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掉落在面前的追踪器,蒙小妖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

    裴伊月拍了拍她的肩,佯装无事的从她身旁离开,她走到安希颜面前说:“哥,我们今天不走了好不好?”

    闻言,安希颜一愣,白洛庭也略微诧异的看向那个说不走了的人。

    不走了……意思就是要住在这?

    白洛庭若有似无的弯了一下嘴角。

    安希颜蹭的站起,扯着裴伊月的胳膊就把她拽到了一旁,“臭丫头,你又想干什么?”

    裴伊月眯起眼睛笑了笑说:“没想干什么,就是突然不想走了。”

    突然不想走?

    安希颜可不相信她的话,要是她没有想起以前的事,他倒是愿意相信她是突然做的决定,但是现在,她的每一句话估计都不随便。

    蒙小妖查的心不在焉,她时不时的看向裴伊月,然而裴伊月却再也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是她又感觉错了吗,还是说,她是故意的?

    “对不起,查不到那些人的资料。”蒙小妖查到一半,突然关掉了所有人的程序。

    她打算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如果裴伊月真的想起了以前的事,那么她让她调查这些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幌子,她的目的是让她调查追踪器,只想给她一个借口让她坐在这而已。

    蒙小妖不是很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她说完之后,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裴伊月。

    裴伊月回头看了她一眼,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那就算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继续查。”

    闻言,蒙小妖呼吸一凝。

    她的眼神……

    她,果然想起来了!

    蒙小妖有些激动,又有些兴奋,就算她再笨,这会儿也发现裴伊月一直不坦白承认是不想让某人知道她想起以前的事。

    恍惚的目光带着难以掩饰的感动,她低下头,生怕自己的反应会破坏裴伊月的计划。

    “好,我再试试,不过妞,一会你要陪我吃饭,我连午饭都没吃呢。”

    裴伊月笑了一下说:“好啊,不过我们今天只能在房间里吃,改天事情结束,我好好招待你。”

    曾几何时,她似乎也说过以后会在s国招待她这样的话,没想到现在真的实现了。

    眼眶微微湿润,蒙小妖轻轻点了点头,“冲着你这句话,我一定全力以赴。”

    电话响了,裴伊月看了一眼号码,直接接起。

    “妈。”

    这声妈叫的及其自然,安希颜两年来已经习惯了裴伊月对施月华的称呼,白洛庭之前也在华夏的时候见识过她们母女跟两年前的差异,但是白洛言没见过,蒙小妖也觉得新鲜。

    “小月,你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听陈叔说你今天穿的奇奇怪怪的就出门了,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裴伊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嘴角微微抽搐,“我哪里穿的奇奇怪怪了,我明明穿的比哪天都严实,陈叔怎么这样呢,他是不喜欢我的衣服吗?”

    陈叔没有恶意,裴伊月当然知道,只不过这老人家也太保守了吧,她今天穿的的确很随便,但也不至于奇怪不是吗!

    听着裴伊月的话,白洛庭坐在一旁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跟前几次比,这次的衣服的确不怎么让他欣赏。

    “行了妈,我现在跟我哥在一起呢,你就别担心了,要不我让我哥跟你说。”说着,裴伊月把手机往安希颜手里一塞,还用口型告诉他,告诉施月华他们今天不回去。

    安希颜心里嘀咕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妹妹,自己闹腾还不够,居然还把他拉下水。

    见安希颜接起电话,裴伊月转身朝着卧室走了进去。

    这里的洗手间只有一个,而且还在卧室里面,裴伊月上次来过,轻车熟路。

    看着她走进去,天知道蒙小妖多想跟过去看看,可是她的动作没有白洛庭快,她还没等起身,白洛庭就已经跟进去了。

    洗手间里,裴伊月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她已经收敛很多了,哪里还有什么奇怪?

    洗过手,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刚一开门,就被门前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你也要用洗手间吗?”

    看她问的一脸天真,白洛庭忍不住笑了一下,他上前一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我是来找你的。”

    话落,裴伊月只感觉自己的腰被两只手满满一握,还没等走出门的她,直接被提抱在了洗手台上。

    她一怔,下意识的想要挣扎,然而白洛庭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轻触了一下她的唇,像是在警告她这个时候乱动可能会有大事发生,裴伊月眨了眨眼睛,完全收到了他传送来的讯息。

    “你干嘛呀?”裴伊月糯糯的问。

    白洛庭的手隔着一层衣料,轻轻的游走在她的背脊上,“你刚刚说不走了,是真的?”

    “嗯。”打铁趁热,为了早点抓住查尔,她当然不能走。

    白洛庭再次凑近,整个人挤进她的两腿之间,暧昧的距离在地提升,顿时令人脸红心跳。

    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满含期待的问:“是为了我?”

    “……”这话确定不是故意给她挖坑?

    抓查尔当然是为了他,但如果她回答“是”,在他听来又是几层意思?

    裴伊月闭口不言,白洛庭再度深究,“嗯?为什么不回答?”

    “是为了抓坏人。”

    这个回答,还真是让白洛庭无话可说,大手从她的下巴上移开,摸向她的头,“抓他们也是为了我不是吗?”

