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7】 毕竟是你堂哥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7】 毕竟是你堂哥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似乎是感觉到了前面两个竖起来耳朵偷听的人,白洛庭伸手把裴伊月搂进怀里。

    “别乱想。”

    他不说,就代表是了?

    白洛庭跟濮阳凯之间有过节,这还真是让裴伊月有点意外。

    濮阳凯表面看起来处处让着他,暗地里却动手动脚,白洛庭对他这么不友善,真的好吗?

    “我觉得你应该对他好点,毕竟是你堂哥,都是一家人嘛。”

    “咳,伯爵大人,刚刚朱阿姨打电话给我说家里菜不够,让我顺便带点回去,裴小姐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顺便一起买。”

    周河一个激灵,打断这个让人提心吊胆的话题,在他眼里裴伊月是挺受宠的,但是受宠的程度他却不敢估量。

    车里的气氛在周河开口打断她的话之后变得诡异,裴伊月动了动眼睫,心里更加肯定白洛庭和濮阳凯之间有问题。

    他在明,濮阳凯在暗,他这样处处针对他,只会让他更想早点除掉他,裴伊月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在她找到方法阻止他之前,她一定不能让濮阳凯再对白洛庭下手。

    ——

    蒙小妖已经出院两天了,然而这两天她每天都会来看苏梅。

    她没什么话说,只是坐在那,苏梅只要能看到她,心里就会觉得很开心。

    傅里知道蒙小妖每天都会来,他们父子俩就跟商量好了似的,谁都不去打扰她们。

    “3203房的病人不就是之前来医院检查出肝癌的病人吗,听说她一直等不到合适的肝脏,也不知道还能挺多久。”

    “你还不知道啊,上次她车祸,有人给她输过血,她丈夫要求医生把两人的血液样本拿去化验,已经找到可以移植的肝脏了,现在就等着对方同意呢。”

    “哪有这么简单?”其中一个女护士摇了摇头,“这是换肝,要是你你会随随便便就把自己肝捐出去吗,要我说这个女人的丈夫还真是够心机的,人家小姑娘还那么年轻,他就想方设法的从人家身上骗肝出来。”

    “这怎么能叫骗呢,我听说这个女孩是患者的女儿,女儿救妈妈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走廊前,蒙小妖靠着墙站在那,看着不远处3203的病房门牌,她低下头,落寞的笑了。

    她以为这个世上真的还会有属于她的亲情,可是她错了,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妄想。

    傅西林的亲切不过是想要她的肝脏来救他老婆,而苏梅……真的有把她当过女儿吗?

    委屈的泪不自觉的滑落,手里的早餐全都被丢进了垃圾桶。

    3203门前,她缓缓的推开门。

    这几天她每天都来,苏梅等她也慢慢的成为了习惯,看到蒙小妖来了,她笑了笑伸手招呼道:“来啦,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来的,我已经好多了。”

    蒙小妖走到床边,始终垂着头,她这次却没有走的太近,也没有坐在她身旁,而是站在了她脚下。

    蒙小妖两手扶住床尾,手越收越紧,“我怎么能不来呢,你们煞费苦心的讨好我,现在还没有拿到我的肝,我要是不来,这段时间你们做的一切不全都白费了吗?”

    闻言,苏梅含笑的脸色倏然僵持,她费力的想要支撑自己坐起,可是却怎么都做不到。

    蒙小妖抬起头,泛红的眼底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漠。

    “你放心好了,我会成全你的,是你把我生下来的,别说是肝脏,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不过你听好了,从今往后我跟你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妈已经死了。记得告诉你老公,以后别再算计我,否则,我要他好看!”

    ——

    蒙小妖同意的换肝手术,当傅西林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无比的开心,然而,当苏梅拒绝手术的那一刻,他慌了。

    “你不该这么做的,我想认回小蒙并不是想要她的肝来救我,她是我的女儿,西林,她不是救治我的工具,你不可以这样利用她。”

    苏梅可以想象蒙小妖得知这一切时的心酸,身为母亲,她也会心疼。

    苍白的脸上横泪不止,傅西林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善做主张,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有事,你们的血液匹配程度很高,我问过医生,只是移植一半的肝脏对她不会有什么影响,而且就算真的要移植,我也会经过她本人的同意,现在她已经同意了,只要你点头,马上就可以进行手术,阿梅,你的病不能再拖了。”

    苏梅看着他,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她同意了?这也算同意?她同意的前提是跟我划清界限,如果是你,你会为了自己活下来而放弃自己的孩子吗?西林,你这是在陷我于不仁,你对她好不是因为她是我的孩子,而是为了让我继续活下去,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我不会在丢掉她这么多年之后,再让她误以为我认她是为了某种目的,小蒙已经很苦了,我不能这样做,我宁愿就这样死掉,我希望你也不要再去找她,不然的话,我们就离婚吧。”

    ——

    消失了两天的蒙小妖出现在一间酒吧,她什么都不点,只是坐在那发呆。

    “小姐,要点酒吗?”酒保问。

    “不要,伤肝。”

    闻言,酒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没做声,走开了。

    裴伊月坐在一旁笑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一股辛辣顺着喉咙流下,她不适的皱了皱眉。

    “看来你已经做好决定了,我还以为你不想捐肝给她。”

