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施月华说要搬出去,施景郴一直以为她只是说说,现在听她重提这件事,他马上急了。

    “月华,别胡闹了,你要带两个孩子搬哪去?”

    “我之前已经在林海湾找了一栋别墅,我已经叫人去打理过了,今天就能搬,小颜小月,上楼收拾东西吧。”

    住在哪对裴伊月来说无所谓,既然施月华说要搬,她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

    看着他们两个上了楼,施景郴走过来拉住施月华,“你能不能别闹了,你搬出去要是出了事怎么办,别墅那边不好安排人保护你,你的身份在这,不能太任性。”

    “我不需要别人保护,大哥,我已经决定了,我早就想从这个家搬出去了,这里不适合我,也不适合我的孩子们。”

    施景郴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是在埋怨他,这次的事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不相信裴伊月。

    “对不起月华,我不是故意……”

    “好了大哥,别说了,都过去了。”

    施景郴对她的好施月华全都知道,他的内心不能接受一个曾经是杀手的孩子,她可以理解,但是,裴伊月是她的女儿,是她丢失多年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孩子,不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她再受委屈。

    施景郴这辈子都没有跟施月华分开过,然而这次,施月华的毅然决然似乎让施景郴理解了安希颜多年来跟自己妹妹失散是什么样的感觉。

    身为高高在上的总统,他从没有站在两个孩子的角度去看待过问题,他只会对他们做出提防,以至于现在到了这步田地。

    老太太太过惊讶施月华的这个决定,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

    热闹的家突然变的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不知所谓的施幼琳。

    过去那些年老太太也不觉得家里有多冷清,可是现在没了那兄妹俩的嬉闹和身影,她突然觉得很不自在。

    夜已深,郑海芬一个人坐在安静的客厅。

    施景郴从楼上走下来,轻轻叫了她一声,“妈,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景郴啊,月华那边你有叫人去看看吗?”

    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去关心施月华,施景郴微微叹了口气,“去过了,那边是别墅区,不是独门独院,我不好派人去守着。”

    闻言,老太太点了点头,“还是派两个人过去吧,多少也能安心些。”

    “嗯,我知道。”

    “景郴,你说是不是我造的孽太多,所以老天才会给我这样的惩罚,幼琳是我一手带大的,结果现在她却变成这样,月华的两个孩子恨我入骨,我真的是老来无福。”

    施幼琳的事施景郴不想再多说什么,她的确是被老太太一手带大的,现在她变成这样,说到底也是因为她的纵容。

    “幼琳的事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您怪不得小月,那孩子心气高,向来不肯受谁的束缚,况且这件事本来她就是受害者,月华心疼自己的女儿也没什么不对,就像您也心疼月华一样,我相信您可以理解她。”

    ——

    施幼琳是养女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再加上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现在的她就如过街老鼠一样不敢出门。

    施景郴被记者围堵,他什么都不说,意思就是全部默认。

    他不想为施幼琳辩白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他说再多,只能被当成是狡辩。

    两天后,施幼琳出门了。

    陈叔看着她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心里还有些奇怪,然而,当晚上的新闻上出现她的身影时,包括郑海芬全都被震惊了。

    施幼琳当着所有记者的面承认了自己是施家养女的事,并且还说要跟施家断绝所有关系,最后,她爆出一个内幕,那就是施月华二十几年前跟她一样不知廉耻的做出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才会生下一对儿女,包括施家老太太当年丢弃自己的亲外孙。

    她坦坦荡荡的摸黑了整个施家,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不会是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总统女儿,她的身份将一落千丈,既然如此,她也不会让她们好过。

    施月华不想要她,那么她就要她跟自己一起坠入无底深渊。

    施幼琳回到总统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施景郴为了收拾她闹出来的这些烂摊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老太太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刚好看到施幼琳从楼下走上来。

    “幼琳,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施家哪里对不起你,我自认对你不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施幼琳停下脚步站在楼梯口朝着老太太笑了笑说:“奶奶,您这叫什么话,我做这些可都是为了您啊,您不是不喜欢他们兄妹两个吗,还有施月华,她经常跟您顶嘴,惹您生气,你不也经常说就当自己没生过她,现在我让你讨厌的人全都受到舆论的指责,难道您不高兴?”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老太太拧着眉,她感觉自己完全看不懂她了。

    “呵呵。”

    浓妆艳抹的脸上笑意狰狞,郑海芬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她一直疼爱的那个孩子。

    施幼琳冷笑着走近,她说:“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怪谁?奶奶,您不是很疼我的吗,作为你们施家的棋子,我是要嫁给华夏伯爵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把裴伊月带回来取代我的位子,施家有我一个难道还不够吗,她只是个野种,她算什么东西?凭她也想跟我抢?我才是s国的公主,是你说的,我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得到,奶奶,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我就想要濮阳烨,你帮我,好不好?”

