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2】 拿出你的证据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2】 拿出你的证据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警局的领导都很重视施幼琳的这件案子,毕竟是关于总统的女儿,有人在s国的地头上对总统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不论如何他们都要给总统一个满意的答复。

    “头儿。”

    何兴刚刚才被上头的领导骂了一顿,这会儿心情极其不好,他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坐在那的裴伊月,“她是谁啊?你们一天天能不能干点正事,总统女儿的那个案子的指使者抓回来了没,都在这干什么呢?”

    一阵吼声震耳欲聋,整个办公厅顿时变的安安静静。

    裴伊月稍稍转过身,看了何兴一眼说:“你说的这个人是我吗?”

    闻言,何兴怒火中烧的脸上再次多了一道紧眉的动作,他猛地一把提起裴伊月的胳膊,粗糙的大手在她白皙的手臂上毫不客气的留下一道道指印。

    “原来那个人就是你,你吃了豹子胆了,连总统阁下的女儿都敢动,活腻了是吗?”

    裴伊月淡淡的看了一眼捏在手臂上的手,平润的语气丝毫没有任何变化,“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做这样的事了?对我做出这样的指责,你有想过后果吗?”

    何兴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也顾不得什么是怜香惜玉,他猛地一推,裴伊月脚下高跟鞋一歪,扭到脚踝的同时,撞上身后的一个文件筐,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就这样横生在她雪白的手臂上。

    见此,抓她回来的警察愣了一下,“头儿,她是……”

    “给我闭嘴,我管她是谁,把她给我关起来。”何兴根本不听别人的话,执意的吼声让那个警察有些不知所措。

    一旁,另一个警察暗地里捅了他两下,“快去吧,头儿发这么大脾气,当心下一个被扒皮的就是你。”

    警察为难的走到裴伊月面前,看了一眼她流血的手臂,转身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她,“擦擦吧,先委屈你一下,跟我走一趟吧。”

    裴伊月撩了一下嘴角,拿过纸巾,还不忘道一声谢。

    警察再次有些愣神。

    这个女人到底是多冷静?被抓进警察局她无动于衷,面对他们这么可怕的头儿她面不改色,现在就连手臂上划了这么长的一条口子她都还能笑得出来。

    她到底是什么人?

    拘留室里,空间不大,铁门却是锁的结结实实。

    裴伊月坐在墙边的石凳上,轻轻的擦拭着手臂上的血迹。

    一阵脚步声,她抬头,就见刚刚凶神恶煞的何兴又出现在这。

    “有事吗?”裴伊月问。

    何兴厌恶的瞪着她,“我是来警告你的,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认罪,别以为你是女人在这就能捞到便宜,你在我眼里只是犯人。”

    裴伊月脸上的笑意逐渐敛起,漆黑的眸深邃到难以看穿,“是吗?那我也提醒你一句,你一定会后悔。”

    “大言不惭!”

    裴伊月凉凉的收回视线,懒得再跟他争辩什么。

    一个小时后,总统阁下和月华夫人亲自莅临警察局,警察局长亲自下楼接见。

    何兴以为他们来是因为抓到了指使的疑犯,他义正言辞的上前说道:“总统阁下,疑犯已经被关押,您要亲自去看看吗?”

    何兴甚至还没有看清来的人都有谁,安希颜突然从施月华身后窜出,一把揪住何兴的领子,“谁他妈让你关她的?”

