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啊。..”短短的一会功夫,蒙小妖就已经哭到哽咽。

    裴伊月抬手拍了拍她的背,“呃,咳,那个,你能先放开我吗,我快被你勒死了……”

    白洛庭提着蒙小妖的领子把她从裴伊月的身上拽下来,他回手一捞,把那快要窒息的小身板勾进了怀里。

    “冷静点可以吗,你会吓到人的。”

    他说的是会吓到“人”,而不是吓到“她”。

    没错,蒙小妖这反应的确是吓人,看看安希颜抽搐的嘴角,他多担心自己的妹妹会被这个女人抱的一命呜呼!

    蒙小妖抹了一下脸上的泪,但是她怎么都克制不住自己,眼泪就像是坏了闸的水龙头。

    “对不起,我只是太高兴了,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不过没事,你只要知道我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就行,妞。”

    过去的两年,这声“妞”她只能对着冰冷的墓碑呼唤,每每她对着墓碑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她的心就仿佛沉入了海底,那种让她窒息又没办法挣扎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这些人当中,只有蒙小妖跟她认识的时间最久,她们曾同吃一碗饭,同睡一张床,她们是彼此用性命换回来的朋友,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不是白洛庭,也不是安希颜,而是蒙小妖,她的假装逃不过她的眼睛,所以,她不打算骗她了。

    裴伊月从白洛庭的怀里走出,伸出手:“你好,我没有朋友,你愿意当我的朋友我很高兴。”

    蒙小妖看了看她的手,视线再次模糊,她又哭又笑的伸出手,跟她轻轻的握再一起。

    扬起的嘴角倏然僵持,蒙小妖愕然的瞪大了眼。

    裴伊月弯起的眉眼不变,似乎在告诉她不要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她的手在蒙小妖的手背上轻点,这是她以前出行任务是经常给她的暗号“按兵不动”。

    蒙小妖整个人都惊悚了,但更多的却是激动。

    她还记得,她记得她!

    哇的一声,蒙小妖哭的更厉害了,裴伊月脸上的笑容难以维持,嘴角僵硬的抽搐了几下。

    这家伙……

    “好了,进去吧,太丢人了。”白洛庭的话里满满的嫌弃。

    进去之后,裴伊月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认识她的话,也没有给她任何熟悉的眼神,另外她跟白洛庭他们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她认识的裴伊月。

    蒙小妖坐在一旁使劲的听盯着她看。

    她刚刚明明给她暗号了,难道是她感觉错了吗?只是巧合?不会吧!

    裴伊月早就注意到她的目光了,可是她不明白,为啥自己都给她那么明显的提示了,她还要像见鬼一样的看着她。

    裴伊月回视了蒙小妖一眼,蒙小妖眨巴了几下眼睛问:“妞,你还认识我不?”

    “……”靠!说好的了解呢?说好的姐妹情深呢?合着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裴伊月呵呵一笑,“你刚刚不是说了你叫蒙小妖,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蒙小妖摇了摇头,像是想要确认刚刚的暗号,“不是,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个之外,你还认识我吗?比如说……”

    蒙小妖抬起手,一只手在另一只手上做着裴伊月刚刚做过的暗号。

    裴伊月心里骂娘,这猪队友是哪来的?

    “蒙小妖,你在干什么呢,你那是什么意思?”白洛庭虽然在问,但他也看得出来那是暗号,不过好端端的她给裴伊月比暗号干什么?

    蒙小妖失望的放下手,嘟嘟囔囔的说:“没什么,我还以为妞想起我了呢,可能是我刚才太激动了。”

    相比蒙小妖,安希颜精明的可不止一点点,光是看着蒙小妖的反应,他就知道一定是裴伊月给了她什么暗示。

    看着蒙小妖一脸猜不透的表情,安希颜开口转移话题说:“你来的刚好,你给的那些讯息看来正是我们需要的,濮阳烨最近被人盯上了,你给的人物名单当中的其中一个人已经跟我们碰过面,不过又让他给跑了,现在你来了也能帮上我们一把。”

    说着,白洛言看向白洛庭,“姓白的,哦不,濮阳烨,既然他们的目标是你,我看你最好就躲在这别出去了,你大哥带了那么多人,再加上我手里的人,保护一个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要不你就直接订机票回去吧,回了你的老巢也就没人敢动你了。”

    安希颜的话要是谁听不出其中的嘲讽,那就是聋了。

    白洛庭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瞪了他一眼。

    蒙小妖听完这些话,在一旁愣了愣,“你是说,找他麻烦的人,是我提供的那些名单里的人?”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打听这些?”

