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门前,蒙小妖犹豫了很久,终于,她鼓起勇气推开了那扇阻碍她的房门。

    病床上的人头上缠着纱布,看起来很虚弱,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傅西林应该是故意离开让她来看她。

    同样的一身病人服,脚下的拖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蒙小妖心跳的厉害,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走到床边,悄悄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咯吱一声,吵醒了并没有睡熟的人。

    苏梅无力的睁开眼,看到蒙小妖的那一瞬,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她盯着她看了很久,直到逐渐湿润了眼眶,她才慢慢的伸出手,“小蒙,真的是你?”

    蒙小妖没做声,也没有去接应她的手的打算。

    激动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苏梅颤抖的唇难以自制,“对不起小蒙,我知道你恨我当初扔下你一个人离开,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想看着你好好的就够了。”

    “你别说话了,一边哭一边说想什么样子。”蒙小妖口气不善,其中却略带关心。

    她伤成这样总归是因为她,她要是在哭出个好歹来,她不就更作孽了。

    苏梅吸了吸鼻子,破涕为笑,“好,我不哭,我女儿来看我,我应该高兴才对。”

    蒙小妖没有反驳苏梅叫她女儿,她看了她一眼,“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小蒙,能不能再陪我呆一会。”苏梅急切道。

    “我在这你不会好好休息的。”

    “我会的,我已经睡了很多了,我只想跟你说说话。”

    蒙小妖翘起的身子重新坐了回去,看着苏梅病恹恹的脸,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

    “你这样还是别说话了,有什么话等你好了之后再说吧,你要是为了跟我说话累个好歹的,你老公会找我麻烦吧。”

    怨气终究是怨气,不是一两句话就会消除的,蒙小妖话里话外的怨气苏梅不是听不懂,但是只要她愿意跟她说话,她宁愿接受她的埋怨。

    手背上连着吊瓶的针头,苏梅费力的够到蒙小妖的手,她怕她会拒绝,所以不敢太用力。

    “一转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没想到你居然会跟小里走到一起,真好。”

    蒙小妖低着头,稍稍抬眸看了她一眼,“哪里好,作为傅里的后妈,你应该很嫌弃我的身世才对。”

    苏梅脸色稍稍一僵,搭在蒙小妖手上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对不起,这么多年我没有做到母亲的责任,是我对不起你。”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你不需要对我有太多感慨,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都没见过你。”

    如果没有见面,她就不会成为k对付她的筹码,如果没有见面,她现在就不会受伤躺在这。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然而这些话听在苏梅的耳朵里却句句扎心。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错,你恨我是应该的,咳咳,咳。”

    看她咳的直皱眉,蒙小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没事吧,我给你叫医生。”

    她的着急是下意识的反应,苏梅拉住她,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别担心。”

    “真的?”蒙小妖弯着身子,不由自主的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苏梅扯动苍白的嘴角笑了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

    ——

    裴伊月从医院出来之后漫无目的的闲逛,身后一辆车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她,车里的人是谁,她心里清楚的很,看来他还是没有对她完全放下戒心。

    从一家唱片店出来,裴伊月在路边买了一根雪糕,一边吃一边在街头闲逛。

    公交站台前,一个扒手正站在一个女人身后,手都伸人家包里了,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小偷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到裴伊月那张笑到极致的脸。

    “今天偷几个了?”

    闻声,被偷的女人突然回头,看到自己的包被拉开了,大叫了一声,“小偷。”

    裴伊月慢悠悠的咬了一口雪糕,说:“小姐,你这反映也太慢了,都被人偷光了你才知道喊。”

    公交站台的人很多,小偷一看情况不妙,拔腿就跑。

    可是他没料到,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居然还没完了。

    后衣领被人薅住,小偷回头凶道:“臭丫头,少特么多管闲事。”

    裴伊月仍是一脸慵懒,一手抓着他的领子,另一边还在悠哉的吃着雪糕。

    “闲事管都管了,也不怕再多管一点,还有啊,作为小偷,要有随时被抓的觉悟,你这露了怯就大喊大叫的,怎么,是觉得围观的人不够多?”

    不远处,一辆灰色的轿车缓缓停住,蓝佑坐在驾驶室,惊恐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他现在已经肯定她是黛了,但是他却觉得有点奇怪。

    黛从来都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而且她那一脸的随意甚至还带着他从未见过的笑,要不是这张脸的辨识度太高,他真的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k,怎么办,她在这样闹下去会出事的。”

    “看看再说。”

    围观的人已经将公交站台围的水泄不通,他们倒不是多想看抓小偷,关键这个抓小偷的人是个女人。

    指指点点的声音越来越大,小偷慌乱之下突然甩出一把折叠刀,周围的人一吓,顿时哄散了不少。

    裴伊月一把擒住他的手腕,回手一扭,咔吧一声,男人的一声尖叫,周遭瞬间安静了。

    裴伊月拍了拍手,拿下叼在嘴里的雪糕,脚下的高跟凉鞋在蜷坐在地上的小偷的腿上踢了踢,“起来呀,就这点能耐?我都没使劲你就鬼吼鬼叫的。”

