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里,施幼琳浑身是伤的蜷缩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

    看到这样的场景,施景郴眉心隐隐一蹙。

    施月华不放心所以也跟着一起来了,看到施幼琳的那一刻,她也震惊了一下。

    “幼琳。”

    施月华走过去,开口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警察在电话里说她被侵犯过,现在看到她的样子,施月华真的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施幼琳精神恍惚的抬起头,看着施月华,红肿的眼睛再次留下眼泪。

    她蓦地扑进施月华的怀里,哭声放大,“姑姑,我不想活了,让我去死吧,我不想给施家丢人。”

    这么多年来,施月华虽然没有收养她,但是对她也不差,毕竟是跟自己的孩子年纪相仿,施月华多多少少会把思念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看到她现在这样,要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出了这样的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

    施月华抚着她的头安慰道:“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好孩子,姑姑一定帮你找到这个伤害你的人,让他坐一辈子的牢,再也不会让你见到他。”

    伴随着哭声,施幼琳搂着施月华的手越来越紧。

    如果当初领养她的人是她,那么今天她就不会落到如此田地,可是,为什么她不要她,她坚持了二十多年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孩子,在她的眼里,自己真的就比不上裴伊月吗?

    “我们明白的总统阁下,这件事我们保证不会传扬出去,只不过要想抓到这个人还需要令千金的配合。”

    施景郴看了一眼施幼琳的情况,微声叹了口气,“她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回答不了什么,我先带她回去,等过几天她情绪好点你们再来问吧。”……

    总统府。

    施月华带着施幼琳上楼已经有一会了,裴伊月站在楼下扬着头,摸着下巴像是在琢磨什么。

    安希颜走到她身边,跟着她一起往上看,“看什么呢?”

    “哥,你说施幼琳这是怎么了?”

    见她关心施幼琳,安希颜突然没了心情,“谁知道她怎么了,看她伤成这样,估计是在外面嘴坏得罪了人,挨打了吧。”

    “挨打?”裴伊月轻声喃哝。

    她油然记得当年裴心语被林风齐欺负的时候的样子,施幼琳虽然没有她严重,但是看这伤似乎也是同一种风格,尤其是她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如果只是挨打,又怎么会扯坏了衣服?

    裴伊月敛回视线,神秘兮兮的看向安希颜,“哥,你说她会不会是被人强jian了?”

    闻言,安希颜意外的皱了下眉,刚要说什么,就见施景郴从外面走了进来。

    裴伊月的话刚好被他听见,然而他看的更清楚的却是裴伊月脸上不但不担心,反而有些兴奋的表情。

    “舅舅。”

    施景郴无论何时何地,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冷肃,裴伊月虽然不怕他,但是面对他的面无表情,还是会让她忍不住收起自己的随意。

    施景郴看了她一会,说:“这几天留在家里不要到处乱跑。”

    裴伊月有点不明所以,不让她出门这是几个意思?

    是想关着她,还是在关心她?

    为什么裴伊月觉得不像是后者呢?

    “舅舅,施幼琳怎么了?”

    施景郴暗暗的缩了一下眸子,“没事。”

    都这样了还叫没事?

    裴伊月再次朝楼上看了一眼,“你确定她这个样子是没事?”

    “那我若说她有事,你要做什么?”

    不愧是一国总统,说话都这么高深莫测,她只是随便问问,关她什么事?

    “算了,我不问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

    ——

    施幼琳回来的这几天,警察陆陆续续的上门,虽然裴伊月不知道他们都问了什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施幼琳肯定遇上大事了,这么神秘,连警察问话都不能给人听,只怕这事关乎总统府的面子问题。

    全家上下这几天都围着施幼琳转,就连施月华都没时间去张罗记者会的事。

    晚上,施幼琳好不容易睡下,施月华才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经过裴伊月的门前,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灯光还亮着,她敲了敲门。

    房间里,裴伊月正在跟白洛庭打电话,听到敲门声,她只是让白洛庭等一下,之后就把手机仍在了床上。

    “妈?这么晚你还不睡啊?”

    施月华不论什么时候看到她总是一张笑脸,可是这会儿,她眉心紧的厉害。

    “我能进去跟你聊聊吗?”

    裴伊月点了点头,“可以啊。”

    关上房门,房间里就只有她们母女,施月华并不希望这次的事跟裴伊月有什么牵扯,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知道真相。

    “小月,幼琳说那天在慈善晚会开始之前你跟她吵过架,是真的吗?”

    闻言,裴伊月稍稍愣了一下,“她为什么跟你说这个?”

    “没什么,只是随便说说。”

    施幼琳跟警察说的话虽然没有指名是裴伊月,但是谁都能听得出她的话里明显对她怀疑。

    裴伊月不是傻子,她的敏感神经比任何人都要敏锐,施月华的一句话,就已经让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妈,施幼琳到底怎么了,是被人打还是被人强/奸?”

    这话她说的实在是太顺口了,施月华忍不住皱了下眉,“好了,你别问了,幼琳心情不好,要是哪句话说的重了,你让着她点。”

    “让着她?”裴伊月拔高了声调,“妈你这么晚过来问我这些话,难道不是她在你面前说了我什么吗?她到处诋毁我,我还要让着她,凭什么?”

