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25】 一脚踹开房门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25】 一脚踹开房门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隔着那层单薄的t恤,裴伊月本就能感受到他的手上传来的灼热,现在,当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下面钻进,触碰到她的肌肤时,她仿佛连他指尖上的纹路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蓦地,裴伊月隔着衣服一把抓住他的手,在这么摸下去,今晚怕是出不去这个门了。

    “我没闹,就是现在,我们已经找到查尔现在的位子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裴伊月一脸严谨,但白洛庭却坏笑了一下。

    听到前半句时,白洛庭的确感到诧异,可是听到后面一句……

    “没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勾唇一下,果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深深的吻,认真的教了她这句话的意思,若不是时间不允许,他可能会教的更加深入。

    ——

    安希颜本来在客厅睡的就不好,再加上天没亮就被拽了起来,起床气多少有点,但是看在折腾他的人是他亲妹妹的份上,他也只能忍。

    一间的连锁旅店,白洛言的人将整栋楼包围。

    正准备往里走,白洛庭突然拉住裴伊月的手。

    “干嘛?”裴伊月回头看着他问。

    刚刚差一点就擦枪走火,裴伊月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尴尬。

    白洛庭把她拽到身边,拿出她白天带的帽子和口罩,细心的把她装扮好。

    “一会儿别强出头。”

    白洛庭的举动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想保护她,不想让她的身份在这种时候暴露。

    安希颜看着他把裴伊月包裹的严严实实,心里不禁感慨他这个当哥哥的居然还没有他想得多。

    “他说的对,你一会给我老实点,站在一边看就行了。”能让安希颜帮腔,也只有在这种时候。

    裴伊月理了理脸上的口罩,口罩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但她的声音确实极度不耐烦。

    “知道了,知道了,真墨迹。”

    看着那兀自走进的人,安希颜狠狠的抽了几下嘴角。

    白洛庭笑的无奈,而白洛言却叹了口气。

    “大哥。”白洛庭叫住他。

    白洛言回头看了他一眼。

    看着裴伊月和安希颜走进了旅店,白洛庭才开口,“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跟你说过当年小月为什么会出事,她的身份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是你要抓的人,她的下一个目标是我,但是为了我她却牺牲了自己,如今她回来了,我希望大哥不要再像当年一样用她的安危来试探她。”

    闻言,白洛言没做声,但是他也明白了白洛庭的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她真的是小月?你也看到她现在的性格,不论怎么看,我都觉得她跟小月相差太多。”

    “的确是相差很多,但如果她没有丢失十六年,大哥觉得她的性格会像现在,还是以前?如果她真的是有人处心积虑伪装的话,她的性格难道不应该装的像以前的她吗?为什么要留下这么打一个把柄,大哥,我知道你现在的职责比以前重,但我也希望小月这一回不会再恨你,毕竟,你也喜欢她不是吗?”

    “……”

    多年来心照不宣的事,如今挑明,这种感觉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旅店走廊,裴伊月的脚步不是特别快,安希颜走在她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小乖,这个白洛言好像不是很相信你啊!”

    裴伊月斜了他一眼说:“他不信我你就这么高兴?”

    安希颜没忍住笑出声,“倒也不是高兴,就是觉得他这个人挺极品的,你没看到他今天看你的眼神吗,一直都像防贼似的,呵呵。”

    “随他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都习惯了。”

    砰地一声,别说刚走到拐角处的白洛言和白洛庭,就连安希颜都没反应过来,裴伊月就一脚踹开了房门。

    三个男人眼角一抽。

    说好的不要强出头呢?

    屋里的人就跟裴伊月的预料一样,这个时间全都在睡觉,不过,总部什么时候这么穷了,居然十几二十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打地铺?

    听到踹门声,漆黑的房间里相继响起疑惑和咒骂声,裴伊月手一抬,轻轻按上门前的开关。

    啪,灯亮了。

    当查尔看到裴伊月的那一刻,还没睡醒的脸上顿时浮上一抹惊色,他倏然起身,惊恐的看着她。

    “又是你,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裴伊月看了一眼丢在门口的一件灰色外套,翘着小手指,极度嫌弃的拎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袖珍追踪器。

    她轻轻一抛,查尔抬手接住。

    下一秒,查尔整张脸都变了色,狰狞的脸上满含怨恨,他把追踪器往地上一扔,一脚踩在了上面。

    嘶啦一声,蒙小妖在那头一阵咒骂,“靠,老娘的耳朵!”

    听着蒙小妖的叫声,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

    查尔愤怒的看着裴伊月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跟我过不去?”

    裴伊月轻提了一下帽檐,露出一双漆黑莹亮的眸子,“不,我不是跟你过不去,我是打算跟你们所有人都过不去,你们看看窗外,今天你们谁都跑不了。”

    闻言,其中一个离窗户近的人真的朝外看了一眼,“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

    话落,就见门前又多出两个人,查尔心底一惊,插在口袋里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口袋里的药必须在近身的情况下才能使用,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情况,你能放倒几个?”裴伊月的话轻飘飘的,听不出威胁,但却满含嘲讽。

    查尔捏再药管上的手慢慢收紧,“所以你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嗯,你说对了,一个不留。”

    这次行动的主导到底是谁?

    白洛庭以为是他自己,安希颜以为是白洛言,就连白洛言都以为这一次是他的行动。

    可是,现在他们三个大男人却站在裴伊月的身后,这场面,完全像是由她主导嘛!

    这些人既然敢在这对白洛庭下手,当然了解他身边的所有人,白洛言的身份和能力不容置喙,安希颜是s国月华夫人的儿子,手里有着一支神秘的兵团,现在他们完全摸不透的是这个不以真面目见人的女人。

    查尔领教过她的手法,很惊人,他不想再试第二次,因为他不能保证自己还能这么幸运的从她的手里逃掉。

    眸光一转,裴伊月看向站在角落的一个不起眼的人,“你觉得你放出手里的东西,是你们先死,还是我们先死?”

    那人似乎没想到裴伊月会在这么多人当中看到他的小动作,他看向那带着帽子口罩,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人,原本的动作不由得停住。

    蒙小妖查到的一些讯息还是挺有用的,比如说这个叫罗戈的男人特长是放毒气。

    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蓝佑研究的,他研究出来的素来没有失手,裴伊月不能保证自己完好无损的离开,但同样的,只要他放出毒气,那就一定是同归于尽。

    裴伊月眯起眼睛笑了笑说:“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尝试一下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着,裴伊月突然向后退了一步,身后的三个男人跟着她的动作一起退出了门外。

    裴伊月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玻璃瓶,啪,她猛地朝房间里的地上一摔,直接将门关起。

    房间里,扑通扑通的倒地声即便隔着门也是那么的清晰可闻。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问:“你做了什么?”

    裴伊月微微侧身,斜眸笑了一下,“报复啊,上次他用"mi yao"弄晕我,现在我还他们。”

    "mi yao"?

    她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东西?

    她一个人搞定了一屋子人,而且只用了这么简单的方法,白洛言看着她,似乎想问既然她这么轻易就搞定,为什么还让他带人来演这么一出。

    他们三个大男人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就让她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