我说,明天我会安排人跟你们一起去,记得不要让她单独一个人。”

    “我知道了,放心好了,我会看着她的。”

    ——

    北城机场,半个兵营的人几乎都被白洛庭派过来了,裴伊月穿着白色的蕾丝衫,鹅黄色的及膝裙,横挎一只名牌包包,黑色墨镜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一头长发微卷,再加上她刻意低着头,完全看不出她的样子。

    在京都她尚可不在乎任何人,但是在北城,认识她的人太多,万一一不小心遇上个认识她的,还不得把人吓死?

    虽说是大白天的,但是她也不想被人当成鬼看。

    她低着头,咬牙道:“安希颜,你带来的人加上濮阳烨派来的人,这整个北城都快被你们给霸占了,不是说只是来看爸么,你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你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你自己不知道啊,现在你在明,在暗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我知道你不怕他们,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也不怕,你就老实点跟着我,别一个人到处乱走。”

    “我走得了吗?”裴伊月嘟囔道。

    她都快郁闷死了,她还以为只有在白洛庭的身边没自由呢,现在好了,她终于见识了什么叫没自由!

    要装就要装全套的,裴俊海知道裴伊月活着的事,但却不知道她恢复了记忆。

    机场外,裴俊海已经在这等了很久,他知道他们现在的身份特殊,未免惹人注意,他没有去里面接人。

    然而,当他看到裴伊月和安希颜出来时的场面,这才知道自己的理解不过是小儿科。

    两年不见裴伊月,她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裴俊海都有些不敢认了。

    “小月,叫人啊。”

    隔着墨镜,裴伊月亦是可以看清裴俊海激动的目光,除此之外她也能看出他急切的想要看清楚她。

    裴伊月摘掉墨镜,漆黑的眸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爸。”

    闻声,裴俊海的眼中激动的泛起了泪光,他点了点头,哽咽在喉前,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拉着裴伊月的手有些发抖,“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两年的生死离别,还没等续完旧,突然冲出来一个人,他一把拉住裴俊海,急道:“伯父,你告诉我,裴雨菲到底在哪,她一定有跟你联系过对不对,您知道她在哪对吗?”

    裴俊海这头感情还没等收回,叶彦杰的出现打断了他的感伤,他愣愣的看着那急三火四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裴伊月当真没想到自己回到北城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会是他,她抱起胳膊,撩唇一笑,而后就听安希颜发出一声久别重逢的唏嘘……

    “哟,瞧瞧这是谁啊,两年不见,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这贱咧咧的声音惊的叶彦杰一怔,当他看去时,撞见的却是裴伊月的脸。

    “啊,鬼!”

    裴伊月笑脸一僵,一脚踢上他的腿,“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伯伯伯,伯父,这这这……”叶彦杰小腿被踢的生疼,但却不忘用手指着裴伊月继续结巴。

    裴俊海看他这样觉得有些好笑,“她是小月,你不用吓成这样。”

    “别别,别开玩笑了,小嫂子两年前不是,不是已经……”

    “哥,这傻子谁啊?”

    两年前和两年后这人居然还是一样的蠢,亏得裴伊月还想跟他好好的叙叙旧,可他倒好,要么说她是鬼,要么就说她已经了,已经他个头啊!

    安希颜呵呵笑了两声,“他呀,算是你嫂子吧。”

    “……”

    几秒之后,叶彦杰回过神,突然暴怒,“滚犊子,安希颜,你他妈回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北城现在是老子的地头吗,你信不信我叫人给你打出去?”

    “哟哟哟,我不就是两年没回来看你吗,至于吗,行了行了,我这次是带小乖回来认家门的,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认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