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兴所谓的证据就是两张照片,然而,当裴伊月看到照片的同时,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了。

    她真的不得不佩服某人天衣无缝的计谋,居然把她的行踪勘察的这么清楚,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肯放过。

    裴伊月低眸笑了笑,何兴还以为她是无话可说。

    “怎么样,现在你肯承认了吧?”

    “好笑。”

    裴伊月清浅的话一出,何兴真的有点恼了,“你这个女人,现在罪证都摆在眼前了你还想狡辩,我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

    裴伊月凉凉的抬起眸子,盯着他说:“你没见过那是说明你经常冤枉好人,这位警察先生,请问你瞎吗?连你们局长都能看出来我不好惹,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想知道自己的下场吗?别急,我让你死的明白点。”

    裴伊月转过身,看向安希颜,“哥,你是开我的车来的吗?”

    “是啊。”安希颜蹙眉,心想这时候她问车干什么。

    “前几天我心血来潮在车里装了监视录像,你去帮我拷贝一份。”

    闻言,不只是安希颜,所有人都跟着愣了一下。

    心血来潮?

    有人会心血来潮在自己的车里装监控录像吗?

    车就停在警局门外,拷贝一份监控用不了多长时间,安希颜没有详细的问,冷冷的瞪了何兴一眼,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安希颜拿着优盘走了回来。

    裴伊月接过他手中的优盘,看了一眼那个对她还算和善的警察,“电脑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可以,当然可以。”

    这会儿,嫌犯似乎已经猜到她要做什么了,原本就不安的脸色逐渐变得惊恐。

    他突然挣开压制他的警察,上前就要抢裴伊月手里的优盘。

    可是他算记错了一步,相比这些警察,裴伊月只要动动小手指就能碾死他。

    她身子一侧,躲开他的手的同时脚下的高跟鞋直接踹向他的腿弯处,庞大的身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裴伊月凉凉的瞥了他一眼说:“就这么跪着看,敢起来,我让你死在这。”

    优盘插进usb插孔,警局的气氛再次凝结到冰点。

    他们可是警察,可是他们却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如此霸气牛逼不讲理,当着他们的面就说让人死在这,关键是,她还是一个女人!

    裴伊月选择了日期,但却不知道时间是什么时候,她跟白洛庭通电话的那一幕刚好也被放了出来……

    “濮阳烨,有件事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我想跟你借一个人,就是上一次你抓走的那些人里其中一个。”

    “你今天怎么回事,说话这么欠揍。”

    濮阳烨?

    华夏伯爵?

    众人再次惊恐的看向裴伊月,心里再次合计她到底是什么人。

    过了一会,裴伊月想给他们看的一幕上演了,她看了一眼何兴,而后将电脑一转。

    “你好小姐,请问这条路怎么走?”

    “前面左转就是。”

    “好的谢谢你。”

    “不用谢。”

    视频中的人,包括一切的姿势,全都跟何兴所谓证据的照片相差无二,这个人明明只是问了她地址,到他们眼中就变成了她指使犯罪的证据。

    “怎么样,看清了吗?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我说我没见过他,你觉得有什么不对?一个问路的人,难道我要对他印象深刻?还是你觉得你抓回来的‘犯人’都要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说话间,裴伊月已经慢悠悠的走到了何兴的面前。

    她看向施景郴问:“舅舅,如果我能证明施幼琳的事跟我无关,那么我的这些伤是不是需要找人清算一下?如果我因此犯了一点点小错,你应该能帮我摆平吧。”

    “别胡闹。”

    一声简单的训斥,甚至连起伏的音调都没有,很明显,施景郴管不住她,或者说根本不想管。

    裴伊月嘴角深扬,回手,就听何兴一声闷哼,弯下腰的同时,一口闷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一个女人的拳头,看起来无足轻重,可是看着何兴顿时青掉的脸色和嘴角的血迹,所有人都吓傻了,就连警察局长都一脸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现在那个抓裴伊月回来的警察知道她之前说“死人”是什么意思了。

    裴伊月幽幽的收回自己的手,淡淡的:“打警察要判几年?”

    “随便判几年,从刚才开始他已经不再是警察了。”安希颜的话悠然传来,他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他的话说的不容置否。

    这兄妹俩在警察局,当着警察局长的面上演了如此暴力的一幕,然而他们这些当警察的却一句话都不能说,没办法,总统都没说话呢,哪里轮得到他们?

