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6】 狡诈的华夏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6】 狡诈的华夏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舔了舔嘴,看了一眼一脸郁闷的白洛庭。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这个华夏王居然会是他的克星。

    “华夏王叔叔,这里这么大,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吗?”裴伊月有点好奇,这么大的地方,要是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住的话,还真的是有点凄凉。

    “也不算是我一个人住,还有小凯住在这,他是这小子的堂哥,不过他这段时间不在华夏,过几天才会回来,当初让这小子跟你相亲,他还说不去,要去就让小凯去,啧啧,小丫头,等小凯回来我介绍他给你认识认识,说不定你觉得他比这臭小子好,到时候你要是不想要他了,叔叔给你做主。”

    “……”这是亲爸吗?坑儿子一套一套的。

    裴伊月尴尬的笑了几声,“我看还是算了吧,呵呵。”

    “别算了呀,小凯也很不错的,他是华夏的男爵,为人可比这小子亲和多了,不信的话你以后可以试着接触看看,说不定……”

    “老头你够了,你要是那么喜欢濮阳凯,你自己嫁给他就好了,小月是我媳妇儿,你敢打她主意,我拆了你华夏。”

    说着,白洛庭一把拉起坐在身旁的人,走了没几步,他突然转身走回濮阳拓海面前,低声说:“想要抱孙子就安静点,别来打扰我们。”

    这话是威胁?还是引诱?

    濮阳拓海抬眸看了他半晌,突然笑了一下,“哎呦小丫头,我听说你玩象棋很厉害的,要不要陪叔叔下两盘啊,走吧走吧,反正现在天色还早,你们年轻人应该不会这么快睡觉的,晚一点我叫人煮点宵夜,你吃了之后再去睡。”

    白洛庭:“……”

    死老头!

    濮阳拓海乐呵呵的站起,朝着裴伊月就走了过去。

    开玩笑,跟他想抱孙子比,好像是他更想去欺负人家小姑娘吧,臭小子,懂不懂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威胁他,还嫩了点!

    濮阳拓海拉着裴伊月下棋,一直到十二点多,白洛庭对象棋不感兴趣,坐在一旁百无聊赖。

    濮阳拓海看了他一眼说:“已经很晚了,你要走就趁早,夜路不安全,早点回去吧。”

    白洛庭在这边磨牙嚯嚯,就听裴伊月在一旁认真的问:“你不住在这吗?”

    “他不住在这的,他说在这他睡不着,一定要回他那别墅才能睡觉。”

    濮阳拓海接过话,一点余地都不留给白洛庭。

    见裴伊月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白洛庭咬牙忍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我留在这陪你。”

    濮阳拓海狡诈的笑了一下,没做声,看来他这回真的找到降服这小子的武器了。

    ——

    曾岚姬听说裴伊月来了华夏,吵着闹着非要亲自证实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她。

    白洛庭拗不过,生怕她会什么都不顾的跑过来乱说什么话。

    酒店包厢,气氛不是特别的和谐,裴伊月看着坐在曾岚姬身边一身军装的男人,心里莫名的有些打怵。

    “吃菜。”

    白洛庭夹了一个虾球放进裴伊月面前的碗里,见她盯着曾岚姬和江浩,他摸了摸她的头示意让她回神。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小声问:“他们两个怎么回事,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闻言,白洛庭笑了笑说:“没什么,习惯就好了。”

    裴伊月夹起虾球送进嘴里,余光不由得瞟向江浩。

    这人冰着一张脸就跟谁欠了他一百万似的,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砰的一声,曾岚姬手里的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她豁然起身,“濮阳烨你给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话落,首先站起来的人不是白洛庭,而是江浩,曾岚姬转头瞪了他一眼,“你坐在这,没你事。”

    “你自己先吃,我很快就回来。”白洛庭亲昵的揉了揉裴伊月的脑袋。

    裴伊月点了点头,看着他们两个走出门,她再次敛回视线看向站在那的江浩,“你,是她前夫?”

    江浩眼睛盯着白洛庭和曾岚姬走掉的方向,隐约的皱眉。

    听到裴伊月的话,他看了她一眼,“嗯。”

    “你们关系很不好?”

    难得江浩也会叹气,却破天荒的表露在第一次见面的裴伊月面前,“我也不懂,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裴伊月似乎从他的叹息中看出了他的无奈,但是,用这样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来表现无奈,裴伊月只会觉得是自己的感觉系统出了问题。

    “呃,你平时都是这样跟人说话的吗?跟她也是?”

    闻言,江浩不太理解的看了她一眼,“哪样?”

    裴伊月捏着自己的脸颊,鼓起嘴,皱起眉,努力的学着他现在的样子,“就是这样。”

    江浩眉心狠狠一蹙,“我哪有那样?”

    “你明明就是这样,而且还是一直这样,有点吓人。”

    “吓人?”

    裴伊月直言不讳的点着头,的确是吓人,虽然她不害怕,但也会觉得不舒服。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门口,“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估计再说我坏话吧。”

    裴伊月忍俊不禁的看了他一眼,最终却是没绷住笑,“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在说你坏话?”

    “因为岚姬不想见到我,是伯爵大人把我叫来的。”

    裴伊月歪着头理解了一下他的话,“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跟濮阳烨同流合污,曾岚姬是被你们算计的那个?”

    江浩冷着脸摇了摇头,“他们是好朋友,而且我怀疑他们关系不正常。”

    “噗,咳咳咳!”

