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骗她,最起码也要拿出来点让她容易相信的东西好不好,这样的话拿来骗骗三岁小孩还行,骗她,这不是扯淡呢吗!

    白洛庭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乖,去洗个脸,我送你回去。..”

    闻言,裴伊月眉心一拧,“我不回去。”

    “哦?”白洛庭扬了下眉,走近她,“这么舍不得我?”

    裴伊月退到墙根,白洛庭长臂一伸,完美的壁咚让某人心跳加快了几分。

    她吞了吞口水:“让我走也行,你必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她在s国她默默无闻,不可能有人害她,而且就算要害她,为什么不直接下毒,而是让她睡上一天。

    这件事绝对不简单,看白洛庭现在的样子也能看出来。

    白洛庭微微撩起嘴角,“其实我并不想让你走。”

    暧昧的话夹杂的另一层含义就是,其实他并不想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裴伊月动了动眸子,再次看向他,“听我哥说,两年前我是因为你才出事的,那现在呢,你还想让我再因为你重蹈覆辙?”

    闻言,白洛庭整个人微微一颤,脸上的笑意顿时敛起。

    他转身,落寞中又多了几分坚定:“我送你回家。”

    柔软的触感在白洛庭的指尖绽放,她的手温温的,动作很是小心翼翼。

    白洛庭回头看了一眼拉住他的人,紧蹙的眉心满满都是担忧。

    他无法克制内心的害怕,就像她说的,他不能再让她承受第二次。

    他捧住她的脸,拇指在她脸颊轻抚,“不会让以前的错误在发生,听话,我送你回家。”

    “那你呢?”

    裴伊月的关心由心而发,她说出那样的话并不是因为她怕什么,她只是想刺激他说出她想知道的。

    可是这个刺激对他来说,好像有些重了,他眼里的伤痛让她心疼,她不该说的。

    “我没事,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裴伊月抓着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相比白洛庭害怕她出事,她又何尝不怕?

    “你遇到麻烦了对不对?你可以跟我说,我回家让舅舅想办法。”

    她的急切与关心让白洛庭心情开朗了许多,“你想多了,我真的没事。”

    “你骗我,你有事,我从昨天中午睡到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你要是不说我就自己去查。”

    裴伊月转身就走,白洛庭一把把她给捞了回来,“你听话,不要管这件事,我不想让你遇到麻烦,小月,我已经失去过你不止一次了,我没有办法再去承受下一次,我答应你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事,你先回家好吗?”

    裴伊月不想知道他失去自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她只知道,她现在的心很难过。

    细嫩的双手蓦地扯住他的领口,用力扯下他的同时,她扬头覆上他的唇。

    淡淡的亲吻像是想要抚慰他心里的伤痛,实际却是她由心而发。

    白洛庭的心因为这个吻而动容,那一刻,他真的恨不得把她嵌进骨血里。

    他一把把她收进怀里,搂紧了她,收紧的手臂微微颤抖。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白洛庭声音突然变的沙哑,问出的话低沉而暧昧。

    “留在你身边。”

    这是裴伊月的回答,也是她的想法。

    从再次见到她,白洛庭等的就是这句话,可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你还要赶我走吗?”

    白洛庭慢慢冷静下来,说:“等我去找你。”

    到最后,白洛庭还是决定把她送回总统府。

    现在的情况他在明,敌人在暗,他不能拿她冒险,即便他真的很想把她留在身边。

    总统府门前,白洛庭没有下车,看着裴伊月进门他就离开了。

    裴伊月在门前站了很久,眉心颦蹙,心绪渐远。

    能把手伸到这来找白洛庭的麻烦,虽然她不愿意相信,但她似乎也能猜到是谁。

    她叹了口气,走进屋里,今天人还真齐,不过她却没工夫搭理他们。

    “哥。”

    “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

    裴伊月刚一开口,就得到安希颜的一声爆喝,她无奈的皱了下眉,“哥,我有话跟你说。”

    她的脸色不太对,安希颜心中的怨气稍稍敛了敛,他走过去看着她,“怎么了,那家伙欺负你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去楼上说吧。”

    “不要脸,彻夜不归还有脸回来。”

    裴伊月正要走,一声满含怨念的声音徒然响起,她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你是嫉妒吗施幼琳?”

