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1】 被警察带走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1】 被警察带走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濮阳烨,有件事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裴伊月开着车在大街上晃荡了很久,最后终于还是打通了这个电话。

    她没有害人,但她也不能白白让别人陷害,有些事还是先下手为强,不至于等到事发之后百口莫辩。

    施月华和施景郴的态度她已经全都看在眼里了,现在她能做的,也只剩下维护自己了。

    听到她说需要帮忙,白洛庭自然是不会拒绝,只不过他今天说话的语气怪怪的,听起来特别的欠揍。

    裴伊月没心情去顾及那些,说道:“我想跟你借一个人,就是上一次你抓走的那些人里其中一个。”

    白洛庭在电话里停顿了不足三秒,很明显是在疑惑她为什么要借这个人,但他没有询问原因,一口就答应了。

    挂断电话,裴伊月坐在车里,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像是在琢磨什么。

    突然,有人站在车外敲她的车窗,裴伊月摇下车窗看着站在他车旁的男人。

    “你好小姐,请问这条路怎么走?”

    说话时,男人稍稍探进身子,把手里的地址给裴伊月看了看,裴伊月随手指了一下前面的岔路口,“前面左转就是。”

    “好的谢谢你。”

    “不用谢。”

    ——

    总统府。

    施月华已经陪着施幼琳很多天了,施幼琳知道她在这陪她是另有目的,她是怕她会说出对裴伊月不利的话,说到底,她还是为了她自己的女儿。

    “姑姑,我已经没事了,你要有事就去忙吧。”

    施月华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笑了笑,“你爸这几天忙没时间陪你,趁着我这段时间比较闲,能陪你就多陪陪你。幼琳,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你跟小月都还小,我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姐妹俩拌拌嘴是常有的事,希望你别太放在心上。”

    施幼琳低着头,表情晦暗不明,“姑姑是想让我当做这次的事没发生吗?”

    闻言,施月华紧了一下眉心,她拉住施幼琳的手说:“不是让你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觉得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你可不可以不要怀疑小月,姑姑心疼你,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这个人,但是我不想在伤害了你的基础上在伤害了小月,你懂吗?”

    许久,施幼琳抬起头看向施月华,“姑姑当年为什么不领养我,你不喜欢我吗,我记得当年奶奶带我回来的时候,你看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施幼琳这话是什么意思施月华不知道,但是,她能把当年的事记得这么清楚,却着实让施月华觉得她可怕。

    一个六岁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吗,而她,却记得她当时连看都没有看过她,而且还记了这么多年。

    她的心思,果真是难以捉摸。

    施月华慢慢的松开她的手,施幼琳心头微微一凉。

    她反手抓住施月华的手,“姑姑,你讨厌我对吗,你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女儿是吗?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知道在领养处我母亲的名字写的还是你,我可以答应你不去说这次的事跟姐姐有关,这次的事我愿意自己承担,我只想做你的女儿,能不能……”

    “幼琳。”施月华突然打断她的话,温润的神色瞬时冷了几分。

    “你说这样的话难道就不怕你爸会伤心吗,这么多年他对你一直很好,对外他也从没说过你是养女,如果我现在去说你是我的孩子,我们家岂不是要乱了,你爸在外面要怎么解释?”

    施幼琳也是一时冲动才说出这样话,她本想着施月华会看在这次发生的事上可以答应她所有的要求,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她的愿望在施家人的面子前根本不值一提,即便她遭受到的是天大的委屈,在他们眼中,她永远不过是一个养女。

    ——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这一个星期以来,裴伊月几乎没有跟施幼琳碰过面。

    “小乖,你好了没,记者会十点就要开始了,你能不能快点?”

    安希颜在裴伊月屋里的洗手间门前敲了半天的门,他就纳了闷了,他怎么就有一个心这么大的妹妹,今天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也能睡过头,要不是他来敲门,估计她能睡到晚上去。

    洗手间的门开了,裴伊月穿着一身黑色亮丝的小礼服从里面走了出来,修长的双腿在黑色礼服的衬托下尤为白皙。

    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就怪濮阳烨,昨天晚上拉着我讲了一宿的电话,我都困死了。”

    “他这个脑残的玩应儿,她不知道你今天要开记者会吗,瞅瞅你的大熊猫眼,一会儿上镜头能好看吗?”

    裴伊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袋,“算了,左右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又不是相亲,就这样吧。”

    施月华的电话已经催了很多遍了,裴伊月也懒得再去管自己的黑眼圈。

    从楼上下来,两人又被陈叔催促了一顿,裴伊月踩着脚下的高跟鞋加快脚步往外跑,陈叔无语的笑道:“你可慢点,别在摔了。”

    “知道了陈叔,我底盘很稳的,你放心吧!”

    陈叔好笑的摇了摇头,想着往后她就是施家名正言顺的小公主了,陈叔打心底里高兴。

    转身,陈叔被站在楼梯上穿着一身睡衣披头散发的施幼琳吓了一跳,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他问,“幼琳小姐有事吗?”

