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小妖在酒店等消息,她知道只要是裴伊月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事。 .

    始终通着的电话被挂断,蒙小妖安安心心的去睡觉。

    突然,一阵微弱的开门声。

    蒙小妖皱了下眉,啪的关掉了床头灯。

    这个时候,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先不说他们会不会这么快回来,就按照她对裴伊月和白洛庭的了解,他们也不会再回来,毕竟她这么大哥电灯泡在这,多影响他们联络感情。

    可如果不是他们回来,又会是谁这个时间来?

    凌晨四点半,应该不会是闲着没事串门的吧。

    蒙小妖坐在床上,滚圆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门外,她心想,如果进来的真的是坏人,她要怎么抵抗?早知道自己当年就跟裴伊月学几招防身了。

    房门开了,看得出这人的动作很轻,可是,这大半夜的,蒙小妖只想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懒得管他动作轻不轻。

    她站在门前靠着墙,手里的发胶毫不留情的朝着门缝滋了过去。

    “唔……”

    一声低呼。

    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

    蒙小妖一把拉开房门,手里的长筒发胶倏然一扬……

    “傅里?”

    正当蒙小妖打算来个“不打死你不罢休”时,她终于看清了站在黑暗中的人,她惊呼一声,砰的把手里的“凶器”丢在了地上。

    她上前拉开傅里捂着眼睛的手急道:“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进贼了,你快跟我去洗洗。”

    还好傅里带眼镜,不然这一股脑的发胶喷过来,那还不得瞎了?

    洗手间里,傅里洗过脸看了蒙小妖一眼,蒙小妖朝着他呲牙笑了笑,有点心虚。

    “你就这么喜欢不告而别?”

    傅里没戴眼镜,一双眼就这样紧紧的锁着蒙小妖。

    很明显他生气了。

    蒙小妖自认理亏,上前拱进他的怀里撒娇道:“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会了,我只是心情不好,又怕你会不让我来,所以才没跟你说。”

    “那现在呢,现在你的心情好点了吗?”

    责怪她吗?

    不,傅里没办法这么做。

    他知道她心情不好是因为苏梅的事,即便她这样一声不吭的跑出来散心会让他担心害怕,但他还是没办法说出什么责备她的话,毕竟,是他抢了她的妈妈这么多年,在他的心里,他也觉得对她亏欠。

    蒙小妖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说:“我见到妞了,她真的活着。”

    能再次看到她的笑脸,傅里真的想好好感谢一下死而复生的裴伊月。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蒙小妖问。

    “二少告诉我的。”

    蒙小妖翻了个白眼,亏他还惦记着不去打扰他们二人世界,这个白洛庭,居然前脚让她来,后脚就跟傅里告状,缺德!

    傅里伸手点了点她噘着的嘴,“干嘛这个表情,不想见到我?”

    蒙小妖满脸怨气的说:“不是,就是觉得濮阳烨好歹是一国伯爵,这么没义气,以后别指望我会再帮他。”

    该帮的都已经帮了,现在才说这话,似乎不剩多大意义。

    傅里抿嘴笑了一下,“今天的事我听说了,你帮了很大的忙。”

    蒙小妖瞪了他一眼,“我那是帮妞,不是帮他。”

    “随便帮谁都好,总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知道二少还会在这待几天,我们一起回去。”

    ——

    几个小时后,天亮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阳光透进落地窗被白色的窗帘阻隔,微微透射。

    床上的人睡得香甜,红润的面色相比两年前更加诱人。

    两年了,白洛庭每天醒来都期盼着能看到这样的场景,然而这次,终于不再是梦境。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真实的触感令他心中百转千回。

    昨天睡的时间太短,以至于裴伊月一觉醒过来已经过了中午。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迷迷糊糊的抓了抓头,光着脚从床上走了下去。

    打开房门,一阵饭菜的扑鼻香迎面而来,裴伊月使劲闻了闻,顺着香味往外走。

    桌上三菜一汤,各个都是她爱吃的,厨房里滋啦滋啦的声音还在继续,她走过去看了一眼,笑着说:“手艺不错嘛,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么多菜了。”

    闻言,白洛庭炒菜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手艺不错。”裴伊月走过来,盯着锅里的排骨看了看,忍不住的吞口水。

    “不是,你刚刚说,我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么多菜了,你知道我会做菜?”

    “……”

    裴伊月生生一噎,她能说她还没睡醒胡说八道吗?

    她抬起头,眯着眼睛笑了笑,“我哥跟我说的,说你以前会做饭。”

    白洛庭狐疑的蹙了下眉,安希颜会跟她说这个?

    未免说多错多,裴伊月赶紧转身,逃之夭夭。

    这里是白洛庭之前就订好的一间民宿,他怀念过去那种没人打扰的二人世界,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再抗拒他,但是回到华夏,总归不会像现在一样清净。

    饭桌上,裴伊月吃的正香,“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家?”

