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s国唯一的公主,华夏伯爵未来的夫人,傲娇与任性就是她的代名词,这一点不需要裴伊月来伪装,因为在s国的这一年她就是这么过的,就好比昨天半夜的冰淇淋,今天早上的野山蓝莓……

    胡管家在王宫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人,一大早要野山蓝莓酱,就为了吃一口吐司,不给她她就不吃早饭。 ..

    她坐在餐桌前无精打采的,弄的别人也吃不下去。

    华夏王知道女孩子娇气,再加上他这辈子也没养过孩子,见这丫头撒起娇来他当真是没辙。

    他朝着白洛庭使了使眼色,示意叫他哄哄,谁知这家伙却开口来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出去给我买,买不到别回来。”

    老管家嘴角一抽,赶紧看向华夏王,这要是把所有人都弄出去买蓝莓,王宫的活谁来干?这不是要乱套了吗?

    濮阳凯拿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手机放在桌子上轻轻一推,递给老管家。

    “这家餐厅的野山蓝莓酱不错,不过这个时间可能还没开,你去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买一点回来,如果这时候买蓝莓回来,做好蓝莓酱估计要到晚上了。”

    闻言,老管家就像是遇到了救世主,赶忙拿起手机记下了上面的号码。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联系。”

    老管家转身去联系餐厅,裴伊月朝着濮阳凯笑了笑,“谢谢堂哥。”

    “不用谢。”

    裴伊月转头看向白洛庭,“濮阳烨,我还想……”

    “你要是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出来,胡管家那一头白发都要被你折磨光了。”白洛庭无奈,又觉得好笑,只不过才过了两年,她从一个不挑食的丫头变成不仅挑,而且还不能不给,真不知道安希颜是怎么把她惯成这样的。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门卫,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包裹,“伯爵大人,有人给裴小姐的快递。”

    “我的?”裴伊月奇怪。

    “是您的,上面写寄件人是安希颜。”

    一听是安希颜寄来的快递,裴伊月腾的一下从凳子上弹了起来,跑过去直接捧过箱子放在了餐桌上。

    快递箱子打开的那一刻,一阵香气扑鼻,满满一箱野山蓝莓,滚圆透亮,引的人直流口水。

    “哇,还是我哥最好。”

    闻言,白洛庭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昨天还说他最好,现在就为了一箱蓝莓就变成她哥最好了。

    手机突然响了,白洛庭看了一眼,居然是安希颜?

    他接起电话,“这么早打给我有事?”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嫌弃啊?

    安希颜心里有点犯嘀咕,他上次帮了他,现在又把妹妹给他送去了,他这什么态度啊!

    “当然有事了,不然你以为我会闲着没事给你打电话?”

    “说。”

    白洛庭不爽,就为了裴伊月的那句“她哥最好”。

    “我是想跟你说,我前两天寄了一箱野山蓝莓过去,我知道你们那破地方一定很难买,小乖每隔一个星期就会想吃野山蓝莓酱,你叫人准备一些出来,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死丫头现在嘴刁得很,她想吃的东西你要是不给她,她能闹腾死你。”

    白洛庭看了一眼捧着快递箱子乐呵呵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话要是早点跟我说我估计还会谢谢你,不过现在晚了,她已经闹腾了,还有,你的蓝莓到了,没事就挂了吧。”

    听到他说蓝莓,裴伊月晶亮的眼睛看了过去,“谁啊?我哥?”

    “嗯。”

    “他干嘛打给你不打给我?”

    “他怕你闹腾。”

    “……该死的安希颜。”

    白洛庭偷偷笑了一下,看来他的地位又回来了。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裴伊月原本还宝贝在怀里的蓝莓突然被她推到了一边,“你们慢慢吃,我去医院了,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

    裴伊月风风火火的,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白洛庭想跟出去,但是时间真的不早了,他还要出门。

    濮阳拓海忍不住笑了一下说:“这小丫头还真是精神头十足,一大早的就闹哄哄,行了,你们两个赶紧吃,时间不多了,小丫头那边我已经安排人跟着了,不会有事的。”

    ——

    医院。

    傅里在这陪了两天,昨天虽然睡了一会,但总归是休息不够,裴伊月一早过来好说歹说才把他赶走。

    “妞,他走了吗?”

    裴伊月站在门前,看着傅里走远,关上门回头朝她笑了一下,“走了,看你这什么表情,要是让傅里看到,还以为你有别的男人了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开玩笑?”

