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万万没想到在这也能听到关于濮阳凯的事情,而且说的还是白洛庭不喜欢他。%d7%cf%d3%c4%b8%f3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白洛庭从来就不笨,他若是真发现了什么也不是没可能,只不过,k不是善类,如果他们正面交锋,她不敢保证白洛庭能捞到好处。

    “睡醒了?”

    突来的一声温润,换回了她的思绪。

    看着走进来的人,裴伊月起身迎了上去,白洛庭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这样爆棚的夫妻感,就连朱阿姨看了都觉得欣慰。

    “你吃饭了吗?”裴伊月问。

    “吃过了。”

    “还要不要再吃点?”

    白洛庭笑了笑,“我想去洗个澡。”

    裴伊月松开拉着他的手,“哦,那你去吧,你回来的早还能睡一会,晚上我们再去医院。”

    “好。”

    白洛庭上了楼,裴伊月随便吃了几口饭就扔下碗跑了上去。

    偌大的宅子里,多了一个人气氛就是不一样,朱阿姨笑了笑,就连收拾碗都觉得舒心。

    浴室里的流水声不断,裴伊月坐在床边,晃荡着两条腿,看着柜子上那辆“年久失修”的模型汽车。

    白洛庭的手机被她攥在手里,屏保果然是她的照片。

    白洛庭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套着一件黑色浴袍,看着坐在床边傻笑的人,他忍不住弯了下嘴角。

    “笑什么呢?”

    裴伊月笑呵呵的走到他面前,拿起手机,点开屏幕,“濮阳烨,听说你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半夜对着手机发呆,是在看这个吗?”

    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白洛庭笑的有些感慨,这张照片他几乎快要看的连她的头发丝都数清了,如果视力可以将照片磨损的话,估计这张照片早已化为灰烬了。

    他看向裴伊月那张乖张的笑脸,目光深邃悠然,“以后再也不用看了,只看你。”

    “你不是说这也是我吗?”

    “是,但我更想看着会说会笑会闹的你,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不想再对着相片没日没夜的想你,我想抱着你,吻着你,跟你说话,听你嬉笑,即便是吵架我也愿意。”

    裴伊月脚尖一踮,两手勾住他的脖子,“那我以后就一直缠着你,闹着你,缠到你烦我为止。”

    白洛庭在她扬起的唇瓣上轻吻,“你可以试试,看看我到底会不会被你烦到。”

    裴伊月动了动眼珠子,坏笑着说:“吵架你要是觉得没劲,我们还可以试试打架。”

    “你打得过我?”白洛庭好笑的问。

    “试试?”裴伊月扬起下巴挑衅。

    白洛庭长臂一横,单手就把她那细弱的小身板给提了起来,直接丢在床上。

    他欺身压下,单手撑在她的身侧,“打架就算了,既然要浪费力气,我觉得还是另外一件事更有意义。”

    落下的吻满满都是缱绻的爱意,落下之处尽是灼热了裴伊月内心的最深处。

    她从不介意把自己交给他,因为她本来就是他的,也只是他的……

    医院走廊,裴伊月和白洛庭手牵着手走进,就见傅里风一样的从面前经过,似乎没有看到他们。

    白洛庭眼疾手快,一把钳住他的胳膊,“去哪?”

    傅里回过神,惊慌之余又满脸急切,“小妖不见了。”

    闻言,裴伊月眉心微微一蹙,“她会不会是去洗手间了?”

    “不会,我刚陪她去过洗手间,她说口渴,我就是倒杯水的功夫她人就不见了,我问过护士,他说有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进去过病房,之后小妖就不见了。”

    白头发的男人……

    蓝佑!

    裴伊月垂在身侧的手隐隐握起,他还真是一刻都等不及。

    两年来傅里一刻都不敢松懈,当年裴伊月的事始终让他心有余悸,蒙小妖害怕那些人的出现,同样的,他也怕。

    蒙小妖从没说过那些人是谁,傅里知道她有她不说的原因,但是他更知道,他们不是善类。

    从昨天开始蒙小妖就一直不太对劲,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傅里本能想到的就是那些人把她带走了。

    他们两年不找她,现在却直接把她带走,想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白洛庭下意识的看了裴伊月一眼,若是她还记得以前的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可惜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你陪傅里一起去找找吧,我在这等着,万一她回来了,我可以跟你们联系。”

    找人他们的绝对找不到的,但是不让他们去,裴伊月又没有合适的理由。

    她当然知道蒙小妖是被带去的总部,但是现在的她不能露面,k把蒙小妖带走,为的一定是询问她的事,好在她之前提醒过她,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有等了。

    病房里,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按照傅里的说法,来的人应该是蓝佑,蓝佑这个人还是信得过的,最起码不会对蒙小妖动粗。

    她选择回来,要经历些什么她不是没想过,只是她没想到,首先受到磨难的人会是蒙小妖。

    是她连累了她,看来,她真的不能再躲了。

    ——

    总部。

    蒙小妖身上的病人服没来得及换下来,她站在k的面前,脸色不是很好。

    他是华夏男爵,蒙小妖心里想着这个身份突然觉得有点讽刺,身为男爵却始终在自己家里作乱,他的贼心还真是大的可怕。

    “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k凉凉的看着她,说出的话仿佛字字都唾着冰渣。

    蒙小妖头微垂,“不知道。”

    蒙小妖的回答引起濮阳凯一声轻微的怒叹,“两年不见,你倒是硬气了很多,既然你不知道,我也不逼你,蓝,通知医院,苏梅抢救无效。”

    闻言,蒙小妖呼吸一颤,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握起,“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现在在你的病房里有一个本应该死了的人,你是想让我亲自去问她?”