    闻言,施幼琳脸色更加难看,“我嫉妒?我嫉妒什么?嫉妒你到处滥情丢人现眼?”

    “滥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滥情了?你也说过我跟濮阳烨结过婚,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们都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关系,我就算彻夜不归,又关你屁事?”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施幼琳哪里还敢跟她争辩什么,昨天那一巴掌打的她脸都肿了,这要是再来一下,她还不得死在这?

    裴伊月和白洛庭的关系,昨天施景郴已经大致跟老太太说过了,她虽然觉得意外,但也知道这件事没办法再改变,所以现在施幼琳说话,她并没有帮腔。

    楼上,关上房门那一刻,安希颜还是忍不住斥责,“小乖,我知道你早晚都会跟白洛庭和好,但是你也不能不注意影响啊,是你自己说的要以全新的身份回到他身边,可是他刚来你就跟他走了,不接电话,还一晚上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

    安希颜的唠叨是裴伊月早就预料到的,等他说完了,她叹了口气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哥,白洛庭好像遇到麻烦了。”

    “麻烦?他能有什么麻烦,大名鼎鼎的伯爵,而且又是在我们s国,谁能找他的麻烦?”

    安希颜的话明显就是不相信,倒也不怪他不信,如果在华夏,他有麻烦也算正常,但是这是s国,而且他昨天才来。

    裴伊月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哥,你的兵团借我吧。”

    闻言,安希颜就跟见了鬼似的看着她,“你是不是疯了,你要借兵团干什么?”

    “就借我几个人就好了,他这次是为了我才来的,要不是我一声不响就走了,他也不会跑这一趟,他就带了一个人来,我不放心,我不能让他出事。”

    “所以你就打算亲自上阵?”他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这种见色忘哥的妹妹?居然一次又一次的想要为他冒险!

    见安希颜气呼呼的,裴伊月走到他身边,扯着他的胳膊晃了晃,“哥,其实我昨天不回你电话是因为我被人设计了,我跟白洛庭去看电影,爆米花里面居然被人下了药,我这一睡就睡到今天早上,原本我是打算陪着他的,可是他不让,你看,他也不想让我出事,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呢。”

    对于裴伊月,安希颜软硬都吃,只不过这件事非同小可,而且她一开口要的就是兵团。

    这兵团刚刚才到他手里,他都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人,她一个小丫头,万一指使不好,岂不是要落人话柄?

    不过听到她出事,安希颜心里还是咯噔一下,他犹豫了半晌,说:“为什么不跟老妈说这件事?”

    裴伊月摇了摇头,坐在床边。

    早上的时候她也是随口说让施景郴帮忙,但是在白洛庭拒绝之后她也想了一下,大概也能猜到他拒绝的原因。

    不管是施景郴还是施月华出手帮忙,这件事就不再是他个人的事,作为华夏伯爵,他应该不想欠s国的人情吧!

    寻思半晌,裴伊月突然抬起头,“你怎么这么墨迹,到底借不借?”

    “……”这是求人的态度?

    臭丫头,算什么妹妹,能不能退货?

    安希颜脸色堪比吃屎,他抽了抽嘴角,“你这丫头,怎么每次遇上白洛庭的事就没着没落的,那兵团我都没琢磨明白呢,怎么借你?再说,要是他真的有危险,你觉得他会傻呆呆的坐在那等着别人找他的麻烦吗,说不定他早就联系华夏的人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会不会在s国闹出什么大动静,很难收场的你懂吗?”

    “我不懂,我只知道他要是在这出了事,老妈和舅舅难辞其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