    闻言,蒙小妖看向了裴伊月,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在这些人里,也只有她还能成为她心里的慰藉。

    她给出的那些名单全都是总部的人,如果真的是他们要对白洛庭下手的话,那不就说明是k指使的?

    当年因为这件事裴伊月已经送过一条命了,现在旧事重提,她又死而复生……

    先不说白洛庭的安危,单单对裴伊月来说,这就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蓦地,蒙小妖站起,正色道:“妞不能露面。”

    很多事虽然至今为止都没有摊开来说,但是他们几个人全都心知肚明,蒙小妖突然这么大的反应,应该是想到了什么,而她想到的事,裴伊月早就想过了。

    因为蒙小妖的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裴伊月的身上。

    裴伊月被他们看的有点毛躁,“都看我干什么,我很厉害的,我可以打架,我还可以抓坏人呢。”

    这些人的眼神什么意思嘛,又想把她撇下?白洛庭也就算了,就连安希颜都是这个意思。

    白洛庭的确想让她远离这件事,但是通过今天他也看出来了,要是不带她,天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来。

    与其让她自己胡来,还不如他们把她带在身边看着。

    “算了,还是让她留在这吧,看着她也省的她乱来。”

    白洛庭的话说的虽然有点不中听,但好歹是让她留下了,裴伊月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白洛言。

    他的目光就跟蒙小妖一样,恨不得直接把她给看穿,不过就算他盯着她又能看出什么来?

    裴伊月转头看向蒙小妖问:“听我哥说你能查到那些人的资料,那你能不能查到他们都是些什么程度的人?今天那个好像叫查尔,他已经第二次使用蒙汗药了,还有,他身手不错,当然,跟我比还是逊色很多的。”

    哪里只是逊色,根本就是垃圾的可以,她跟白洛庭还能对上几招,这个人居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想想现在的总部,真的只剩下这样的人了吗?

    听她说说话还能把自己夸上一顿,白洛庭忍不住笑了笑。

    他摸了摸她的头,“你怎么就没把你这身手给忘了呢?”

    之前她在他的别墅放出的那一枪,白洛庭甚至怀疑过她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后来他去查过一些资料,说失忆患者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是潜意识里对自己曾经熟悉的事还是会手到擒来,所以,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不确定能不能查到,我可以试试。”蒙小妖说。

    裴伊月虽说不上了解这些人,但,但凡有过动作的人就不可能不留下痕迹,就像白洛言查了她那么多年,对她的手法了如指掌一样。

    能被派出来的人就算是废物也是废物中的极品,他们一定都有自己的习惯和爱好,而这些小小的习惯和手法对他们来说就是知己知彼。

    这是蒙小妖第一次当着裴伊月之外的人的面去做这样的事,她现在无疑是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他们眼前。

    不过想想两年前,裴伊月死掉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暴露身份了。

    灵活的指尖在键盘上迅速的飞舞,她有自己的一条渠道去调查这些人和事,而她做的这些,不管是白洛庭还是白洛言都是完全没有见过的。

    这三个男人都很自觉,并没有去偷窥蒙小妖做事的手法。

    裴伊月起身走过去,站在蒙小妖身边,单手撑着桌面,很认真的看着。

    突然,裴伊月的手在蒙小妖的肩膀上一放,蒙小妖隐隐的皱了下眉心。

    又是暗号……

    她抬头,裴伊月的手稍稍用力把她按了回去,她以仅有她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说:“别说话,继续,我在查尔的身上放了追踪器。”

    说着,一个指甲大的物件从裴伊月的手里滑落,掉在了蒙小妖的身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