    “什么时候?为什么不能开玩笑?”裴伊月走过来,坐在床边,“我记得以前都是你来医院看我,现在换做我来看你,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妞,你能别跟我开玩笑了吗,你知道我笑不出来。”

    “好吧,我不跟你开玩笑了,说认真的,昨天我跟濮阳凯见面了,我约了他,等你出院我们见一面。”

    闻言,蒙小妖就像感受到了五雷轰顶,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她惨白的脸,裴伊月笑了一下说:“放心好了,不是单独见,濮阳烨和傅里到时候都会在,我只是想让他相信我真的失忆了,只要他相信了这一点,他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但如果他怀疑我,他一定还会对你下手。”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你要做的就是在他面前保持好自己的情绪,不能被人看出你们认识,这是他的底线,也是我们的筹码,我相信你能做到。”

    蒙小妖一把抓住她的手,使劲摇头,“不行,我没有把握,你知道我害怕他,万一我一着急说错了什么,那我们不就死定了,你还是别让我去了。”

    “你不去怎么证明我是真的失忆?只有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在他面前才会打消他的怀疑。”

    裴伊月的话蒙小妖都懂,但是明白和做起来根本就是两回事,让她当着傅里的面假装不认识k,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一大挑战。

    “好吧,我尽量,不过你要给我点时间,我最近真的没办法。”

    “我知道,时间由我定,等你情绪稳定了之后我们在去。”

    裴伊月脸上的笑意淡淡的,浅浅的,之前蒙小妖还担心她的变化会不会影响到她的决定,可是现在看来,她好像比以前还要胸有成竹。

    “妞,你真的变了,你不在是以前的黛了,你变得开朗了很多。”

    裴伊月拿起一个通红的苹果,两指捏着水果刀轻轻一转,刀柄活跃的在她指缝中略过,而后沙沙的声音随着苹果皮的削落响起。

    “人都会变,变好变坏都有自己决定,我只不过是因为长时间失忆导致,我妈和我哥都很宠我,相比以前,现在的我多的何止是一种自信,更多的是随心所欲,说到底,我还是挺感谢他给了我这两年的。”

    “真羡慕你。”

    裴伊月切开一块削好了皮的苹果塞进她的嘴里,“别羡慕我,你也一样,你不是已经找到你妈妈了吗,我知道你可能没这么容易接受她,但她毕竟是你妈妈,曾经你跟我说过那么多她的无可奈何,我知道在你心里你还是理解她的,你并不恨她。”

    苏梅的事这个世上就只有裴伊月一个人知道,蒙小妖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在遇到她,毕竟世界这么大,可是谁能想到,她不仅遇到了,而且场面还是这么的离奇。

    她是傅里的后妈,如果她真的认了她,那她跟傅里之间又会变成什么关系?

    兄妹吗?

    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刚刚我来的时候听隔壁的护士说你妈已经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蒙小妖摇了摇头,“不要。”

    “你难道就不想感受一下有妈妈的感觉?反正你跟傅里早晚都要结婚的,就算你不认她,以后你也还是要叫她一声妈,自己的亲妈要以婆婆的身份出现,你就不觉得有点奇怪?”

    “你别说了,我当然知道很奇怪,可如果我真的认了她,那我跟傅里算什么,算狗屁兄妹吗?”

    闻言,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没想到你考虑的还挺多,要是让傅里听到这话,估计他会感动到哭吧。”

    蒙小妖低着头,皱着眉,“你就笑话我吧。”

    “天地良心,我可没笑话你,我就是想说,你认不认你妈妈跟你和傅里在不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多大关系,我说让你认她,又没说让你承欢膝下,再说了,傅里不也只叫她苏姨,又没有喊她妈,你这么介意干什么。”

    蒙小妖的别扭是一种说不出的理由,有恨,又有怨,在苏梅出事的那一刻她很担心,但是现在她又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去看她。

    叩叩。

    裴伊月回头,傅西林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裴伊月,他客气的点了下头,“裴小姐在啊,傅里呢?”

    “他两天都没休息了,我刚才让他回去了,傅叔叔是来找傅里的?”

    傅西林看了一眼蒙小妖,吞吞吐吐的说:“呃,我其实,我是来看看小蒙。”

    “哦,那你们聊,我出去转转。”

    裴伊月刚起身,蒙小妖一把拉住她的手,“你去哪啊。”

    裴伊月笑眯眯的推开她的手,狡诈的笑了笑说:“我早饭还没吃呢,都快饿死了,我去吃点东西,你们慢慢聊,我吃东西很慢的。”

    裴伊月说走就走,她知道蒙小妖这一步是一定要走出去的。

    有妈妈的感觉真的很好,她也希望蒙小妖也能享受得到。

    看着裴伊月就这么走了,傅西林突然有些尴尬。

    “孩子,你好点了吗?”

    “嗯。”蒙小妖点了下头。

    “那天谢谢你愿意输血给阿梅,要不是你……”

    “不用谢。”

    傅西林对蒙小妖来说不过是有着两面之缘的陌生人,她给她妈妈输血,最后却要一个陌生人来道谢,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理由接受。

    蒙小妖的冷漠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凝结到了冰点,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傅西林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才能让她接受。

    “孩子,其实这些年你妈妈一直都惦记着你,她跟我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只不过……”

    “抱歉,如果你是来跟我说这些,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听你继续说下去,你是苏清芳的丈夫,傅里的爸爸,但你不是我的谁,你如果想做家教,请你去找你自己家里人,我累了,想休息,你走吧。”

    傅西林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会碰一鼻子灰,但他还是来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作为一个外人,我没权利参与你跟你母亲之间的事,但是就像你说的,我是她丈夫,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每天以泪洗面,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去看看她。”

    “你难道不怕我破坏了你的家庭吗,你应该恨不得我走的远远的才对,为什么要来找我?”

    蒙小妖低着头,没有看到傅西林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

    他说:“怎么会呢,你跟傅里既然在一起了,我们早晚都是一家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