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8】 濮阳凯的告白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8】 濮阳凯的告白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是啊,听他们说我和小妖以前就认识,堂哥还不知道吧,两年前我出了一次车祸,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濮阳烨还说我曾经跟她结过婚,是不是很荒唐?”裴伊月不介意在他面前一直装傻,只要能骗过他,她愿意无所不用其极。

    “是听荒唐的。”听到她说这些,濮阳凯声音凉了几分。

    安静中,裴伊月没有主动开口,濮阳凯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这次来是已经决定接受两国联姻了吗?”

    “嗯,我妈说我这不算是联姻,顶多算是指腹为婚,而且我挺喜欢濮阳烨的,跟他结婚还能促进两国之间的关系,一举两得,没什么不好。”

    “你就这样仓促的把自己嫁出去,就不怕以后会后悔?”

    裴伊月慢慢的睁开眼,靠着椅背上的动作仍旧慵懒随意,半晌,她抬起身子,俯身向前。

    濮阳凯听到动静回头,视线刚好撞上她那张笑盈盈的脸。

    “当然不会后悔,我说了,我喜欢濮阳烨。”

    心,似乎漏跳了一拍。

    看着她那张纯净的笑脸和漆黑莹亮的眸子,濮阳凯终于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

    当初若不是他顾忌着他们之间的身份,如今她又怎么会成为濮阳烨的女人。

    他已经错过她太多回了,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

    “停车。”

    一声令下,车缓缓的停了。

    裴伊月皱起眉往外看了看,空空荡荡的街头,一个人都没有,他这是想杀人灭口了?

    濮阳凯开门下车,随后,后座的车门也被打开。

    裴伊月看着他,就见他探进身子,扯着她的手就把她拽了出去。

    车门砰的一关,他将她抵在车上,“听好了,我不会让你嫁给濮阳烨的,我喜欢你,我会把你从他的手里抢过来。”

    如果是两年前,从他的嘴里听到“喜欢”两个字,裴伊月也许会诧异,会惊慌,会不知所措。

    但是现在,她就算想把这句话当成笑话来听都笑不出来。

    一个满心只会算计的男人,他喜欢的只有他自己,他想要的是地位,是她身份后的支持,是征服整个华夏。

    裴伊月是喝醉了,但是她的头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她眨着眼,看着正在对自己告白的人,许久,她说:“我哥说了,这世上想喜欢我的人太多,我不能每个都给予回应,我能回应的就只有我自己喜欢的那个,你是濮阳烨的堂哥,你不应该对我说这种话。”

    “没错,我是濮阳烨的堂哥,但是没人规定你嫁的人必须是他,我也是濮阳家的人,跟你联姻我也可以。”

    裴伊月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不可以,因为你不是华夏王叔叔的儿子,你也不是下一任华夏王的继承人,我要嫁的人必须是地位最高的人,我哥说了,我经常闯祸,如果没有一个可以只手遮天的人守着我,我会出事的。”

    如果刺激可以让他兴奋,那么她希望她的这些话可以让他露出一丝马脚。

    忽闪的车灯晃的裴伊月不适的眯了一下眼睛,她伸手挡了一下,慢慢的才看清从车里走出来的人。

    濮阳凯眉心一蹙,脸上不由得生出一丝厌恶。

    他试图拉住裴伊月,然而还没等碰到她,她就已经从身边跑开了。

    她撞进濮阳烨怀里那一幕在他看来是那么的刺眼,濮阳凯捏着拳,心底妒忌横生。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裴伊月靠在白洛庭的怀里黏腻的问。

    刚刚她跟濮阳凯在车前的场景不论怎么看都暗藏暧昧,白洛庭搂着怀里的人,目光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濮阳凯。

    四目相对,相互间的敌意在这深夜油然而发。

    白洛庭紧了紧搂着裴伊月的手说:“下次不要随便跟别人走。”

    “嗯,不会了。”……

    裴伊月靠在白洛庭的怀里闭着眼睛,白洛庭知道她没有睡,更知道她不会主动告诉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一幕不只是白洛庭看到了,开车的阿恒也看见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一上车肯定会马上就解释自己是清白的,可是这位大小姐倒好,上车就开始呼呼大睡。

    阿恒透过后视镜偷偷看了一眼,好在伯爵大人脸色不是很差。

    “好好开车。”

    白洛庭毫无征兆的开口,把阿恒吓的一哆嗦,赶紧收回视线。

    “刚才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扒了你的皮。”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阿恒心里委屈,他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好不啦!

    一声轻笑,白洛庭低头看了一眼靠在怀里的人。

    “我可没做什么亏心事,不用你替我瞒着,你堂哥不过是跟我告白而已,这样的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了。”

    阿恒顿时感觉五雷轰顶。

    他本来就看了不该看的,现在居然还听了不该听的,他是不是就要被灭口了?

    白洛庭的脸色有多难看,裴伊月单凭他加重的呼吸声就能感觉得到,她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搂紧了他的腰。

    “我是很受欢迎的,你要把我看紧了,不然我会被人带走的。”

    她的话说的漫不经心,听起来似乎一点都没有把濮阳凯的告白放在心里。

    她的黏腻让白洛庭心中的怒气渐渐收敛,他的丫头,不管分别多少次,分开多少年,都只能是他的。

    濮阳凯,他想都别想。

    白洛庭搂着怀里的人,低沉的声音回荡,裴伊月轻轻弯起了嘴角。

    “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谁都别想再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

    别墅。

    看到白洛庭把人抱进来,朱阿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问过才知道原来是喝多了。

    房间里,白洛庭把裴伊月放在床上,突然,挂在脖子上的手一紧,他看了一眼装睡的人。

    “不继续装睡了?”