    施景郴不是不想管,但是看着施月华失望的脸色,他真的不想让她更加伤心。

    这次的事是他怀疑过多,他看的出来,她对他已经很失望了。

    裴伊月转头看向那个到现在都跪在地上起不来的男人,“这么处心积虑,难为你了,她给你的好处是既给了钱又献了身对吗?她是不是跟你说,只要指认了我你就会无罪释放?多去学学法律好吗,这么白痴的话你也会相信,你这么蠢,还是在牢里待一辈子吧。”

    ——

    当天下午,疑似月华夫人女儿被警察逮捕的新闻被传的沸沸扬扬,然而几个小时之后,又有人爆出一条新闻,说上午的新闻是因为总统阁下的养女被人强/奸,而指使者是月华夫人的女儿。

    新闻内容很明确的强调了“养女被强/奸”和“月华夫人女儿”这两个字眼,养女被"qiang jian"引起的不过是社会舆论,而月华夫人女儿,却是让华夏大众沸沸扬扬。

    网络传播的速度不容小觑,正当这件事被广大市民探讨的最激烈的时候,一条无声监控视频引爆了舆论的最高氵朝。

    视频里是施幼琳跟一个男人在对话,之后施幼琳给了男人一沓钱。

    视频的影响是转换拼接的,因为他们出现的是不同的地点。

    从最开始的弄堂,一直到她上了男人的车,一路上都有路况监视,直到最后车停在施幼琳被人找到的地方。

    这段视频说明了什么,明眼人一看就懂了,经过白天那几条热况新闻,所谓的强/奸,就是她自己找人,给了钱,自导自演出来的。

    被警察抓到的凶犯,包括那张被警察说成是证据的照片也爆出来了,之后紧跟着的是裴伊月车里的那段实况录像。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裴伊月从小就懂,她不远千里的让白洛庭把抓到的人给她送回来,为的就是这一刻。

    裴伊月用这些事实成功的洗清的自己,她没想过再施幼琳的伤口上撒盐,但是,她更不允许有人在背后害她。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谁都别想在她的头上动土,除非,他准备好下地狱……

    ——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她在害我,是她故意害我。”

    监控视频都被爆出来了,施幼琳居然还死不承认。

    她是自己跟那个"qiang jian"犯走的,到头来她却说是裴伊月指使。

    她搭上了自己的一切,可是这并不是想要见到的结果,她想让裴伊月为她付出的这一切而坐牢,坐一辈子的牢,她要做这个s国唯一的公主,她不只是想要搅和她的记者会,她还想让施月华这辈子都不能认她。

    可是为什么结果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视频?

    “回你的房间去,以后别再出门丢人现眼。”这一次,施景郴真的恼了。

    他不能怪裴伊月的手法太极端,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相信过她,她为了保护自己做出这一切,他根本无权埋怨。

    老太太在知道这一切之后,又惊恐,又失望。

    她没想到自己给予厚望的一个孩子,最后竟然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

    安希颜和施月华带裴伊月去了医院,回来就见老太太怒视的目光迎面而来。

    施月华不想理会,扶着裴伊月说:“先上楼休息。”

    蓦地,施幼琳像疯了一样冲过来,拦住裴伊月,愤恨的表情不在像以前一样懂得收敛,最终她还是隐藏不住内心的凶恶。

    她紧紧的抓着裴伊月的手臂,吼道:“是你害我的,是你,你个贱人,你抢走了我的一切还不够,现在还要这么害我,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幼琳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施幼琳抓着裴伊月受伤的手臂,刚刚缠好纱布的手再次溢出一丝血迹,施月华惊恐中却怎么都掰不开她的手。

    裴伊月看着眼前近乎疯狂的施幼琳,面无表情的嘲讽:“贱人这个词还是你比较适合,最起码我不会找个陌生的男人"qiang jian"自己,到底是我害了你,还是你自己作死,你心里清楚,至于你口中‘属于你的一切’,你觉得这个家有什么事属于你的?”

    裴伊月没有惩恶除奸的习惯,只要这个人不惹到她,她可以让自己成为一个瞎子,但若是惹到她,她会亲手斩断她的一切。

    今天这件事就是一个最好的演示,施幼琳这一次,在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事已至此,老太太也没办法再去管施幼琳,只是这件事让整个总统府蒙羞,她还是不能坐视不理。

    “你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做事就不能多为别人考虑一下吗,幼琳是做错了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让你舅舅颜面尽失,会让整个总统府都被人指指点点?”

    “所以呢?”裴伊月凉凉的瞟过视线看向郑海芬,“所以我就要被人冤枉,甚至被人带去警察局欺凌,而我却一句话不说,就因为我是我妈没有公开的女儿,我出事跟施家无关,脸丢的再远也不是施家的颜面,对吗?可是怎么办呢,我裴伊月生来就是自私,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关心别人,相比你们的面子,我更喜欢自己心里舒爽。”

    “你,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吃在总统府,穿在总统府,现在就连出了事都是你舅舅亲自出面帮你解决,你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太太怒喝,她真的没有办法将这样一个对她冷言冷语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外孙。

    裴伊月看着她,莫名的笑了一下,“良心?那是什么?你跟一个从刚出生就被你丢掉的人讲良心?老太太,你疯了吧?”

    今天的裴伊月跟以往很不一样,她说的话句句透着嘲讽,施景郴隐隐的蹙起眉,“小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

    “为什么不能说?难道我就活该忍一辈子?您怀疑我的时候不是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吗,现在,我只不过是在帮你打消疑虑,舅舅应该不怪我吧。”

    施景郴心里的确在埋怨她为什么不跟他商量就把视频放上网,可是听了裴伊月的话,他却没办法将埋怨的话说出口。

    许久没有说话的施月华低着头,终于忍不住开口,“小颜,上楼收拾东西,我带你们搬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