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28】 施幼琳失踪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28】 施幼琳失踪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将电话转为视像电话,那边的光线比较暗,看起来像是在车里,算算时间,他这会儿应该是刚下飞机。

    “周河,灯打开。”

    昏暗的灯光虽然不似这边明亮,但也足以让裴伊月看清他的脸。

    “你在哪?”白洛庭问。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精心打扮过的,而且她身后人来人往的,并不像是在家里。

    “在参加慈善晚会,你电话打来的时间刚刚好,这里有人自诩是你的未婚妻,华夏未来的王后,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视像中,很清晰的看到白洛庭皱眉的动作,“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你,我应该会很高兴。”

    裴伊月撇了撇嘴,“可惜不是,是施幼琳。”

    “那她是做梦。”

    若论嘴毒,裴伊月这辈子还没见过比白洛庭更毒的人,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现在他更是口下不留情。

    视像电话的声音不小,足以让周遭的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裴伊月抿唇笑了一下,随后又敛起脸上的笑意,“可是她现在到处说是你的未婚妻,濮阳烨,我这个人可是有洁癖的,你单单身心干净,但是名声被人玷污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事我可能还要再考虑一下。”

    “别闹,我才刚下飞机,你该不会是想让我马上坐下一班飞机回去解释吧?我濮阳烨的妻子这辈子只可能是一个人,那就是你,你帮我转告她,她如果再到处散播谣言,我会以国罪向总统阁下发表控诉。”

    “国罪啊。”裴伊月兀自喃哝,像是故意在说给某个人听。

    周围的人虽然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但是却看不见他的脸,她们心里几乎都已经相信了电话里的人是谁,但还是想进一步求证。

    看着那些人期盼而眺望的目光,裴伊月再次敛回视线,看向视像中的人,“你介不介意我让她们看看你?这里的人不少,要辟谣,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这丫头已经两天没搭理他了,现在心血来潮,一定是鬼主意泛滥了。

    “随你。”

    刚刚有个人说她见过白洛庭的照片,裴伊月把手机一转,直接对像那个人,“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华夏伯爵濮阳烨。”

    如此清晰的一张俊脸,而且还是直播,那个女人看的简直快要喷鼻血。

    “是,是,是他,他就是华夏伯爵,绝对不会错。”

    有了这个人的确认,在加上刚刚裴伊月跟电话里的人的对话,一群人面面相窥,全都忍不住用眼角去瞟脸色难看的施幼琳。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早点休息,再见。”

    裴伊月不客气的挂断电话,她的那口气可还没消呢,要不是现在需要利用他一下,她才不会接他的电话。

    看着那些人从偷偷窥视逐渐的变成窃窃私语,裴伊月提步走到施幼琳面前说:“做人要懂得识时务,你一个养女,应该清楚自己的位子,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的,如果你还是分不清的话,我不介意用更多的方法教你。”

    裴伊月的一声“养女”,犹如平地惊雷,顿时哄闹了周遭。

    然而这个扔下炸弹的人却无事一身轻的走掉了。

    时隔两年,安希颜再次领教这丫头的黑心,当年她把叶彦杰送给他,现在又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施幼琳下不来台,果然是本事见长。

    安希颜走到施幼琳面前顿了一下脚步,他侧眸,眼底冰寒,“不要在跟别人说我是你哥,我只有一个妹妹,但绝对不是你。”

    正准备走,一个女人突然叫住他,“颜少,刚刚那位小姐真的是你的亲妹妹吗,为什么月华夫人从来都没有说起过?”

    安希颜回头,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魅惑笑脸,“别急,她的身份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

    ——

    自从安希颜的身份公开,无论他走到哪都是备受瞩目,然而这一次,他身边的女人却比他还要惹眼。

    那种自身携带的傲气不容任何人忽视,慈善晚会的拍卖她连连拍下数件,出手阔绰,毫不手软。

    有人猜想她是安希颜的女人,也有人猜她是哪家的豪门千金,但是绝对没有人想到她会是安希颜的妹妹,月华夫人的女儿。

    施幼琳早在宴会开始之前就灰溜溜的离开,相比她的身世,她更愿意解释他跟濮阳烨的关系,可是,裴伊月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她现在完全成为了别人口中探讨的话题,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统女儿。

    在这样的生活圈子长大,她理解每个人的想法,那些所谓的友谊,全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关系上,一旦这层关系不存在了,她的那些友情就会像雾一样飘散。

    不只是她们,就连她自己都是用这样的心态去交朋友,她又怎么敢奢望当她们知道她是养女之后还会像之前一样一味地奉承她而不是去看她的笑话。

    做了这么多年的公主,如今变成这样,她真的很不甘心。

    s国的公主只能有一个,她不能让裴伊月抢了她的位子,她是养女又怎样,她在施家这么多年,她就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私生女。

    她想公开身份是吗?没这么容易,就算所有人都站在她那边,她也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就拿回这一切。

    ——

    自从慈善晚会之后,施幼琳已经两天没回来了,反而这两天裴伊月的心情相比之前好了不少。

    好好的大活人消失了两天,即便施景郴不关心,也不能当做没看见,更何况老太太担心,一直在他耳边念叨。

    施月华私下问过安希颜知不知道施幼琳去哪了,安希颜好笑的说:“我为什么要知道她去哪了,又没人雇我看着她。”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不好,施月华知道,但却没有在意,可现在人失踪两天了,总要把人找回来才行。

    “才两天不回来就叫失踪,也太小题大做了吧。”饭桌上,裴伊月凉凉的一声还带着一丝不屑。

    听着这冷言冷语,老太太急恼的一拍桌面,“你这叫什么话,好歹都是一家人,幼琳不见了你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还有没有良心?”

    闻言,裴伊月只觉得好笑,她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冷笑道:“良心?一家人?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变成一家人了,你把我和我哥丢掉的时候,跟我们讲过良心吗,郑海芬,你是不是觉得我失忆的这两年你过得特别舒心,我就像个傻子似的一声声喊你外婆,被你次次冷言践踏,你心里应该很解气吧。”

    裴伊月不疾不徐的话说的郑海芬脸色一僵,同时,施月华也动容了一下面色。

    “小月,你刚刚说什么?”

    她说丢掉她和她哥哥,她是怎么知道的?

    安希颜是绝对不会告诉她这样的事。

    裴伊月看向施月华,“我说了事实,怎么,我说错什么了?”

    没等施月华深究,客厅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

    陈叔走过去接起电话询问了一下,而后看向施景郴,“先生,找您的。”

    施景郴敛回落在裴伊月身上的视线,起身走去接电话,“哪位?”

    “您好总统阁下,我们是市公安分局,今天有人在城郊发现一个女孩,看样子像是被人侵犯过,她现在什么都不肯说,只说是您的女儿,您看您方不方便过来看一眼。”

    闻言,施景郴眉心一蹙,回头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裴伊月,“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施景郴沉默了一瞬。

    “大哥。”施月华见他半天没有动静,忍不住叫了一声。

    施景郴回过神,“我出去一趟,你们慢慢吃。”

    见他脸色有些异样,施月华走过来看着他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去吃饭吧,我很快就回来。”

    他的脸色哪里像是没事?

    施月华拉住他的手,看了一眼客厅的座机电话,“刚刚是谁打来的?”

    “警察局,他们说找到幼琳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