    “小月,幼琳出了这样的事心情不好是正常的,她也没说这件事一定跟你有关,她只是怀疑,因为你们那天晚上吵过架。”

    “我们吵架又何止这一次,况且那天晚上我并不认为我在跟她吵架,当时那么多人,她不要脸我还要,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人去问问那些参加过宴会的人,另外请您告诉舅舅,不要再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有什么话想问就问,我坦坦荡荡,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很晚了,我要睡了,你回去吧。”裴伊月最终还是没了耐心。

    施月华走了,她走的挺无奈的,她也不想怀疑自己的女儿,可是这件事终究是需要个结果。

    她想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即便真的是她做的,她也会将这件事拦下来,但是看她现在这个态度,施月华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跟她有没有关系。

    电话还在通着,短暂的对话被白洛庭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裴伊月拿起电话,却没了之前闲聊的心情,“我累了,挂了吧。”

    “小月。”

    听到叫声,裴伊月再次把手机放会耳边,“干嘛。”

    “上次我不带你走,是因为我觉得月华夫人的话有道理,但若是你留在那会让你受委屈的话,我随时可以去接你。”

    “不用了,这点小事算不上委屈。”

    以前,不管她做任何事都没有退路,现在能有个人站在她身后,跟她说如果委屈了就回来,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原本还有些郁闷的裴伊月,渐渐的扬了扬嘴角,“很晚了,你早点睡吧,谁家伯爵天天晚上不睡觉一直煲电话粥的?”

    “你家的。”

    裴伊月抿着唇,忍着笑,“不要脸,我要睡了,晚安。”

    未免他在拉着她聊上一个小时,裴伊月毅然决然的挂断了电话。

    ——

    公开裴伊月的记者会因为施幼琳的事向后推迟了一个礼拜,裴伊月不在意,但是安希颜却不肯了。

    “哥,你知道我根本不在意这些的,我之所以同意公开身份,是因为我想回到白洛庭身边,我需要这层身份,但这并不是我一定要的,你应该知道没有什么对我来说是必须的,即便没有这层身份,我想回去也同样没人拦得住我,现在只不过是晚一个星期而已,我真的无所谓,你没必要生气。”

    “怎么没必要?那施幼琳算什么东西,她出事凭什么怪在你的身上,她不好好做人,有人收拾她是应该的,她诋毁你不说,现在这么重要的事还要因为她而推迟,你口口声声叫这施月华妈,她有把你当女儿吗,你看她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她在陪着施幼琳,从早陪到晚,即便当年裴伊月昏迷刚刚醒来时她也没有这么上心过。

    裴伊月不说并不代表她不介意,自从那天晚上施月华找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就已经心里不舒服了,只不过安希颜嘴比较直,不喜欢的事没办法藏在心里。

    “哥,算了,施幼琳出了这样的事,说到底也是可怜。”

    “可怜个屁。”

    见安希颜没玩没了的发脾气,裴伊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要生气就自己在这生气吧,我要出去转转,几天没出门了,憋死我了。”

    “你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出门闲逛。”

    裴伊月不理他的唠叨,自顾自的拿起车钥匙就走了出去。

    ——

    午饭时,施月华见裴伊月不在,看着安希颜问:“小月呢?”

    安希颜低头吃饭,爱理不理的说:“她说在家憋得慌,出门走走。”

    “不是说这几天不让她出门吗?”这回,开口的人换成了施景郴。

    安希颜吃饭的动作一顿,抬头,眉心隐隐蹙起,“凭什么不让她出门,她是你看押的犯人吗?”

    安希颜的疾言厉色但凡是个没瞎的人都能看的出来,施月华知道那天晚上她找裴伊月说的话可能让她有些敏感,安希颜向来疼妹妹,肯定是这段时间来看出了什么。

    “小颜,你舅舅不是这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从找到施幼琳的那天开始他就不让小月出门,你们如果真的怀疑什么,大可以让警察上门调查,没必要这么藏着掖着的,这段时间小月去过哪,做过什么,我比谁都清楚,你不让她跟濮阳烨走,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两天,之后去慈善晚会我一直都在她身边,如果你们觉得施幼琳的事跟她有关,那我觉得你们应该是疯了!”

    砰地一声,安希颜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拍在了桌面上,陈叔站在一旁,被他吓了一跳。

    “简直是反了,这兄妹俩一个德行,全都没大没小的,我们施家真的是造了孽才会有两个这样的人。”

    老太太的话说的施月华心烦,她看过去,不满的皱眉,“妈说错了,不是施家造了孽,是您造了孽,您就不应该生我,这样,我也就不会生出两个让您看不上眼的孩子了。”

    砰砰砰的声音连续响起,老太太拍着桌面,气的直哆嗦,“你说的没错,是我造的孽,当初我就应该生下你之后把你掐死,也免得你不知好歹的丢这么大的人,这么多年了,你把他们找回来还不够,现在居然还要把你那点不知羞耻的事昭告天下,我郑海芬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施月华冷笑着点了点头,“对,我不要脸,我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生了孩子,但是我再不要脸也没有您狠心,亲手把我的孩子送走,让我们母子分离这么多年,我很您,恨一辈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