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8】 生个大胖孙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8】 生个大胖孙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再次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楼下的三个人已经变成了两个。

    她四处看了看,奇怪的问:“刚刚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小洋装也高跟鞋,倒是为了见客特意打扮过,他笑了一下说:“穿成这样是准备见客人了?”

    裴伊月瞥了他一眼,走过去做到他身边,“我忘了这不是在家。”

    濮阳拓海让她把这当成家一样,但是他忘了,这是家,但也不是家。

    他知道白洛庭不喜欢住在这就是因为这里不够随意,但是没办法,他们的身份不允许他们太过随意。

    在这王宫里,时时刻刻都要准备的体面,这也是濮阳拓海为什么每次半夜才敢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原因。

    裴伊月很随意的一句话似乎引起了一阵尴尬,她朝着濮阳拓海呲牙笑了笑问:“华夏王叔叔,刚才的人是谁啊,怎么没留下一起吃饭呢?”

    “是小凯,他今天回来了,临时有点事所以又走了,早晚会见到的。”

    “哦。”

    原来是那个堂哥啊,裴伊月倒是对他挺好奇的。

    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这么神秘。

    跟以前比,现在的白洛庭真的很忙,他每天白天出门,到了晚上才会回来,裴伊月觉得就连华夏王都比他清闲。

    吃完饭,白洛庭正准备上楼,濮阳拓海却把裴伊月给留了下来。

    电视里播放着白洛庭接受采访的一幕,内容是他再说有关跟s国联姻。

    濮阳拓海抱着胳膊洋洋得意的坐在沙发上笑着问:“小丫头,小烨这小子还挺帅的吧?”

    闻言,裴伊月抿着唇笑了一下,“嗯,本人比电视上帅。”

    被这个老头夸,白洛庭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但是被裴伊月说帅……

    白洛庭微微动了一下嘴角,心里乐出了声,却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其实小凯也挺帅的。”

    裴伊月:“……”

    “那你让他给你当儿子吧。”

    一声怨气,白洛庭蓦地站起,拉着裴伊月头也不回就把濮阳拓海一个人仍在了楼下。

    一旁,管家有些不明所以,“先生,您是不喜欢这位小姐吗?”

    濮阳拓海回头奇怪的看了管家一眼,“为什么不喜欢,这丫头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我巴不得他们两个赶紧结婚,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出来。”

    听着这话,管家更是不理解了,“既然您喜欢她,为什么几次三番的要把她介绍给阿凯少爷?”

    “哎,你不懂。”濮阳拓海敛回视线,看着楼上,笑的一脸狡诈,“小烨这小子整天阴晴不定的,谁知道他哪天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我这叫激将法,让他知道有竞争才有压力,不过我看我这激将法也用不了几回了,他一个从来不接受镜头采访的人,现在居然主动找记者说联姻的事,我瞧着这婚事也拖不了太久了。”

    ——

    “濮阳烨,你堂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神神秘秘的?”

    多次听华夏王提到濮阳凯,裴伊月在这住了这么多天,却始终没有见到过这个人,说起来真的勾起了她一丝好奇。

    白洛庭已经被濮阳拓海弄的有点烦了,现在听她也关心起了濮阳凯,他没什么兴致的说:“很普通的一个人。”

    “嗤,华夏男爵,怎么可能很普通?”

    闻言,白洛庭不满的把她拉到面前,一双棕色的眸子紧紧的锁着她的眼,“你就对他这么好奇?”

    裴伊月看着他,慢慢的,她伸出手指着他的眼睛问:“你的眼睛为什么会变色?”

    白洛庭撇开视线,眨了眨眼,“这是濮阳家遗传的。”

    “可是你平时都不是这个颜色。”

    从以前开始裴伊月就发现了,他好像只有生气,或者着急这种很严重的情绪出现的时候才会变成棕色,可是刚刚他为什么会变?他在跟她生气?

    见她转移话题来研究他的眼睛,白洛庭皱了下眉,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不许再在我面前提起濮阳凯,以后见到他也不许跟他套近乎,听到没有?”

    裴伊月撇了撇嘴,故意的问:“为什么,华夏王叔叔说他很帅,还让我考虑考虑呢。”

    “你敢。”

    裴伊月笑脸一扬,两手环住他的腰,尖细的下巴搁在他的胸口,谄媚的小脸及其诱人。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还想打我?”

    “你要是不还手的话,我可能还会考虑一下打你,但是我觉得,我还是用另一种方法对付你比较好。”

    话落,白洛庭搂住她的纤腰轻轻一提,两人一同落入身后的床上。

    床上的手机嗡了一下,白洛庭不满的看了一眼,“你到底在跟谁发信息,都好几天了,你该不会是真的移情别恋了吧?”

    裴伊月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娇嗔道:“我又不傻,放着华夏权位最高的伯爵大人不要,去对别人移情别恋。”说着,她摸起手机,打开信息栏给他看了一眼。

    就这么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江浩居然发了十多条信息过来。

    “江浩?”白洛庭的确没想到。

    然而让他更没想到的却是,他发来的信息问的全都是关于怎么讨好女人的。

    “他问你这些干什么?”

    裴伊月给了他一个“你真笨”的眼神,说:“想让他老婆回心转意呗,我说了,他跟你挺像的。”

    白洛庭拿过手机翻了翻,看着两人的对话,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所以你就帮他出招?可是你这些招他能做到吗?你让他说甜言蜜语,还不得吓死个人?”

    噗呲一声,裴伊月没忍住。

    其实她也想过了,江浩那张千年面瘫脸上要是配上一口的温言软语,的确挺吓人的,不过曾岚姬的心里承受能力应该还不错,想必顶多起一身鸡皮疙瘩,应该吓不到她。

    “放心吧,这个江浩人是木讷了点,但好在不是一窍不通,教了他这么多天,也该看看成效了。”

    ——

    曾岚姬从办公大楼里出来,正准备去开车,突然一束玫瑰花砸在了她的面前。

    她吓了一跳,之后眼角狂抽不止……

    “你……”

    江浩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妈的,粉色?

    曾岚姬脸上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似的。

    他在军队里这么多年,那一身强劲的肌肉仿佛要将那小小的t恤撑破,关键他一身黝黑,为毛要穿成这样?

    江浩自己也有点不习惯,看着曾岚姬一瞬不瞬的眼神,他更是觉得尴尬。

    可是没办法,裴伊月跟他说,想要让她回心转意就一定要亲和,亲和的第一步就是改变自己的穿着,别总是穿军装,要穿颜色艳丽一点的衣服。

    颜色艳丽,江浩只能想到红色和粉色,相比红色……他还是觉得粉色比较低调。

    “送你的。”

    江浩捧着花,破天荒的没有强迫她接受。

    曾岚姬眉心一抖一抖的,抖了半天她才开口,“你搞什么鬼,穿成这样吓唬人。”

    江浩不自然的动了动眼珠子,“我,很难看吗?”

    他还敢问?

    曾岚姬嘴角狂抽。

    “疯了吧你,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哪捡的衣服,丑死了。”

    不是说女人喜欢亲和吗?为什么会说他丑?

    江浩不懂了。

    “买的。”

    曾岚姬:“……”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花,“那这个呢?”

    办公大楼前,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曾岚姬真的觉得有点丢人,“上车。”

    车里,江浩有点高兴,看来裴伊月的招数还挺有用的,要是换了平时,曾岚姬肯定理都不理他,现在居然会让他上她的车。

    “我们去哪?”

    “你穿成这样能去哪?好歹你也是军人,你就不怕被人笑话。”曾岚姬咬牙切齿的嘟囔,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