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50】 我被人欺负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50】 我被人欺负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街头,周河坐在车里远远的跟着,他就不懂了,他们家的伯爵大人明明就是冷酷到不受任何人影响的人,就连华夏王都没办法让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他的话向来一旦出口没人能改,可就偏偏一个女人能让他没辙。

    都快三个小时了,裴伊月漫无目的在街头闲逛,吃吃喝喝,嘴始终没闲着。

    她本来是打算去什么地方的,可是周河一直跟着她,害的她那都不能去。

    这大热天的,她感觉自己都快中暑了。

    经过一家露天冷饮店,裴伊月站在门口正犹豫要点什么,身旁,一个女人开口说:“来两杯冰咖啡。”

    “冰咖啡还不如冰奶茶,可是奶茶加冰又不好喝。”裴伊月扬着头,看着点餐牌,自己嘟嘟囔囔的说。

    身旁的人听到她的话,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然而这一眼,却令她惊讶。

    一瞬不瞬的视线不知道看了她多久,直到冰咖啡好了之后,裴伊月才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

    “你……”

    有一瞬间,裴伊月也不相信居然会这么巧,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不至于她连在街上闲逛都能遇上不想见的人吧。

    裴伊月淡淡的敛回视线,转身正要走,刑天柯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站住,裴伊月,你为什么还活着?”

    裴伊月背对着她,默默的闭了闭眼睛,回头,她猛地一下甩开她的手。

    “你有病啊,说什么呢,你为什么活着我就为什么活着,哪冒出来的神经病?”

    “我让你站住!”

    裴伊月不想跟她纠缠,再次要走,刑天柯却不死心的直接出手。

    裴伊月会白白挨打吗?

    简直是开玩笑!

    刑天柯伸手没有抓到她,腿一甩,一道凌厉的罡风从裴伊月的耳边划过,裴伊月冷眸一凛,一个不起眼的肘击打在她飞起来的腿上,刑天柯瞬间觉得自己的整条腿都麻痹了。

    她向后踉跄了数步,裴伊月如一道魅影一样闪了过去,刑天柯回手挡了几下,裴伊月招招被拆。

    她已经很久没有打的这么爽了,从以前开始刑天柯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手,现在也一样。

    裴伊月玩心上来了,嘴角一扬,漆黑的眸子下溢出一道诡异的笑。

    刑天柯眉心一蹙,刚刚被她打过的腿还是有些站不稳,趁着她趔趄的功夫,裴伊月出手的速度似乎比之前快了一倍,还没等刑天柯反应过来,她的指尖已经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以前刑天柯认为,她们之间最起码可以打个平手,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是她想多了。

    “住手!”

    一声厉喝从远处传来,裴伊月没有回头,仍是单手扣着刑天柯的脖子,脸上带着一抹肆意的笑。

    “裴伊月,果然是你!”刑天柯咬着牙,虽然她输给了她,但这并不代表她会认输。

    裴伊月挑了一下眉梢,“你是谁啊?你就算认识我也不能随便在大街上跟我动手吧,有没有礼貌?”

    裴伊月说话的同时,白洛言已经从车里走了过来。

    刑天柯说去买杯喝的,半天都不回来,要不是他出来看一眼,恐怕就要出事了。

    走近之后,白洛言才看出跟刑天柯动手的人是谁,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周河急匆匆的走到裴伊月身边,“裴小姐您没事吧?”

    裴伊月用眼角瞥了他一眼,“你看我像有事?”

    周河摇头,她当然不像有事,有事的是他,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估计他回去之后要被罚了。

    冷饮店的伙计都看傻眼了,他不过是卖了两杯冰咖啡,咖啡钱还没收到就眼看着上演了一步武打动作大片,简直是叹为观止!

    裴伊月视线一转,看向走来的白洛言,不顾他脸上的紧张和难堪,她眯起眼睛笑了笑,“你不是濮阳烨的大哥吗,你怎么也在这?”

