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41】 您说黛还活着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41】 您说黛还活着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可以做到逼着自己泰然自若,但是蒙小妖不行,自从跟裴伊月分开之后,她的神色不安就连傅里都看出来了。.

    天色有些暗了,两人在路上走着,蒙小妖失魂落魄的走在前面,压根就忘了身旁还跟着傅里。

    突然,眼前车灯一闪,一辆车飞快的朝着他们开了过来。

    蒙小妖怔怔的站在原地,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

    蓦地,傅里一把见她拽了回来,“你疯了,站在路中间干什么?”

    蒙小妖倏然回神,看着从她身边飞逝而过的车,忍不住发抖。

    “我没事,就是想事情想的有点你出神了。”

    不远处,一阵刹车声,车里的人刚好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她急忙从车里走出,隔着马路喊道:“小蒙。”

    闻声,蒙小妖狠狠的蹙了下眉,傅里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就见苏梅一脸急切的往他们这边走。

    “是苏姨。”

    蒙小妖刚想说不理她,身后砰的一声。

    傅里扶在她肩膀上的手一抖,蒙小妖瞬时僵住了脚步。

    车声远去,她没敢马上回头。

    傅里看着被车撞飞出的人,惊恐中他赶忙跑了过去。

    没了傅里的搀扶,蒙小妖似乎有些站不稳,微晃的身子慢慢转向身后,满地的血触目惊心,苏梅已经失去了意识。

    “小妖,快点叫救护车。”

    蒙小妖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拨通120的同时她朝着车开走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不是意外,绝对不是意外,这是提醒,k来找她了……

    手术室门前,蒙小妖抱着胳膊坐在休息椅上,傅西林接到傅里的电话匆匆赶了过来,看到蒙小妖,他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孩子,你没事吧?”

    傅西林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已经这个样子很久了,就连傅里跟她说话,她都丝毫不作回应。

    又是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白洛庭和裴伊月在半路接到傅里的电话赶来。

    “小妖,你没事吧?”

    蒙小妖一直不太对劲,现在又一句话不肯说,傅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让裴伊月过来劝劝她。

    看到裴伊月,蒙小妖一把抓住她的手,沉寂的脸上终于有了神色。

    微红的眼中泛着泪,她隐隐发抖,却始终不曾开口。

    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去说。

    “没事了,你一定是吓到了。”裴伊月安抚了蒙小妖,抬头看向傅里,“你妈妈怎么样?”

    闻言,傅里下意识看了蒙小妖一眼,“其实……”

    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从里面走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她丈夫。”傅西林上前。

    “病人失血过多,我们医院b型血不足,你们谁是b型血?”

    傅里和傅西林都不是b型血,两人忧心的蹙眉。

    “我是b型血。”白洛庭开口道。

    “不用了。”蒙小妖打断他的话,起身,缓缓的走过去,“我是b型血,里面的人是我妈妈,我可以。”

    闻言,裴伊月一怔,忍不住看了傅里一眼,“不是,不是你妈妈……吗?”

    “苏姨是我继母,是小妖的亲生母亲。”……

    采血室里,护士取完血立马拿去手术室,裴伊月走进来坐在蒙小妖身边,沉默代表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傅里的妈妈突然变成了她的妈妈,这样的事对她的打击应该很大吧。

    “是他,妞,是他来找我了。”

    裴伊月拧起眉,“你看到了?”

    “没看到,但是我敢肯定是他。”

    裴伊月不想否决她的肯定,k的能力她从没怀疑过,当初他能帮她找回裴家,就说明他知道苏梅是蒙小妖的妈妈一点都不难。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蒙小妖看着她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这么多年了,他想做什么我们谁都阻止不了,这是他的警告,可是我没想到,他会为了警告我而去伤害我身边的人,妞,我害怕你出事。”

    “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如果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那天,我们就一起跟他摊牌,现在的他相比我们,他才是应该害怕的那一个。”

    两年后的裴伊月经历过生死,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安于天命委曲求全的黛,她连死都不怕,她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谁能威胁的了她。

    她现在也有了他的把柄,他不会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是谁,除非,他不想再要华夏男爵这个位子!

    手术进行的不是很顺利,整整一个晚上苏梅都没有从手术室里出来。

    蒙小妖被抽了太多的血,整个人脸色苍白,但她却坚持要在手术室门前等。

    没错,她是恨苏梅,她恨她当年丢下她独自离开,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当年苏梅不走,只不过是多一个人跟他们一起受苦。

    她爸爸生前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埋怨过苏梅的离开,蒙小妖知道,他并不怨她,他反而时常埋怨自己无能。

    她的恨是因为苏梅自私的一个人离开,但是回头想想,如果当初她真的要带她走,她真的会丢下她爸一个人吗?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蒙小妖忽然起身,头晕了一下。

    傅里连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蒙小妖摇了摇头,就听医生跟傅西林说:“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还好你们供应的血及时。”

    蒙小妖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放松过度,她直接晕了过去。

    裴伊月也一宿没睡,白洛庭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回去恐怕也休息不好吧,毕竟那里还有个更难对付的人。

