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吗?

    没错,很开心。

    裴伊月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要回去,她一定会回去,但是,她不能以死掉的裴伊月的身份回去。

    她可以重新嫁他,这样一来,不管以后谁的出现都没有办法动摇她半分。

    该忍的,该让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用这条命还过一次了,现在的她不再是以前的裴伊月,她要做的,是濮阳烨的妻子。

    扬起的嘴角在白洛庭看不见的地方绽放,听着从后走来的脚步声,裴伊月敛了敛神色,回头。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二婚的男人,还值钱吗?”

    白洛庭笑了一下说:“别的男人也许不值钱了,但我多少应该还值一点,你觉得呢?”

    “就因为你是华夏伯爵?”

    “不,因为我前妻是你。”

    一时间,裴伊月没绷住,翘了一下嘴角,细微的一个动作,被白洛庭完完全全捕捉。

    他伸出手,“现在我可以邀请我未来的老婆去约会了吗?”

    裴伊月看着他的手,心里的得意愈渐绽放,“看在你请我吃冰淇淋的份上,勉为其难。”

    两只握再一起的手让两颗分开已久的心重叠,在白洛庭的心里,他并不愿意她想起以前的事,只要她愿意回到他身边,有没有过去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他想要她开心,想要她再也不会为了以前的那些事儿露出冷冽的神情,她可以一直像现在一样为所欲为,他濮阳烨的老婆,有资本放纵。

    手机突然响了,裴伊月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白洛庭却顺势抓紧。

    “别接。”

    裴伊月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

    “是安希颜打来的。”

    “你怎么知道?”手机还在口袋里呢,连她都不知道谁打来的,他却知道?

    “猜的。”

    裴伊月不信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真是安希颜打来的。

    她皱了皱眉,拿着电话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们两个心电感应啊?”

    一只手裴伊月没办法接电话,她再次拽了一下她的手,白洛庭还是不松。

    “我哥的电话你干嘛不让我接?”

    白洛庭拿过她的手机,挂断,放进自己的口袋,“因为他是叫你回去的,你刚刚答应了跟我约会,所以不能回去。”

    “那我就跟他说我晚点回去呗,你把手机给我,刚刚老太太欺负我,我要跟我哥说。”

    裴伊月伸手就去抓白洛庭口袋里的手机,白洛庭侧过身子,躲着她的手。

    看她一脸怨气的说要去告状,白洛庭忍不住失笑,“你哥打得过老太太?”

    “当然打得过。”说完,裴伊月顿了顿,“就是敢不敢下手的问题嘛。”

    “那我赌他不敢下手。”

    裴伊月抬起头,“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忍?”

    忍这个字,在裴伊月的心里已经跟她无缘了,同样的,白洛庭也不想在用这个字将她束缚。

    “月华夫人知道她这么对你吗?”

    “知道。”裴伊月低下头。

    “然后呢,她是怎么做的?”

    “她也很无奈。”

    “无奈?”

    突然扬起的声调即代表他惊讶,又表示他愤怒。

    只因这是s国,他没有办法,又因为这是她家里的事,他的手就算伸的再长都不能伸到s国总统府里。

    “她千方百计的把你找回来,难道就是为了让你受委屈的吗?”

    “我没受什么委屈。”裴伊月看出他生气的,这话说的随意,实际却是安抚。

    白洛庭心疼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脸,“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趁他深情款款之际,裴伊月的手慢慢探进他的口袋……

    她慢慢弯起眉眼,下一瞬,一只手牢牢的将她的手扣住,“宝贝儿,这点小把戏就别跟我玩了,走吧,该去约会了。”

    ——

    白洛庭离开华夏没有跟任何人说,直到华夏王找不到人了,才知道这小子跑了。

    施月华接到华夏王的电话后,跟安希颜回到家,大门口就见几个伤痕累累门卫兵。

    裴伊月不在家,施幼琳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老太太一言不发,安希颜就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他没想到裴伊月会不接他电话。……

    s国的街头,没人认识华夏伯爵,也没人认识裴伊月,他们不用顾忌任何人,即便是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的不同。

    曾经裴伊月说要跟他一起来这,白洛庭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坚持,如今看她欢愉的走在眼前,不似两年前沉闷的她,而是如此的开朗,白洛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手机响了,白洛庭看了一眼,默默接起。

    “是我。”

    “她跟我在一起。”

    “原本我多少还有些犹豫,但今天看到你们家的人这么对她,我还是觉得她回到我身边比较好。”

    无声无息中,白洛庭将电话挂断,裴伊月并不知道白洛庭接了她的电话。

    电影院门前,裴伊月指了指新上映的片子。

    打她有记忆以来,从来都没有看过一场电影,以前是条件不允许,后来又因为在裴家名声赫赫,出门会被围观,再后来不安生的日子不允许她去做这样的事,最后来到s国,她却不知道该找谁陪她看。

    朋友,她没有,恋人,她也没有。

    失忆的她,生活中只有哥哥的陪伴,但是她觉得看电影这样的事跟哥哥一起,太不浪漫了。

    电影院里,黑漆漆的一片,裴伊月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眼皮打架。

    她深深的觉得这种文艺爱情片不适合她看。

    白洛庭看她困的直甩头,还不忘往嘴里塞点吃的,他觉得有点好笑。

    手臂从她身后横过,他搂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裴伊月没有拒绝他的动作,喃哝的说:“我睡一下,电影演完了叫我。”……

    是谁说离开了华夏就是绝对的安全,电影结束,裴伊月在她怀里睡的叫都叫不醒,那时白洛庭才知道,原来想要对付他的人从来都没想过罢手。

    看着那盒吃的所剩无几的爆米花,白洛庭眼眸狠狠一缩。

    能跟到这来,他们也是不容易了!

