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9】 出其不意的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9】 出其不意的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江浩住的地方一直都是跟曾岚姬结婚的独栋公寓,这么多年了,这还是曾岚姬第一次回来。

    看着这里丝毫没有变化,曾岚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江浩进门就把身上的粉色t恤脱掉,健壮的肌肉线条毫不收敛的暴露在曾岚姬的视线之下。

    曾岚姬是个审美主义者,她不拒绝任何一切养眼的事物,她承认江浩的身材的确很吸引她,只可惜,他们真的不适合。

    江浩从卧室里走出,身上套了一件军绿色的背心,外套没来及穿,捏在手里就出来了。

    曾岚姬微声叹了口气,“以后别穿的奇奇怪怪的,我先走了。”

    转身要走,江浩突然大步上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然而下一瞬,他又马上跟触电似的松开了手。

    他举着手,想要拦住她,又有些不知所措。

    “能不能别走。”

    闻言,曾岚姬回头,“还有事吗?”

    江浩微微蹙着眉心,似乎有些为难,“亲,亲爱哒。”

    “啊?”

    耳鸣,绝对是耳鸣,她听到的一定是幻觉!

    江浩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那个,你喜欢我这么叫你吗?”

    他还想再叫一次的,可是看着曾岚姬变了脸色,他真的没有勇气了。

    “江浩,你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

    突然,江浩手一伸,曾岚姬只觉得一阵掌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壁咚,床咚,地咚,沙发咚,逮哪咚哪。”

    江浩脑子里回响的全都是裴伊月教他的话,原本他还不是很相信她,可是现在曾岚姬真的跟他回来了,他觉得她的话可能真的有用。

    曾岚姬还以为他要打她,死死的闭着眼睛,之后就感觉唇上落下一道奇异的冰凉。

    “吻她,出其不意的吻,在她不反抗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吻她,接吻是联络感情最好的方法,没有吻往后你什么都别想做,切记,轻一点,别撞掉了人家的牙。”

    曾岚姬惊悚的睁开眼,就见那近在咫尺的人死死的盯着他。

    “岚姬,我喜欢你,我不想跟你离婚,我知道我不温柔,不体贴,也不懂情调,我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你可以跟我说,我愿意为了你改。”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认识他这么多年,这还是曾岚姬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话。

    “江,江浩,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你这样我很害怕。”

    闻言,江浩奇怪的皱了下眉。

    他都是按照裴伊月教他的说的,为什么她会害怕?

    “我没有不舒服,你别怕。”

    趁着她愣神,江浩再次低头偷袭了她的唇,以前他没发现,这种感觉似乎真的很好。

    曾岚姬后背抵着墙,耳侧一只足以瞬间捏死她的粗壮手臂,她就算想躲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她还不想死在这。

    看着眼前的人,江浩突然有种好像抱抱她的冲动,但是裴伊月说过,叫他尽量不要用手碰到她,她说他没轻没重,万一给她弄骨折了,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跟她复婚。

    “岚姬,我是个粗人,我知道有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的伤害了你,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江浩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不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复婚,我不逼你,我可以重新追求你,我们试着跟正常人一样从交往开始,等什么时候你愿意跟我复婚我们在去办手续,你觉得这样行吗?”

    今天好像是曾岚姬这辈子听到他说的最多话的一次,她不相信以他木头一样的脑子会想出这种以退为进的方法。

    她皱起眉,狐疑道:“你为什么会送我花?”

    “不是说你们女人都喜欢花吗?”

    “我们女人?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闻言,江浩赶紧摇头,“没有,只有你。”

    “那你刚刚说‘我们女人’,老实交代,是谁跟你说女人都喜欢花的,还有,你今天做出这么多事都是谁教你的,江浩,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别说是交往,就是见面都没有下一次。”

    江浩一紧张,再次伸手想要碰她,没等碰到,他又警醒的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曾岚姬看了一眼他的手,“干嘛,我有毒啊?有毒你还亲我?”

    “不是,我是怕我下手太重,弄疼你。”

    他上次那一巴掌呼在她脑袋上,现在想起来她都觉得脑浆疼,他居然会说怕弄疼她?

    曾岚姬更加坚信他身后有军师。

    “说吧,是谁教你做这些事的?”

    裴伊月好心帮他,江浩可一点都没想过要出卖她,但是,他要是不说,曾岚姬可能就真的要生气了。

    肿么破,好纠结。

    “你说不说?”曾岚姬没耐心的吼道。

    在曾岚姬的眼里江浩什么都不好,但唯有一点是她不能否认的,那就是面对她,他的耐心真的很好。

    不管她怎么发脾气,怎么无理取闹,他都没有跟她大声说过一句话,他仿佛没有喜怒哀乐,这也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江浩看着她,犹豫了半天,“我说了你不能生气。”

    “你先说我再决定生不生气。”

    “是伯爵大人的未婚妻,裴小姐教我的。”

    闻言,曾岚姬一愣,“小月月?她为什么教你这些,是不是你跟她乱说什么了?”

