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京都。

    蒙小妖落寞的坐在窗前,手机突然响了。

    她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直接挂断。

    过了一会,同一个号码再次打来,她叹了口气,接起。

    电话里的声音她有两年没听过了,突然之间她甚至觉得有点陌生。

    “你是……安希颜?”

    s国总统府。

    裴伊月坐在床上,捧着电脑,看着蒙小妖发过来的资料,一旁,安希颜嫌弃的咧了咧嘴说:“反正你早晚都要回去,为什么不自己联系她?”

    裴伊月身旁放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她眼睛盯着电脑,却不忘往嘴里塞东西。

    她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的说:“你刚刚不也听她说了吗,她已经知道我还活着并且失忆的事了,我要是自己打给她,那不就表示我没有失忆吗,白洛庭要是知道我骗他,那他的心情得多复杂呀。”

    “那你还不跟他说实话?”

    “说什么实话,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现在都她玩心重,安希颜也不说她什么,不过她这样难道不等于在耍白洛庭吗?就如她说的,万一哪天他知道了,那心情,得多堵得慌!

    蒙小妖虽然两年没跟总部联系了,但手里的资料还是实时更新的,不得不承认,k看人还是有眼光的,蒙小妖这家伙不当间谍白瞎了。

    看了一下总部这两年新进人员的资料,裴伊月果然没有猜错,不过她想不通的是,总部的人为什么会插手到s国来。

    她现在越来越好奇k的身份了,他好像对什么事都能未卜先知,他是怎么料想到白洛庭终有一天会来s国的?

    “哥,你打算借我几个人啊?”

    看她问的慢条斯理的,差点忽悠的安希颜以为自己真的答应借她人了。

    他看着她,皱了下眉头,“什么几个人,我什么时候答应借你人了?”

    裴伊月手里拿着果叉,一块削好了皮的苹果送到嘴边,却又停住了。

    她转眸看向安希颜,“那你是打算让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你还是不是我亲哥?”

    “单什么枪,匹什么马,谁说让你去了,这件事交给我,我去找那姓白的,他不想让施景郴和施月华帮忙不就是因为他放不下那点面子吗,我这个人情不用他还,只要他以后对你好点就行了。”

    闻言,裴伊月抿着唇,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送到嘴边的苹果突然转了方向,安希颜嫌弃的瞪了她一眼,拔掉叉子上的苹果送进了嘴里。

    “没良心的。”

    “我哪里没良心了?人家心里担心着你呢,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让我一个人在家瞎担心还不如把我带上一起,你说是不?”

    安希颜皱了皱眉,她这是不相信他?

    “是什么是?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要是你敢乱来,我就不管他了。”

    ——

    蒙小妖今天还真是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就连内容都是差不多的。

    安希颜打电话问他关于总部的人员分布有没有延伸到s国,蒙小妖可以理解为他是在担心自己国家的安全,但是现在白洛庭也打电话来问她这个问题,这是为什么?

    “你怎么也来问这个问题?刚刚安希颜才打过电话给我。”

    闻言,白洛庭诧异了一下,“你说安希颜?”

    “是啊,他要的也是分布在s国的人员名单,我刚给他发过去,你们怎么回事,是出什么事了吗?”

    安希颜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蒙小妖要潜伏在s国的人员名单?

    “他有跟你说要这份名单做什么吗?”白洛庭沉默许久,始终想不通,即便裴伊月跟他说了什么,他也不应该联想到这些人。

    “没说,我也没问,但我觉得他身为月华夫人的儿子,关心自己国家有没有外来的潜伏者应该很正常吧。”

    早不关心晚不关心,偏偏这个时候关心,哪里正常?

    “对了,你什么时候把妞带回来?”蒙小妖的烦心事太多了,但最起码还有一件是值得高兴的,她期待着跟裴伊月碰面,两年了,她有好多话想跟她说。

    “我现在人就在s国,不过我遇到了一点麻烦,等我解决了之后会把她带回来。”

    “你在s国?”蒙小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兴奋,完全忽略了他说他有点麻烦的话。

    “嗯。”

    “那我现在去好不好,你在那的话我应该可以见到她吧?”

    电话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叹息,白洛庭有点无奈,“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现在遇到了些麻烦,应该没时间招呼你。”

    “那我不用你招呼,我找安希颜!”

    ——

    两天了,白洛庭都没有来找她,裴伊月知道他是怕因为他的事会连累到她,可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她更担心好吗!

    再次打开电脑,她看着蒙小妖发来的资料。

    原本在s国驻扎的人只有四个,可是最近增加到了将近二十个,她不了解这些人的实力,但即便全都是菜鸟,一个个暗地里下手也是避无可避。

    安希颜带出去的人无疑只是保护白洛庭,不会主动做些什么,但若是一直这样坐以待毙,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小姐,您要出门啊?”

    平时裴伊月出门陈叔最多只是关心的问上一声,然而今天他的目光却一直在盯着她。

    “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看着她就这么走了,陈叔愣愣的寻思着什么。

    平时除了跑步,她好像一直都是穿裙子的,今天怎么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还有那顶黑色的鸭舌帽会不会有点太奇怪?