    酒店,裴伊月始终睡着,她中的应该只是一些蒙汗药,只是药量的大小白洛庭不清楚。

    那些人要对付的是她,对裴伊月下手应该只是对他的一个警告,可是这个警告对他来说太严重,伤害了他最担心的人,他真的找不到理由劝服自己像之前一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嗡嗡的电话震动声响起,白洛庭轻轻提了提盖在裴伊月身上的被子。

    走去客厅,他接起电话。

    “大哥。”

    “小庭,你人在哪,听华夏王说你去了s国,是真的吗?”

    当年白洛言放弃了第一小组,但是最后裴伊月还是出事了,对此,他除了懊悔,更多的是悲痛。

    他辞去身上的职务整整一年时间,最后是华夏王亲自邀请他进入特级部队。

    这支部队可以说是专门为白洛庭而存在,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才成立的。

    不管白洛庭现在是什么身份,二十多年的兄弟情,不会因为这一个身份而改变,就像他们之间从没有改变对对方的称呼一样,他们之间总有着无法泯灭的亲情。

    华夏王将这支部队交给白洛言,他自然无法拒绝。

    “嗯,我现在在s国,不过我想,我要是再想回去,怕是有点困难。”

    白洛庭这次来只带了周河一个人,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是他们两个人就能应对的。

    “你一个人好端端的跑到那去干什么,你难道是为了总统的女儿?不是说那次的相亲结果你不满意吗?”

    “我的确是为了一个人来的,但不是施景郴的女儿,大哥来了再说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先这样。”

    挂断电话,敲门声接踵而来。

    白洛庭微微蹙眉,看向门前,“谁?”

    “是我,周河。”

    打开门,周河走了进来,他朝后看了看,确认没人跟着他才安心的关上门。

    “伯爵,您猜的没错,我们的确被人盯上了,要不要找s国的总统帮帮忙?”

    白洛庭摇了摇头。

    华夏跟s国之间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也掺杂着利益的成分,更何况现在还把裴伊月牵扯其中,他这次是以私人的名义来的,他不想因为他私人的原因而让华夏欠s国一个人情。

    “先看看情况再说,这两天你出入小心点,入口的东西也要检查之后在吃。”

    “我知道了。”周河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伯爵,裴小姐她……不通知她家里人能行吗?”

    天早就已经黑了,裴伊月这一觉从中午睡到了现在还没醒,白洛庭不敢带她去医院,不过他给傅里打过电话,询问了她的状况,基本上可以确认是蒙汗药。

    “没事,等她醒了我会把她送回去的,现在说了无疑是让他们担心。”

    真的只是怕她家里人会担心吗?周河又不是没见过他缠着人家姑娘的样子,对这些话他表示深深的怀疑。

    白洛庭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眼眸微微一侧,阴森森的。

    “没事你可以走了,别在这瞎琢磨。”

    闻言,周河嘿嘿一笑说:“伯爵大人这是嫌我碍事了?不过这裴小姐还昏睡着呢,你也不能趁人之危不是?”

    “周河,你最近胆子好像越来越大了。”

    见白洛庭脸色有变,周河嬉皮笑脸的神色顿时一敛,身板绷的笔直,“不敢,伯爵大人请随意,我先退下了。”

    随意你个鬼啊!

    白洛庭倒是想随意,这不是现实不允许吗!

    整整一夜,裴伊月都没有醒过来。

    第二天一早,床上的人终于有了点动静。

    睁开眼,这好像不是她的房间。

    裴伊月愣了一会,突然想到昨天不是在跟白洛庭看电影吗,怎么她会在这?这是哪?

    看了看窗外的天,这是早上还是晚上?

    裴伊月揉了揉泛沉的头,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从房间走出,刚好看到正准备离开的周河,周河愣愣的看了她一眼,“裴小姐您醒了?睡得还好吗?”

    “滚出去。”

    一声不温不火的驱赶,裴伊月转头看向说话的人。

    周河脖子一缩,赶紧离场。

    白洛庭走道裴伊月面前,拉过她紧张的看了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裴伊月没睡醒似的抓了抓头,“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这是我住的酒店,昨天看电影的时候你睡着了,我没叫醒你,就把你带过来了。”

    “昨天?”裴伊月狐疑一声,隐隐的动了下眉心。

    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也许真的会相信白洛庭说她睡着了叫不醒这样的话,可是现在的她根本就不可能睡的这么沉,就连被人从电影院抱走都不知道。

    现在回想一下,她在电影院那么困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从昨天中午一直睡到现在,中途完全没有醒过,就连你把我从电影院弄出来,带到这的一路我都没有醒?濮阳烨,我难道是死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