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和了裴伊月离开的决定,施幼琳也没捞到好处。

    施月华决定公开裴伊月的身份,这对施幼琳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裴伊月的身份一旦公开,就说明她再也没有翻盘的余地,她跟华夏伯爵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在一起了。

    她本是可以利用养女这个身份爬到一个高高在上令所有人仰望的位子,可是现在,她剩下的只有一个对她并不宠爱的养父。

    虽然这个人是总统,但是施幼琳知道,自己并不是施景郴心甘情愿领养回来的孩子。

    她是老太太丢掉裴伊月和安希颜之后,为了施月华和华夏王后的承诺刻意带回来的,只是老太太没想到施月华会这么执着于自己的孩子。

    当年施幼琳被领养的时候已经有六岁,她清楚的记得老太太把她领到施月华面前时,施月华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施月华不接受她,老太太又不能把她再送回孤儿院,一来二去,她就成了施景郴的养女。

    施幼琳自从进入这个家的那一刻起,她身上的任务和使命老太太从来都没有瞒过她,包括她的将来,包括她以后会离开s国。

    她的童年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始终都知道自己是个被人利用的棋子,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慢慢的开始享受总统女儿的这个身份,也开始期待她的将来,然而这一切却在裴伊月出现之后全都被她掠夺了……

    两天后,白洛庭真的走了,在他决定不带她离开后,裴伊月就再也没有理过他。

    这两天白洛庭本是想好好哄哄她,可是她却连他的面都不肯见,今天他走了,裴伊月更是连送都不去送。

    房间里,裴伊月挺尸一样躺在床上,听到开门声,她也没有任何动作。

    她就想不通了,她的事什么时候轮到施幼琳说了算了,她一句话屁话居然谁都听进去了,裴伊月越想心里越烦躁。

    安希颜走到床边,轻轻拍了拍躲在被子里的人,“再不出来晒晒太阳就要生霉了,濮阳烨都走了,你自己在这生气他也看不着了,快点出来吧。”

    见她没反应,安希颜伸手掀开盖在她头上的被子,“这么热的天你也不怕把自己闷坏了。”

    裴伊月不理他,任由他说什么都不给予回应。

    安希颜动了动眼珠子,似乎在犹豫什么,“刚刚施月华说今天晚上有个慈善晚会,让我带你一起去,她说往后你身份公开了,免不了跟这些面子上的人来往,而且今天去的都是一些年轻人,她说让我带你去熟悉熟悉。”

    “不去。”

    裴伊月凉凉的扔下一句,之后又开始不说话了。

    安希颜原本也不想去,可是看她这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真的害怕她把自己憋坏了。

    “为什么不去,你不是挺喜欢热闹的吗,我觉得你去熟悉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看施幼琳,仗着自己是总统的女儿,在那些人面前作威作福,可是说到底,你才是总统府的千金,她一个养女凭什么……”

    不知道安希颜的那句话触动了裴伊月的敏感神经,她蹭的一下坐起,把安希颜吓了一跳。

    “你干嘛?”

    裴伊月眼底倏亮,不怀好意的挑了下眉,“你刚刚说施幼琳跟那些人很熟?”

    这表情,显然是心里存了什么坏水,安希颜点了下头,“应该很熟吧,这样的场合她经常去,而且听说有几个还是她高中同学,马屁拍的那叫一个绝。”

    隐约间,安希颜似乎感觉到裴伊月在想什么,说出的话也顺带着往勾引她的方向拐。

    半晌,裴伊月慢慢撩起嘴角,姣好的脸上浮起了一抹邪肆的笑意。

    “好,我去。”……

    ——

    晚上七点,国际大酒店。

    以往最让施幼琳感觉到自豪的,就是这群前仆后继的高官子女对她的追捧,只不过今天她却被这些马屁吹捧的有些烦躁。

    “幼琳,之前你去华夏,是不是真的见到华夏伯爵本人了,他长得帅不帅,有没有颜少帅?”

    “这话让你问的,华夏伯爵是出了名的帅,你们不知道前段时间我爸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张偷拍的照片,我看过,真的是帅到人神共愤,不过最让人羡慕的却是幼琳,有这样的一个未婚夫,真的是好命的让人妒忌。”

    施幼琳上次去华夏之前,是抱着百分百能拿下濮阳烨的决心,以至于夸下的海口让她现在收都收不回来。

    面对着这些一脸羡慕的人,她真的没办法说出实情,作为总统的女儿,在外她比任何人都要面子,回想当初的洋洋得意,她真的恨不得自己找个地洞钻进去。

    “幼琳,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快说说,你这次去华夏相亲结果怎么样,那个华夏伯爵对你好不好,你们的婚期什么时候定下来,我要给你当伴娘。”

    施幼琳平缓着自己的心绪,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在这些人面前丢了面子,她朝着她们笑了笑说:“他人很好,很绅士,长得也很帅,我们才刚认识,谈婚期可能还早了点,毕竟结婚不是儿戏。”

    闻言,几个人相继点了点头,“也是,不过你以后要是嫁过去,几年之后说不定就是华夏王后了,到时候你课别忘了我们。”

    “当然不会,你们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么会忘了你们。”

    施幼琳刚刚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好不容易岔开了这个话题,突然,身后一道冷声,犹如万年寒冰形成了一道冰锥,径直插在了她的心头……

    “华夏王后?呵,口气不小。”

    这声音来自于谁,施幼琳就算不看都知道,只是,她为什么会在这?