    夜深人静,这里只有她们两个,看着施幼琳不正常的神色,郑海芬突然有点害怕。

    她躲开施幼琳的触碰,朝着楼梯口往后退,“你在说什么?就算我不喜欢那丫头,她也是我的亲外孙,我叫她野种是因为我生气,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叫她?她是野种那你是什么?你一个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我好心把你带回来,你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野心?这么多年施家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你简直太不知好歹了。”

    闻言,施幼琳一点一点的皱起眉,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淡去,“我不知好歹?奶奶,您怎么能这么说您最疼爱的孙女?是您跟我说的,我将来会是华夏和s国之间最尊贵的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从裴伊月来了我们家之后这一切就全都变了?”

    蓦地,施幼琳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肩,用力的耸着,“奶奶,您最疼我了对不对,您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我要嫁给濮阳烨,我要当这个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你帮我,你帮我,你把我带回施家不就是为了让我代替她嫁给濮阳烨吗,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我等了这么多年,你不能就这样让我的希望落空,你听到没有,你听到了没有!”

    施幼琳越吼越大声,老太太被她抓着肩头甩的站都站不稳。

    老太太挣扎着想要推开她的手,然而她却没发现自己的脚下已经是悬空的楼梯。

    她推开施幼琳的同时身子倏然朝后仰去,咚咚咚的声音伴随着她的翻滚,施幼琳站在楼上冷冷的看着。

    楼梯的最下方,老太太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血从她的头下蔓延。

    施幼琳回过神,抖了一下悬在半空的手,她一把抓住楼梯扶手,惊恐的稳住自己的身子。

    脚步慢慢的朝楼下走去,她忍不住的吞口水。

    “奶,奶奶……”

    施幼琳颤抖的声音仿佛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看到的一切,从老太太头上流出的血越来越多,蕴湿了大片地毯。

    施幼琳绕到老太太面前,一惊,忍不住发出一声短浅的尖叫。

    “啊!”

    老太太睁着眼,眼底再无光彩,施幼琳捂着嘴,使劲摇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总统府的佣人住在旁边的一栋房子里,陈叔隐约听见了施幼琳车开进来时的声响,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就见她慌慌张张的从屋里跑了出来。

    陈叔奇怪了一下,也没来的及叫住她,人就已经跑出了大门。

    陈叔来到屋里,本想着她怎么连门都不关就跑了,可是刚一进屋就看到倒在楼梯前的老太太,还有那满地的血迹。

    他一惊,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来,来人啊,杀人了!”

    ——

    郑海芬死了,医生证实是头部受到撞击当场身亡,加上陈叔和门卫的证词,几乎可以肯定老太太的死跟施幼琳脱不了关系。

    医院的太平间里,施景郴静静的看着郑海芬的尸体。

    她这一辈子让所有人都恨她,却唯独把那唯有的关爱给了一个畜生。

    他们施家养了她这么多年,最后得到了却是这样的回报。

    “我早就跟您说过,她不属于我们施家,您放着自己家的孩子不要,却领回来一个外人,如今,您满意了?”喃哝的话在阴冷的太平间里回荡,得到的却是永远的沉默。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撞开。

    “大哥。”

    施景郴回过头,眼眶微红,“你来了。”

    安希颜和裴伊月跟在施月华身后,看着老太太的尸体,两人都没有开口。

    施月华颤颤巍巍的走到尸体前,看着郑海芬毫无血色,再也没有气息的脸,心口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妈……怎么会这样?”

    “我已经通知了警方,全面追捕施幼琳,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我施景郴的女儿,她跟我们施家再也没有一点关系。”

    施月华抹去脸上的泪,回过头,“真的是她做的吗?”

    “几乎可以肯定。”

    心痛吗?

    不,也许她只是心寒。

    她油然记得那天施幼琳说想让她做她的妈妈,如果她当时答应,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从她逢场作戏说自己被强/奸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裴伊月被抓,记者会取消,也许在这些事发生之前她真的想过收手,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做她的女儿,可是她却拒绝了。

    林海湾的别墅风景宜人,可是今天不管裴伊月怎么看都看不出美丽的景色。

    安希颜敲了敲门,没有听到回应,他直接开门走了进来。

    “看什么呢?”安希颜走到窗前,跟着她的视线一起往外眺望。

    “我也不知道。”

    听着她提不起精神的声音,安希颜歪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心情不好?”

    “哥,你说,我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走到哪都会有人发生不幸?为什么总会有人因为我而无辜死掉。”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希颜神色一凝,伸手落在她的肩头。

    裴伊月转头看向他,“当年白洛庭的父母离婚,白洛莹死了,现在,妈因为我而搬出总统府,郑海芬也死了,施幼琳不知所踪,这一切真的跟我没关系吗?”

    安希颜拧着眉,“当然跟你没关系,别胡思乱想。”

    裴伊月转回视线看向窗外,“哥,我想他了,我要去华夏找他。”

    “可是你的身份还没有……”

    “有区别吗,现在s国还有谁不知道我是月华夫人的女儿?郑海芬不在了,我不想让妈再为我的事操心,就这样吧,不过是一场声明,可有可无。”

    ------题外话------

    老太太死了呢,施幼琳养肥点在收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