    裴伊月正在喝水,听到这话真的是被刺激到了,她呛了口水,咳的停不下来,江浩似乎反应到自己说错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没事吧,我只是,我只是怀疑,我并不肯定,对不起,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裴伊月的身份虽然还没有被正式公开,但是谁都知道她是s国来的小公主,是濮阳烨的未婚妻,将来的伯爵夫人。

    江浩虽然是个粗人,但也知道什么叫分寸,两国联姻是大事,万一因为他的一句话吹了,那他可就罪孽深重了。

    裴伊月一边咳嗽一边摆了摆手,“咳,我没事,咳咳,我就是呛了一下。”

    以前她以为天底下的男人只有白洛庭是醋缸,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不只是白洛庭,就连眼前这个面瘫男也是这样。

    她忍不住失笑道:“你说他们关系不正常,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看到他们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

    见她还要问这个话题,江浩稍微犹豫了一下,“男人和女人之间,可能有正常的关系吗?”

    “为什么不可能?男人和女人也可以是朋友啊,难道你身边就没有女性朋友?”

    江浩很是正色的摇了下头,“没有,我从不跟女人交朋友。”

    “那曾岚姬呢?”

    “她是我老婆。”

    “可是你们离婚了。”

    “我正在找她复婚。”

    “……”复婚?就用这张面瘫脸?是她她也不答应好不好!

    看着裴伊月诡异的眼神,江浩似乎有些不自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他们扔下我们出去这么久,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越是听他这么说,裴伊月看他的眼神就越是狐疑,她问:“你身边没有女性朋友,所以你也不允许她身边出现男性朋友,她是因为这个才跟你离婚的?”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

    “嚯,这就厉害了,你连她为什么跟你离婚都不知道,现在居然还想要求她跟你复婚,大哥,你哪来的信心啊?”

    “我是军人,不允许对婚姻不忠,我江浩的妻子这辈子只能是她曾岚姬一个人。”

    这话听起来倒是挺让人震撼的,但是对于一个女人,好像没人愿意听这种震撼又不浪漫的宣言吧。

    “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你自己,比如,亲切一点?”

    “我是军人,你要我如何亲切?”

    见他这么一板一眼的,裴伊月真的很像丢个盘子过去让他的脸上有点色彩,“军人怎么了,军人也是人,军人也有喜怒哀乐,军人也可以哄老婆开心的,你看濮阳烨,他还是伯爵呢,他怎么就没你这么大的架子?”

    江浩微微垂眸,不是他想端架子,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裴伊月还从没见过这么呆板的男人,真的是有点头疼,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也不坏。

    “我问你,你喜欢她吗?”

    闻言,江浩郑重的看了她半晌,点了点头。

    “那你是真心想要跟她复婚?”

    “没错,而且是一定要。”

    啪的一声,裴伊月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好,那从现在开始我教你怎么做,一会他们回来之后你试着夹些她喜欢的菜给她,记得,不许在绷着脸,还有,多看看濮阳烨在做什么,能学的尽量学。”

    让他学白洛庭?

    江浩为难的皱了下眉,他清楚的记得前段时间白洛庭在电话里喊谁宝贝儿,这让他怎么学?

    “他说的话太肉麻,我说不出口。”

    裴伊月恨铁不成钢的咂了他一嘴,“啧,肉麻的话女人都爱听,女人是要哄的,你要是一直用这种冷冰冰的态度对她,你这辈子都别想跟她复婚。”

    “那,那我试试。”……

    走廊,曾岚姬一脸怨气的瞪着白洛庭,“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每次都把他找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不想见到他吗,你到底还是不是朋友。”

    白洛庭靠着墙,点了支烟,一点都不为她的怒气感染,他看了她一眼说:“其实我觉得江浩这个人挺好的,你当年说离婚,他为了成全你一口就答应了,他等了你这么多年,无非是想等你玩够了自己回去,虽然他这个人是木讷了点,但也不至于那么讨厌,我觉得你跟他挺配的。”

    “配你个头,白洛庭,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的小心肝就行了,算我求你了,以后你能不能别再招惹他,我真的受够了,你要是在善做主张管我的事,当心我在小月面前说尽你的坏话,反正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觉得如果我说我们以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她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不介意?”

    白洛庭抽了口烟,淡淡的烟雾晕染着他脸上随性的笑意,“你可以试试啊,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万一她真的信了,然后我在无奈之下真的帮江浩把你们几年前的结婚证作废,到时候哭的人恐怕是你。”

    “你……混蛋,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白洛庭呵呵呵的笑了笑,捻掉手里只抽了几口的烟,“现在是不是觉得跟我比,江浩还是对你挺好的?”

    “好个屁,你干嘛非要帮着他说话,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一次又一次的出卖我,你心里过意的去吗?”要不是他现在是伯爵,曾岚姬真的可能会一巴掌拍死他丫的。

    “曾岚姬,说实话,你并不是真的讨厌他对吗?”

    “我……”

    很久以前白洛庭就有这种感觉,曾岚姬不是真的厌恶江浩,她只是抵触,也许是因为他这个人太过冷硬,不懂的温柔变通。

    另外,她在害怕,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换做谁遇上一个“只要是出现在你身边的男人就必须要打残”的老公,不怕的那也算胆子逆天了。

    “夫妻一场,我觉得你们欠缺的只是沟通,你当初既然能选择跟他结婚,我相信你对他并不是没有一点好感,人生在世,不要等到失去才后悔,看看我你就会知道,失而复得只会是上天的怜悯,连我都不敢随意对待,我也不希望你会后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