    施幼琳冰冷的目光看着裴伊月刚刚走出的门口,许久,她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说:“没事,本来想跟她说声恭喜的,不过我好像出来晚了。”

    她转身,像个幽灵一样慢慢悠悠的走了回去。

    陈叔心里莫名的有点不太舒服,他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好在他们的车已经开走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

    记者会现场被围的水泄不通,上一次月华夫人开记者会爆出了一个儿子,这次他们又听说月华夫人还有个女儿,这么重磅的消息,每个记者都想得到第一手资料。

    安希颜的车停下后,裴伊月看着外面的场景,不禁揉了揉脑袋,“这也太吓人了吧,你上次也这样?”

    安希颜摇了摇头,“上次人可没这么多,看来你比我受欢迎。”

    裴伊月斜眼瞪了他一眼,“我这么受欢迎,想要进去估计要先进行一次踩踏仪式,你说我能活着走进去吗?”

    “呸呸呸,嘴里就没一句好话。你等着,我给施月华打电话。”

    施月华,施月华,每次都全名全姓的叫,裴伊月嫌弃的撇了撇嘴,“你在记者面前也叫施月华吗?没大没小,也就老妈不跟你计较。”

    安希颜的电话刚拨通,突然两个警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他们一左一右的敲了敲车窗,安希颜挂断电话,摇下车窗看他们一眼,“有什么事吗?”

    警察绕过安希颜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裴伊月,“请问你是裴伊月小姐吗?”

    裴伊月有点莫名其妙,她点了下头,“是我。”

    “麻烦请你下车,我们怀疑你跟一件指使他人"qiang jian"的案子有关,你要跟我们走一趟。”

    “喂,你说什么呢,什么指使他人"qiang jian",你有证据吗?”安希颜恼了,他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这两个警察在这个节骨眼上堵他们,他只觉得他们是故意的。

    警察义正言辞的看着安希颜说:“当然有证据,我们已经抓到了嫌犯,是他亲口承认自己是受裴小姐指使,如果你们还有其他疑问,请跟我们到警局再说。”

    “警局?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你以为你想抓就能抓吗?”

    这边的叫嚷和警察的出现引来了记者们的围观。

    看到车里坐着的人是安希颜,一下子,现场哄闹了起来。

    裴伊月拉了一下安希颜的手臂,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站在外面跟安希颜辩解的警察,“我跟你们走。”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安希颜怒吼声透过车子,让外面的记者听的清清楚楚。

    “颜少,你身边的这位小姐就是月华夫人的女儿吗,听说你们是双胞胎兄妹,是真的吗?”

    “今天的记者会是不是月华夫人要公开这位小姐而举行的?为什么上次没有跟您的身份一起公开,其中是有什么隐情吗?”

    “颜少,请您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

    看着外面喋喋不休的记者,裴伊月淡淡的笑了一下,“你难道到现在都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有人计划好的吗,哥,别太天真了,今天的记者会没办法进行了,我被警察带走的场面倒是会被记者拍的清清楚楚。”

    闻言,安希颜狠狠的皱起眉,“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真打算跟警察走?”

    “你觉得我有说不的权利吗?”

    裴伊月的冷静似乎让安希颜明白了什么,他猛地砸了一下方向盘,“施幼琳,一定是她。”

    “别这么生气,她破坏的不过是一次记者会,记者会什么时候举办都行,我并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好了,我先走了。”

    看着裴伊月开门下车,无数的闪光灯把她被警察带上警车的一幕全都拍了下来。

    他们虽然没有听到月华夫人亲口承认她是她的女儿,但是身为记者,他们相信所有的谣言都不是空穴来风,而且这次的事不只是一两个记者听说,不然的话这里也不会聚集这么多人。

    安希颜坐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裴伊月被警察带走,心里莫名的有种感觉,她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甚至像是胸有成竹,她是早就预料到今天的事了吗?

    电话响了,是施月华打过来催他们的。

    安希颜看了一眼外面的记者,摇起车窗后才接起电话。

    “你们还没到吗?怎么这么慢?”

    “到了,我在门口,小月刚刚被警察带走了。”……

    ——

    今天的记者会警察也听说了,月华夫人二次开记者会,这个女人穿的如此正式的坐在颜少的车里,就算这帮警察再没有眼力见,也能猜到她的身份非同小可。

    裴伊月虽然是被当做嫌疑犯带来警局的,但是那两个警察既没有给她上手铐,也没有对她太过粗鲁。

    他们客气的甚至不像是在对待犯人,而是在对待某位领导级别的大人物。

    “裴小姐,有人控诉你指使他人进行"qiang jian",而受害人是总统阁下的女儿施幼琳小姐,你承认吗?”

    闻言,裴伊月轻轻扬起嘴角笑了笑,甜美的笑容不夹杂一丁点的杂质,“警察先生,如果我说不承认,你会放我走吗?”

    警察不知道是被她的笑脸引诱,还是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停顿的那短短一秒钟,让裴伊月脸上的笑容更甚。

    “既然不会,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问什么了,我没做过这样的事,如果你们有证据指控我,就把证据拿出来,如果没有,就不要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我看你们都挺忙的。”

    ------题外话------

    三更下午一点,么么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