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爵先生还真是耳目众多,没在现场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洛庭调查濮阳凯自然瞒不过白洛言,作为他们的怀疑目标,他的这些话听起来很明显是另有目的。

    白洛言的话不冷不热,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嘲讽和深意。

    然而,濮阳凯也不是随便一句话就会让他自乱阵脚的人,他看了白洛言一眼,以主人之姿高傲的坐在他面前。

    “作为华夏男爵,我关心的事远远超过你的想象,裴小姐作为s国公主,来我们华夏实数上上宾,我就算叫人暗中保护也不为过吧?”

    闻言,白白洛言看向濮阳凯的同时,濮阳拓海也看了过去。

    “暗中保护?那为何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有看到男爵先生的人出现,到底是跟踪还是保护,男爵先生是不是应该整理一下您的词汇?”

    裴伊月的杀手身份他们全都明了,但是,指使她的人是谁,这些年却毫无线索。

    对白洛言来说,裴伊月的出现除了让她欣慰,更多的是他可以凭着她的出现而查找到那个一直把自己隐藏在暗处的人。

    当这个人知道裴伊月活着的那一刻,他一定会出面找她,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

    “白长官是听不懂字面意思吗,暗中保护的意思是只要她不发生危险,我的人就不必要露面去叨扰她,如果你觉得我的保护和跟踪是同样的意思,那你的手下对她贸然出手,是不是也是你下令指使的?”

    “好了好了,小烨和小月都还没回来,你们两个在这争来争去的干什么,都安静点吧。”华夏王出声打断他们的话。

    今天的事别的他是没听出来,他倒是听出来濮阳凯叫人跟着裴伊月,难怪濮阳烨那小子神经兮兮,看来他的感觉还真的没错。

    白洛庭带着裴伊月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看着那可怜兮兮的依偎在他怀里的人,华夏王赶忙起身急道:“这是怎么了,受伤了?”

    裴伊月本来只是装委屈博同情,免得下次白洛庭不让她一个人出门,可是为毛白洛言会在这?

    裴伊月还没等愣回神,就听华夏王的关心,她支吾了几声,白洛庭接过话道:“大哥来这有事?”

    白洛庭对白洛言的称呼一直没变,华夏王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

    白洛言看了一眼裴伊月,“小月,你能不能说一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阿珂并没有伤到你,她的确是莽撞了些,但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刑天柯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从以前到现在,她什么时候不想对付她?

    裴伊月并不是很高兴白洛言的说辞,她撇开视线,脸色微沉,“她想没想过伤害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突然对我出手,要不是我反应快,现在被抓的人就是我,我招谁惹谁了?”

    白洛庭看得出来,刚刚还没回来的时候,她只是撒娇,然而现在,她才是真的心情不好。

    她来了华夏这么多天,所有人都把她供着,现在因为一个刑天柯让她生气,白洛庭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他把怀里的人搂进,看向白洛言,“大哥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你可以回去了,刑天柯做事没有分寸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于公于私我都没理由放过她。”

    裴伊月不想求情,是刑天柯自己来招惹她的,大街上看到她就不能当做没看到吗,她死了一次难道还不够,至于这么没完没了的追着她不放吗?

    若是换做另一种惩罚,白洛言一定不会为她求情,但是,国防部大牢,这实在太严重了。

    气氛僵持到冰点,胡管家突然走进来说:“先生,来客人了,s国的颜少来了。”

    闻言,裴伊月蓦地回头,看着走进来的安希颜,她顿时扬起一张笑脸冲了过去。

    “哥,你怎么来了?”

    安希颜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怪异的气息,他搂着扑过来的人,奇怪的看了看在白洛庭几人。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裴伊月兴奋当头,随意的哼哼了几声,“没事。你怎么突然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就你一个人来的吗?”

    “嗯,我一个人来的。”

    安希颜回答了裴伊月的话,再次看向屋内的几个人。

    这样的气氛叫没事?糊弄傻子呢吧!

    他拉着裴伊月的手走进,越过所有人,直接看向濮阳拓海,“华夏王,是不是我们家小乖给您闯祸了?”

    这事华夏王自己都没弄明白,安希颜这么一问,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呃,没有,不关小丫头的事,她乖的很。”

    人家娘家人都来了,事情更不能说算就算了。

    这事说起来也是件小事,私底下解决也就算了,要是拿到台面上说,就不只是小事这么简单了,连裴伊月都没打算告状,谁知,濮阳凯突然开口了……

    “裴小姐大街上遇袭,人已经抓起来了,但是有人来给犯人求情,我们正在商讨这个人该不该放。”

    闻言,白洛庭眉心一蹙,虽然没有反驳他的话,但还是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白洛言是以管教下属无方的身份站在这,他虽然跟安希颜认识,但是这样的场合他还是插不上话。

    安希颜一听这话,立马急了,他紧张的看了看裴伊月,上下打量着,“遇袭?搞什么鬼,你没事吧?”

