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和白洛庭走了,傅里看出了蒙小妖的一些不安。 .

    “小妖,你老实跟我说,你今天不是自己出门,而是被人带走的对吗?是那些人吗?是因为裴小姐回来了?”

    傅里毕竟不笨,他既然知道所有的事,就表示他懂的贯穿,也能够看透。

    他都能看明白这些,白洛庭肯定早就明白了。

    蒙小妖低着头,握在一起的两只手像是在做着自我保护,许久,她点了点头说:“以前都是妞来保护我,现在我好想试着保护她,可是我真的很没用,我的能力有限,而且还会连累身边的人。”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这不能怪你。”

    蒙小妖抬起头看着傅里,她好想告诉他,控制她们的人就是濮阳凯,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如果她说了,那么下一次受到牵连的人就一定是他。

    她伸手摸着他的脸,浅浅的笑了笑,“别担心我了,我没事的,你的脸色很难看,一定是累了,睡吧。”

    ——

    回到王宫,华夏王和濮阳凯都在。

    他们昨天出门之后就一直没回来,别墅那边的人来消息说他们早上才回去,濮阳拓海心想一定是濮阳烨又闹幺蛾子,还在琢磨怎么把人弄回来呢,没想到他们自己回来了。

    “华夏王叔叔,我们回来了。”裴伊月一张笑脸,完全没有受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响。

    濮阳拓海乐道:“你这个小丫头,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我都担心死了。”

    濮阳拓海招了招手把她叫到身边,裴伊月也没犹豫,直接挣脱白洛庭的手走了过去,“昨天临时有点事,我们在医院呆了一晚上,所以就没回来。”

    闻言,濮阳拓海笑脸一僵,“医院?你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不舒服,是一个朋友的妈妈出了车祸,我们只是过去陪了一晚上,华夏王叔叔,你是在等我们吗?”

    “是啊,是在等你们,你们不回来我睡觉都不安心。”

    他们正聊得热络,突然一阵微凉的声音闯进,“裴小姐不是s国的人吗,在京都也有朋友?”

    濮阳凯探究的目光从裴伊月进门的那一刻就灼热可见,听到他开口,白洛庭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小月来京都之后我介绍她认识的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白洛庭的话冷冰冰的,仿佛还暗藏针锋相对,现在裴伊月相信朱阿姨说他不喜欢濮阳凯不是骗她的了。

    如果没有白洛庭,华夏男爵的确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怪他当年会想方设法的阻碍白洛庭回到这个位子。

    裴伊月眉眼一弯,油然一副亲切和善的面孔,“是啊,是濮阳烨介绍给我的朋友,他们人都很好的,不知道堂哥认不认识,要不下次大家约出来一起吃个饭?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朋友也没几个,但是我又喜欢热闹,总觉得自己有点孤零零的。”

    “小丫头说的对,你们年轻人有时间就一起热闹热闹,小丫头才刚来京都,别把她给憋坏了。”华夏王聪明一世,但却看不透几个人之间隐藏的战火,在他的附和下,裴伊月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装作什么都看不懂。

    裴伊月脸上的笑容纯净到让濮阳凯觉得陌生,她不像是他所熟悉的黛,他的黛不会这样笑,她那么严谨的性格又怎么会说出这么随性的话?

    更何况,两年前的事已经让她对他恨之入骨,她即便是装,也不会来邀请他认识她的朋友。

    心底的某处闷闷的,很不舒服,濮阳凯默默的叹了口气,微微弯起嘴角笑了一下,“好啊,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裴伊月的视线没有在他的身上多留,完全就是一种对待不熟悉的人的态度,濮阳凯根本找不出任何破绽。

    她转身看向白洛庭说:“你们这种身份可以随便出入公众场合吗?我想去夜店,上次小妖说这里的夜店很好玩的。”

    闻言,濮阳凯忍不住蹙了下眉。

    裴伊月虽然没有看他的脸色,但她也能想象得到,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提起蒙小妖,他就不相信他还会怀疑她。

    白洛庭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揉,“你也知道我身份特殊,居然还要去那样的地方。”

    “可是我在家的时候都可以去,我哥也会去,你该不会从来没去过吧,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自己约蒙小妖去,行不行?”