    说着,她还朝着周围的人摊了摊手,“你们都看见了吧,是他拿着刀吓唬人,我什么都没干,他这是碰瓷儿。”

    周围的那些人大多只是想看看热闹,没有一个想没事找事,裴伊月这么一问,瞬间有散去了不少。

    “小心。”

    刚刚被小偷翻了包的女人站在人群中突然大叫一声。

    裴伊月转身,就见小偷换了一只手拿着刀,直接朝她扬了过来。

    裴伊月手里的雪糕还没吃完,她最后咬了一口,而后本是捏着的雪糕棍突然反手握住,小偷手里的刀挥下来的那一瞬她侧身躲开,回手,一截木棍直接穿透小偷的手腕,就连小偷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自己血淋淋的手腕上下穿透着一根雪糕棍……

    周围的人都吓傻了,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车里,蓝佑一惊,“k。”

    濮阳凯眼眸狠狠一缩,没错,这样的手法一定是黛,但是黛是绝对不可能在大街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做这样的事的。

    “回去吧。”

    濮阳凯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是失落还是释然,蓝佑蹙起眉,“那黛怎么办,她在这会出事的。”

    “放心吧,在京都,没人会让她出事。”

    ——

    警察局里哄乱一片,因为没有证人,两人各执一词。

    受伤的是个男人,而且伤得很重,口口声声说是女人把他弄成这样的。

    可是看着那一身高档小洋装,长得娇娇柔柔的女人,谁也不愿意相信他的话。

    “我说了他是小偷,他偷东西被我阻止,然后就拿刀袭击我,我是自卫伤人,我没犯法。”

    这句话裴伊月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可警察就是不相信。

    她以为警察是不相信她自卫伤人,然而实际警察不相信的却是她能把雪糕棍插进一个男人的手腕。

    “小姐,请您跟我们说实话,这人到底是不是你伤的。”

    “我都说了一百遍了,是是是,他是小偷,你们怎么就不信呢!”说了低n加一次同样的话之后,裴伊月终于没了耐心,她忍不住拍着桌面,砰砰砰的声音吓的坐在一旁的小偷直抖。

    “警察先生,这个女人有暴力倾向,快点把她给抓起来,你看看我的手,你看看我的手啊,我要告她,我一定要告她。”

    濮阳拓海暗中派了人跟着裴伊月,得知她出了事,白洛庭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一个小小的警局能让伯爵大人亲临,简直是惊诧众人,匆匆的脚步从面前一闪而过,那些警察甚至觉得是自己眼花。

    吵闹不休的警察厅在那道伟岸的身影进入时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裴伊月不耐烦的叫嚷声还在继续,伴随着她跺脚时高跟鞋的声音,显得格外吵闹。

    “伯,伯爵大人?”

    蓦地,裴伊月叫唤的声音一顿,回头。

    看着裴伊月那张生气又委屈的小脸,白洛庭眉心一蹙,“过来。”

    裴伊月站起身,凶神恶煞的朝着那个小偷呲了呲牙,“你死定了。”

    “警察先生你看到了没,她还威胁我。”

    裴伊月走到白洛庭面前,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濮阳烨,他们不相信我。”

    白洛庭没有问任何原由,也不听任何解释,他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小偷,“是他害你进警察局?”

    裴伊月只管点头。

    这些警察看到裴伊月胆大的扑进濮阳烨的怀里,顿时都傻了眼,这他妈啥情况?

    然而白洛庭的下一句话,才是更加高能,让所有人全都为之一振。

    “袭击未来的伯爵夫人,你有命活,没命受!把他给我关起来,关到死为止。”

    威武霸气的小烨烨,裴伊月第一次觉得华夏伯爵这个名头还真好用,现在就连她都被冠上了伯爵夫人的头衔,呵呵,以后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她瞟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小偷,要怪就只能怪他运气不好,她本来也没想找茬的,可是有人跟着她,她不得不演一场戏来证明自己。

    她抬起头,看着白洛庭,大发善心的说:“别这么残忍,随便关个二三十年就算了,到时候小偷的技术都发达了,他肯定不会在偷人东西了。”

    这话听的一帮警察嘴角直抽,关个二三十年还叫随便?

    人家不过是偷个东西,手被废了不说,居然还要坐牢坐上大半辈子,还真是够倒霉的。

    白洛庭单手拥着怀里的人,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松开,“好,你说了算。”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刚刚给她录口供的警察,那个警察一个哆嗦,赶忙解释道:“我没有为难这位小姐,我只是不相信她能把一根雪糕棍插进他的手里,我只想让她不要乱说话而已。”

    看在他是好心的份上,白洛庭大发慈悲的没有在说什么。

    “周河,你留下,看着他们把事情处理好。”

    “是,伯爵大人。”……

    离开警察局,裴伊月坐在车里抠抠手,抓抓头,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她用眼角偷偷撇了白洛庭一眼,妈呀,他都盯着她二十分钟了,眼睛不酸吗?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了?”

    “你不是去医院了吗,怎么会跑到警局来?”

    “傅里的爸爸去找小妖,我看他们好像有事要谈,我就自己出来了,路上遇到小偷,我一时没忍住,行侠仗义了一把,然后警察就来替天行道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