    裴伊月摇了摇头,“我不累,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在这陪她。”

    “你一整晚都没睡过,怎么可能不累,听话,这里有傅里,她不会有事的。”

    “我不想回去,你不在,我一个人在那不自在。”

    白洛庭似乎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这么多天了她也没说过不自在,昨天濮阳凯回来了,她先是要出门,现在又说不自在,看来是因为他了。

    “我带你回别墅,那里没人会打扰你,你睡一觉,等我忙完了回去接你。”

    ——

    总部。

    “您说黛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同样是一宿没睡的濮阳凯负手站在窗前,晦暗不明的眼底夹杂的是三分怒气,七分喜悦。

    她没有死,他的心也活了。

    两年前他最后悔的事就是逼她做出了那样的决定,现在,她好好的出现在他面前,他那颗久未跳动的心,终于有了活力。

    可是,她居然又跟濮阳烨走到一起了,结婚,这一次她真的要名正言顺了吗?

    蓝佑不确定他的话是真是假,他知道这两年k一直没有走出失去黛的影子,但是,说她死而复生,这太不可思议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之前我也觉得s国的事有些蹊跷,现在这么一看,有她在,没什么是不可能。”

    濮阳烨突然去s国,他先前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如果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决定让那些人去送死。

    蓝佑虽然喜欢研究一些奇怪的药品,但是死人复生这样的事,他还是不能接受。

    “k,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你会不会是认错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黛,她不可能再回来的,即便她不知道你是谁,也不会再回京都来冒险。”

    “你太不了解她了。”濮阳凯转过身,晦暗的眸子没有焦距的看着某处,“她从来都不是会认输的人,你以为她真的怕我吗,如果是,当初她就不会违背我的命令,现在她回来了,带着s国公主的身份,她的背后不止有s国,还有濮阳拓海,她何等聪明,又怎么会顾忌我?”

    “可是依兰那边……”

    说到蒙小妖,濮阳凯面色沉了沉,“这次就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就凭她也想背叛我,她还不够分量。”

    “黛的事她应该不清楚才对,这两年我都有叫人暗中观察她,她不像是知情的样子。”

    濮阳凯隐隐蹙眉,却丝毫没有对昨天的事感到懊悔,“就算她真的不知情,s国的事也跟她脱离不了关系,背叛总部的下场是什么她应该清楚,现在只不过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提点,她若是再敢犯,下一次我会直接要了她的命。”

    闻言,蓝佑忧心的蹙眉。

    总部的这些人死的死,散的散,他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们再有人离开。

    他知道,自从黛两年前出事之后,k就再也不相信蒙小妖,他派人暗中监视,好在她没有做出什么让他厌恶的事,不然,她也活不到今天。

    杭子速对他师傅的依赖k比谁都清楚,那小子从来不怕死,他师傅走了,整个总部,包括k,没人再指使的了他。

    对他的放任算是k对黛的补偿和内疚,但是现在她回来了,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错过。

    “k,如果可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找依兰的麻烦,毕竟她是黛最好的朋友,如果她出事,我怕黛……”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濮阳凯凉凉的截断他的话,“把依兰给我找来,我就不相信她会不主动找我。”

    ——

    裴伊月一觉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朱阿姨已经烧好了饭菜。

    别墅里除了朱阿姨就只有她一个人,相比王宫,这里好像更冷清。

    “朱阿姨,濮阳烨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吗?”

    裴伊月坐在桌前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菜,嘴上闲暇时随口问了一句。

    “伯爵先生平时很少在家,只有晚上很晚才会回来,回来之后会让我做点吃的,在之后在客厅里一坐就做到后半夜。”

    “他一个人坐在这到那么晚做什么?”裴伊月有些奇怪,想想上次,她还以为是她运气不好才回碰到他,合着他是每天晚上都不开灯坐在这?

    朱阿姨为难的笑了笑说:“他什么也不干,就是坐在这,有的时候会对着手机发愣,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裴伊月没有再继续往下问,她几乎已经猜到他在干什么了。

    他的手机上是她的一张照片,这个男人,当真是会勾起她的心酸。

    “这里平时都没人来吗,难道他不会在家里招呼些朋友什么的?”

    朱阿姨摇了摇头,“伯爵先生自己都很晚才回来,哪有时间招呼朋友,要说有,也就只有曾岚姬小姐,她偶尔会来闹腾一下,不过我感觉伯爵先生对她挺没耐心的。”

    朱阿姨说的小心翼翼,生怕这位未来的女主人会不高兴,不过,听到她这么说,裴伊月心里还是挺欣慰的,还好白洛庭的身边还有个曾岚姬,她虽然爱闹,但最起码能让他暂时忘记一些不开心的事。

    “不过裴小姐,我跟您说件事,您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裴伊月晶亮的眸子充满了好奇。

    “伯爵先生似乎不是很喜欢男爵大人,您是他的未婚妻,这段时间又住在王宫,您尽量跟男爵大人保持距离,我看得出伯爵先生很在乎您,千万不要因为一点不注意影响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