    “我没有,那天在酒店我说想跟你复婚,然后她就说帮我了,可能,可能是因为我还说你跟伯爵之间不正常,她担心,所以才帮我的。”

    好家伙,他倒是有什么说什么,一点都不怕她一头撞死在墙上。

    曾岚姬手一甩,啪的一声抽在他健硕的肌肉上,“江浩,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跟濮阳烨之间要是真的有什么的话我还会嫁给你?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跟她说这些,他们之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全都是你的责任。”

    曾岚姬的一巴掌落在他身上就跟拍灰似的,根本引不起他的任何反应,他看着曾岚姬气愤的脸,安静的像块木头。

    “被你气死了。”

    “我以后不说这样的话了,你别生气。”

    他今天已经很低声下气了,曾岚姬不是看不出来,裴伊月能把他这块木头在短时间之内教成这样,真的很不容易,另外,就像白洛庭说的,她并不是一点都不喜欢他。

    “岚姬,你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好吗?”

    曾岚姬瞥了他一眼,“我给你买的衬衫还在吗?”

    “在。”

    “换一身正装出来。”

    江浩站在那不动,曾岚姬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要去吃饭吗?”

    “可是我不喜欢穿西装。”

    “那就算了。”曾岚姬没什么耐心,转身就走。

    江浩一把拉住她的手,“好,我去换,你别生气。”

    看他大步流星的往回走,曾岚姬好想问他,他哪只眼睛看到她生气了,她明明只是不耐烦。

    江浩很少穿衬衫和西装,他一般穿的都是宽松的军装和迷彩服,大概是怕曾岚姬趁着他换衣服的时间跑掉,江浩衬衫套在身上,连扣子都没来得及扣就出来了。

    曾岚姬从没见他这么邋遢过,忍不住皱了下眉。

    “一定要穿这样吗?”

    江浩还是觉得不习惯,只是吃顿饭,随便穿什么不行?

    曾岚姬没说话,走过去,仔细的帮他扣着衬衫的扣子。

    江浩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上不止一头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我们复婚好吗?”

    闻言,曾岚姬手上的动作一顿。

    江浩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改口,“我什么都没说。”

    “……”

    曾岚姬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复婚,就因为我是你第一个女人?”

    “不是,是因为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

    曾岚姬捏着扣子的手不由得收紧,原来,他也会说这样的情话。

    “这话也是小月教你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说的。”

    曾岚姬抬起头,看着他,“那为什么你以前不跟我说?”

    “我以为不需要说,我们是夫妻,我以为你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那现在你知道了,你会回来吗?”

    曾岚姬低下头,继续帮他系纽扣,“你不是说要从交往开始吗?”

    闻言,江浩先是愣了半秒,随后失声一笑,“你说真的?你答应了?”

    “你也会笑?”曾岚姬嫌弃的瞪他。

    江浩脸上的笑意逐渐放大,这还是曾岚姬第一次见他这么笑。

    很帅,足以迷倒她。

    兴奋当头,江浩一把把她搂进怀里,使劲揉搓。

    “江浩!”曾岚姬怒吼一声,江浩吓的一哆嗦,赶紧松手。

    曾岚姬往后退了一大步,躲着他,凶道:“你能不能对我温柔点,你每次都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力气有多大,你别追我了,你去找个金刚结婚好不好?”

    “对,对不起,是你太弱,要不从明天开始我带你去训练,这样你就不弱了。”

    “训你个头,你才弱。”

    曾岚姬欲哭无泪,她也很想尝试跟他重新开始,但是她哪里有勇气,她真的怕自己会随时死掉。

    江浩小心翼翼的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那你抱着我好吗,我保证会轻轻的,不会弄疼你。”

    让他这刚刚正正的大男人这样软言细语的为难,曾岚姬就算在抵触也会心软。

    她使劲甩了几下拳,砸在他的胸口,“混蛋,我怎么这么倒霉,这辈子要遇上你,甩都甩不掉。”

    江浩用最小的力气搂着她,虽然不尽兴,但也算了却了他的心愿。

    “因为你是我老婆,因为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

    ——

    裴伊月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江浩今天要实行计划,也不知道他这个木头会做成什么样,万一崩了,那她这么多天不是白忙活了?

    想一想,崩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毕竟他是江浩,摸头杀都能模仿成“杀头摸”,天啊,这都快两个小时了,曾岚姬该不会被他弄进医院了吧?!

    想到这,裴伊月一个哆嗦,正准备出门,突然手机响了一下。

    收到一张照片,点开一看,裴伊月眼角频频抽搐。

    照片里江浩穿着那件粉色的t恤,一脸正经,身板笔直,看上去就像是个跳梁小丑。

    “噗哈哈哈哈……”

    裴伊月盯着照片看了几秒,突然爆笑。

    紧接着又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江浩换回了正常的衬衫和西装,高大的身躯前曾岚姬扮着鬼脸。

    可是相比上面一张,裴伊月实在是没心情恭喜他们和好。

    她坐在地上,笑的直拍地面。

    白洛庭开门进来,就见她伏在地上直抽抽,还以为她怎么了,赶紧走了进来。

    她抬起头的那一刻,白洛庭一脸懵逼。

    裴伊月笑的小脸通红,眼角挂着泪,嘴里一直发出哈哈哈的声音。

    “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笑成这样。”

    裴伊月停不下来,一边拍着白洛庭的胳膊,一边指着自己的手机。

    白洛庭紧张的蹙起眉,真怕她再笑下去会一口气上不来厥过去。

    他拿起地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先看到的是曾岚姬和江浩的合照,网上一翻,才看到江浩那张粉嫩嫩的紧身小t恤。

    白洛庭眼角一抽,满头黑线。

    “什么玩应儿,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