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挺好的,找到施幼琳了吗?”

    当初裴伊月说要一个人来华夏,安希颜本来是不同意的,他也要跟着来,但是他现在的身份给不了他跟以前一样的自由,再加上施家发生了那么多事,总归是需要他的。

    裴伊月走了这么多天,他终于抽出时间给她打个电话。

    “你这丫头,就不能主动给我打个电话吗,开口就问施幼琳,也不知道关心关心我。”

    裴伊月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看了一眼,里面的水没有了,她一边听着电话,一边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挺好的,有什么好关心的,你快跟我说说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她?”

    “没有,我怀疑她偷渡出境了,这么久都找不到人,难不成还能人间蒸发?小乖,你在那边小心点,这个女人现在已经疯了,我怕她会去找你的麻烦。”

    闻言,裴伊月不在意的笑了笑说:“你觉得我会怕她?”

    “我知道你不怕,但还是小心点的好,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谁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楼下的客厅里站着一个人,裴伊月从楼上走下来,顺带着瞟了一眼。

    不知道那人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还是说话声,回头的瞬间,一双深邃的眸子狠狠一缩。

    “管家叔叔,帮我倒杯水。”

    裴伊月把手里的杯子递给管家,管家接过杯子,却看了一眼站在客厅的人。

    裴伊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一刻,她的心跳仿佛都已经停了。

    有些事,有些人,她以为只要她小心翼翼的躲着就会永远看不见,可是上天偏偏就喜欢跟她开这样的玩笑,有一个词叫做“机缘巧合”,可若是孽缘,她又该如何逃避?

    “阿凯少爷,这位就是伯爵少爷的未婚妻小月小姐。小月小姐,这位是男爵大人,濮阳凯。”

    华夏男爵,白洛庭的堂哥,濮阳凯……k。

    逆流的血液拨弄着她全身的血管都跟着抽痛,她捏紧了手里的电话,强逼着自己露出一张和煦的笑脸。

    “哥,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边有点事,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挂断电话,裴伊月像对待陌生人一样朝着濮阳凯客气的点了下头,“你好。”

    濮阳凯眉心狠狠一蹙,一双眼如猎鹰见到了猎物,死死的盯着她。

    一个他从小养大的人,他绝对不会认错,是她。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活着?

    为什么她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她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心,狠狠的抽痛着,两年了,他几乎快要淡忘了这种心痛的感觉。

    “哟,看来你们已经见面了。”

    一声玩世不恭的笑声,白洛庭和华夏王回来的很及时,若是再让他们单独待下去,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

    “华夏王叔叔,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裴伊月快步跑到白洛庭面前。

    跟濮阳凯一样,她也太惊讶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又由不得她表现出任何情绪。

    她很庆幸自己装失忆装到现在,如果不是,恐怕今天就要在这跟他兵戎相见了。

    白洛庭看了一眼濮阳凯,而后伸手把裴伊月勾进怀里,“今天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陪你。”

    “小丫头,怎么样,叔叔没骗你吧,是不是小凯也是很帅的?”

    裴伊月低头没有回答,样子在濮阳拓海看来像是在害羞,然而实际她却在隐忍自己心底的恐慌。

    “老头,你够了没?”白洛庭厌烦的皱起眉。

    濮阳拓海端了端肩,看他真的有些生气了,稍稍敛起脸上的随意,看向濮阳凯,“你不是说有些事要忙,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事情解决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没想到王宫还有别人,有点意外。”

    濮阳凯的定力有多好,单单看这么多年他隐藏着身份在外支撑整个总部就能知道。

    他不会再任何人面前露出破绽,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以前裴伊月只是觉得他身份神秘,做事手段凌厉,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现在,裴伊月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以前的那些疑惑、那些不懂、那些茫然,在知道他身份的那一刻,全都豁然开朗。

    原来,他的身份就是他不能放弃杀白洛庭的理由……

    濮阳拓海呵呵一笑,说:“小丫头不是别人,她是s国月华夫人的女儿,这段时间你不在,很多事你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婚事算是定下来了,早晚都是一家人。”

    月华夫人的女儿?

    果然是她。

    再次看向裴伊月,迎上的却是白洛庭提防的目光。

    裴伊月暗自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抬起头,可怜兮兮的撅起嘴,“濮阳烨,你难得回来这么早,陪我出去逛逛吧,我都在这闷了好几天了。”

    裴伊月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快点逃离他的视线,这样的见面对她来说太突然,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更不知道要怎么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

    裴伊月的话刚好跟白洛庭的想法一样,他也不想让她跟濮阳凯有太多接触,老头一天神经兮兮的,虽然他知道他的话是说着玩,但是白洛庭还是不愿意让他把裴伊月和濮阳凯联系到一起。

    “我陪你上去换件衣服。”

    闻言,裴伊月松了口气的同时使劲的点了点头,“嗯。”

    出了门,裴伊月提议叫上几个熟人,在这她认识的人除了曾岚姬江浩,也就只剩下蒙小妖了。

    曾岚姬和江浩最近刚刚和好,他们当然不能去打扰他们,正好傅里她也没见过,白洛庭就把他们两个给约了出来。

    四个人约在一家中餐厅,裴伊月主要的目的是找蒙小妖。

    两个女人聊着聊着就熟络了很正常,更何况以蒙小妖的性格,她们就算立马好到穿一条裤子白洛庭都不觉得奇怪。

    中途白洛庭出去接了个电话,傅里去了洗手间,裴伊月确认他们都走了,脸上的随意瞬时绷起。

    “妖,我见到k了。”

    她们之间最扫兴的话题无疑就是过去,裴伊月一晚上都没有说起,现在突然沉下了脸说了这么一句,蒙小妖有点回不过神。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他也看到你了?”

    裴伊月蹙着眉心,利落的点了下头,“我们是面对面遇见的,而且避无可避,你不会想到他是谁,这么多年,他竟然把自己的身份掩藏的这么好。”

    “身份?什么身份?你知道他是谁了?”

    裴伊月漆黑的眸子稍显暗沉,其中的阴冷仿佛比两年前更甚,“是啊,我终于知道他是谁了,我还知道,我永远都逃离不了这一切,因为他是华夏男爵,白洛庭的堂哥,濮阳凯。”

    闻言,蒙小妖倒吸一口凉气,面前的水杯砰的一下被她碰倒。

    这件事对蒙小妖来说有多惊悚,就说明裴伊月之前的淡定有多难熬。

    谁能想到,一个专杀政府官员的组织者会是王室的人,而且还是那高高在上的男爵。

    蒙小妖脸色苍白了一瞬,她一把抓住裴伊月的手,“妞,回去吧,回你的s国去,太危险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我走了,他怎么办?”

    她口中的“他”不用怀疑,一定是白洛庭,从以前开始她就为了他放弃了一切,现在她知道了对方是谁,也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她怎么可能走?

    两年了,蒙小妖虽然两年没有回过总部,也两年没跟那边联系,但是她知道,这一次她逃不掉了。

    k不找她是因为他以为黛死了,现在他们既然碰面,说不定他很快就会来找她。

    她拉着裴伊月的手有些发抖,裴伊月反手安抚的拍了拍,“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他真的找你,你就跟他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有,往后我跟他见面的机会很多,我需要你的帮忙,排除一切他对我的监控。”

    蒙小妖慌乱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现在更担心你,他要是在逼你该怎么办?”

    “放心吧,我应付得来,我现在住在王宫,到处都是华夏王和濮阳烨的人,他没这么笨,不会在这个时候对我做什么,而且,只要让他知道我失忆是真的,他就算想做什么也没有这个机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