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8】 夫妻间的情趣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8】 夫妻间的情趣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口一个贱人、野种,裴伊月心里的的隐忍早已消失殆尽。%d7%cf%d3%c4%b8%f3

    蓦地,她手一扬,素白的手在半空划出一道帅气的弧线。

    老太太哪里想到她真的敢对她动手,一脸惊愕来不及敛,施幼琳吓的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你这是在让谁滚出去?”

    一声低沉,如神一般降临,裴伊月高扬的手还没等落下,就被门外传来的熟悉而打断。

    她有些不可思议,慢慢的转过头。

    门前的人背对着阳光,有些看不清脸,但仅凭刚刚的说话声,裴伊月就知道他是谁。

    才过了一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脚步一点一点的朝着她走近,脸部的轮廓也慢慢清晰,黯淡的眸,紧凝的眉,逐渐落入裴伊月的视线。

    白洛庭,这个家伙……

    白洛庭的脚步停在裴伊月身后,两人四目相对,无视旁人,“你一声不响的回来,就是为了被欺负?”

    闻言,裴伊月慢慢回神。

    她看了一眼抓着老太太的手,又看了看另一只高高扬起,差一点就甩下去的巴掌……他老人家是哪只眼睛看到她挨欺负的?

    裴伊月一手松,一手放,转身,还没等开口,一只霸道的手蓦地拉着她一扯,直接把她拽进了怀里。

    老太太颜面尽失,对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吼道:“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裴伊月你越来越厉害了,居然敢把野男人带到这来,你还要不要脸?”

    刚才被老太太叫成野种的时候,裴伊月真的很生气,甚至恨不得一巴掌呼死这个老太太。

    可是现在,听着她叫白洛庭野男人,她突然不气了。

    她抬头看向搂着她的人,娇嗔道:“她说你是野男人。”

    白洛庭低眸看向怀里的人,“你好像挺开心?”

    裴伊月咬着唇,无辜的眨眼,“她还说我不要脸,野先生,为了不让我继续不要脸,你能放开我吗?”

    激将法用的如此熟练,白洛庭要是不顺着她的意,岂不是浪费了她这张小嘴?

    一旁,施幼琳似乎觉得自己眼花,他是濮阳烨吗?他居然来了s国?还来了她家?

    “祖,祖母。”

    施幼琳眼睛看着白洛庭,手伸向老太太拉着她往后退了退,“他是濮阳烨,华夏伯爵,濮阳烨。”

    闻言,老太太呼吸一凝。

    她这个人最好面子,从来不允许自己在外人面前丢脸,可是现在,她却直接把脸丢出了s国!

    “华,华夏伯爵?你,你怎么进来的?”郑海芬脸上的惊讶代替了原有的怒气,她就算再不知好歹,也不会把怨气发泄在华夏伯爵的身上。

    总统府的守卫可比他在京都公寓的守卫多得多,他不经引荐,又能这般毫发无伤,裴伊月也有点好奇。

    可是,白洛庭却没理老太太。

    无视,赤果果的无视!好恨啊!

    裴伊月忍不住失笑,垂着眼睫也没去理会老太太现在是什么脸色。

    老太太面子上挂不住,但也没忘了推销施幼琳。

    她拉着施幼琳的手,把她往白洛庭面前送了送,“伯爵先生,你是来找我孙女幼琳的吗?你们上次相过亲,这孩子什么都好,性格好,人品也好,我这个做祖母的当真是不舍得把她嫁出去。”

    “那你就自己留着吧。”

    白洛庭凉凉的一声,连老太太脸上最后一丝尴尬的笑容都泯灭了。

    裴伊月忍俊不禁,要不是顾忌着气氛不对,她一定狂笑出声。

    “跟我走。”

    这话是通知,因为他在说完之后没有给裴伊月任何反驳或者答应的时间,拉着她就走了出去。

    大门前,裴伊月稍稍愣了一下。

    七八个守门的人全都被撂倒,而对手只有周河一个人。

    裴伊月慢吞吞的脚步被白洛庭拖着走,她看了一眼走在身前的人问:“你也打我家守门的护卫兵了?”

    “不是也。”

    “?”不是也?啥意思?

    “全都是我打的。”

    “噗!”裴伊月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白洛庭回头看了她一眼,哦不,这眼神,应该算是瞪。

    白洛庭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之后回头看了周河一眼,“自己找地方住。”

    闻言,周河一愣,“呃,是!”

    车开走了,周河看了一眼总统府门前一排倒下的兵,心疼的咂了咂嘴。

    “都说了然你们别反抗了,我们伯爵大人最近心情不好,哎,真是可怜。”

    ——

    车子在半路停了,裴伊月看了看窗外,“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白洛庭解开安全带,裴伊月愣愣的看着。

    “你要干嘛,怎么……唔……”

    在那么一瞬,裴伊月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脑后被白洛庭一勾,覆上的唇不再似轻轻浅浅的触碰,而是深邃到让人无可自拔的蹂躏。

    探入的舌尖吸允着她口中的氧气,裴伊月被迫扬着头,一双眼瞪的滚圆,胸前的安全带勒的她有点透不过气,可是白洛庭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挣扎而想要放过她。

    唔唔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白洛庭似乎在宣泄这两年来所有的隐忍。

    突然,裴伊月挣脱开他的束缚,大喊道:“救命啊,耍流氓!”

    “……”白洛庭蓦地一怔,愕然的看着她。

    裴伊月整个人往后一缩,喘着气,靠着车门,“你,你这个人……”

    白洛庭再次上前,裴伊月手一伸,拳一握,“你在过来我就打你了。”

    那小小的拳在白洛庭看来就像是个玩具,他笑着将她的手握再大拳之中,坏坏的勾起嘴角。

    “你打不过我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裴伊月激烈的叫嚷。

    “不是已经试过了吗?”说着,白洛庭握着她的拳用力一扯,再次将人拽到自己面前。

    空闲的手摸向她的腰,果然……纤细的手感就跟那天晚上的人一模一样,他居然现在才发现!