    听着这话,刑天柯隐隐的皱了下眉,“老大。”

    “小月,先把她放开好吗,她是我手下,对你没有敌意的。”

    裴伊月下手虽然不重,但在大街上还是有些难看,白洛言不知道她们两个是怎么打起来的,但是刑天柯能输在她的手里,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裴伊月手一推,刑天柯向后退了几步。

    “老大,她……她……”

    “闭嘴!”白洛言隐眉怒喝。

    他当然知道刑天柯想说什么,裴伊月还活着,这件事不管对谁来说都会让人难以接受。

    裴伊月抱着胳膊冷笑几声,“你见过一个没有敌意的人,第一次见面什么都不说上来就动手的吗?这也就是我胆子大了点,这要是换成别人,还不得被她给吓死?”

    “就是啊,白长官,您这手下也太不懂事了,也不看看这位是谁跟敢动手,这要是让伯爵大人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周河心里后怕,好在他找到主了,这人是白洛言手底下的人,就算被伯爵知道了也不至于问罪无人。

    “裴伊月,你在装什么,你说你不认识我?”刑天柯怒色上前,只恨她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装蒜。

    裴伊月用眼角凉凉的瞥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你哪位啊?精神不好就不要随便出门,你们华夏的风气也太差了,我怎么每次出来都会遇上这样奇奇怪怪的人。”

    说完,裴伊月头一扭,看向周河,“告诉濮阳烨,我被吓到了,今天的事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嫁给他了。”

    闻言,周河一脸懵逼。

    “不,不嫁了?”

    白洛言隐隐皱眉,“小月……”

    “我跟你不熟。”裴伊月头一甩,一点都不想接受他的求情。

    白洛言尴尬一瞬。

    刑天柯有点搞不懂现在的状况,从她刚刚出手看来,她能肯定她是裴伊月,但是她的态度……

    她不待见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白洛言也这样?

    就在周河为难的直冒冷汗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又惊又喜。

    他赶忙接起电话,舒了口气,“伯爵大人……”

    话还没说完,裴伊月一把抢过电话,委屈的小调哪里像是刚刚打过人?

    “濮阳烨,我被人欺负了。”

    “……”这颠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是绝了,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周河半张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告状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吧,一点都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乖,把电话给周河。”

    电话里的人声音毫无波澜,他就知道她自己出门一定不会太平。

    裴伊月把电话一递,周河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他怯怯的接过电话,听着白洛庭的话,他看了白洛言一眼,回答说:“是白长官的手下,跟裴小姐动手了,不过……”

    白洛庭想听的只是经过,并不是结果。

    裴伊月能好好的跟他告状,就已经说明了结果是什么,以前,他的要求是她不吃亏,现在,就连她受委屈都不行。

    “把人给我抓起来,送进国防部大牢。”

    ——

    国防部大牢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卖国贼去的地方,一般都是犯了大罪的人才会被送去那里。

    伤害王室的人已经是大罪,即便裴伊月现在还不算嫁到华夏,但是身为华夏的贵客,s国的公主,他濮阳烨的未婚妻,动她,那是罪上加罪。

    白洛言这次来王宫是来求情的,但是白洛庭却久久没有回来。

    华夏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洛言又不想在没有对质之下说自己的一面之词。

    濮阳凯在白洛言来了之后去接了个电话,再次回来,他深深的看了白洛言一眼说:“街头公然挑衅华夏贵客,只是把她一个人关起来,而没有连累你整个军队,你应该觉得庆幸,而不是来求情。”

    落井下石吗?也不全然是。

    濮阳凯既然能知道事情的经过,同样的,他也知道跟裴伊月动手的人是谁。

    从以前开始他们第一小组就是他的眼中钉,现在,第一小组都已经解散了他们居然还不肯罢手。

    活该被关!

    ------题外话------

    《豪门密爱之娇妻在上》by:路北北

    他是帝国手段残忍的名门新贵,靳家现任掌权人,嗜血、残忍、心狠手辣是他的代名词!

    据传闻,他因一场意外车祸双腿残废,手段却极为毒辣,故而稳坐帝国商界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一场浩大的订婚宴会上,24岁的顾倾情被未婚夫当众抛弃,转身,她毫不犹豫的走向宾客席下那个清冷高贵,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前。

    “听说,你缺个老婆,不如娶我!”

    男人闻言,抬头,“顾小姐,你觉得合适?”

    24岁的顾倾情美的肆意张扬,如同祸国妖姬一般,让人忍不住的乱了心神,她勾唇冷笑。

    “抱歉,靳先生,自古以来子不教父之过,儿子犯了错理应父亲偿还,但,奈何父亲已有妻子,舅舅偿还再合适不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