    裴伊月摇了摇头,“我没事。”说完,她看了濮阳凯一眼。

    他的话表面看起来像是在为她抱不平,但裴伊月怎么觉得他有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

    他是真的为她担心?

    不,她了解他,他不是会担心别人的人,即便他昨天跟她告白,他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我说你们这帮人都是怎么回事,我把我们家小乖不远千里的送到这来,你们居然连一个丫头都看不住,看不住也就算了,现在人抓到了居然还带求情的,你们是觉得我们小乖是s国来的好欺负?”

    安希颜的性子本来就忍不住什么,更何况是有关裴伊月的事。

    她已经在华夏送过一次命了,现在居然还来,这帮人还有完没完了?

    他用力扯了一下裴伊月的手,不悦道:“你去收拾东西,我带你回家,在家里被欺负关上门都是自家的事,在这受气算什么。”

    裴伊月就知道他一定会小题大做,她来都来了,哪能就这么走了,多不负责任啊。

    “哥,我没事,你别这样,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

    安希颜眼一瞪,“好什么好,还没嫁过来就这么多事,要是以后真嫁了,你还不得天天挨枪子儿?”

    这话越说越惊悚,白洛言好想解释什么,可是在场却没一个愿意听的,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裴伊月也为了自己的那口气不愿意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把人带回s国,在场的人没人愿意让他这么做。

    白洛庭看着他说:“今天的事只是个意外,不会再有下一回。”

    “只要这个人不被放出来,一定没有下一回。”濮阳凯再次开口,他附和让一切再次陷入僵局,然而在那一刻裴伊月突然想通了。

    她回头看向白洛庭说:“把人放了吧,刚刚我是骗你的,她的确对我动手了,但她不是我的对手,被伤到的人是她不是我,我只是看她不顺眼所以才想让你帮我教训她,放了她吧。”

    闻言,安希颜不乐意道:“小乖,你是不是脑子被鬼撞了,胡说八道什么呢?”

    裴伊月回头皱了皱眉,“你不知道经过别说话。”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紧蹙的眉心似乎有些犹豫,“你说真的?”

    裴伊月点了下头,“嗯,真的。”

    白洛庭由始至终都没想过放了刑天柯,更没想到裴伊月会主动开口说放了她。

    今天这件事他虽然不清楚原委,但是刑天柯这个人他从来就没有好感,时隔两年,她居然还敢在大街上对她动手,单凭这一点,他就足以让她蹲一辈子大牢。

    然而,裴伊月想的事却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濮阳凯两次帮她说话,都是想要置刑天柯于死地,刑天柯跟他应该没有私仇,但是,她却是白洛言的得力助手,白洛言帮的人是白洛庭,折了他的羽翼,就等于伤害了白洛庭人的护卫。

    裴伊月在濮阳凯身边那么多年不是白待的,她是想快意恩仇来着,但是她也不能让濮阳凯白白捡了这个便宜。

    她转过身,看向白洛言,“白大哥,你去把你手下带出来吧,你跟她说,她要想跟我动手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别在我背后动手脚,我讨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这样的人让我觉得恶心。”

    这句话说给谁听的,该明白的人自然明白。

    那一瞬间,白洛言似乎觉得这话不是对他说的,他看着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我会跟她说的。”

    濮阳凯站在一旁,微微蹙起眉心,“你真的打算把人放了?万一她下次再找你麻烦怎么办?”

    裴伊月回头的瞬间,微凝的脸色顿时换上一抹深邃的笑意,“堂哥放心吧,我厉害着呢,她就算想伤我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更何况她是白大哥的手下,我相信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斩断他的一切想法,这就是裴伊月要做的和必须做的事。

    以前的裴伊月已经死了,现在的裴伊月,再也不是他能控制和利用的。

    裴伊月懒得去看他脸上失望的表情,她转身亲昵的搂着安希颜的胳膊。

    安希颜轻蹙着眉心,虽然不满,但也知道她这么做一定是有她自己的理由。

    “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还是有别的事顺路来看我的?你在这呆多久?可以待久一点吗?”

    听着她这一连串的问题,安希颜无语的笑了一下,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现在知道留我呆的久一点了,之前让你别来你死活不听。”

    这么多天不见,安希颜哪里舍得下狠手捏她,他松开手说:“施幼琳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我怀疑她也来了华夏,我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另外,妈说让我带你去看看爸,你既然来了华夏,总不能还让他以为你死了。”

    北城,她早就想去了,只是她一直找不到机会。

    “你要带她去北城?”白洛庭忧心的蹙眉。

    他也想让他们父女想见,但是现在的状况他并不放心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安希颜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说:“放心好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把你大哥的军队一起派去,这样不就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