    裴伊月想要往后躲,白洛庭捏在她腰上的手倏然一紧,“上次半夜闯到我家的人,是你。”

    “不是。”裴伊月睁着眼睛说瞎话,大气都不喘一口。

    “撒谎,你个小骗子。”白洛庭伸手提住她的下巴,“为什么要一声不响的离开,你就那么讨厌我?”

    心口有些酸酸的,是因为他的眼中多了一种她不愿意见到的失望吗?

    “我,我忘了说。”

    两年不见,她的谎话更是说的炉火纯青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并不讨厌我,对吗?”

    “……”是不是人啊,还带这么给她设圈套的?!

    裴伊月不耐烦的胡乱挥了挥手,打开了他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也挪出了自己腰。

    “你好烦啊,我都说了我跟你不熟,什么讨厌不讨厌的,我不知道,我要回家了。”

    “回家继续给那两个人欺负?”

    裴伊月手刚搭上车门,听着白洛庭凉凉的嘲讽,她皱眉回头瞪他。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欺负了,明明是我打的人,你凭什么说我被欺负?”

    “你受的任何委屈在我眼里都是欺负,我濮阳烨的老婆何时轮到别人指手画脚骂来骂去,要不是为了给你妈和你舅舅面子,我当场宰了她们。”

    “暴力!”

    裴伊月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埋怨一声,身子一扭,重新坐了回来。

    “开车,前面路口停一下,我要吃冰淇淋。”

    ——

    总统府附近方圆几十里都是清新雅致的公园,风景,小树林。

    太阳透过树荫,洋洋洒洒的散落在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吃冰淇淋的人的身上。

    白洛庭站在她面前,为了一刻都不耽误的看着她,他连坐下都省了。

    “你不吃吗?”裴伊月看了他一眼问。

    “一会再吃。”

    一会冰淇淋还不都化成汤了?

    裴伊月没做声,闷头吃着自己的这根。

    “你说你没事把我拽出来干什么,我现在都没地方去了,你要是不来捣乱,我刚刚就把她们收拾的以后再也不敢跟我说话,可是现在倒好,整的我像落荒而逃似的。”

    “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

    裴伊月晃荡着两条腿,看样子也不像在生气,“当然怪你,你以为你这叫英雄救美啊,你这叫逞一时之气,你转身拍拍屁股走了,到头来还不是把这堆麻烦事丢给我?”

    闻言,白洛庭轻轻蹙了下眉,“跟我走,我带你回华夏。”

    裴伊月翻起白眼看他,“我干嘛要跟你回华夏,濮阳烨,说实话,咱来真的不熟,试问一个动不动就轻薄你的人,换做是你,你会跟他走吗?”

    这个论点听起来有点意思,白洛庭真没看出来,她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挺强,如果当年她也能像现在这样,也许他们根本不会分开。

    他俯身,高大的身子瞬间压了下来,他两手撑着裴伊月坐着的长椅,暧昧的距离肉眼可见。

    他笑了笑说:“这不叫轻薄,这叫夫妻间的情趣。”

    说着他再次凑上她的唇轻含了一口,抬头,他扬眉笑了一下,“香草味的。”

    蓦地,裴伊月捂住自己的嘴,手里的甜筒化了,流了一手。

    白洛庭看了一眼她的手,笑道:“脏死了。”

    他拿出纸巾,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她每跟手指,每当他的手略过她的指尖,裴伊月的心都会崩开一道裂缝。

    她想,她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来s国干什么?”裴伊月问。

    “找你。”

    “找我干什么?”

    “把你接回去。”

    “我什么要跟你回去?”

    “因为你是我老婆。”

    裴伊月每问一句,白洛庭都不厌其烦的回答着,这两年来,他最奢望的就是能重新听到她的声音,跟她聊天,说话。

    现在她的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是上天的恩赐,他丝毫不敢怠慢。

    裴伊月沉默了很久,直到他帮她擦完手。

    但是被冰淇淋沾过的手,指缝之间还是黏糊糊的。

    白洛庭一点都不嫌弃,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握在手里。

    再次四目相对,寂静中仿佛只能听到风刮过树叶的沙沙声。

    零散的发在微风中轻荡,这张两年来白洛庭就连做梦都会梦到的脸,让他百看不厌。

    他伸手轻抚过她微红的脸蛋,诱哄的说:“跟我回去,好吗?”

    “咳。”裴伊月撇开视线,找回理智,再次看去时,目光又恢复如初,“不好,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我又不是施幼琳,我才不倒贴呢。”

    “为什么是倒贴,你跟我本来就是……”

    蓦地,裴伊月站起身,似乎有些不耐烦,“别再跟我说什么我是你老婆的废话,我根本就不记得,难不成是个男人过来跟我说我们结过婚,我就要跟他走吗?濮阳烨,我说了,我不倒贴。”

    她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为毛他就是听不懂?

    裴伊月很生气,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见她真的生气了,白洛庭起身走到她身边,他琢磨着她的话,但还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跟我回去?”

    妈的,这人脑子里是浆糊吗?

    为什么说道现在还是“跟他回去”,而不是“娶她回去”!

    “不知道,你好烦,走开。”

    裴伊月猛地推了他一把,大步流星的就往前走。

    白洛庭站在原地,看着她气呼呼离开的背影,狡诈的笑了一下。

    “那如果,我带着聘礼来求婚,这样你还会拒绝跟我走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