    “你不喜欢这吗?”白洛庭看着她,见她吃的这么香,嘴角忍不住上扬。

    “不是不喜欢,只是我没跟我妈说出来,而且这回我哥不在,她要是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我看不到你也会着急,还会心绪不宁,情绪不安。”

    裴伊月嘴角微抽,觉得有点肉麻。

    她夹了一口菜送进他的碗里,“你这肯定是因为吃得少了饿的,多吃点就不会心绪不宁了。”

    白洛庭好笑的看了一眼碗里的菜,她明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跟他这般装傻。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吃完饭我跟你一起回去。”

    ——

    总统府。

    看到裴伊月回来,安希颜豁然起身,直接走过去把裴伊月拽到了身边。

    他瞪着白洛庭,“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在我眼皮底下都能把她带走,看来我以后真的要看紧一点了。”

    白洛庭轻声笑了一下,“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说完,白洛庭也没去理会安希颜脸上是什么表情,直接走进。

    裴伊月一走就是一天,早上就连安希颜都回来了,她还没回来,施月华不放心,所以今天哪都没去,专门在家等她,可是她没想到等回来的居然会是两个人。

    “你们……”施月华有点懵,安希颜这小子也没说裴伊月跟白洛庭在一起啊。

    “月华夫人,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一声,我想带小月回华夏。”

    闻言,施月华皱了下眉,不可思议的看向裴伊月。

    上次去华夏才不过是几天前的事,她当时并没说过跟他有什么发展,怎么他来了s国才几天,两人就商量着要回去了?

    “小月,你过来。”

    裴伊月走过去,笑了笑说:“妈,我想跟他回去,可以吗?”

    以前的她可以任性的做任何决定,可是现在不行,她有家,有妈妈,有哥哥,还有舅舅,不管他们任何一个,她都需要得到他们的同意。

    施月华蹙眉的动作明显,虽然她没有说太多抵触的话,但是裴伊月看得出来,她还是不太想让她回去。

    “你想好了?这一次你若是真的答应了,就表示联姻的事成了,以后你就是在想反悔我都帮不了你。”

    施月华这话没有背着白洛庭,甚至是故意让他听到。

    他们两个若是再次结合,就不再是以前那种儿女情长,这是两国之间的承诺,儿戏不得。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白洛庭,扬起的嘴角勾勒着掩藏不住的笑意。

    “嗯,我知道,我也没说现在就结婚,我只是想跟他一起回去,他说了,聘礼提亲一样都不会少,我是正正当当的嫁,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闻言,施月华不舍的叹了口气,“我施月华嫁女儿当然不会丢脸,我只是不放心你,平时你在我身边怎么任性都行,你要是真的走了,我就怕你会闯祸。”

    除了闯祸,她担心的还有当年那些让她差一点丧命的人,让她一个人去,施月华真的不放心。

    楼上,施幼琳从头到尾的把他们的对话听了进去,施月华的话明显就是妥协了,裴伊月这次一去代表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原本是应该属于她的,凭什么要让裴伊月这么轻而易举的夺去?

    她不甘心。

    “姑姑。”

    高跟鞋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施幼琳一脸乖巧的走到施月华身边,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

    裴伊月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施幼琳一敛脸上原有的嚣张与跋扈,娇羞的看着白洛庭笑了笑,“姑姑,我刚才听你们说,姐姐要跟伯爵大人回华夏,上次视频的事我也想通了,既然他们原本就是夫妻,姐姐回去也没什么不对,只不过……”

    裴伊月也没指望她能说出什么好话来,现在话说一半突然停住,她更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她侧眸看向施幼琳,不待见的说:“有话说有屁放,也不怕憋死。”

    若是以前,施幼琳听到这样的话早就嚷嚷了,今天倒是安静的很。

    “姑姑,你看姐姐这性格,伯爵大人就算再宠她,也难免会得罪人,以前他们的婚姻是他们自己的,可是现在却关系到华夏和s国,姐姐要是就这么没名没分的跟伯爵大人走了,先不说华夏的人怎么说,就是咱们家的面子恐怕也搁不住。”

    “施幼琳,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还有,你叫谁姐姐,恶心。”

    裴伊月原以为施幼琳就是心里不平衡来找找茬,谁知道她居然敢管她的事,她的不得罪人跟她有毛关系?

    施月华不是很喜欢施幼琳,但是她不能否认,施幼琳的话说的有一定道理。

    她没名没分的跟过去,先不说华夏的人要怎么看她,就说她的身份也不会得到他们的肯定。

    “好了小月,你这脾气的确是该改改了,一个姑娘家的,别总是这么凶。”施月华无奈的训斥。

    施月华既然能当上第一夫人,就说明她不是傻子,施幼琳的这点小把戏她还不看在眼里。

    她抽出自己的胳膊,看向白洛庭,“我看这次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吧,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希望你也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这场婚约既然是必然的,那么我会找个日子把小月的身份公开,到时候她就算去找你,也好歹有个名分,你说呢?”

    一旁,裴伊月暗示的朝着白洛庭摇头,名分什么的她根本就不在意。

    但是白洛庭不同,他虽然想早点把她接到身边,但他也不能自私的让她受尽指责,他要的是她以后幸福,而不是生活在别人无尽的职责暗讨之下。

    白洛庭轻轻点了点头,“好,我会在小月身份公开之后正式来提亲,这样应该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了。”

    裴伊月站在一旁愣了。

    这些人都是什么思想?为什么讨论她的事都不需要问问她本人的意见?

    “濮阳烨!”裴伊月郁闷的皱起了眉。

    白洛庭摸了摸她的头,“乖,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题外话------

    艾玛,终于写完了,呜哇,好困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