    裴伊月不做声,她才不上当呢。

    还没有擦干的手在他身上推了一把,她朝洗手间门前看了一眼说:“让我下去,一会进来人了怎么办。”

    “不会有人这么不识趣的。”

    这么多天没见面,难得见一次又有这么多人打扰,现在好不容易能让他们独处,白洛庭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小月,跟我回去吧。”

    裴伊月不抵触他,但是让她这么回华夏,她也是不愿意接受的。

    她垂了垂眼睫,不太高兴的说:“我们不是都说好了,你要来下聘提亲的,我不倒贴。”

    白洛庭拉起她的手笑了笑说:“下聘提亲当然要,虽说这已经是第二次下聘提亲了,但只要你高兴,多少次都没问题,我只是不想再跟你分开,一天也不想。”

    她也不想。

    这一刻,裴伊月似乎比平时还要控制不住自己,她几乎快要把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但她还是忍住了。

    “那,等我回去,我跟我妈商量一下。”

    以前的裴伊月,没人可以打破她的原则,但是现在的她,只有白洛庭才是她的原则,她没办法抗拒,因为打从她心里她就不想抗拒他。

    ——

    裴伊月说不走了,安希颜自然要在这陪着。

    蒙小妖一直在调查资料,别说午饭了,就连晚饭都是在电脑桌前随便对付了一口。

    虽然每个人都说眼前这个女人是裴伊月,但是她的性格实在跟之前相查太多,白洛言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想象一个死了两年的人会死而复生。

    如果真的是她,那么这两年他都在对着谁说话?

    那空荡荡的墓地,果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存在吗?

    大家都决定不走,但是这里的房间只有两个,一个大一点的给裴伊月和蒙小妖住,另一间小一点的,三个男人谦让过后让白洛庭住了进去,安希颜和白洛言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着。

    房间里,房门紧锁,蒙小妖已经缠着裴伊月一个多小时了。

    两人说话不敢太大声,生怕被外面的人听见。

    蒙小妖吸了吸哭红的鼻子,“算了,看在你真的失忆过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为什么不跟白洛庭说实话,你是不打算在回他身边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什么要帮他找这些人?”

    裴伊月现在的做法蒙小妖真的理解不了,装失忆在她看来,不是为了耍他,就是为了想甩开他,可是两年前的事蒙小妖如今还历历在目,她为了白洛庭连自己的命都能不要,这样的她真的会放弃她打心底里爱着的人吗?

    裴伊月靠在床头,身子往下蹭了蹭,看蒙小妖的样子今天晚上是不打算睡了,可是她好困啊!

    裴伊月躺在那,微眯着眼睛笑了笑说:“你真的要一个晚上问光你心里所有的疑惑?”

    “当然了!”

    裴伊月提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那看来你今天是没机会了,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还有,我很困,让我先睡一会好不好,你要是在问的话,我可就要去隔壁睡了。”

    隔壁?那不就是白洛庭的房间吗?

    蒙小妖瘫坐在她身旁,微微叹了口气,“妞,你还打算回华夏吗?”

    闻言,裴伊月懒懒搭下的眼皮再次提起,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少许的笑意。

    她知道蒙小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担心的事并不是阻碍她回去的理由。

    “当然要回,不仅要回,我还要光明正大的回,华夏伯爵夫人,你觉得这个位子怎么样?”

    蒙小妖看着她,沉静了数秒,“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

    “他早晚都会知道。”

    蒙小妖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裴伊月打断,纤长的羽睫一提一落之间,眼底似乎也蒙上了一层不一样的色彩。

    裴伊月凉凉的撩了一下嘴角说:“这一次,就算他不找我,我也一定要查出来他是谁!”

    ——

    凌晨三点,所有人都在睡着,只有房间里的两个女人神采奕奕。

    蒙小妖捧着电脑再次确认了一下追踪器的位置,两人跟以往一样做着行动前的联系准备。

    “妖,你留下。”

    闻言,蒙小妖一愣,“为什么?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

    “不行,太危险,他们不认识我,但未必也不认识你,更何况你现在毕竟还是总部的人,万一我们失手跑掉几个,回去把你说出来你会有危险的。”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你留在这,我们保持通话就好。我先去叫他们起来。”

    裴伊月走出房间,不给蒙小妖任何坚持的机会。

    k的为人她比谁都清楚,她不能让蒙小妖冒着险,即便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不允许。

    另一个房间的门没锁,裴伊月推门走进。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人笑了笑。

    “濮阳烨,起床了。”

    半晌,见他没什么反应,裴伊月稍稍俯下身子,“濮阳烨,起……啊!”

    一声低呼,手腕一紧,天旋地转。

    看着眼前那张邪魅横生的笑脸,裴伊月瞪大了眼睛见鬼似的看着他。

    他睡了吗?为什么看起来像是装睡?

    白洛庭嘴角一撩,大手在她腰间轻移,“想我了?”

    他一晚上都没敢让自己睡的太沉,就盼着她会过来,没想到她真的来了。

    腰间的手惹的裴伊月一个激灵,她动了动身子,试图躲开他的手,“谁想你了,我是来叫你起床的,我们要去抓坏人了。”

    看看窗外的天,根本就是半夜,白洛庭挑了一下眉梢,“这个时间去抓人?宝贝儿,别闹了。”

    ------题外话------

    小爷去厦门嗨皮了三天,稿子一个字都没有剩下,今天开始只能写一章发一章了,啊啊啊啊,我去写下一章了,好困啊~嘤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