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6】 胆大的老板娘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6】 胆大的老板娘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被白洛庭无情的押了回去,两年不见,她不仅胆子大了,那张嘴更是学会了巧言善辩,什么行侠仗义替天行道,被她说的就跟江湖侠士快意恩仇似的。

    “你带我回来干什么,我还要去医院看小妖呢。”

    “我已经给傅里打过电话了,他会去陪她,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吧。”

    “为什么呀,就为了这点小事你就要把我关起来吗,你也要把我跟那个小偷一样关一辈子是不是?”

    白洛庭拉着她的手往里走,裴伊月一边挣扎,脚步又不得不跟上。

    刚一进屋,就看到坐在客厅的濮阳凯,两人拉扯的动作稍微收敛了一点。

    濮阳凯看了看白洛庭,奇怪的问:“怎么回来这么早,今天不是有个会需要你在场吗?”

    “开完了。”

    白洛庭简简单单的一声,之后拉着裴伊月就上楼。

    濮阳凯放下手里的资料,起身,“你们在吵架?”

    白洛庭脚步一顿,“你很期待我们吵架?”

    裴伊月挣扎的动作停住,她走近白洛庭,另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腕上,“我们上去吧。”

    裴伊月的动作有多明显,白洛庭知道,濮阳凯也能看得出来。

    不管白洛庭的能力和地位如何,裴伊月都不想让他跟濮阳凯硬碰硬,k的手段她清楚,她现在自身难保,不能让他也跟着犯险。

    白洛庭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她一起上楼回了房间。

    关上门,白洛庭的脸色还是很沉,裴伊月歪着脑袋看着他,不由他躲避她的视线。

    “你跟你堂哥,关系不是很好是吗?”

    “你关心的还挺多。”白洛庭沉着脸瞥了她一眼。

    裴伊月乐呵呵的笑了笑说:“那是,凡是你的事我都关心,但要是你一直这么拉着脸对我,那我就不喜欢你了。”

    “那你打算喜欢谁?”白洛庭冷眼瞟着她。

    裴伊月眼珠骨碌碌的转了转,转身,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捞进怀里。

    “这辈子你只能喜欢我。”

    听着那霸道的话,裴伊月抿着唇偷偷笑了笑,“那你还跟我生气吗?”

    白洛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声叹了口气,“我没生气,我只是担心你。”

    “可是受伤的又不是我。”裴伊月仍是一副无所畏惧的语气。

    “我怕的是万一。”

    今天的事只是个意外,但是裴伊月却没办法对他直说,她当然知道这样的事不能天天发生,先不说有没有危险,就是警察局这样的地方,她也不能让这位伯爵大人天天莅临啊!

    “那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她哪有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的事?

    裴伊月转过身,像只壁虎一样牢牢的攀附在他的身上,“你是为了我进警察局特意回来的吗?会不会耽误你?”

    “不会,有老头在那边,没事的。”

    闻言,裴伊月抬起头,小脸一皱,“啊?该不会华夏王叔叔也知道我进警察局闯祸了吧?”

    白白洛庭好笑的看着她,“你也知道怕?”

    “我倒是不怕,就是有点丢人,我明明是替天行道,怎么就变成坏事了。”

    裴伊月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下次替天行道的时候记得下手轻一点,你这样会吓到人的。”

    ——

    行政大厅,这是裴伊月第一次跟白洛庭来他每天工作的地方。

    白洛庭是想把她放在身边,以免她在做出什么惊人的事,可裴伊月却对那些无聊的会议不感兴趣。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都会对坐在那的女人看上一眼,他们不认识她是谁,但是他们却认识站在她身后的周河。

    这可是伯爵大人贴身的人啊,现在居然站在一个女人身后。

    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裴伊月接受的从来都不少,她知道以后可能还会更多,可是怎么办呢,她也很无奈啊!

    “又没有世界大战,干嘛每天每天都要开会,还要开这么久,无聊。”裴伊月嘟囔道。

    面前的一杯咖啡裴伊月一口都没动,别人都说这里的咖啡好喝到外面买都买不着,可这位小姐却这么高调的嫌弃。

    周河站在她身后,弯下腰,狗腿的笑了笑说:“这已经不算久了,更久的时候要开上一整天呢,这才过了一个小时,咱们还有的等呢。”

    闻言,裴伊月跟见了鬼似的回头,“一整天?你逗我呢?你要我在这待一整天?”

    在这里哪有人敢大喊大叫?她这么一嚷嚷,周河立马看了看周围。

    会议结束的时候是人潮最涌动的时候,而且能从会议室出来的人全都不是一般人。

    周河话说完没过多久,会议室沉重的大门就开了。

    白洛庭第一个从里面走出,裴伊月回头看了周河一眼,像是在说“你居然骗我”。

    周河一脸冤枉的摇了摇头,还没等说什么,裴伊月就已经起身跑了过去。

    以裴伊月的大胆,白洛庭料想到她不会顾忌任何人,施家的事他多少知道了些,现在结婚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让他这么等,他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他的女人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像昨天那种被警察盘问的事,他不想再看到第二回。

    在场的人全都是一些拿得出手的高官,让裴伊月从他们开始熟悉,这是白洛庭计划的第一步。

    “你好慢啊,我等了你那么久,下次不要叫我来这,无聊死了。”

    身后的人还没等出来,就看到门前这搂搂抱抱的一幕,再加上裴伊月满口抱怨,那些人终于亲眼见到s国公主本人了。

    这些人都是聪明人,白洛庭把她带到这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心知肚明,以这么高调的方式介绍自己的未婚妻,看来也只又这位伯爵大人做得到。

    裴伊月的这张脸辨识度很高,再加上前不久白洛庭自己爆出来的结婚视频,有些眼尖的就开始在心里犯嘀咕了。

    濮阳凯从里面出来,看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昵的两人,隐隐的捏了一下拳。

    他走出去,在两人身旁停住脚步,“你来了?”

    裴伊月转过头,奉上一张纯净的笑脸,“堂哥也在啊,华夏王叔叔也在吗?”

    “老头不在,他有别的事。”白洛庭接过话,似乎很不想让她跟濮阳凯说话。

    一群人依依不舍的散去,这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裴伊月晃了晃白洛庭的胳膊,“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白洛庭刚想说好,就听濮阳凯说:“我知道一家新开的西餐厅不错,要不要一起去?”

    裴伊月需要给谁面子吗?

    答案是不需要。

    她现在的身份有的是任性的资本,她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没人能说她一句不好,更可况是濮阳凯。

    她再次扬头看向白洛庭,“我想吃朱阿姨烧的排骨,还有肉丸子。”

    她是故意的吗?白洛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他笑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头,“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说完,白洛庭再次看向濮阳凯,“有时间还是多去了解一些会议内容,餐厅研究的多,并没有什么意义。”

    ——

    车里,裴伊月盯着白洛庭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濮阳烨,你不喜欢你堂哥吗?”

    闻言,坐在副驾驶的周河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白洛庭脸上的表情。

    果然是自家媳妇儿,问了这话都没生气。

    “还好,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裴伊月狐疑的眼神摆明就是不相信,“你跟他有过节?”

    阿恒和周河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给这个胆大的“老板娘”点了个赞,他们不敢问的问题,终于有人敢问了,免费听还不会被训的感觉真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