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30】 算不算是二婚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30】 算不算是二婚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这世上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恨自己,郑海芬也一样。

    这么多年她看着施月华满心满眼的恨意,她的内心并非无动于衷,只是她不想妥协。

    当年她知道施月华怀孕,医生说如果拿掉孩子也许她这辈子都不能再生,作为母亲,郑海芬知道医生的话代表了什么,她默许了施月华生下孩子,但是,她不能让这两个孩子毁了她的前程和未来。

    她不怪施月华从来都不理解她,毕竟跟自己的孩子分开,是个做母亲的都不能体谅,但如果她愿意站在郑海芬的角度去想想,也许她就会不这么恨她了。

    郑海芬把两个孩子分别送走,的确是颇费心机,但她计划更多的却是不想让这两个孩子受苦。

    她把男孩送去m国,当时的安家在m国已经是首屈一指的上市机构,安章夫妻多年没有孩子,她相信他们会好好对待这个刚出生的男孩。

    自己的亲外孙,她又何尝忍心让他们受苦,男孩外送,女孩她更是舍不得,所以才送回了孩子父亲的手里,只是她没想到,女孩在她父亲身边居然还会有这么多的磨难,也许这才是她唯一算漏的地方。

    “妈,您明明是关心月华的,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她?”

    老太太的心思施景郴只能猜透一二,他知道当年她听说施月华怀孕很生气,后来知道她身体出了问题又很担心,那种出于母亲的关怀,施景郴感觉得到,如果不是她同意施月华生下孩子,这两个孩子恐怕早就不在了。

    老太太气愤的叹了口气,“我才不关心她,没有良心的家伙。”

    “您要是一直这样跟她斗气,说不准她明天真的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我……”老太太承认自己对那两个孩子不好,但是她也没想过真的赶走他们。

    安希颜从以前开始就跟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老太太是个傲娇的人,她哪里肯拉下面子去哄一个小辈,况且当年是她把他们两个送走,无论如何他们之间的这层隔阂都是挥之不去的。

    “算了算了,她爱走就让她走吧,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几年了,她要是看着碍眼,我也没办法!”

    ——

    京都,别墅。

    “是真的吗?你家小心肝真的活着?你确定没有认错人?那这么说,上次布莱恩不是见鬼了?你太过分了,她来都来了,你为什么不让我见见她。”

    白洛庭这次一声不响的就去了s国,曾岚姬手里的事情一下子增加了一倍,听说他回来了,原本她是打算骂他一顿的,可是听到他说他是去找裴伊月,她的怨气一下子就变成了无休无止的问题和埋怨。

    她跟裴伊月虽然认识的不久,但她自认她们之间的感情还不错,跟何况她还以给朋友守丧的名义,两年都不跟她老公复婚。

    白洛庭被她吵得不行,只想快点把她给打发走。

    “以后有的是时间见,又不差这么一会儿,我说了我会重新下聘把她娶回来。”

    “这是两码事,她也是我的朋友,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

    白洛庭简直快要把她给逼出内伤了,他朝着门前看了看,嘴里嘟囔着,“怎么还不来。”

    曾岚姬气愤当头,没有听见他的嘟囔声,她瘫坐在沙发上,斜眼看着他,“我说你们两个也真是会玩,明明结过一次婚不算,现在居然还要重新下聘结婚,话说你们之前的婚离了吗,在结婚算不算是二婚?”

    “你才是二婚。”

    曾岚姬一脸正色的端了端肩,“对啊,我本来就是二婚。对了白洛庭,小心肝还活着这件事你能不能别跟江浩说,我不想跟他复婚,但他要是知道了的话……”

    “我已经知道了。”

    平地一声闷雷,曾岚姬脑子里嗡的一下。

    她没敢回头,睁大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白洛庭,像是在说“你敢出卖我”!

    脚步声越来越近,曾岚姬快要连呼吸都省了。

    脚步声停了,头顶一道闷声幽幽砸下,“跟我去民政局。”

    “……”麻痹!

    曾岚姬坐在那装死,心里默念“我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身后的男人因为是站在,显得尤为高大,一身军装,利落的头发,皮肤有些黝黑,但却丝毫不阻碍他的帅气和浑身上下散发的男性荷尔蒙。

    “曾岚姬,你已经骗我很多次了,这次不论你再编什么谎话我都不会再由着你,你不想跟我复婚,也行,我有的是办法让我们的离婚证作废。”

    说着,江浩挺拔的身姿转向白洛庭,“伯爵大人,麻烦您帮个忙……”

    “喂,江浩你够了!”曾岚姬蹭的站起,愤怒的脸上隐藏着一丝怯懦。

    她怕他,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怕他,然而他最怕的就是他的说一不二,他为了要个孩子,他可以把她折腾的瘫死在床上,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面对她脸上的怒气,江浩丝毫不为动容。

    他的目光很淡,但是在那样的眼底之下,浮着的却是一抹纵容。

    身为一等军官,他的确有傲气的资本,但是白洛庭觉得他并没有曾岚姬形容的那么不通人性。

    “跟我复婚。”他开口,只有这么一句话。

    曾岚姬被他逼的快要哭出来,她咬着牙,仗着白洛庭在这他不敢对她做什么,“我不,江浩,我不会跟你复婚的,就算这辈子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全都被人弄进医院,我也宁愿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我讨厌你,只要能摆脱你,我死都愿意。”

