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5】 你们又没结婚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5】 你们又没结婚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从记者会当天白洛庭就一直在关注着s国的事,然而从那之后,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接连不断,裴伊月身份的曝光跟预计的不太一样,这样的方式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好评。 ..

    之后的几天他都没有联系上她,直到一天早上他接到安希颜的电话,说裴伊月去了京都……

    十几个小时的行程,从飞机上下来已经将近晚上八点。

    行李箱的轮子跟地面摩擦发出轱辘轱辘的慵懒声,突然,随着她脚步的停止,吵杂的声音也跟着停下,她似乎一直都没发现,偌大的机场,出口处却只有她一个人。

    眼前的人一步步朝她走近,不知怎么,她突然好想哭。

    嘴一嘟,她扔掉手里的箱子,直接扑进了白洛庭的怀里,“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

    “是我哥告诉你的?”

    “嗯,累了吧,我带你回家。”

    裴伊月靠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两人正准备走,机场外突然一阵哄闹。

    轰隆轰隆的军队跟迎接国家领导人似的列队站好。

    裴伊月有点懵逼,这是闹哪出?

    “这是你带来的人?”裴伊月问。

    “不是。”

    白洛庭一脸严谨,虽然人不是他带来的,但是光看着阵仗,他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就见被清空的机场门前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老头走了进来。

    白洛庭磨牙嚯嚯。

    裴伊月嘴角狂抽。

    “哈哈哈,小姑娘,我接到月华夫人的电话,说你这个时间回到,差一点就跟你错过了,真的是……”

    濮阳拓海笑呵呵的表情在看到白洛庭一脸阴森之后稍稍收敛了一点,他拉着裴伊月的手,把她从白洛庭的怀里拽了出来。

    “走,孩子,跟叔叔去王宫住。”

    蓦地,白洛庭一把将濮阳拓海要带走的人抢了回来,“老头,你又想干什么?”

    濮阳拓海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使劲挤咕着眼睛,像是在提醒他“这里人太多,不要叫他老头这么没大没小”。

    白洛庭才不理他,死死的护着自己媳妇儿,“她坐了一天飞机已经累了,我带她先回去了,你要是想招呼她,明天我再带她去王宫。”

    “那可不行。”濮阳拓海突然拔高了声调,“你要把她带去哪?孤男寡女的,你们又没结婚,她怎么能去你那呢,你不怕被人说闲话,难道也不顾忌她的名声?人家月华夫人可是刻意打电话给我让我照顾着点,就知道你这小子不长心。怎么着,瞪什么瞪,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反正她不能跟你回去你那别墅,人家姑娘跟你没名没分的,她大老远的过来是我们华夏的客人,你把人带走算是怎么回事。”

    裴伊月愣愣的看了白洛庭一眼,她倒是不否认华夏王的话说的有道理,她要是真的就这么跟白洛庭回去,的确不是那么回事。

    她抽出被白洛庭攥着的手,走到华夏王身边笑了笑说:“华夏王叔叔说的对,我跟您回王宫。”

    “啧,怎么你也……”白洛庭心里那个郁闷!

    媳妇儿好不容易回来了,这个老头居然还来横插一脚,他怎么就这么倒霉?

    裴伊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帮我拿着,你跟我一块去。”

    华夏王的那点心思裴伊月早就看明白了,他才不是顾忌她的什么名声呢,他就是想借着这个由头骗白洛庭回王宫去住。

    上次她来的时候他就三番五次的把她招呼到王宫去,然后又给白洛庭打电话,身为一国无所不能的王,居然搞不定自己的儿子,呵呵,有点意思。

    ——

    一整天的疲惫在热水澡之后得到缓解,裴伊月随手抓了一条浴巾裹在身上,就这样晃晃荡荡的走了出去。

    “洗好了?”

    耳边传来的一声轻柔让裴伊月正在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

    她挪开盖在头上的毛巾,转头看去,看着那靠在墙边的人,她慢慢的皱起眉,“你进来怎么不敲门?”

