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从外面回来,就见裴伊月跟江浩有说有笑,当然,说笑的人只是裴伊月自己,而江浩,仍旧是那张面瘫一样的脸。

    只不过,面瘫的好像没有之前严重,他脸上的表情虽然算不上笑,但也和煦了许多。

    白洛庭略为诧异的看了裴伊月一眼,心想这丫头倒是怎么做到让这千年大冰窟窿裂缝的?

    曾岚姬满脑子想的都是白洛庭刚刚的话,根本没有去看江浩脸上是不是多了什么表情。

    她刚坐下,面前的碗里被人放进去一块肉。

    “谢谢。”她下意识回应,然而下一秒,她就跟见鬼似的看向给她夹菜的人。

    夫妻间夹菜是个多么寻常的动作,然而这两个人却一个惊讶,一个尴尬,就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咳。”裴伊月轻咳一声。

    江浩看了她一眼,马上反应到什么,“吃吧。”

    裴伊月扶额。

    木头,果然是木头,又不是喂狗,吃什么吃!

    曾岚姬把碗往他面前一推,“要吃你自己吃,我减肥。”

    “你不胖。”

    “胖不胖关你什么事。”

    江浩再次把碗放回她面前,极度有耐心,但是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冷冰,“你不胖,不需要减肥,快点吃,不许浪费。”

    难得夹一次菜,居然还要被他呵斥一顿,曾岚姬哪里肯吃!

    “她不吃肥肉。”白洛庭突然插嘴道。

    闻言,江浩晦暗不明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把光丢向了裴伊月,像是在说“看吧,我说他们两个有一腿你还不相信”。

    裴伊月没做声,朝他使了使眼色,江浩蹙起眉头,砰的一声把曾岚姬的碗拿到自己面前。

    曾岚姬吓了一跳,刚想说什么,就见他拿起筷子一点一点的把上面的肥肉给剃掉了……

    剃掉了?

    曾岚姬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她到底是看到了啥?

    “事这么多,扔到军队里就得饿死!”

    曾岚姬:“……”

    白洛庭:“……”

    裴伊月:靠,傻逼!

    “咳咳。”裴伊月使劲咳嗽了几声,忍不住瞪着那边干活边说废话的人。

    江浩看了她一眼,收到指示,闭上了嘴。

    这已经是裴伊月地好几次咳嗽了,白洛庭拉着她的手,把她拽到自己面前,“怎么一直在咳嗽,哪里不舒服吗?”

    裴伊月尴尬的笑了一下说:“没有,就是刚刚喝水呛了一下,到现在都没好。”

    闻言,白洛庭像哄孩子似的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脸,“笨蛋,小心点。”

    “嗯。”

    两人黏腻的同时江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认真的看着,裴伊月让他学白洛庭,但是江浩觉得白洛庭的这些招数真的不适合他,他要是真的动手去摸曾岚姬的脸,估计她会当场爆炸。

    曾岚姬一直看着他,却见他在看白洛庭和裴伊月。

    他到底是那个地方不正常,今天吃错药了吧?

    过了一会,江浩把剃好的肉再次放回曾岚姬面前,相比之前“砸”的动作,这次轻柔了许多。

    “现在可以吃了吧?”

    曾岚姬就算再作也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更何况他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做这样的事。

    她拿起筷子,夹起肉刚放进嘴里,一只大手砰的一下打在了她的脑袋上。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了力气来,曾岚姬脑袋一颠,脸差一点就磕在面前的碗上。

    “慢点吃。”

    配合着一声关切,曾岚姬终于可以肯定刚刚那一巴掌等于是“好心的抚摸”,但是她想问,谁他妈的抚摸要这么大劲?

    刚刚江浩那么大的动作,裴伊月整个人都傻眼了,她吞了吞口水,终于知道曾岚姬不愿意跟他复婚的理由是什么了。

    这特么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啊!

    看着曾岚姬脸色渐渐泛白,裴伊月赶忙起身走了过去,“你没事吧,会不会脑震荡,要不要去医院?”

    曾岚姬吐掉嘴里的肉,丢掉手里的筷子,她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盯着桌面,“抱歉,我真的没胃口,你们慢慢吃,我改天再去看你。”

    “你怎么了?”江浩见她突然要走,有些不明所以。

    裴伊月嘴角狂抽,这人情商到底是有多低啊?

    曾岚姬转过身,眼底的淡漠比平时还要重,“江浩,我们真的不合适,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我有可能随时随地都会死,你可以不懂的浪漫,不懂情趣,但是你连最基本的温柔都不懂,你知道我几次差点死在你手里是什么滋味吗?就好比刚才,你是想一巴掌拍死我吗?”

    “我,我只是……”江浩急于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是在学白洛庭,他手伸向白洛庭,但话却没有说出口。

    白洛庭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干嘛指着我,我可没叫你打她。”

    江浩一脸冤枉,她又看向裴伊月,“我没有。”

    裴伊月狠狠的瞪着他,“你摸的太重了,是块石头都要被你摸碎了。”

    闻言,白洛庭和曾岚姬全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江浩刚刚的动作不管任谁看都是打,她是怎么看出来他是摸的?