    “不行,什么时候想去告诉我,我去定位子。”

    让她自己去,除非白洛庭疯了,蒙小妖今天出了这样的事,说不定下一次就是她,她现在不是以前的裴伊月,那胆大妄为的性格白洛庭感觉自己随时都会hold不住。

    以前的她虽然难管,但好在她不会乱来,现在,他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裴伊月笑眼一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平时若是到了晚上十点之后楼下大概只剩华夏王一个人,可是今天又裴伊月陪着,不但白洛庭没走,就连濮阳凯都一直留在这,还陪着吃了宵夜。

    入了夏,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刚刚吃过宵夜,裴伊月还是觉得肚子里空空的。

    “管家叔叔,有没有冰淇淋?”

    闻言,管家稍稍愣了一下。

    这里是王宫,而且又没有小孩子,顶多预备一点水果,从来都没有准备过冰淇淋这种东西。

    “小月小姐要是想吃冰淇淋的话,明天我叫人去买一些备在这。”

    明天买?那就是现在没有了?

    裴伊月撇了撇嘴,“可是我现在就想吃。”

    她在s国的这一年,她想吃什么随时都有,安希颜经常说她嘴又叼又急,吃不到东西吵着闹着不让人睡觉。

    现在跟她说没得吃,裴伊月突然有点不太高兴。

    “叫人去买吧,现在应该可以买得到。”

    闻言,裴伊月有点意外,这话居然是濮阳凯说的。

    她看了看濮阳凯,又看了看站在身后的管家,管家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

    “还是我去吧。”

    说着,白洛庭站起身,宠溺的在裴伊月的头顶拍了一下,“香草?”

    提到香草,裴伊月不由得脸红了一下,她抿着唇羞涩一笑,点了下头,“嗯,要两个。”

    “只有一个,晚上吃太多冰的对胃不好。”

    白洛庭说走就走,裴伊月朝他弩了弩嘴,“一个就一个。”

    她起身走去厨房,四处转了转,没找到什么合口的东西,随手抓了一个苹果和一个芒果。

    转身时,差一点撞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进来的濮阳凯。

    裴伊月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护住手里的吃的。

    濮阳凯一直想找一个跟她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承认她有太多的改变,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她真的忘了他。

    看着她护食的动作,濮阳凯不由得皱了下眉。

    以前的她哪里会有这样的动作?他现在不只是怀疑她是否失忆,他都快要怀疑她是不是黛了。

    “你这小身板,晚上吃这么多东西受得了吗?”

    “我胃大。”

    裴伊月伸手把手里的苹果往他面前一递,“你要吃吗?”

    “谢谢。”濮阳凯从她的手里接过苹果,其实他并不想吃。

    他这边苹果刚拿在手里,裴伊月转身就在身后的果盘里又拿了一个,这回她没多说什么,直接从他的身边跑了出去。

    濮阳凯低头看着手里的苹果,他终于愿意相信她是真的不认识他了,她对他没有恐惧,没有恨意,眼中剩下的只有陌生。

    也好,以前的她对他的怨恨太深,既然她已经忘了,就让他们重新开始吧。

    他不再是k,而是濮阳凯,这一次,他不会再错过了。

    裴伊月跑出厨房,脚步逐渐慢了下来,芒果汁顺着她的手滴落,白皙的手背上隐忍的青筋毕露。

    她的恨,她的怨,她的恐惧,她的一切感觉都要继续忍下去,她忍得越久就会越安全。

    为了所有人,她必须做到在他面前毫不暴露,她要揭露他伪善的嘴脸,她要让他再也成不了白洛庭的威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