    见她没有过多的抗拒和惊讶,白洛庭笑了笑,“我敲了,你没听见。”

    “有什么区别吗?”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之后就发现他的目光火辣辣的,及其不正常。

    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嘴角一抽,顿时两手护在胸前,转身就往回跑。

    白洛庭一把捞住她的腰,把她带进怀里,欢愉的笑声在她耳边源源不断。

    “笑什么笑,放开我,我去把衣服穿上。”

    “就这样挺好的。”

    是啊,挺好的,他还想看她穿的更少的样子。

    白洛庭拉着她来到梳妆台前,拿过她手中的毛巾,帮她擦拭着头发。

    看着镜子里脸色微红的人,他忍不住的扬起嘴角,“好想你,你想我了吗?”

    裴伊月抬眸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没做声。

    她当然想,无时无刻都在想。

    见她不说话,白洛庭手里的毛巾一丢,蓦地将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她现在的穿着真的很适合让他为所欲为,裴伊月不抗拒他,但是过了这么久,她还是会感觉到一丝害羞和生涩。

    “你知道你这次来代表了什么吗?”白洛庭蛊惑的问。

    裴伊月低下头,小声嘟囔说:“代表我是自己送上门的。”

    白洛庭被她的不情愿逗笑,他伸手勾了一下她的下巴,“没错,就是自己送上门的。”

    裴伊月噘着小嘴,不太乐意,“那是不是送上门的就不值钱了?”

    “不会,我家宝贝儿不管什么时候都值钱,在我眼里,你是无价的。”

    “油嘴滑舌。”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将这抱怨的话化成了将暧昧升级的武器,羞红的小脸在湿漉漉的头发下更加诱人。

    白洛庭抱着怀里的人,感觉到身体的某处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勾在她腰上的手一紧,他噙住那双唇,深深探入。

    寂静的夜唯有暧昧的喘息高低起伏的纠缠在一起,也许两人早已做好了准备,只可惜有些时候,总是那么的天不遂人愿。

    咚咚咚!

    这是敲门声吗?

    该死,这是想砸了房门吗?

    “小丫头,你洗完澡了没有,叔叔叫人煮了燕窝给你,快出来吃。”

    浴巾被扯落,白洛庭身上的衬衫也已经凌乱不堪,裴伊月身子一缩,惊恐的看向门前,下意识的问:“你锁门了没?”

    白洛庭眉心微微一蹙,看着她,在那一瞬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锁了。”

    裴伊月呼了口气,朝着门口喊着:“哦,谢谢华夏王叔叔,我马上就下来。”

    捡起地上的浴巾,裴伊月咬着唇推开搂着她的人,小脸红的更厉害了。

    “你看我干什么,快点整理一下你自己的衣服。”

    看着她抓起床边的衣服跑去浴室,白洛庭敛起心中还未成型的想法淡淡一笑。

    两人来到楼下,濮阳拓海狐疑的瞅了白洛庭一眼,那眼神,要说其中没什么意思,鬼都不信。

    转瞬间,濮阳拓海笑着朝裴伊月招了招手,“快过来,尝尝我叫人煮的燕窝,你舟车劳顿了一天,我怕你没什么胃口,这东西好入口,多喝点。”

    白洛庭满脸怨气的瞪着笑脸盈盈的濮阳拓海,他敢肯定他刚刚是故意去敲门的。

    死老头,坏他好事!

    看着裴伊月呼噜呼噜的喝了一碗,白洛庭突然想到她可能是真的饿了,“还要不要吃点别的?”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在飞机上吃过了。”

    “小丫头,这段时间你就安安心心的住下,反正我这整天也没什么人,你就当做跟我做个伴,你就把这当成自己家,别客气。”

    “不用了。她就在这住一晚,明天就跟我回去。”白洛庭冷声接过话。

    这丫头明明是来找他的,凭什么留在这给他作伴?真是搞笑。

    濮阳拓海斜眼瞪他,“回哪去?就回你那破别墅去?人家小丫头怎么着也算是s国来的贵客,她可还没嫁给你呢,谁要去你那破地方?你要不就跟她一起留在这,要么就自己走,总之她一定要住在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