    安希颜暴怒,施月华脸色也不是很好,难得安希颜在外人面前失控施月华没有拦着他,怪只怪他们什么时候抓人不好,非要在今天。

    警察局长一见这场面,顿时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他刚忙上前劝道:“颜少,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强扯开安希颜的手,身后,施景郴凉凉的说:“把人带出来。”

    “好好好。”警察局长刚忙应和,而后看向一旁的两个警察,“还不快点去带人。”

    被指使的人正好是刚刚带裴伊月回来的两个警察,就如他们预料的一样,这个裴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让颜少紧张到打人,看来他们的头儿这会回又触霉头了。

    拘留室里,裴伊月静静的坐着,直到两个警察走到门前,她才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裴小姐,请您出来。”

    裴伊月没做声,懒懒起身,因刚才扭到脚,走路看起来有些跛。

    两个警察面面相窥,心里多少都有些不安。

    毕竟这人是他们带回来的,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才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弄的浑身是伤。

    “裴小姐,您的脚没事吧?”

    “大事没有,死人可能是要的。”

    “……”

    两个警察听不懂她的话,但也不敢继续往下问。

    走出拘留室,安希颜首先看到那一跛一跛走出来的人,他眉心一紧,急忙上前。

    “你脚怎么了?”安希颜盯着她的脚,紧张的问。

    “崴了一下。”

    “崴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崴到脚?”安希颜边说边伸出手想要扶她,然而手还没碰到她,就看到她手臂上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足足有十厘米长。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眸狠狠一缩,怒道:“这又是怎么弄的?”

    见她又扭了脚,又伤了手,施月华急忙走过来,“怎么回事,他们欺负你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何兴,淡淡的说:“不是他们,是他,他好像是想在这把我弄死,妈,你觉得我该忍吗?”

    周遭瞬间响起的抽气声并不让裴伊月感到意外,这一声“妈”她就是故意叫的。

    何兴一脸惊悚,脸色惨白的看着裴伊月,他现在知道她刚刚说他会后悔是什么意思了,可是,他并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又有谁能想得到呢?

    他转身看向局长,强辩道:“局长,我们抓到行凶的犯人,是他指控指使他的人就是这个女人,我没有谋私,我只是一着急推了她一下,我真的没有故意让她受伤。”

    “到这时候了你还强词夺理。”局长咬牙喝道,碍于施景郴在这,他真的没脸当着他的面训斥自己的下属。

    裴伊月跛着脚走上前,“既然你说有人指认我,我愿意跟他当面对质,还有,拿出你所谓的证据。”

    施景郴一直觉得施幼琳的事跟她有关,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他突然有些疑惑了。

    她是把自己掩藏的太好,还是这件事真的跟她无关?

    虽然他知道,就算这件事是她做的,施月华也会把她保下来,但他还是想要知道真相。

    何兴点了点头,他惊恐于裴伊月突然变换的身份,但是他更加坚信事实可以说明一切。

    他派了两个人,一个人去提押犯人,另一个人去找证明资料。

    短短的一瞬功夫,这里的气氛几乎凝结。

    施月华走过来,轻抚着裴伊月的背,心疼道:“让你受委屈了。”

    裴伊月弯下眉眼笑了笑,这样一张笑脸,跟刚刚在里面时相比仿佛判若两人。

    何兴心头一紧,就听她说:“妈应该知道我并不是心甘情愿受委屈的人,今天的事没这么容易结束。”

    话落的一瞬,警察带着嫌犯走了进来。

    那人一见到裴伊月,伸手就指着她说:“就是她,就是她让我去"qiang jian"那个女人的。”

    闻言,裴伊月一脸懵逼,她眨巴着眼睛,无语的笑了一下,“大哥,我们认识吗?”

    毕竟是胡说八道,面对她不屑的一问,嫌犯有些心虚。

    “认,认识啊,你不就是那个叫我去做这些事的人吗,你还给了我钱,你不能事情暴露了就不认账。”

    “我给你钱?我……”

    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这人说谎话都不要打草稿的吗?

    信口开河!

    何兴听到裴伊月的问话,顿时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你还敢说你们不认识,我连你门接头的证据都找到了,你居然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裴伊月真的很烦这个人,她隐隐的皱了下眉,清冷的眼转为怒视,“拿出你的证据,我倒要看看我跟他是怎么接头的。”

    ------题外话------

    三更结束,明天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