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餐桌前就只有濮阳拓海一个人,濮阳凯从楼上走来,看到只有他一个人,轻轻蹙了一下眉心。

    “濮阳烨他们昨天没回来吗?”濮阳凯看似问的漫不经心,实际心里确实极度不悦。

    裴伊月昨天晚上明显就是喝多了,白洛庭把人从他手里抢走,还一晚上不回来,摆明就是在躲他。

    濮阳拓海喝了一口粥,看了他一眼,“他们昨天没回来,你也知道那小丫头玩心重,估摸着是带朋友去玩了吧。”

    白洛庭昨天的话他虽然没有当真,但他也知道那小子并不是乱来的人,他讨厌濮阳凯的理由他从来不说,昨天却明说了濮阳凯要跟他抢媳妇儿。

    濮阳拓海喝着粥,停顿了几秒,又说:“小凯,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成家了,小凯的婚事都差不多定下来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可不能输给他,要不,我帮你寻摸一个,你觉得怎么样?”

    说话间,濮阳凯已经走到了桌前,他淡漠如旧,脸上仍是没有过多的表情。

    胡管家给他盛了一碗粥,他轻轻的舀了舀,却没喝,“让二叔担心了,我的事还是先放放再说吧,另外,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你有喜欢的人了?”濮阳拓海惊讶道:“谁啊?我认不认识?是哪个大臣家的闺女?”

    生在王室,能配上他们的女人身份自然低不了,濮阳拓海问的话没有一点问题,但濮阳凯却因此看了他一眼。

    若不是以前的他也有这样的思想,若不是他一直顾忌着身份的差别,裴伊月早就应该是他的。

    “现在说这件事还过早,等事情定下来我会第一个告诉您的,早饭我不吃了,我还有点事,您慢慢吃。”

    濮阳凯走后,胡管家看着他走掉的方向笑了笑说:“两个少爷都有了喜欢的人,这可真是一件好事。”

    胡管家敛回视线,脸上的笑意微微僵持,“先生,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濮阳拓海脸上的笑意尽散,他垂眸盯着桌面,看不出一点高兴的样子。

    “如果真像表面这么简单就好了。”他喃哝一声,叹了口气。

    之前他从没听濮阳凯说过自己有喜欢的人,而且他也没见过他跟女人来往,昨天濮阳烨才说过那些话,今天他就说自己有了喜欢的女人,还不肯说是谁。

    濮阳拓海可是一个久经世事的老狐狸,经过他面前的肉是好的还是嗖的,他又怎么会分辨不出来。

    那小丫头的确是招人喜欢,但是她注定只能是濮阳烨的,先不说他们两个情投意合,就单单从联姻的角度来说,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放弃这个机会。

    胡管家跟在濮阳拓海身边将近四十年了,不管是他的叹息还是皱眉,他都能从中看出点蹊跷。

    他寻思了一下,“先生难不成是在担心开凯少爷喜欢的人是……”

    一声叹息打断了胡管家的话,他稍稍震惊了一下,但也没有太过惊讶。

    “难怪凯少爷会对小月小姐的事那么上心。”又让他买冰淇淋,又让他买蓝莓酱,濮阳凯什么时候对别人的事这么上心过,他那冷淡的性子向来只管自己不管别人,他居然才发现不对劲。

    “先生,您要不要劝劝凯少爷?”

    “劝?怎么劝?他并没有亲口承认,我要是就这么贸然的去说,只怕会适得其反。”

    ——

    别墅大门前,裴伊月双手叉腰,扬着头,顶着灼烈的太阳,正在跟守门的小士兵进行对视。

    这个小士兵就是上次被她抢了枪的那个,经过上次的教训,他现在可是怕极了她。

    他搂紧了手里的枪,视线尽量避开面前的人。

    裴伊月本来就瘦,今天又破天荒的穿了一件短裤和黑色体恤衫,跟面前魁梧的人一比,就像一个脆弱的小家雀,可是,这只小家雀却被老鹰还让人恐惧。

    一阵风吹来,高扎的马尾飘飘荡荡,却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傲气的身姿,两条白皙的腿一曲一直,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混混。

    周河跟白洛庭一起从别墅里出来,看到这一幕,周河忍不住抽抽了几下嘴角。

    他心里嘀咕,还好自己没得罪过这位女侠士,不然被她这么盯着,那得多恐怖啊!

    守门的士兵眼角瞟到白洛庭出来,赶紧立个军姿,“伯爵大人!”

    闻声,裴伊月扭头看了一眼,腰间那两只嚣张跋扈的小手顿时垂了下去。

    白洛庭走过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被她盯的直冒冷汗的小兵,“干什么呢,又想抢人家的枪。”

    裴伊月亲和的笑了笑,“没有啊,我只是在测试他的定力。”

    “……”

    小士兵心里那个苦啊,为毛每次都要找他做实验?上次是他,这次又是他,他造了什么孽?

    小士兵瞥了几下嘴角,有点委屈。

    裴伊月再次看向他,意味深长的在他肩头拍了两下,“知道我是谁不?”

    小士兵怯怯的看了白洛庭一眼,“知,知道。”

    “知道就行,下次记得别跟我抢东西,你抢不过我的。”

    “……是。”

    裴伊月转身走到白洛庭身边,两手在他手臂上一挽,“你要去哪?”