    “我不捐她会死。”

    蒙小妖很纠结,她不想让苏梅死,但是一想到她接近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她的肝,蒙小妖又恨不得她就这么死了算了。

    裴伊月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想让你妈死,又不是心甘情愿的捐,我能理解你,如果换做是我,我可能也会跟你一样纠结,想好了再做决定,如果你真的不想,也没人怪得了你。”

    吵闹的酒吧听不到蒙小妖的叹息,但,单单看着她的脸裴伊月也知道她现在的心情。

    原本她也以为傅西林是真心对待蒙小妖,可是现在看来,人心不足蛇吞象,处处都是套路。

    裴伊月打了个响指,朝酒保要了杯酒,“喝一杯吧,你平时都没护着你的肝,多喝一杯也伤不到哪去。”

    借酒消愁。

    蒙小妖喝着喝着就多了。

    裴伊月扶着她往外走,却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你这人怎么不看路啊,看不到我朋友喝多了吗?”

    两个女人晃晃悠悠的,根本没有看到被她们撞到的人,面前的身影像一堵墙似的挡在那动也不动,裴伊月头一抬,“我说你这人……”

    晕乎乎的脑袋在一瞬间清醒,裴伊月深眸微缩,敛了敛正要爆发的坏脾气,“堂哥?你怎么在这?”

    濮阳凯看了一眼被她扶着已经醉到不省人事的蒙小妖,淡淡的视线就像他真的不认识她似的。

    他看向裴伊月说:“突然想喝一杯就进来坐坐,你们这是喝好了?”

    裴伊月苦笑两声,“没喝好,喝倒了,她心情不好,没喝几杯就醉了,我正打算送她回去呢。”

    “就你一个人?濮阳烨呢?”

    “他有事,说要晚点才能回去,所以我就一个人出来了。”

    濮阳凯当然知道濮阳烨不在,所以他才会跟着她到这来,只是没想到她在这待了这么久,一身酒气居然还说要送别人回家。

    “我送你们回去吧,这么晚不安全。”

    相比外面的不安全,他对她们来说才是最大的危险不是吗?

    裴伊月笑了笑,“好啊,麻烦你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吐。”

    “没事,走吧。”

    蒙小妖的确是醉了,但酒醉三分醒说的就是她。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张令她惊恐的脸,冰冷的面孔虽然跟平时有些差别,但她坚信自己不会认错。

    “妞,你知道以前的你有多厉害吗,你是一个神话,没有人能超过你,可是你倒好,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好想像你一样忘记所有的事,忘记过去的一切。”

    闻言,裴伊月抽了一下嘴角。

    这家伙,还说自己不会演戏,这喝多了演的比谁都真。

    她搂着醉醺醺的蒙小妖,拍了拍她说:“你这话说的,我现在也很厉害好不好,前几天我就在街上抓了一个小偷,还把他关了三十年呢。”

    一道微弱的笑声从前面的副驾驶传来,裴伊月歪头看了看,“堂哥你在笑我吗?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濮阳烨,我真的抓了一个小偷。”

    “我信。”

    他当然要信,不然她那场戏岂不是白演了?

    裴伊月中途给傅里打了个电话,问了他们住的酒店的位置。

    酒店楼下,裴伊月拖着蒙小妖从车里走出来,傅里刚走近,就看到从副驾驶出来的濮阳凯。

    他一怔,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心。

    “男爵先生?”他怎么会跟她们一起?

    傅里心里疑惑,却没有说出口。

    濮阳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他们之间不熟,濮阳凯没什么话可以跟他说。

    蒙小妖醉得不省人事,傅里也没时间多招呼,他把蒙小妖从裴伊月手里接过来,而后忧心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裴伊月单手撑着车,一手按着自己的腰,累的气喘吁吁,“你赶紧把她带回去,累死我了。”

    让裴伊月跟濮阳凯单独在一起,傅里怎么可能放心。

    “你也喝多了吗,要不要上来坐坐?”傅里想把她跟濮阳凯分开,但又不能当着濮阳凯的面直说,谁知,裴伊月居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她摆了摆手说:“不坐了,都这么晚了,我要回去了,她心情不好,你爸干的那点事,说实在的,真特么不是人干的,你好好想想吧,等明天她醒了你跟她好好谈谈,我走了。”

    眼看着裴伊月钻紧了车里,傅里想叫住她,又顾忌濮阳凯。

    濮阳凯看着他,直到裴伊月坐进车里,他才上车。

    看着车开远,傅里连忙拿出电话打给白洛庭,“二少,裴小姐现在在濮阳凯的车上。”

    ——

    车里,裴伊月眯着眼睛靠在后座,濮阳凯递了瓶水给她,“喝点吧,会舒服些。”

    “谢谢。”裴伊月接过水,却没有喝的打算。

    如果今天这瓶水换做任何一个人给她,她都会喝,但唯独他,濮阳凯,他送到她嘴边的食物,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碰。

    “刚刚你的那个朋友也是濮阳烨介绍你认识的?”

    车里很暗,裴伊月浑身酒气,半眯着的眸下除了醉意,隐藏更多的是他看不见的深邃。

    k不愧是k,居然到了现在他还想试探她,他的心思果然无人能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