    濮阳凯站起身,走到蒙小妖身边,蒙小妖不怕他那是假的,她低着头,脚步忍不住后退。

    蓦地,一直大手紧紧的扣扣住她的下颚,逐渐加大的力度仿佛下一秒就会把她的下巴给捏碎。

    他咬着牙,狠厉的目光中尽是无限的怒火,“她还活着,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濮阳凯手一甩,蒙小妖踉跄了几步,稳住自己。

    “不知道?你们的关系这么好,她会两年都不联系你?依兰,s国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什么s国的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确去过s国,那是因为濮阳烨跟我说妞还活着,我不相信,所以想去看看。”

    s国的事k能怀疑到她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他已经知道了裴伊月的存在,但是她不能承认这件事跟她有关,因为一旦承认了,就等于暴露了裴伊月没有失忆这件事。

    面对着k完全不相信的目光,蒙小妖强装淡定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是最近才知道妞还活着,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她,她当然不会两年都不跟我联系,但是,你要让一个昏迷了一年,醒来后又什么都不记得的人唯独记得我,我想我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果然,在k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神色起了明显的变化,那一脸的愕然完全跟她们预计中的一样。

    “你说什么?”k死死的盯着蒙小妖,就好像她敢说一句谎话他就会立马弄死她一样。

    “我说,妞失忆了,在两年前的那次事故之后她昏迷了整整一年,之后谁都不记得,她之所以会来华夏,是因为s国跟华夏之间的联姻,如果她还记得以前的事,您觉得她会来吗?她应该逃的远远的不是吗?”

    k没有说话,他的神色也让蒙小妖捉摸不透,以防他不相信她的话,蒙小妖又说:“如果不是失忆和意外,她绝对不会两年不联系我,就像您说的,我们的关系很好,另外,到现在速都不知道他师傅还活着,因为妞不知道他的存在,她谁都不认得。”

    k的沉默是疑惑,但更多的是他相信了蒙小妖的话。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想起了那天跟她见面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她在对他笑,还说了一句“你好”。

    以前他一直拒绝蓝佑再次对她用那种药,就是因为不想让她忘记一切,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她还是把他给忘了。

    “你回去吧,不要再让我发现你做出越界的事,苏梅的事算是给你的一个警告,下一次你若是再敢善做主张帮濮阳烨做事,他的好友傅里,就要替他送命了。”

    ——

    医院里,裴伊月安静的坐在床边,微垂的眸因许久没有蒙小妖的消息而变得有些不安。

    她一心觉得k不会伤害蒙小妖,但这只是她的想法,对于k,她并不敢说自己百分之百的了解,他的城府太深,就算这整个世上恐怕都不会有人真正的了解他。

    蒙小妖这一次是为了她被带走,但她却不能出面把她救出来,如果她的计算有误,k狠心之下真的对她做了什么,那么她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蓦地,裴伊月站起身,正准备走,就见白洛庭从外面走了进来。

    裴伊月脚步一顿,阴郁的神色瞬间敛起,“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傅里失魂落魄的走进,靠着墙壁忧心忡忡,“没找到,不知道她会不会出事。”

    “不会的。”

    话落的一瞬,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慌乱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急忙接起,“小妖,你在哪?”

    ……

    蒙小妖回到医院,并没有说她刚刚去了哪里,傅里知道她不说的理由,也没有去追问。

    几次眼神的交换,裴伊月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能回来,也就说明k暂时相信了她的话。

    傅里寸步不离的守着蒙小妖,裴伊月也跟她说不上什么话,“濮阳烨,我们回去王宫吧。”

    闻言,蒙小妖一怔,“妞,你在这陪我吧。”

    蒙小妖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现在回去就等于去面对k,她心有余悸,又不知道k有没有相信她的话,如果他们现在碰面,她真的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

    白洛庭托着她的手放在掌心轻轻的握着,“你不是说在那不自在吗,你要是累了我们还是回别墅。”

    “我们两天没回去了,要是再不回去我怕华夏王叔叔会以为我不喜欢他那,再说了,你不是也在吗。”

    裴伊月笑着看向蒙小妖,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你既然没事了我们就不在这打扰你休息了,傅里在这陪你,我明天再来。”

    蒙小妖一把抓住她的手,力度足以告诉裴伊月她现在的恐惧。

    裴伊月稍稍垂了一下眸子,笑着说:“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蒙小妖知道自己拦不住她了,她要去面对濮阳凯。

    裴伊月的确想过能躲就躲,但是她也知道,面对是早晚的事,既然他这么着急想要见她,她没理由不给他这个机会。

    他从蒙小妖那得到的消息想必他也很想亲自证实,打铁趁热,裴伊月也不想让他继续纠缠着蒙小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