    出租车停在上次那家电影院门前,裴伊月却没有下车。

    “小姐,到了。”司机提醒她。

    裴伊月当然知道到了,不过看样子她好像晚了一步,这里被警察包围了,估计是安希颜出手了。

    这家伙,让他去帮白洛庭,他反倒来帮她报仇来了。

    刚想说走,裴伊月目光一闪,就见另一个人从电影院里走出来,她再次看了过去,眼角狠狠一抽。

    安希颜和白洛庭两人前后脚的出来,他们现在这是联手了?

    裴伊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连找回来的零钱都没拿,就直接下车。

    她压低了帽子走在人群当中,尽量不让那两个男人看见自己。

    “你到底确不确定,能不能别浪费我资源,问遍了整间电影院人家都说没这个人,你确定那天真的看到他了?”安希颜的声音极度不耐烦。

    裴伊月站在不远处呲了呲牙,好歹白洛庭年纪比他大,教训起人家就跟教训儿子似的,真让人不爽。

    没有听到白洛庭的回应,裴伊月扶着帽檐,偷偷抬头看了一眼。

    她这一抬头,刚好看到白洛庭的目光在人群中扫射,裴伊月蓦地低下头。

    低头的瞬间,一个男人刚好从她身边转身,没有大拇指的手,裴伊月眉心一紧,回头,盯上那个人的背影。

    蒙小妖给的资料虽然没有他们的身体状态,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天买爆米花时,把爆米花递给她的人就是少了拇指。

    白洛庭他们在里面找人,说少了一个,而他却站在外面看,他要是没问题那就见鬼了!

    裴伊月一路跟着,穿过街头,绕进了一个人烟稀少的胡同里。

    裴伊月脚步稍稍顿了一下,这家伙怕是已经发现她在跟着他了,早知道就不穿这么严实了,穿的花枝招展点说不定还能糊弄过去。

    眼看着那人快没了影,裴伊月心一横,拿出口袋里的黑色口罩带上,提步跟了上去。

    胡同拐角,裴伊月刚一走近,一把锃亮的刀顺着她的耳边划过,她灵巧的侧身,差一点刀剑就扎在了她的脸上。

    “靠!”裴伊月吓了一跳,忍不住出声,她抬腿一个横扫,那人也朝后退了一步躲开。

    裴伊月眼一眯,像是在笑。

    除了上次跟白洛庭动手之外,他已经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上一次天太黑,而且她手下留情,这回,她终于可以试试自己的手法有没有退步了。

    忽闪的身影似乎吓到了眼前的男人,双腿飞起交替,一脚踢向他拿着刀的手,另一只脚直接在他胸口来了一个狠狠的亲密接触。

    手中的刀被踢飞,裴伊月双脚落地的同时一个漂亮的转身,一把接住那把落下来的刀。

    刀柄在手中完美的旋转,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竟是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男人背靠在墙上,一动不敢动,他看了一眼横在他胸前的手臂,又看了看搁在他脖子上的那把刀。

    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露出胆怯,他抬眸看向那张被口罩遮住的脸,“你是谁?”

    “我是谁跟你有关系吗?你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是你问我问题的时候?”裴伊月一边说,一边用刀柄在他的脖子上拍了拍。

    她这时候的随意对敌人来说就等同于惊恐,再加上她的身手,查尔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

    “你想怎么样?”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她空出一只手向上推了一下帽檐,露出那双漆黑的眸子。

    含笑的眼深邃且不可忽视其中的阴冷,查尔不禁在心里打了个寒颤。

    “你在s国潜伏了一年半的时间,对这应该很熟悉了吧,可是你的小伙伴们可是刚刚才来,人生地不熟的,他们现在住哪呢?”

    他的命现在在她的手里,裴伊月没必要跟她拐弯抹角的说话,她轻声细语那是说明她教养好,并不等于她要把敌人当人看!

    然而,查尔惊讶的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她话里的肯定。

    他在s国一年半,这件事不可能有人知道,就算她真的知道什么,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同伴是最近才来。

    佯装淡定的他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他皱起眉,一瞬不瞬的盯着裴伊月的眼睛。

    “你到底是谁?”

    见他这么执着这个问题,裴伊月眼中的笑意淡了淡,“我是一个你绝对想象不到的人,如果你执意要问,怕是活不过下一秒,我不想杀你,我只想知道你们的人都潜伏在哪。”

    “你是,总部的人?”

    “当然……”裴伊月凉凉的笑了一下,“不是。”

    不是吗?为什么他感觉她是呢?

    她知道他们的讯息,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如果她真的不是,为什么他刚刚提到总部的时候她没有问他总部是什么,而是这么干脆的回答了不是。

    脖子上的刀没有任何移开的迹象,查尔隐隐皱眉,“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出卖他们的。”

    “哈哈,”裴伊月的笑声欢愉,“你还挺仗义的,只是不知道做你们这行的,是不是人人都这么仗义?难道你们同僚之间只有互相帮助,没有自相残杀?”

    查尔低垂着眸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最起码在我的概念里没有。”

    “那就是有了?”

    当年那个被受宠爱又赫赫有名的女人,但凡进入总部的人,有几个没听说过她的事?

    听闻了她毫不留情的杀死自己的同僚,他们都暗自庆幸没有跟她碰过面。

    只是查尔不知道,那个被称作女修罗的女人,会死而复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