    “小月,过来。”

    白洛庭伸出手,把裴伊月召唤回身边,他们两个的事他可以帮忙撮合,但却不能一直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最终还是需要他们自己解决,如果江浩永远都学不会曾岚姬想要的温柔,那么白洛庭也不觉得他们能够继续走下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先坐下吃饭好不好,如果你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只要看到你,哪里都不舒服,我先走了。”

    曾岚姬真的走了,而江浩却像个傻子似的愣在这,裴伊月使劲的朝他眨眼,“追啊,你倒是追啊。”

    现在白洛庭算是知道为什么刚刚裴伊月可以看出江浩的一巴掌是摸了,合着这俩人趁着他和曾岚姬出去那会儿的功夫已经合谋了。

    江浩追了出去,不过以他的反应速度,白洛庭坚信他追不上曾岚姬。

    包厢里一下子就只剩裴伊月和白洛庭俩人,裴伊月郁闷的摇了摇头,“木头。”

    白洛庭笑了一下,转动桌上的转盘,把她喜欢的菜全都挪到了面前,“你怎么会想到去管他们的事?”

    “闲的呗。”裴伊月说的随意,她夹了口菜送进嘴里嚼了嚼,好奇的问:“这和江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该不会真的是什么暴力分子吧?”

    白洛庭一边往她的碗里堆菜,一边闲聊似的说:“他是狼鹰部队的特级军官,于公,他是一个很好的将领,可能也因为这样,他不是很懂人情世故,刚刚你也看到了,他并不想对曾岚姬动粗,但是他不懂的控制,还有……”

    见他说一半停下了,裴伊月扭头看向他,“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他这个人醋劲很大,但凡出现在曾岚姬身边的男人,全都被他送进了医院,严重的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这也是曾岚姬最不愿意接受他的理由。”

    闻言,裴伊月愣怔的半张着嘴,半天都没回过神。

    “这也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

    裴伊月狐疑的眯起眸子,“那你呢,你跟曾岚姬走的也很近,刚才他还跟我说你们两个之间不寻常呢!”

    “……”他这么帮他,这个该死的江浩,居然在他背后拆台,活该老婆不跟他复婚。

    “这家伙果然是缺根筋,脑子没健全就特么出生了。”

    裴伊月被他满含怨气的话逗笑,“看来他是因为害怕你伯爵的身份所以才不敢打你,不过话说回来,他要是真跟你动手,你打得过他吗?”

    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意思,白洛庭笑了一下说:“他要是真跟我动手,那他就是整个华夏的公敌,不用我出手,他瞬间就会被枪子儿打成蜂窝。”

    “这么牛?”裴伊月轻扬眉梢,眉眼间笑意潋潋。

    白洛庭喜欢看她这样笑,他提起她的下巴,在她粉嫩的唇上含了一下,“别小看你男人。”

    “濮阳烨,你绝不觉得江浩跟你挺像的?他刚刚跟我说,他是军人,不允许对爱情不忠,他妻子这辈子只能是曾岚姬一个人,而你不是也以为我死了没有去看过别的女人吗,你也想为我守一辈子?”

    “如果你不回来,下辈子我也为你守。”

    裴伊月知道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但是听他这么说,她还是会觉得心酸,“你就不怕在这种情况下认错了人?”

    白洛庭轻抚着她的脸,感受着她的温度,“怕,我最怕的就是自己会因为过度思念而认错了人,所以在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才极力控制自己,可是没想到你这么坏,居然用这样的方法试探我。”

    裴伊月咯咯咯的笑了笑,扬头在他的嘴角上落下一个吻,“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你可不可靠,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才敢来找你。”……

    发现了江浩和白洛庭的共同点,裴伊月就更加坚定的要帮他追回曾岚姬。

    接下来的几天,裴伊月都忙着对着手机做出各种奇怪的表情。

    裴伊月这边这捧着手机说到兴头上,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这组号码裴伊月比任何人都熟悉,她笑了一下,直接接起。

    “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一声,我居然还是从傅里那知道你来了华夏,你太不够意思了。”

    “我这不是才刚来吗,还没来得及通知你。”

    “胡说八道,你都来了好几天了,难不成是白洛庭每天缠着你不让你出门,也不让你打电话?”蒙小妖的抱怨向来犀利,裴伊月没办法狡辩。

    “好吧好吧,我这几天的确是有点事要做,而且我觉得我要是这么去找你,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毕竟咱俩现在应该不熟嘛。”

    蒙小妖郁闷的哼唧了几声,“为什么要装作不熟,你明明就什么都记得,你反正都是要跟白洛庭在一起的,你干嘛还骗他你失忆?”

    “你不懂,这叫情趣。”

    对于裴伊月性格上的变化,蒙小妖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以前的她虽然多愁善感,但面对事情她至少是凌厉的,她怕现在的她忘了那种感觉,如果遇上危险,她怕她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应付。

    “妞,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一面吧,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好啊,你现在人在京都吧,对了,上次忘了问你,你跟傅里结婚了吗?”

    电话里,蒙小妖沉默一瞬,裴伊月认识的蒙小妖可不是一个会犹豫的人,她这么一沉默,裴伊月马上就嗅到了一股不正常的味道。

    “怎么了,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我们……”

    叩叩叩!

    “裴小姐,伯爵先生回来了,老先生让我叫您下楼吃饭。”

    “哦,我马上来。”

    应付了门外的佣人,裴伊月马上对着电话说:“我们还是改天见面谈吧,濮阳烨回来了,我不跟你说了。”

    说完,裴伊月挂断电话,登上鞋子就出了门。

    王宫真的很大,就连一个楼梯都要绕上大半个圈才能下来。

    裴伊月急切的脚步跑到一半,看到楼下坐着的是三个人,她脚步一顿,探头看了看。

    白洛庭和华夏王她倒是认识,不过另一个是谁?

    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好奇之余裴伊月脚步往下,突然感觉胸前凉飕飕的。

    低头一看。

    妈呀,内衣忘了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