    这一声讨厌终于让江浩面瘫一样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额头上隐约出现的皱纹已经是他没有耐性最好的表现了。

    宽厚的拳握起时发出了咔嚓一声,曾岚姬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两人的交涉白洛庭不是第一次见了,当初他回到京都第一次见江浩的时候,他还以为江浩真的是个暴力分子,可是后来他才知道,江浩根本没有跟曾岚姬动过手,甚至从来都没有大声说过话。

    就连他们离婚,也是曾岚姬说出来的,江浩拒绝了,而曾岚姬却闹个不休,离婚之前他跟她说,他还会跟她复婚的,他只是放她出去玩几年,不要想着去招惹别的男人,否则见一个打死一个。

    结果这几年,但凡出现在曾岚姬身边的男人,不是残了就是昏迷不醒,也就只有白洛庭还完好无损的活着。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从江浩口中说出来的话,完全属于军训式对话,不带一丝感情,听着这冷冰冰的话,别说是曾岚姬,就连白洛庭都有点脑阔疼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以后能不能别缠着我,我是不会跟你复婚的。”

    “不行。”

    听着这冷冰冰的两个字,曾岚姬早已习惯了,她抬头看向他,“你是非要把我逼死才肯罢手是吗?”

    “我家里人都喜欢你,我也觉得只有你跟我最合适,所以我不想跟你离婚。”

    这就是曾岚姬最不喜欢他的地方,在他的嘴里,永远没有甜言蜜语的存在,即便是这个时候,他说的也只是他家里人喜欢她,而不是他喜欢她。

    曾岚姬转身看向白洛庭,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瞪他了,“我先走了。”

    曾岚姬转身离开,江浩提步就要跟上。

    “你别跟着我。”曾岚姬终于忍不住爆发,怒吼声刺耳。

    江浩脚步一顿,无奈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江浩,我有事跟你说。”

    听到白洛庭开口,江浩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实话,他很不喜欢他,他是曾岚姬的前男友,现在曾岚姬又有事没事总往这跑,只因为他是伯爵,江浩没办法动手才忍下来的。

    “抱歉伯爵大人,我还有事。”

    “你的事就是追着曾岚姬,让她害怕你,把她推的越来越远?”

    闻言,江浩前行的硕大步伐倏然一顿,坚挺的身姿像是一堵石墙一样立在了那。

    “以前总听人说有的男人就跟木头一样,我还不相信,现在看到你,我倒是真的信了。”

    半晌,江浩转过身,看着白洛庭,“伯爵大人跟岚姬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我说是"qing ren"关系,你信吗?”

    白洛庭随意的一句话,却隐隐的听见了一阵骨骼攥紧的声响。

    “你很在乎曾岚姬,但是你为什么不跟她说你在乎她,你每次都以这种吓唬人的形式来对她,你觉得她会接受你吗?”

    紧握的拳慢慢的松了松,江浩的脸上始终不存在任何表情。

    “男人妒忌、吃醋都很正常,没什么丢人的,但是你每次妒忌都要害她身边的人住进医院,这一点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接受的,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一个暴力分子生活在一起,因为有关生命安危,说不定你哪天一生气就连她都掐死了,谁不怕?”

    “我不会伤害她的。”江浩微微低下头,似乎有些承认白洛庭的话是对的。

    “你不会伤害她,这只是你的说辞,她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现在的她看不见你的好,她唯一看见的就只有你暴力的一面,她很怕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许久,江浩抬眸看了白洛庭一眼问:“伯爵大人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好像很了解她。”

    “……”

    还真是个木头脑袋,说来说去就只会吃醋。

    “我的确很了解她,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也正因为我了解她,所以我才会提醒你,改改你想挽回她的方式,如果你还是要用这样的方法来控制她的话,那么下次,我是绝对不会再告诉你她的消息。”

    白洛庭的话江浩并不是完全明白,他唯一听懂的就是曾岚姬不理他,是他的问题,可是,他该怎么改?

    “我……”

    见他欲言又止,白洛庭颇有耐心的看着他,“先说什么就说吧,吞吞吐吐不是你的性格。”

    “我该怎么做?”

    看着他一丝不苟的脸,听着这样的话,白洛庭觉得有点好笑。

    “女人是很单纯的生物,她只想听你内心最深层的话,如果你永远都只会把心里的话藏起来,那么我保证,曾岚姬永远都不会回心转意,你自己回去想想吧,你们在一起这些年,到底有什么话是你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的,还有,她不是你手底下的兵蛋子,不要用你训兵的语气跟一个你在乎的女人说话,她没有直接把鞋底拍在你脸上,我都觉得有点意外。”

    曾岚姬何尝不想一鞋底拍在他面瘫一样的脸上,只是她怕死嘛,万一他一个回手掐死她怎么办?况且,她的鞋都很贵,谁知道打在他那像石膏一样的脸上最后会是他的脸坏,还是她的鞋坏。

    江浩低头寻思了一下,刚要说什么,白洛庭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着白洛庭,像是在好奇他脸上突然展露的笑容。

    白洛庭故意看了江浩一眼,而后接起电话:“宝贝儿,今天怎么这么早打给我,想我了?”

    “……”江浩嘴角狂抽。

    宝贝儿?

    打死他他都说不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