    裴伊月笑了笑说:“我只是闭目养神。”

    裴伊月的酒量有多差白洛庭两年前就领教过,闻着她身上的酒气,要说她一点没醉那是不可能的。

    他坐在床边,侧着身子,任由裴伊月勾着自己的脖子。

    他轻抚她微红的脸,低声道:“下次别一个人乱跑。”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小妖呢。”

    “她已经不省人事了不是吗?”

    多亏了她不省人事啊,要不然让她面对着濮阳凯,她还不得吓出尿来?

    想到这,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说:“看来我酒量比她好。”

    “胡说八道,你酒量最差。”

    白洛庭掰开她的手,“我去叫朱阿姨给你泡杯蜂蜜水。”

    “不要。”裴伊月拉住他的衣角,“我不想喝水,你别走。”

    裴伊月酒气上头,白洛庭虽然没走,但没过一会她就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安稳,白洛庭将房间的灯调暗,看着那睡着的人,暗暗的叹了口气。

    手机铃声让刚刚睡着的人皱了下眉,未免吵醒她,白洛庭连忙接起。

    “臭小子,都这么晚了你又把小丫头给我带哪去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抱怨,白洛庭起身稍稍走远了些,他开口,声音不在像是对裴伊月一样的温软,稍显冷硬的声调带着一丝不耐烦,“我们在别墅,今天不回去了。”

    “为什么又不回来了,都跟你说了很多遍了,你们还没结婚,这样会惹人闲话的。”

    “她本来就是我老婆,结不结婚只是形式上的事而已,另外,我为什么不回去你应该清楚。”

    “我哪里清楚?你该不会是因为小凯所以才不回来吧,我都跟你说了,小凯对你没有坏心,你误会他了。”

    濮阳拓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濮阳凯,濮阳凯虽然不是他的孩子,但从小他是看着长大的,人是沉默寡言了一点,但他并不觉得他是个坏人。

    白洛庭不想在电话里跟他争辩濮阳凯的好坏,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误会他,但是今天他想跟他抢媳妇儿,单凭这一点,他就不能容他。

    “他心里想什么我不感兴趣,我只想让他离小月远一点。”

    闻言,濮阳拓海顿了顿,“你这小子,该不会是把我的玩笑话当真了吧,我只是想让你对小丫头好点才会说那样的话吓唬你,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心里去?”

    “是不是玩笑都好,小月现在已经睡了,我们今天不回去了,明天回不回去到时候看她的意见,她要是不想回去,我就叫人去把她的东西搬过来。”

    她的意见?

    人都在他身边,她的意见有几层是她自己的?

    “我说……”

    “好了,没事我先挂了。”

    “欸,你个小子,喂……”

    电话被挂断,未免他再打来,白洛庭直接关机。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就见她扑腾着翻了个身。

    白洛庭笑了一下,而后笑意慢慢敛起。

    濮阳凯这个人看似不争不抢,实际却是推动新政的第一人,新政推出这么多年,他一直顺风顺水,但凡出面反对他的人最后全都没有好下场,如果说着只是巧合,这巧合的次数也太多了。

    另外他调查过,那些莫名死掉的政府要员,有一部分都是白洛言的调对象。

    白洛言这些年一直在追着这丫头,也就是说,那些人的死跟她有关。

    真的这么巧吗?

    濮阳凯的绊脚石全都被当时还是杀手的裴伊月给处理了,现在裴伊月没了记忆,这个人就等于多了一重保护,可是他隐隐的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翻了个身,蜷缩的身子像是在下意识的对自己做出某种保护。

    宽厚的胸膛正是她像寻找的安全,感受到搭在身上的手臂,她再次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唔,头疼。”

    额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之后大手在她眉尾轻轻的揉着,“每次喝完酒都头疼,自己还总是喜欢跑去喝。”

    “我哥说了,喝酒头疼是因为喝少了,多喝点酒量上来了就不疼了。”

    “别听他胡说八道。”

    安希颜这家伙,也不知道教她点好东西,好好的一个丫头都被他给教坏了。

    “我想喝西柚汁。”

    “好,一会叫人给你弄。”

    裴伊月被他按的舒服了,迷迷糊糊又睡了一觉,再次醒来,床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懒懒的爬到床边,刚想看看几点了,就听见一阵开门声。

    手臂还伸在被子外面,光溜溜的肩头露出一截,她回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看着她呆怔的小脸,白洛庭好笑的走到床边,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在了怀里。

    吻了吻她的唇,他质问道:“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裴伊月愣愣的看着他,眨巴着眼睛回想了一下,“我跟蒙小妖去了酒吧。”

    “然后呢?”

    “然后她喝多了。”

    “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送她回酒店。”

    闻言,白洛庭挑了一下眉梢,“你送的?”

    “是……不是,是你堂哥。”裴伊月突然回神,似乎明白他想要问什么了。

    她苦着脸笑了笑说:“那个,昨天晚上你堂哥跟我说……”

    “以后离他远点。”

    濮阳凯说了什么白洛庭不想再听一遍,他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丫头看好,教育好,让他远离身边的那些杂草。

    她的身边只要有他就够了,至于其他男人,如果再有下一次,他不介意学江浩一样用暴力解决一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