    施幼琳猛地回头,就见裴伊月一身妖娆的修身红裙,半边的腰部是镂空的,配上一头披散的长发,尤为性感。

    围在施幼琳身边的这些人不认识裴伊月,但是她们全都认识安希颜。

    自从安希颜的身份被公布,那张帅气逼人的面庞就惹来了无数狂热的追捧。

    她们虽然跟华夏伯爵无缘,但是这个颜少并不是触不可及的,她们出席各种大大小小的宴会,无疑是想有一天可以见到他本人。

    然而今天,她们的愿望实现了,但是,他身边的女人是谁?

    刚刚说要给施幼琳当半年的女人扯着她的胳膊兴奋道:“幼琳,是你哥,他来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好歹让我打扮打扮呀。”

    这些人各个穿的花枝招展争奇斗艳的,还需要打扮吗?

    施幼琳微蹙着眉心,她倒是不担心安希颜会拆她的台,但是裴伊月,她真的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

    “你好颜少,我是巧巧,是幼琳的朋友。”

    原本围在施幼琳身边的人一瞬间全都改变了方向,安希颜勾着嘴角,一脸在裴伊月看来欠扁的笑意却把这些女人迷得一愣一愣的。

    “颜少,听说幼琳这次去华夏相亲你也去了,真羡慕她,有你这么好的哥哥。”

    裴伊月挽着安希颜的胳膊,凉凉的笑出声,她抬头看向安希颜,“你妹妹还真不少,我还以为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呢。”

    闻言,安希颜还没等说什么,那个叫巧巧的女人突然换了一脸惊色,“你说什么?你也是颜少的妹妹?”

    这话问出的同时,无数道视线在裴伊月的身上来回的扫视。

    总统府多年来只有施幼琳一个孩子,安希颜是月华夫人遗失多年的儿子,才刚刚认回,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一个妹妹?

    她们好奇的同时有的人忍不住回头去看施幼琳,施幼琳脸色难看的要命,可她们却一点都不顾及,一心只想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

    巧巧走过去,拉着施幼琳来到安希颜面前,“幼琳,你怎么不说话呀,颜少不是你哥哥吗,你们的关系难道不好?”

    施幼琳在外永远给人的印象都是亲切可人,从没跟人红过脸,更没有跟谁合不来,她若是在这个时候说跟安希颜关系不好,一定会惹人非议,但如果她说关系好,安希颜是绝对不会帮她圆这个慌。

    看着施幼琳一脸吃屎的表情,裴伊月凉凉的笑了一下,“你朋友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我哥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你哥的?你左一口右一口的叫我们滚出总统府的时候,我怎么就没听你叫过他一声哥呢?”

    裴伊月笑盈盈的话满含敌意,施幼琳被她的话逼入了绝境,所有人都惊叹的看着她,窃窃私语。

    安希颜知道这几天裴伊月心里堵得慌,难得她想发泄,他怎么可以不配合?

    他抬手搂上裴伊月单薄的肩头,撩起嘴角笑了笑说:“我看你们可能是误会了,这个才是我妹妹。”

    那些女人见他们两个的动作这么亲密,开始怀疑安希颜口中的“妹妹”到底是什么意思。

    “颜少,她是你表妹吗?或者是什么远房亲戚?我没听说过总统府还有第三个孩子啊!”

    这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安希颜身子一低,靠近裴伊月的脸,“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们是亲兄妹吗?两张这么好看的脸,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是双胞胎吧。”

    “双,双胞胎?”

    众人惊愕,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两个。

    裴伊月的身份再过几天就会公开,安希颜并不介意提前让这些人先惊讶一把。

    然而,裴伊月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看这些人吃惊的,她看向脸色苍白的施幼琳,朝着她走了过去。

    “刚刚听你说要当华夏王后?施幼琳,你的野心还真不小,怎么,你难道没跟你的朋友说,濮阳烨是怎么拒绝你的吗?”

    “裴伊月你闭嘴!”

    施幼琳不能像在家一样跟她大声嚷嚷,但她也不能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让她难堪的话来。

    可是,裴伊月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难堪,她心里憋了几天的火气没地儿撒,今儿要是不好好撒撒火,她怕自己会原地爆炸!

    “闭嘴?我为什么要闭嘴?你觊觎我的男人,现在还到处跟别人说我哥是你哥,怎么,我的东西就这么好?她们不是你的好朋友吗,难道好朋友之间连真话都不能说?”

    相比如此强势的裴伊月,这些人还是比较愿意相信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施幼琳,更多的却是她们真的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巧巧走到施幼琳身边,看了裴伊月一眼,“你在说什么,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幼琳去了华夏跟华夏伯爵相亲,她们之间是有婚约的,你为什么说她抢了你的男人?”

    “婚约?”裴伊月挑了一下眉梢,眼尾带着一丝鄙夷的笑意,“施幼琳,你到底还跟她们说了多少谎话?婚约是华夏王后跟月华夫人定下的,怎么就会落到你的身上?”

    裴伊月的话算是说出了一个内幕,人人都知道s国要跟华夏联姻,但却不知道这场婚事是早就定下的,裴伊月的话让人明了,但却不足以让人惊叹。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电话的闯入,再次让裴伊月深扬了眉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