    “我有事,你自己在家待着,不要乱跑。”

    裴伊月笑脸一僵,“你又有事?你怎么天天有事?你让我一个人在这待着,就不怕把我憋死?我要出去,不用你陪,你忙去吧。”

    她自己出去?

    上一次出去进了警察局,昨天晚上又差点被濮阳凯带走,他怎么可能还放心让她自己出门?

    看了看门前的几个小兵,他们能看得住她吗?

    一个个被她吓唬的直冒冷汗,估计她一瞪眼他们就全都怂了。

    “周河。”

    周河站在一旁,听到叫他,他刚忙走过来,“在。”

    “今天放你一天假,跟着她。”

    周河:“……”

    这叫放假吗?

    这难道不是特殊任务?

    还是极度危险的特殊任务。

    要真的只是跟着她这么简单倒也算了,可她是谁啊,这可是谁都惹不得的祖宗啊!

    她会老实吗?

    她会老老实实的只是逛个街吃个饭吗?

    周河苦着脸看向白洛庭,他能不能拒绝这个任务?

    “别叫这个木头跟着我。”周河的祈求没敢出口,就听裴伊月突然嫌弃道。

    周河嘴角狂抽,木头,说他?

    他可是整个军队里最机灵的人了,不然伯爵大人能千挑万选的把他选在身边吗?

    这位未来的伯爵夫人,你到底识不识货?

    白洛庭伸手摸了摸她嫌弃的小脸,“你听话,他只是保护你。”

    “我不需要人保护。”保护什么呀,不就是想看着她吗,当她傻呀!

    “好,那不让他保护你,让他保护路人行了吧,免得你又看见小偷。”

    裴伊月扬着头,一脸坚定,“不行,别让他跟着我。”

    ——

    酒店里,蒙小妖醒过来已经是中午。

    借酒消愁的后果就是脑浆疼,她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脑袋,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她好像看见了一个人。

    记忆一点点的出现,她猛地一怔,正准备拿手机打给裴伊月,房间的门突然开了。

    看着走进来的傅里,她隐隐皱了下眉。

    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跟他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而不能在一起,谁知,当她想要忘记自己的身份的那一刻,种种的烦心事更是接连不断。

    他很好,他从来都没有逼过她,但是看到他,蒙小妖还是会忍不住想起苏梅和傅西林。

    她垂下视线,伸出去的手慢慢收回。

    “你怎么在这?”

    “你昨天喝多了,裴小姐打电话给我。”

    他们已经两天没见了,她没有留下任何理由就这么消失了两天,昨天裴伊月的醉话让他去找傅西林询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她不愿见他的原因。

    “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我替我爸跟你说一声抱歉。”

    “你这声抱歉我收下了,我也已经同意了移植手术,你回去跟你爸和你后妈说,我随时都可以,但是从今往后我不想再见到他们,你是你爸的儿子,我不想让你为难,你走吧,别再来找我,我不想再跟你们傅家有任何关系。”

    蒙小妖不看他,她怕自己会心软,实际上,即便不看着他的脸,她也已经心软了。

    傅里站在那很久,他没有走近,也没有离开。

    “我不会走的,我说过,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苏姨并没有接受这场手术,这一切都是我爸自作主张,我跟苏姨的想法一样,不同意这场手术,你是我的女人,不是被他们利用的工具,原本我是想正式跟你求婚,把我们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不过现在看来,你我都没什么家人,似乎可以省了。”

    感觉到他的脚步走进,蒙小妖仍是一动不动,

    突然,眼前砸下两个耀眼的红色小本,上面赫然的印着结婚证三个字。

    蒙小妖愣了几秒,蓦地抬头,“这什么东西?”

    “结婚证。”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结婚证。”蒙小妖瞪着滚圆的眼睛,愕然的眼底满满都是傅里的影子。

    傅里淡淡的笑了一下,他拿起一本,翻开递到她面前,“不是街头办的,是民政局刚刚领回来的,有伯爵大人这样的朋友,连办个结婚证都比别人容易,你还满意吗,老婆?”

    蒙小妖本来就头疼,被他这么一叫,更是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响。

    她闭上眼睛,锤了锤自己的头。

    “疯了。”

    蓦地,傅里一把握住她正在敲头的手,推到,直接压在身下。

    “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我就是蠢,应该早点把这件事办了,也免得我成天提心吊胆担心你随时会扔下我一个人跑掉,蒙小妖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不管你走到哪身上都会背着我傅里的名字,你从头到脚,每一寸都只属于我一个人,谁都别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更别想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送给别人。”

    鼻尖酸酸的,蒙小妖却死死的瞪着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跟我牵扯不清会是什么后果。”

    “不知道,我只知道,没有你我会死。”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天真,你以为苏梅为什么会出事?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吗,傅里,我求你了,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傅里心疼的看着她,轻轻抹去她眼角不自觉流出的泪,“相信我,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你害怕的人到底是谁,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总之,很快他就不会再是你的威胁。”

    一阵寒颤从蒙小妖的头皮上浮过。

    她从没听傅里说过这样的话,然而现在,他的这些话让她突然有些恐惧。

    “你,你知道了什么?”蒙小妖惊恐的看着他。

    傅里不是不愿意说,只是,他跟白洛庭一样,不想让这件事再牵连到她们。

    他淡淡的叹了口气,说:“不是我,是二少,为了裴小姐,两年前的事他绝对不允许在发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